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章 兽祖所托

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章 兽祖所托

“小七被抓了?!怎么回事?!”谢尘坐上了陈词的鎏金撵之后,皱眉问道。。

辞别了血魔宗主,鎏金撵御空而起直奔东北方向。而此时空空和玉蝶儿也对谢尘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就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凤池城的使者忽然来到了魔域。

根据使者所说,凤七在凤池城外岩浆河修炼之时,被数名神秘强者劫走。负责守卫的凤池城三名灵宗两死一伤,待到雷刀宗主赶到之时已经不见了凤七和劫持者的踪影。

在此事发生的十五天之后,忽然从北部雪域冰原传来消息。天外天宫与雪域冰原魔兽联手设下冰原擂,并以凤七为引,要凤池城聚集四圣地二十岁以下的少年高手一较高下。

若是凤池城一方得胜,凤七自可保无虞,而且天外天宫还承诺大陆上的所有天外天宫强者立即离开大陆。若是天外天宫一方得胜,则凤池城与四圣地便不可插手中原诸国之事!

“原来如此。”谢尘皱着眉,微微点头沉思。

“不简单!此事绝不简单!”在丹田之中剑九言道。

“你怎么想的?”谢尘传音问道。

“我看此次天外天宫摆擂台只是一个引子,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在擂台上查探四圣地之中有没有神兵的拥有者!”剑九分析道:“想必天外天宫也是知晓神兵拥有者乃是在数年之前觉醒,所以年纪定然不会超过二十岁,或者只能在二十岁左右。他们必定会通过擂台比试暗中观察,以确定谁才是真正的神兵拥有者!”

“师父,你怎么看?”就在这时。玉蝶儿忽然开口。虽然她是在问谢尘,但目光却是落在谢尘的丹田附近。显然她也已经感觉到了剑九的神魂波动。

谢尘思索了一下,问道:“为何这一次天外天宫只挑战四圣地和凤池城,而独独不提天刃学院呢?”

空空笑道:“这个老大就有所不知了,天刃学院第一任院长皇甫云前辈在飞升之时。乃是天外天宫接引的,他们自然视天刃学院为自己人了。而且天刃学院行事素来低调,这次天外天宫的人来到大陆上,天刃学院也并无任何动作。所以他们并未将天刃学院列在名单之中。”

“这样……”谢尘点点头,难怪天刃学院要开除自己,原来竟是为了保持表面上与天外天宫之间的关系。

沉吟片刻之后。谢尘抬头说道:“如非必要,此次我们去冰原擂,蝶儿不能出手!”

“为什么?!”其余三人不禁同时愕然。

谢尘面色一正,沉声说道:“蝶儿身份极为特殊,一旦她出手,很容易引来天外天宫的截杀。如今时机未到。无论如何也不能提前暴露你是妖武者的身份!”

玉蝶儿撅起小嘴说道:“师父!便是我不暴露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吗?你别忘了,公孙家和天外天宫早就暗中勾结了!”

谢尘摇头一笑,说道:“你别任性了,当初公孙屠视你为珍宝,便是拼着与天外天宫一战,他也不愿放弃你。又怎么会任由你的消息让天宫知晓呢?!而且,就算他们知道又如何。你不自己暴露,他们根本发现不了。”

“那、那你呢!你不也很危险吗?!”玉蝶儿反问道。

“我么……”谢尘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忽然鎏金撵微微一震,猛然停在半空之中。

三人不禁同时望向陈词,空空笑骂道:“懒鬼怎么了?睡着了吗?!”

陈词微微摇头,沉声道:“前方有魔兽!”

“魔兽?!”谢尘等三人同时一怔,因为有陈词在探测,所以他们并未展开神魂。

如今听到陈词的话之后,向着车外一望,果然见到数十道身影正在前方远处飞快接近。从气息上判断。正是魔兽无疑!

“黄沙魔兽么?”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

空空则更是直接,推开车门便要冲出去,“管他是谁,敢拦路,先问问我的棍子再说!”

“等等。他们好像并没有敌意。”陈词忽然开口说道。

而就在众人正在说话间,远处的数十道身影已经到了鎏金撵之前。

为首的是一名鹤发鸡皮弓腰驼背的老者,老者望着鎏金撵朗声说道:“请问谢尘可是在车内?老夫沙驼奉兽祖之命,有几句话要转告谢尘公子。”

“兽祖?!”车内四人同时一怔,三双眼睛同时望向谢尘。

“老大,你竟然认识兽祖?!”空空诧异问道。

谢尘也是一头雾水,疑惑道:“我怎么会认识兽祖?想必这其中另有原因?你们先不要动,我先出去看看再说。”

说着谢尘直接走出鎏金撵,而其余三人则互相对望一眼,同时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下便是谢尘,不知阁下寻我何事?”站在屠龙刀上,谢尘遥遥向着沙驼抱了抱拳。

沙驼呵呵一笑,抬起手臂向后挥了挥。身后二十余名宗级魔兽顿时微微躬身,悄然向后退出百米。紧接着他又催动灵力,瞬间便将他与谢尘周围完全包裹,不使半点声音外泄。

做完这一切之后,沙驼这才向着谢尘微微施礼道:“老夫冒昧打扰公子车驾,还请公子见谅。”

谢尘见状眼眉微微一挑,自己虽与炎兽王和青龟王有些交情,但与这黄沙魔兽却无半分瓜葛,甚至还击杀了其包括天蝎王在内多名强者。可为何这沙驼对自己如此恭敬有加?!

