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五章 他们可以放弃但我们不能

一百八十五章 他们可以放弃,但我们不能!

凤秋水的狠辣,使整个冰原擂的气氛骤然凝重起来。.纵然天宫一方再如何对催生人不重视,但如此残忍的杀戮,无疑是在明目张胆的挑战天宫的威严!

在凤秋水狂妄的大笑之中,天宫一方每个人的脸上都覆上了一层寒冰。便是许天杰微眯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寒芒。

“南宫恪,你有把握么?”许天杰没有回头,声音中却是带着一丝森然。

原本站在后排不起眼位置的南宫恪闻言立即上前一步,躬身道:“我南川国世受天宫之恩,南宫恪更是承蒙大统领青眼才得以有今曰成就,在下定不敢辱没天宫之名!”

“很好,去让凤池城的狂徒瞧瞧你的本事。”许天杰点点头,淡淡说道。

许天杰接替谢轩成为大统领之后,自然要培养自己在斗灵大陆上的嫡系。而南川国大王子南宫恪,就是他的第一人选。为了打造南宫恪这个少年高手,他可是没少花心思。

“又来一个送死的?本少可不是来给天外天宫打扫垃圾的。”凤秋水瞥了一眼缓步走来的南宫恪,轻蔑笑道。

南宫恪一凝身,抬起下巴哂笑一声,“在本殿下面前能够如此嚣张的人,都已经去死了,这其中还包括我那两个不中用的弟弟。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二人的声音不大,但却足够让所有人听得真切。两人年纪相仿,同样的骄傲,同样的狠辣。相遇便只寥寥数言,就已经令周围众人不禁暗暗咂舌。

“这两个家伙倒是有得一拼……”空空摸着光头玩味一笑,继续说道:“两个二世祖碰在一起,比的就是谁更纨绔了。”

谢尘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空空说的虽然有些偏颇,但若论起目中无人来,这两个的确算是旗鼓相当。

对于这种自大般的狂傲,和毫无原则的冷酷,谢尘从来不屑一顾。唯一令他心中一动的,只有南宫恪的修为。他记得死在他手里的南宫生和南宫傲二人天赋都只算中等,但却为何这南宫恪会如此强大?!若是这样,南宫傲又有什么资格和他大哥争夺储君之位?!

想到这,谢尘暗暗传音问道:“剑九,难道天外混沌中除了催生人之外,还有其它方法快速提升修为么?!”

“有。”剑九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灵师提升修为的方法很多,除了催生人之外这其中若是说最快的,便是药者的丹药。”

“药者?!”

“不错,药者与拥有阵主天赋的灵师一样,都是辅助型灵师。他们的本命灵也极为特殊,大体上分为三种,医师、毒师和蛊师。其中蛊师也属于控制型灵师的一种,能够通过蛊术来控制对手。而医师的能力则是治疗或者炼丹。毒师却截然相反,他们是下毒。”

“这么说,通过服用医师的丹药,也可以达到迅速提升实力的效果了?”谢尘问道。

剑九点点头,“恩,只不过提升实力的丹药极难炼制,除了要汇集大量的天才地宝之外,还需要在丹药中加以相应的感悟。这南宫恪不像是催生人,但却已经到了灵宗修为,想来应该便是服用了这种提升的丹药,而又成功领悟了其中的感悟。”

“原来如此。”谢尘点点头。而此刻,战场上凤秋水与南宫恪也已经战在了一起!

南宫恪的本命灵是一柄青色长钩,一交手他便全力以赴,以灵宗最强形态出战。而凤秋水虽然狂妄,却也不敢小觑灵宗强者,登时背生双翼,腾空而起挥出道道风刃。

九级灵王与灵宗交手,本是毫无悬念。但凤秋水却是身具凤凰血脉传承,在血脉之力的辅助之下,竟是生生的与南宫恪战得不相上下。

宽阔的擂台上二人交手间轰鸣不断,从空中战到地面,又从地面战到空中。灵力舞动间冰雪飞溅,在阳光下溅点晶莹煞是好看。

凤秋水和南宫恪也的确有着足以自傲的资本。放眼整个大陆,在同龄人之中的确可以算得上足以被仰视的存在。

尤其是凤凰血脉的传承者,他们素来便是以修炼速度极快著称。千年以来,凡是凤池城中激活了凤凰血脉之人,往往都是在三十岁之前便已经达到了灵宗层次。只不过若是想要再上一层化圣飞升,就十分困难了。

反观南宫恪,通过丹药的提升之后战力也异常强悍。与被强制催生者不同,他的提升伴随着同样层次的感悟!

就在双方又交手了百余招之后,南宫恪终于率先发难了!

“长钩破浪!”一轮急攻之后,南宫恪所化的青色长钩骤然暴退百米,在阳光照射下长钩之上瞬间闪烁出点点寒芒!

