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一章 雪域冰原擂

一百八十一章 雪域冰原擂

在谢尘的一番劝解之下,玉蝶儿终于撅着嘴跟随沙驼王前往葬龙谷。

之所以谢尘如此放心让玉蝶儿跟随沙驼王前往葬龙谷,除了因为他对沙驼王并无怀疑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剑九无比笃定兽祖对妖武者的善意。

据剑九看来,兽祖此刻定是已经到了又一个瓶颈,甚至很有可能正面临着下一次天劫。这一点从兽祖急于让谢尘将祖兽丹交给“有缘人”和主动帮助玉蝶儿这两方面便能看出来。

玉蝶儿乃是天生妖武者,在兽祖帮助她压制传承的同时,也定会有所感悟。这种感悟对他能否成功渡过天劫十分重要。而且兽祖也做好了渡劫失败的准备,谢尘的祖兽丹则正是为了渡劫失败,大陆上的魔兽不至于群龙无首而准备的。

而此次冰原擂,对谢尘等人来说也并非没有风险,玉蝶儿更是暴露不得。所以谢尘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让玉蝶儿前往葬龙谷。

刚相聚便又再分离,谢尘难免心中有些怅然。陈词和空空见谢尘如此也不便多言,三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奔向雪域冰原。

北风呼啸,卷起漫天飞雪。谢尘出生的天罗国虽寒冷,但与这雪域冰原比起来,却还是要差上许多。

冰原擂所在之处位于整个雪域冰原的中心。此地原名天雪峰,本是一座方圆百里的巨大冰山。

在天外天宫强者的修整之下,原本一千多米的主峰已经被齐齐削平,形成一个方圆二十余里,高达千米的巨大擂台。

擂台之下,南北两侧各有巧匠修建的冰雪宫殿。供双方强者居住。南侧乃是天外天宫与雪域之中的魔兽强者居住。而北侧,则处于半空置状态给四圣地和凤池城众人准备。如此浩大的工程,绝非一日之功,想来天外天宫对此是蓄谋已久了。

谢尘三人到了冰原擂附近,被外围负责守卫的雪域魔兽拦下。盘问之后请往北侧宫殿休息。

“谢尘!你怎么也来了?!”就在三人刚刚来到宫殿正门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大踏步走来,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

“小弟见过雷刀老哥。”谢尘微微一笑,身旁的空空和陈词也急忙施礼,来人正是凤池城雷刀宗主。

因为此时牵扯到凤七,所以凤池城的人马自然是第一个到达。雷刀宗主本就是一个闲不住之人。在宫殿中闲逛之时却正巧见到谢尘三人。

见礼之后,雷刀宗主哈哈一笑,顺手将谢尘拉到一旁,皱眉道:“你小子怎么也来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天外天宫正在找你吗?”

谢尘淡淡一笑道:“老哥,你别忘了凤七可是我兄弟盟的人。她有事我怎么不能来?!”

“可是……”

“老哥,难道你忘了在岩浆河畔你对我说的话了吗?!”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更不能和我们这些人混在一起啊!”凤惊雷皱眉道。

“呵呵,这个老哥就不懂了吧?!我这样才显得更加真实。若是我在大陆上这么长时间,你们四圣地对我不理不睬也不拉拢,那才叫可疑吧?!”谢尘呵呵一笑,打消了凤惊雷的顾虑。

随后。谢尘面色一正,说道:“老哥,天外天宫公然劫掠凤七,无异于是要与我们摊牌了。虽然他们的主城到现在还没有降临,但这却是在主城降临之前他们与我们的最后一战,我们不可掉以轻心啊!”

凤惊雷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一次其他几个老家伙都会到场。而且听说天外天宫的一个大统领也来到此地亲自坐镇。虽然只是说小辈之间的比试,但很可能会演变成在我们双方亮出最后底牌之前的大战!”

大统领?!谢尘心中一沉,面色也瞬间一变!

“小兄弟,你怎么了?!”凤惊雷敏锐的察觉到了谢尘的变化。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而已,我无意间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到时候等各位前辈都到了之后,再与各位说吧。”谢尘压下了心中的起伏,沉声说道。

“恩,也好!”

凤惊雷见谢尘面色凝重。也不再多问,抬起头对这空空和陈词哈哈一笑,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都过来!空空,听圣旗老头说你得到了雾珠本源?不错嘛!这次好好给老夫露两手看看!陈词!总算看见你小子睁眼一次了,过来让老夫瞧瞧陈放那老家伙都教你什么了!”