“阁下不必多礼,有事自管直说便是。”谢尘并未因沙驼的恭敬而动容,反而戒心更甚。

沙驼也不以为意,驼着背说道:“公子请安心,老夫奉兽祖之命初掌万里黄沙。之前黄沙魔兽之事与老夫并无半分瓜葛。此次老夫前来,也是奉兽祖之命。请公子帮我族做一件事。”

“何事?”谢尘心中一动,斗灵大陆上的兽祖实力强悍行踪飘忽,统领天下千万魔兽。这样的存在能需要自己做什么事?!自己本来还想要去葬龙谷去寻找兽祖帮蝶儿压制妖武者传承,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先找到了自己?!

沙驼王笑了笑,道:“在此之前。老夫有两个问题想问公子,不知公子能否直言相告?”

“说罢。”

“请问公子,阁下好友之中,可是有一位天外异兽?也就是妖武者。”

“妖武者?”谢尘微微皱了皱眉,既然对方能如此问想必应是已经知道实情,当即也不隐瞒道:“的确如此。”

沙驼王点头笑道:“多谢公子据实相告。另外兽祖还想问问公子,那祖兽丹可是在公子手中?”

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显然这兽祖知道的要比他想象的多得多。

“不错,祖兽丹确是被我偶然得到。”谢尘点点头,这两件事虽属机密,但他却不能对兽祖隐瞒。欲要让兽祖帮玉蝶儿压制传承。则必须要暴露其身份,而祖兽丹则是自己最大的砝码!

“公子果然磊落!”沙驼王见谢尘在自己面前亲口承认这两件事,不禁点了点头,赞叹一声。

随后,沙驼王继续说道:“那老夫便不绕圈子了,此番兽祖欲求公子的事情,便是请公子将祖兽丹交予有缘之人。而作为回报。兽祖将在葬龙谷亲自为妖武者压制族群传承。”

“有缘人?!”谢尘眼眉微微一挑,诧异道。

“不错,正是有缘人。”沙驼王点点头,“兽祖有言,原本公子与祖兽丹也是有缘,但公子已然接受雷罚城传承,服用祖兽丹弊大于利,所以便想请公子将此丹转赠他人。至于谁是有缘人,兽祖只说到时候公子自然便知。”

“原来如此。”谢尘面上声色不动,但心中却是翻卷起惊涛骇浪。这兽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公子意下如何?”沙驼王见谢尘沉吟。不禁开口问道。

谢尘轻轻吐出一口气,面色不动,淡淡道:“我如何能相信你说的话?”

沙驼王呵呵一笑,说道:“在老夫来此之前,兽祖为打消公子顾虑。特授歌诀一首,言说公子一听便知真伪。”

说着,沙驼王微微思索了一下,朗声吟道:“玉兔金乌西坠,江河绿水东流。人生那得几千秋,万里山川依旧。寿夭穷通是命,荣华富贵自修。看看白了少年头,生死谁知先后……”

“渡船翁!”还不待沙驼王吟罢,谢尘便已惊呼出声。这分明便是在般若河畔那渡船翁所吟之曲!难道那看似与凡人无异的渡船翁,竟然是大陆上的魔兽之祖?!

“不错,那渡船翁就是兽祖!刀主,这沙驼王说的,都是真的。”丹田之中,剑九点点头含笑说道。

“你也知道?!”谢尘诧异传音。

剑九道:“当初老夫便已经看出了渡船翁的圣级修为,只不过那时敌友莫辩,所以便没说。待到后来你在魔鲸王腹中发现祖兽丹之时,我已经感觉到祖兽丹的气息与那渡船翁极为相似。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先派人找到你。”

谢尘微微点头,沉吟道:“这么说来,这沙驼王的话可信?”

“可信!”剑九笃定道:“这沙驼王修为已经接近巅峰,他所带来的魔兽也非庸手。若是他想抓你们,根本无需如此费力。此一来,可算是兽祖间接的为你解决后顾之忧了。”

沙驼王吟罢之后见谢尘再次沉默,不禁说道:“公子可是还有顾虑?兽祖有言,北地雪域魔兽不臣,天外天宫为祸,公子想必会去拔刀相助。若是公子信得过他的话,可即刻使妖武者前往葬龙谷。待公子解决北地之事后,便可到葬龙谷相会。”

谢尘眼中光芒明灭不定,沉吟片刻后说道:“如此,谢尘便多谢兽祖前辈了。”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