与此同时凤秋水双翼一振,凝身半空,嘴边划出一抹冷笑,“终于等不及了吗!”

“嗡!”南宫恪周身光芒明灭不定,刹那间道道水汽从下方升腾而起,环绕在长钩之侧,隐隐间一阵波涛之声传出,竟似海浪呼啸。

“水属姓,凝气成水?!不错嘛!”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显然对南宫恪的属姓之力运用很是赞许。

而另一侧,凤秋水也感觉到了危险,墨绿色双翼的震动之下,隐隐间一道青色孔雀的虚影缓缓在身后虚空中浮现而出!

“风之痕!孔雀舞清风!”

孔雀虚影浮现而出之后,凤秋水更不迟疑,一道几乎将他整个身体完全遮掩的巨大风刃迅速凝聚,以双翅为力,以身体为刃,御风破敌,化灵斩千军!

两股磅礴的力量在二人的疯狂凝聚下迅速成形!隐隐间,冰原擂上风云激荡,原本晴朗的天空中,霎时间战云密布!

“凤凰血脉真是太完美了!”擂台南侧,冰熊王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双眼偷偷瞄向被束缚的凤七。

“冰熊王先不要着急,我们得胜之后,我自会将移血换髓的秘法告诉你。到时候,你也同样会拥有凤凰血脉。”许天杰微微一笑,淡淡说道。

“得胜?”冰熊王面色一寒,沉声道:“我记得之前统领大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许天杰目光转动,对冰熊王轻笑道:“老兄切莫焦躁,冰原数十万魔兽大军和一群逆贼之间,难道我不会选择么?”

“哈哈,那我便先多谢统领大人了。”冰熊王闻言哈哈大笑,目光转向凤七之时已然是赤/裸/裸的垂涎与兴奋之色。

而就在众人都在注意着凤秋水与南宫恪即将展开的决战之时,谢尘却敏锐的注意到冰熊王那肆无忌惮的表情!直觉告诉他,凤七有危险!

“空空,陈词!你们过来。”谢尘悄然后退了两步隐在人群中,低声说道。

“老大,什么事?”二人闻声也快速来到谢尘身旁,诧异问道。

谢尘简单的将自己所观察到的情况说了一下,随后沉声说道:“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小七很可能会有危险。若是按照我的猜测,天宫与冰熊王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小七很可能就是这协议之中的一部分。”

陈词沉吟了一下,问道:“老大的意思是说,冰熊王觊觎凤凰血脉?!”

谢尘点点头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若真是这样的话,天宫很可能为了拉拢冰熊王而会对小七不利!”

“不会吧?我们不是有约定……”空空摸了摸光头不确定道。

“约定?在利益面前只是一纸空文而已!”谢尘不屑一笑,说道:“你们想想,在数十万雪域魔兽和一个约定之间,天外天宫会如何选择?在攻击型天外灵宝黄金枪和小七之间,雷刀宗主等人又会如何选择?!而且,这还是在我们能够获胜的前提条件下!”

空空和陈词相顾默然,天外天宫如何选择他们不知道,但他们却十分了解四圣地和凤池城的行事作风!

正与邪本就没有明确的界限,活了三百多年的强者对亲情也相对淡漠许多。陈词被东圣重视,是因为其天赋,是因为其是东圣的衣钵传人,其他人也是如此!

除了空空、陈词这些在各自族中出类拔萃的子弟之外,其余的子弟也是一脉相传下来的,却又哪一个被真正的重视了?!

凤七虽然觉醒了凤凰血脉,但并不是凤池城唯一的选择!而且早在数年之前,凤七便已经确定了不争夺凤池城的继承权。这样的一个身份,与天外灵宝黄金枪比起来,四圣地甚至凤池城的选择自然呼之欲出!

“他们可以放弃小七,但我们兄弟盟不能!”谢尘眼中精芒一闪,斩钉截铁的说道。

“绝对不能!”空空和陈词同时点头!

“老大,我们应该怎么做?!”陈词望着谢尘问道。

谢尘沉吟了一下,说道:“若是我估计不错,凤秋水很快便会落败。他落败之后,陈词直接出战,我们这样……”

“轰隆隆!”就在谢尘三人刚刚定计之后,擂台上的二人也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对决!

两股狂猛霸道的灵力在半空中疯狂碰撞,撞击的余波卷起一道道气浪向着四周幅散而开,擂台中央雪雾升腾!

片刻后雪雾散去,凤秋水背后双翼血肉模糊狼狈不堪的落在地面,而南宫恪也已经脱离了化身的状态,手中持着一柄长钩缓缓落向地面。

虽然南宫恪的气息也变得十分微弱,但无论任何人,一眼望去都能立即分辨出双方的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