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二章 小友可是妖刀谢尘

一百八十二章 小友可是妖刀谢尘?

子夜,冰原擂。北风萧瑟,月影微斜。

一阵寒风扫过,伴随着荡起雪沫,墨绿色双翼轻轻一敛,凤秋水潇洒的落在平整的高台边缘。

“呵呵,没想到凤少爷竟然也喜欢此时出来赏月。”背对着凤秋水,谢尘仰望长天,身上的黑袍在北风中猎猎抖动。

凤秋水森寒一笑,“便是再怎么看不起你,但我却不得不承认你小子有些胆量。”

“哦?”谢尘缓缓转身,淡淡一笑:“听这话的意思,凤少爷难道不是来赏月的?”

“少废话!今天本少定要废掉你的双腿双脚!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嚣张!召出你的本命灵吧!”凤秋水眼中寒芒一闪,心念一动,一只全身墨绿色的孔雀在身前浮现而出!

“凤少,你我之间并无仇隙,这又何必呢?”

“你这是在求饶么?既然敢来,难道便没胆子与我一战?!”凤秋水轻蔑冷笑,身前的孔雀也随着低鸣一声傲然仰头。

谢尘负手而立,依旧没有召出本命灵的意思,淡淡道:“凤少,怎么说我与雷刀宗主也是兄弟相称,你这做晚辈的难道就不能有些礼数?!”

“晚辈?!你找死!”凤秋水早已不耐,现在见谢尘竟然以长辈自居,更是怒从心头起!也顾不得谢尘是否召唤本命灵了,伸手一指间灵力瞬间催动!

“唳!”孔雀一声低鸣,双翅一展在空中一个回旋闪电般冲向谢尘!

“真是的,急什么。”

谢尘微微一笑,就在孔雀即将临身之际忽然身子一动!“刷!”的一下,整个人直直的向后暴退十米!

“轰!”冰雪飞溅,谢尘原本所在之处,竟是生生被孔雀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冰洞!而谢尘却依旧保持着原本背负双手的姿势,淡淡微笑。

“哼!雕虫小技!”凤秋水冷哼一声。同时灵力再动!

“刷!刷!刷!”接到灵主的命令之后,孔雀双翼震颤之间数道风刃同时挥出!出手之前,凤秋水便早已算计到谢尘的身法优势,这一次,他竟是将谢尘的全部退路尽皆封死!

眼见着数道风刃或是贴地疾飞,或是当空而至!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仍旧背负双手,身体却是忽然向着地面一倒!

“嗤!”冰雪高台的地面极为光滑,谢尘的身体则更像是没有半分阻力一般倏然而退!几经转折之下,竟是将所有的风刃尽皆闪避!

“轰!轰!轰!”风刃所过之处。冰雪高台一片狼藉!伴随着北风,冰雪碎屑漫天而起,便如同下起了暴雪一般,纷纷扬扬。

凤秋水数次攻击不中,早已气急败坏。再加上谢尘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甚至连本命灵都没召唤,他更是怒极之下发狂的猛攻!

谢尘的身体如同游鱼,又似狂风中的柳絮,在无数风刃之中飘来荡去。而与此同时他心中却是暗暗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冰原擂上的动静不小。擂台四周渐渐的浮现出数道身影。有的身影在一旁默默观看,而有的却是悄然而逝,不知所踪……

“刀主,差不多了。”就在谢尘再次闪过凤秋水一轮急攻之后。剑九忽然传音说道。

好!谢尘闻言嘴角微微一掀,忽然身子一动!

这一次他不退反进,手腕一翻,屠龙刀赫然在手!

“凤秋水!你三番两次辱我!我岂能与你善罢甘休?!受死!”

一声暴喝划破天际。谢尘目光森然杀机爆涌,手中屠龙刀也同时泛起了暗金色的光芒!

“恩?!”凤秋水微微一怔!刚才还云淡风轻的谢尘怎么突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难道这小子直到现在才突然反应过来?!

不过这也正是凤秋水想要的效果,不禁哈哈大笑道:“小废物。本少爷便是瞧不起你又如何?!”

谢尘闻言更是狂怒,手中屠龙刀倏然而动,怒吼连连!

“莫要以为你们凤池城了不起!此番若非为了凤七,我才懒得理会尔等死活!”

“刷!”一道暗金色刀芒瞬间劈出,风雷阵阵间,威势比之凤秋水的风刃竟然丝毫不弱!

凤秋水面色一变,纵身闪过谢尘的攻击,心中暗惊!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若非我晋升为九级灵王,怕是今天也着了他的道!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想到这,凤秋水牙关一咬,全身灵力疯狂催动之下气息瞬间提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而在下一刻,墨绿色的孔雀忽然一声鸣叫,展翅间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凤凰血脉觉醒之技!风之痕!”

“呼啦!”墨绿色的双翼瞬间在凤秋水背后展开!而他整个人也瞬间腾空而起!

北风狂啸!隐隐间一道淡绿色的巨大风刃在凤秋水双手之中凝聚,这气息甚至已经超越了九级灵王的极限,便是灵宗强者也不禁会感到死亡的威胁!

