刀纵天穹

一百七十九章 笼中鸟井底蛙

一百七十九章 笼中鸟,井底蛙!

异元空间,铁壁牢笼。血魔宗主提着一盏灯笼,静立在谢尘切开的门洞之前。

“你来了。”血魔没有回头,声音低沉。

谢尘默默点头,说道:“不知前辈此番召晚辈来此何事?”

“谢尘,你觉得长风从西极空间中生还的机会有多少?”血魔忽然问道。

“十之八九。”谢尘毫不犹豫的淡淡一笑,声音无比坚定。

“哦?”血魔宗主诧异回头,望着谢尘,“这么确定?”

“不错,因为他是我兄弟,他有牵挂,有一颗坚韧的心!”灯光中,谢尘眼中精芒闪烁。

沉默片刻,血魔微微点头,轻叹一声:“既然如此,想必这魔域也该消失了。也罢,四圣地本就是战败之人苟延残喘的偷生之地,留着也是屈辱!”

谢尘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他知道血魔宗主今天叫他来,绝对不是为了发发牢骚,感叹一下四圣地的命运。

果然,血魔目光一转,接着说道:“魔域可以没有,但千年前流传下来的真相却不能被抹除!我叫你来,便是为了让你了解斗灵大陆千年前的那段历史。”

“历史?!”谢尘微微挑了挑眼眉。

血魔再不多言,伸手一指铁壁牢笼之内,说道:“进去看看吧,这也是老夫被关入这里之后才知道的秘密,而你有这个资格了解一切。”

说话间,血魔将手中的灯笼交给谢尘,他自己却是转身向着出口方向走去。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此间一共有铁壁牢笼二十八座,你若有兴趣,可以逐一观看。老夫便不奉陪了。”

声音消散,血魔宗主消失在黑暗之中,整个异元空间中死一般的沉静。

“去看看吧,应该对你以后要走的路有些帮助。”剑九微微颔首,显然他已经隐隐猜到了牢笼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灯火轻移。牢笼内的一片空间逐渐亮起,小心的绕过脚下的尸骸,谢尘目光一扫。

墙上有字!谢尘心中一动,将灯笼靠近墙壁,仔细观看。

铁壁上的字迹极为凌乱,甚至很多笔画都模糊不清。想也知道。被混沌锁束缚住之人本就已经与普通人无异,若非经年累月的在铁壁上划刻,怕是根本无法留下这些字迹。

“一入混沌万事休,神魔两立干戈留。长驱神城破魔将,屠魔卫道百战侯!”

屠魔卫道百战侯?谢尘眉头微微一皱,继续向下看去。

“老夫百战成圣。执掌神城!却不曾想技不如人城毁兵败,沦为阶下!区区魔逆,竟开宗立国,抗拒正道,猖獗如斯可悲可叹!望苍天开眼,尽发黄道天兵,平魔逆、正人心、宣正道!若如此。纵老夫终老于此,余愿已足!百战圣尊留字。”

百战圣尊?!谢尘深吸了一口气,敢自称圣尊者,定是化圣强者无疑。真没想到,这铁壁牢笼中竟然还关押过圣级强者!而且看字面上的意思,此人竟然还是一座神城之主!

剑九见谢尘默然不语,不禁呵呵一笑,说道:“继续看下去,下面好像更有趣哦。”

谢尘闻言,定了定心神。目光下移。果然见“百战圣尊”的留字之下,还有一行行字迹,显然并非一人所写。

“放屁!放屁!一个城主也敢在此大放厥词?老夫虽犯城规被永禁于此,但却也绝无半分怨言!若是他日老夫得有机会重见天日,必将再屠一处大陆!将尔等黄道伪君子踩在脚下!哈哈哈哈……”

“说的好!老子快意数千年。自问生平从无憾事!不想到头来竟是被关在黄道鼠辈曾羁押之处,想来真是晦气。”

……

一直看下去,言语大同小异,尽是对百战圣尊不屑之言。谢尘微微一笑,看来在这下方留字的数人,都是对这百战圣尊极为不齿,极近鄙视讥讽。想来这些应是所谓“魔”的一方了。

想到这里,谢尘不禁举起灯笼顺着铁壁四处照去。赫然发现,铁壁之上尽皆斑斑驳驳遍布字迹刻痕。

再看了几处,其上不乏有写着生平感悟,晋升之路。但大多都是写些快意恩仇之类的话。便是有辱骂之词,也都是喝骂黄道的伪君子之类,却丝毫没有对自己被关在这里有太多的怨气。

这其中,出现最多的都是“老夫”、“老子”、“本圣”的称谓。一想到自己脚边的遍地尸骸竟然大多数都是圣级修为,谢尘不禁微微抽了抽嘴角,默然轻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千年之前,斗灵大陆强者如云,斗灵君王号令天下之盛况!