而谢尘则趁着几人寒暄的时候,转身悄然离开。在听到“大统领”三个字之后,他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再次烦乱了起来,有些事他需要仔细的去想一想。

“刀主,这大统领该不会是……”行走在宏伟的冰雪宫殿之中,剑九忽然开口问道。

“很有可能就是父亲!本以为还有些时间,没想到这么快便要与父亲见面了。”谢尘声音平淡,但紧锁的眉头却是暴露出他内心的纠结。

正或邪?这看起来截然相反,却实际并无明显界定标准的两个字,在谢尘心中不断起伏。若是在以往,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为这个操心。人生素来快意恩仇,哪分什么所谓的正邪?!

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一边是自己的父亲,而另一边则是自己的兄弟!谢尘本以为他为了兄弟可以舍弃一切,可如今看起来这本就是一个幼稚的想法,有些东西却又如何能完全割舍?

“听闻老祖亲自出迎,我还以为是哪位前辈到了,却没想到竟是你这小子。看起来这些年你真的没怎么长进,难怪老祖都不爱搭理你了。”

轻浮中带着浓浓讥讽的声音,就在谢尘心情最为烦乱之时响起。谢尘目光一扫,前方不远处一名二十岁左右的俊朗青年正在数名护卫的保护下傲然望向自己。

凤秋水?谢尘眼皮一翻,无声轻笑了一下收回目光继续前行。看来这个曾经被自己教训过一顿的家伙,只长年纪不长记性,到了现在依旧还是那种纨绔之态。真不知凤池城若是交到这种人手中会变成什么样子。

见谢尘竟然无视自己,凤秋水先是一怔,随后恼羞成怒!如今在凤池城全力培养下,他已然晋升为九级灵王,自然一眼便能看出谢尘如今的修为。一个一级灵王而已,竟然也在本少面前嚣张?!

“谢尘,你不是兄弟盟的老大么?怎么现在被手下的小弟给超越了?!话说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啊?人家天外天宫挑战的是我们凤池城和四圣地,你算哪棵葱?也向来凑热闹?”

“呵呵,借过借过。”谢尘仿佛根本没听到凤秋水的讥讽一般,对面前一名灵宗护卫微微一笑,侧身扬长而过。

凤秋水再次被无视之后,不禁眼中寒芒一闪,瞪了一眼刚才给谢尘让路的那名灵宗,随后对着谢尘的背影冷哼道:“哼!有些人便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自己天赋太差被学院开除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装模作样的来学别人讲义气出头救我妹妹?要我看,其实是想找机会巴结四圣地,妄想着能攀上哪棵大树吧!哈哈哈哈……”

我巴结四圣地?!谢尘背对着凤秋水眼眉挑了一挑,此刻他心中烦乱本不想多事,却没想到这小子还没完了!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知道羞耻就赶紧给我滚!你这种货色,连给本少爷提鞋都不配!真不知道你爹妈是怎么教你做人的,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一个野种?!”凤秋水越说越是来劲,自打出生以来他便一直对自己的天赋引以为傲。谢尘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他感到屈辱之人,现在终于抓住机会自然要好好的一雪前耻!

野种?!谢尘眼中寒芒一闪!但随后,却是笑吟吟的转过头,淡淡说道:“凤少爷,你自说自话了半天,难道不累么?”

再次见到谢尘的笑容,凤秋水心中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但旋即傲然道:“怎么?你不服?”

“当然服,在下对凤少爷的断臂神功和惨叫大法可是佩服的很呢。”谢尘嘴角微斜,目光轻蔑。当初他当着雷刀宗主凤惊雷的面打折了凤秋水的一手一脚,让这家伙惨嚎不止,却没想到这家伙还不长记性!

“小畜生,你还敢提起此事……”

“凤少爷,在这里动手恐怕有些不妥吧?”谢尘轻笑着打断了凤秋水的话,目光扫向远处已经望过来的凤惊雷和空空等人。

凤秋水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禁咬牙恨恨道:“小子,不要以为有老祖在就能保得了你!老祖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你!”

谢尘淡淡一笑,说道:“凤少爷金玉良言,在下必定铭记于心。我这人有个习惯,便是喜欢三更半夜出门散心。此地雪域风光甚好,想来子夜之时到冰原擂上赏月应该别有一番滋味吧?”

子夜冰原擂?!凤秋水目光闪烁了一下,咧嘴森然道:“你说的不错,我也有这个习惯。而且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那时候的月亮的确是最美的!很可能美的让你不忍心再去看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也许吧。”谢尘轻笑一声,抬眼望向宫殿墙外高达千米的巨大冰山。

这时,凤惊雷、空空和陈词三人也都已经走了过来。

“老大,怎么回事?!”空空恶狠狠的瞄了一眼凤秋水问道。

谢尘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与凤少爷许久不见,谈论一下雪域风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