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六章 疑团

一百八十六章 疑团

“你、你不是一级灵宗!”凤秋水恨声怒喝,张口间一口鲜血喷出!

“我说过我是一级灵宗吗?!你可以去死了!”南宫恪森然一笑,猛然提起剩余灵力,揉身冲向凤秋水!

“没想到我凤秋水竟然会死在一个无名小辈的手中!”凤秋水此刻早已没了余力闪躲,眼见着森寒的长钩如闪电般刺来,不禁惨然一笑,闭目待死!

“住手!”远处的凤惊雷见状一声大吼如同闪电般掠出!但无奈双方距离甚远,若是凤秋水稍作抵抗尚且还有机会,但此刻他却心灰意冷,面对攻击根本毫不闪躲!

就在此刻,凤秋水的身前忽然雾气一凝!“轰!”的一声,长钩与赤金色长棍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南宫恪心中大骇之下飞身暴退十余米,这才看清为凤秋水挡下这一击的是一个光头少年!

“你难道想破坏规则,倚多为胜么?!”南宫恪长钩一横,怒声喝道。

“倚多为胜?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空空将长棍扛在肩头,不屑一笑。

就在刚刚谢尘交代完毕之后,空空便已经隐身前往擂台中央,所以赶到这里的速度要比凤惊雷还要快上半分。

此刻凤惊雷也已经赶到近前,他先是看了一眼凤秋水的情况,才对空空说道:“多谢了。”

空空挥手一笑,“不必谢我,要谢便谢老大吧。”

“是谢尘让你救我的?!”凤秋水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不禁诧异的睁开眼睛失声问道。

空空白了凤秋水一眼,嗤笑道:“你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怎么说小七的哥哥,你死了,你妹妹会伤心的。”

“我妹妹……”凤秋水望向对面被束缚住但却满眼关切之色的凤七,不禁心中一颤低头不语。

妹妹?在凤七的血脉觉醒之前。他尚且还将其当做妹妹,但自从知道凤七也同样觉醒了凤凰血脉之后,他早已将她当做了争权的劲敌!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有资格为人兄长吗?!

凤惊雷来到擂台中央,许天杰自然不能坐视。

“雷刀宗主,你这是何意?!难道我天宫的人死得,你们凤池城的人便死不得?!”许天杰细长的双眼一眯,寒声说道。

“那你想如何?”凤惊雷从来就不是一个讲理的人,听到许天杰的问话之后,不禁怒喝道。

许天杰闻言一滞。皱眉道:“雷刀宗主的言下之意,便是不守擂台的规矩了?!”

“规矩?哈哈哈哈!”凤惊雷朗声大笑道,“所谓的规矩,本就是用来破坏的!你们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么?!”

说着凤惊雷忽然目光一凝,转头望向不远处戳在那里的黄金枪笑道:“这黄金枪,便算是你们伤我孙儿的赔偿吧!”

“凤惊雷,你要干什么!”刚刚来到近前的冰熊王见凤惊雷大步走向黄金枪,不禁一声怒吼!

“刷!”“刷!”

而就在这时。圣旗宗主和无相老祖也飞身到了近前。

一直沉默不语的圣旗宗主傲然一笑,寒声说道:“阁下难道以为你们二人便能保住这黄金枪么?!”

“你们!”冰熊王一怔,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公然抢夺黄金枪!

“冰熊王,让他去!”许天杰眼睛微微一眯。拦住冰熊王淡淡说道:“他若有本事拿,这黄金枪便给他们。”

“难道有诈?!”圣旗和无相见许天杰面色淡然,不禁同时一怔。

就在谢尘商议如何救凤七的同时,他们和凤惊雷也在暗中商议。黄金枪无疑是斗灵大陆对抗天外天宫的利器。他们三人最终决定,哪怕冒着凤七被杀的危险,也要将黄金枪强抢到手!

但此刻许天杰眼见着黄金枪就要被夺走。不但不去阻止而且还拦住了冰熊王。难道这其中还有其它的陷阱?!

与此同时,凤惊雷已然来到了黄金枪附近。他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消瘦男子,伸手便抓向黄金枪!

“这是给胜者的奖励,你没资格拿。”消瘦的中年男子淡淡说道。

“滚开!再啰嗦老夫……”

凤惊雷的话说到一半,声音却戛然而止,而他的身体也忽然如同定格了一般,保持着伸手拿枪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我的话只说一次,再有违反规矩者,死。”消瘦男子的声音依旧平淡无波,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凤惊雷一眼,单手轻轻向外一挥。

“嘭!”凤惊雷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剧烈震颤了一下之后,猛然被一股巨力向后直直抛出!