长宽都已超十米的铁壁牢笼之内,各种留字不知凡几。谢尘这么逐一观看下去,隐隐间已然了解了血魔宗主让自己来此的深意。

当谢尘看过了两面墙壁之后,脑海中便已经依稀勾勒出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数千年前,一名惊采绝艳的强者化圣飞升。以一己之力夺神城、竖魔旗,对抗黄道!在极短的时间内,此人驾驭魔城历经百战,发展成为麾下数十万,魔城二十余座的强大魔军!便是以混沌正统自居的黄道盟,也不禁对其深深忌惮!

而这名强者,便是这些囚徒至死也对其推崇备至的傲雷魔军之主,傲雷君主!

经过千年发展经营,傲雷君主的势力已经遍布数个大陆。其中斗灵大陆,便是他所选择的建都之地。

混沌之中黄道盟为尊,自是不能坐视傲雷魔军做大。经过一番筹备,大战暴起。在记述之中,此战黄道盟竟出动神城百余座,黄道大军数百万!

面对十倍之敌,傲雷君主挥军大战。此间囚徒竟大多都是出战不利,或违抗军令之人。

但即便这些人都被羁押囚禁,可却都对这一战充满了信心。无不慷慨激昂,留字请战!甚至有人还在构想着傲雷君主大胜之后。大赦天下之时,他们再披战甲,为先锋,浴血疆场一雪前耻!

只不过,他们却再也没有等到那一天。那一战真正开启的时间是一千一百多年前。至于大陆上传说的千年前一战,只不过是最后的决战而已。

百年光阴,对这些在混沌锁束缚之下,失去灵力的强者而言。无异于无情的杀戮利器,这其中很多人还没有等到战争结束,便已经在满心的希望之中寿终正寝。

望着一段段激昂文字。看着一个个强者的壮志豪言。谢尘深深痴迷了,这里一共二十八座铁壁牢笼,千年前或许更多。这里关押着一个个满怀雄心热血的男儿,他们直到死也在幻想着再次拿起武器浴血沙场!

提着灯笼,谢尘忘我般亦步亦趋,看完了这座牢笼。他不自觉的走向下一座。他是真真切切的被这段历史,被渐渐展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宏伟无比的世界震撼了!

以前,就算是剑九总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情,谢尘也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那只是剑九的性格使然而已。

但是现在,谢尘却再也没有这种想法了,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笼中鸟,井底蛙!真正的世界与他所想,简直大相径庭!

在走完第十五个牢笼之后,谢尘停了下来。足足能燃烧一天一夜的灯烛已经熄灭,谢尘便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黑暗之中,心中早已翻卷起了惊涛骇浪。

“刀主,若是我说你现在所知道的一切也只是冰山一角,你会相信么?”剑九轻叹一声,淡淡说道。

冰山一角?!谢尘苦笑了一下,缓缓点头:“我信。”

剑九点头微笑。忽然话锋一转,“无论任何人,都有面临选择的时候。只不过有的是被动的被选择,而有的人则是主动去选择,你好好想想吧。”

“我现在很乱。”谢尘晃了晃脑袋。他知道剑九说的是什么,但却不愿去想。

“也罢。”剑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淡笑道:“你可以等到千宗大会后再做决定。而有些事,也是必须要在你做出真正的选择之后,我才能告诉你。”

“千宗大会……”谢尘低声自语了一句,吐出一口气点头道:“也好,有些东西便是不愿,也要去面对。我自己的命运,本就应该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说罢之后,谢尘似乎已经释然。目光一扫周围无尽的黑暗,淡淡笑道:“这二十八座铁壁囚笼可是好东西,总不能就此浪费了吧?”

剑九哈哈一笑:“虽然刀主所做的很多事情老夫不敢苟同,但你这雁过拔毛的性格,我却是实在佩服啊!”

“以后让你佩服的事情还多着呢!”谢尘也是仰头一笑,随即手腕一翻!

“刷!”暗金色刀芒闪过,悄然无声之间,一座巨大的铁壁囚笼便已经消失在原地。

待到谢尘离开异元空间之时,已是第二天的黄昏。当他刚刚从空间入口处走出来的时候,却是愕然发现空空、陈词和玉蝶儿等人都已经守在一旁。

“师父,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血魔老头欺负你了?”玉蝶儿撅起小嘴瞥了一眼血魔宗主,目光中充满了危险之色。

谢尘微微一笑,摇头道:“蝶儿别乱说,血魔前辈可是送了我一件大礼啊!”

血魔宗主闻言苦笑了一声道:“小友言重了,便是有所得,也是小友自己的造化。”

谢尘含笑点了点头,转向空空等人说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等我?看你们的表情,出什么事了吗?”

谢尘这么一问,玉蝶儿这才想起正事,赶忙说道:“对了师父,我们快走吧!小七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