“谢尘,能死在我这一招之下,也算是你的荣耀了!”凤秋水一声狞笑双手间却是不停的在风刃之上拍打!

果然有些门道!谢尘眼中笑意一闪而逝,接下却是如临大敌般瞬间在身边左右虚劈了数刀,隐隐间暗金色光芒浮动,在谢尘身前竟然也浮现出了一道暗金色的巨大刀刃!

“哼,我的风刃早已今非昔比,你以为还是你的刀锋能够阻挡得了的吗?!给我破!”凤秋水眼中寒芒一闪,双手猛然向下一挥!

“去!”与此同时,谢尘也是嘴角微微一掀,双手握住刀柄猛然向着风刃袭来方向奋力挥出!

在外人看来,这一次二人都已经拼尽了全力,现在也无疑是二人决定胜负,甚至生死的一击!

擂台四周已经不约而同的发出几声低呼,一道身影更是急不可待的由远及近匆匆而至!

“住手!”

“轰!轰!”

两道炸雷般的轰鸣骤然响起,第一声乃是风刃与刀锋对撞之声!第二声则是一股狂猛无比的力道忽然从一旁轰来!

“呼!”方圆二十余里的冰原擂上忽然刮起了一道狂猛无比的狂风!狂风中,道道细碎的闪电“噼啪”作响,由北向南呼啸而去!

“嗡!”而就在同时。擂台南端猛然一阵灵力波动骤起!淡绿色光幕瞬间一亮,在数声惊呼中竟是生生将这道狂风阻挡在了光幕之外!

“胡闹!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烟消云散,凤惊雷站在谢尘和凤秋水中央怒声大喝。

“老祖……”

见到凤惊雷出现,凤秋水立即收回灵力,恨恨的看了谢尘一眼,昂首望向一旁。

而谢尘却是眼眉微微一挑,忽然冷笑道:“怎么?打了孙子,爷爷出来抱不平了?!难道凤池城便是如此为人处事的么?!”

“恩?谢尘,你说什么?!”凤惊雷正待要喝斥凤秋水,但闻言却是微微一怔。诧异的望向谢尘。

谢尘提刀而立,冷冷道:“我说什么难道你没听见么?雷刀宗主!”

“放肆!”不待凤惊雷说话,凤秋水却是见机极快大吼道:“谢尘!你竟然敢对于老祖无礼,我杀了你!”

“谁敢杀我老大!”就在这时,忽然北侧擂台边缘一声咆哮,一个庞大的身影宛若瞬移般猛然出现在谢尘身边,赤金色长棍一横,宗级强者气息爆涌!

“老大。”下一刻,一名手持棋盘锦衣长袍的少年也如风而至。目光向周围一扫之后,有些疑惑的望向谢尘。

陈词、空空?!凤秋水面色微微一变。他自然感觉到从空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而且陈词乃是东圣传人,就算是灵王也绝对不容小觑。

他凤秋水虽然狂妄。却并非无脑。在这二人面前,他却是万万不敢贸然出手的。

“老祖!”想到这,凤秋水眼珠一转,极为不甘的望向凤惊雷。若是凤惊雷出手。便是十个空空也不是对手!

凤惊雷面色变了变,似乎极为恼怒却又在尽力克制一般。半晌之后,终于长叹一声。拂袖道:“水儿,我们走!”

“老祖?他……”凤秋水一愣,老祖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走!”凤惊雷怒喝一声,转身抬脚便走。

而与此同时,擂台南侧却是有一道身影飘然而来,悄无声息的来到谢尘与空空三人身后。

“这位便是谢尘公子吗?既然与凤池城不睦,小兄弟何不考虑到我们这边谈谈?”

此人语调极为轻柔,但却吐字清晰,落地有声。谢尘身子微微一滞,却是发现自己与空空、陈词三人竟然都已经被笼罩在一股强大的灵力之中!但只稍有异动,对方随时可以将自己三人全部灭杀!

九级灵宗巅峰?!谢尘眼眉挑了挑,缓缓转身对着身后之人微微一笑:“阁下是?”

站在谢尘身后的,是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古铜色皮肤,细眉细眼看起来便如同寻常小店里的账房先生一般。

青袍男子微微一笑:“不才许天杰,承天宫之命主掌此次冰原擂。方才我观小友天赋不错,如果没记错的话,小友可是天刃学院的那个妖刀谢尘?”

“天刃学院?”谢尘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微微撇了撇嘴,淡淡道:“以前是,不过现在却不是了。”

许天杰眯着眼睛颔首笑道:“呵呵,是我口误了……小友若是有兴趣,可否与我叙谈一下?哦,当然,你的这两位朋友若是同往自然更是欢迎。”

“哼!天外天宫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做挖墙脚这种无耻之事了?!想要我们的人?阁下还没问过老夫呢!”

许天杰的话刚刚落下,刚欲动身的凤惊雷却是去而复返,重重的哼了一声!

“噼啪!”爆响之中,围绕在谢尘三人身边的磅礴灵力轰然一震,随即溃散。却是凤惊雷以其强悍的灵力将许天杰的灵力束缚轰然击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