“凤老头!”圣旗和无相二人同时一声惊呼!

而无相更是心念一动一根禅杖已然出现在手中!禅杖瞬间在身前划出一个“卍”字虚影,向着凤惊雷身后托去!

“嘭!”凤惊雷瞬间便撞破了“卍”字护罩,重重的摔落在地!半晌之后他才“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望着那消瘦男子惊呼道:“灵圣?!”

中年男子依旧站在黄金枪旁边一言不发,便好似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但是此刻,擂台之上却已经一片哗然!

这看似貌不惊人沉默寡言的消瘦男子竟然是灵圣强者?!虽然此事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九级巅峰灵宗的凤惊雷被一掌轰飞,却是不争的事实!

“灵圣?天外天宫既然有灵圣强者坐镇,却为何还要搞这些玄虚?平定大陆对灵圣来说,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谢尘摸着下巴,暗暗传音。

剑九知道谢尘是在问自己,不禁呵呵一笑道:“圣级强者虽然强悍,但斗灵大陆上也并非没有。他若是能出手,恐怕早就出手了!”

“你的意思是说,四圣地中也有圣级强者?!”谢尘眼眉微微一挑。

剑九摇头道:“我没这么说过。四圣地你去了三个,应该也清楚他们的实力。他们若是有圣级强者,难道会隐忍到现在?!我只是说大陆上有而已,比如你曾经见过的兽祖。”

谢尘微微点头,的确如剑九所说,四圣地内存在圣级强者的几率的确很小。可这样一来,天外天宫为何不直接平定大陆呢?而且天外天宫以擂台战的方式限制四圣地的行动又有何用意呢?!难道只是为了整合大陆?!

若是在以前,这种理由或许说得通。但是现在,当谢尘知道了天外混沌的情况之后,便已经说不通了!

天外混沌浩瀚无比,如斗灵大陆般的陆地更是多如繁星。天外天宫之前所做的一切,无疑是多此一举!而且,即便是大陆反抗者一方也好像在暗中酝酿着什么!

天刃学院一直隐忍,四圣地中巅峰强者一直在隐忍。双方好像都在憋足了力气,等待着最后的爆发一般!这最后的爆发点,到底是什么?!

神兵?有这个可能。但谢尘现在也已经隐隐间察觉到,对于自己这个神兵的拥有者,天外天宫在寻找,反抗者一方在保护。虽然看起来似乎炙手可热,但事实却未必真的如此!

不然的话,天刃学院怎么会引导自己进入雷罚城经历九死一生?!雷罚城如此,极地空间也是如此!很显然,他们对自己的死活并非特别关心!

反抗者一方似乎只是将自己当做了一个备选条件而已,自己能够提升实力自然最好,但若是失去了自己,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谢尘也发现,天外天宫一方的确想得到神兵的拥有者,而且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天外天宫一方的真正目标却好像并非仅此而已!

自从得知了那消瘦男子是圣级强者之后,无数疑团瞬间在谢尘心中升起。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从始至终,好像什么都不了解。

自己就好像一个站在两个正在博弈的大人中间的小孩子一般,以为自己很重要,但事实却好似与想象截然不同!

“雷刀宗主,不知这黄金枪你还想要么?!”就在谢尘心中已然乱作一团之时,许天杰忽然轻声笑道。

“哼!要杀便杀!既然你们有圣级强者坐镇,还啰嗦什么!”凤惊雷怒哼一声翻身站起,面上尽是慷慨之色。

“哈哈!雷刀宗主误会了,圣尊大人只是负责守护天外灵宝而已,又怎会无故杀戮呢?”许天杰哈哈一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但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想违背规则去动黄金枪的歪脑筋,那便自己去和圣尊大人商量吧。”

凤惊雷和圣旗、无相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忧虑。

“许天杰,你话说的好听!但若是你们败了,这天外灵宝你们真的舍得给么?!”圣旗宗主沉吟片刻之后沉声说道。

许天杰微微一笑,但不待他开口,那消瘦男子却忽然开口说道:“无论哪一方,黄金枪只赐予冰原擂胜者。本圣言出如山,违者天诛!”

圣级强者当着所有人的面公然立下重誓,显然是为了打消凤惊雷等人的顾虑。

许天杰眯了眯眼睛,淡淡问道:“圣尊大人如此说了,各位还有什么疑虑么?”

凤惊雷三人对视了一眼,终于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等无话可说!比试继续吧。”

“很好。”许天杰目光一转,望向空空,“下一个出战的是你么?”

空空闻言摸了摸光头,嘿嘿一笑:“阿弥陀佛,我还不急,这次出战的是我兄弟,陈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