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八十七章 棋阵

一百八十七章 棋阵

“你便是东圣的陈词?”南宫恪目光冷然,声音淡漠。他的灵力已经重新恢复。

“正是。”陈词慵懒一笑,虽然实力与南宫恪整整相差了一个大品级,但气势上却丝毫不弱。

“你不该来送死的。”南宫恪冷笑了一声,眼中充满了不屑。

南宫恪如今的修为乃是四级灵宗,实力上的巨大优势,使他根本不将眼前的少年看在眼里。

“送死?何以见得?!”陈词打了一个哈欠,哂笑一声。

“我记得,东圣的阵法需要有阵将的配合才能施展。若是没有了阵将,阵主只是废人而已。你认为你能战胜我么?”

陈词闻言,又打了一个哈欠,有些不耐烦道:“你到底是来比试的还是来废话的?难道我来错地方了?这里比的不是修为,而是辩论?!”

“小子,你找死!”南宫恪目光一寒,杀机涌现。他本想将对手吓退,好趁机折辱一下凤池城和四圣地,却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个好似睡不醒的滚刀肉!

“早晚都要打,何必废话这么多!”陈词也在同时身子飘然后退,手掌翻动间,一张方正的棋盘浮现而出。

“受死!”长钩在手,南宫恪大怒,身子一动破空杀出!

眼见着对方长钩临近,陈词微微一笑,手中棋盘忽而变得虚幻起来!而就在下一刻,棋盘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大!

但这种变大却是那么的不真实,宛若是一个虚影一般瞬间穿过陈词和南宫恪身体,眨眼之间方圆近千米的冰台地面竟忽然化作了一张巨大的棋盘!

“噗!”与此同时,南宫恪的长钩也已经穿过了陈词的身体。但令人意外的是,陈词的身体便如同也成了幻影一般,任由南宫恪一钩划过竟没有半点伤痕!

“恩?!”南宫恪也是感觉到了异常,瞬间凝住身形目光四处扫去。

陈词的幻影缓缓消散,而另一个身影却是在棋盘的另一端浮现而出!

“南宫恪,你在找我么?”

“雕虫小技,我杀了你!”南宫恪目光一凛,连头都没回,劈手便挥出一道雄浑的灵力!

“噗!”陈词的身影再次消散,同时另一个身影却是重新凝聚而出。

“噗!噗!噗!……”

南宫恪攻击不停,灵力飞舞,霎时间接连轰出了数十道灵力。但陈词却如同鬼魅一般,消散凝聚,云淡风轻。

“可恶的障眼法!”南宫恪目光闪烁了片刻,冷哼一声,忽然灵力一动整个人腾空而起!在他看来,陈词的如今布下的阵法虽然精妙,但毕竟也只是灵王而已。若是在空中,对方恐怕便无计可施了!

“南宫兄,盘已定、阵已列,难道这便要走么?!”

半空之中,忽然响起陈词的声音。南宫恪心中一沉,回望身后,陈词竟然也飘然悬在半空,而那千米棋盘竟如影随形般出现在脚下空中!

“黏人的东西,给我滚开!”南宫恪单手持钩猛然一抡!轰然之间,狂猛的灵力四散挥舞而出!但狂风暴雨般的灵力消散之后,陈词依旧还在,棋盘毫发未伤!

“懒鬼这家伙,绝了!”空空摸着光头啧啧赞叹,这也是他第一次见陈词与人单独交手,却没想到一出手便令四级灵宗抓狂暴怒。

谢尘在一旁也是微微点头,淡笑道:“我也第一次见陈词施展这个阵法,看来他这方面应是无虞了。”

空空闻言转头道:“老大,那咱们……”

谢尘摇摇头,“不急,入夜之后我们再动手也不迟。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空空点点头,目光向着冰原下方一瞥。

“很好,现在我们就等着陈词将战斗拖到天黑吧。”谢尘呵呵一笑,目光转向战场。

此刻战场之上,南宫恪已经停止了狂攻。陈词好似幽灵一般神出鬼没,令他全身力量根本无处施展,与其如无头苍蝇般乱撞,倒不如好好思考一下。

“陈词,你攻也不攻,难道就想这么与我耗下去?!”重新落回地面,南宫恪眯着眼睛冷冷说道。

“呵呵,若是受不了的话,自管认输便是。难道我还会黏着你一辈子不成?”陈词懒懒一笑,伸了一个懒腰。

“哼!认输?你做梦!莫要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南宫恪皱眉怒道。

陈词也不和他斗嘴,嘴角微微一掀,“有办法尽管使出便是,不过我可以先提醒你一下,若是你稍微有所大意,可是会吃亏的哦!”

“吃亏?!哈哈哈……”南宫恪闻言大笑,“你区区一个四级灵王,我便是站在这里让你攻,你又能奈我……”

“轰!”还不待南宫恪将那个“何”字说出口,他脚下的地面却是轰然一震,一根锋利的土刺突兀的从冰面之下拔地而起!

“蹬、蹬、蹬!”土刺的力量虽然不足以伤到有灵力护体的南宫恪,但却也令他不自觉的倒退了三步!

一时间,土渣碎屑飞舞而起,落在南宫恪身上头上,使其颇为狼狈。

“滋味如何?”陈词淡淡一笑,戏谑问道。

“小子!我杀了你!”南宫恪被陈词弄得灰头土脸,不禁暴怒不止,一声怒吼再次揉身而上!

擂台上硝烟再起,轰鸣之声不断。只不过,双方的强者却是不禁同时微微摇头。

许天杰眯着眼睛,暗骂南宫恪愚蠢,在这个时候不去感悟破阵之法,却如此蠢笨的一味猛攻。

而凤惊雷和圣旗宗主等人也不禁轻声叹息,他们都是绝顶强者,此刻又怎么会看不出陈词也根本奈何不了对手?灵王与灵宗的差距实在太大,若非是谢尘或者凤秋水那种有特殊天赋之人,根本不可能越级击杀!

圣旗宗主更是苦笑了一下,自己这个孙儿的天赋的确了得,若是此刻阵中有阵将存在的话,拿下南宫恪易如反掌!只不过现在,却是这么一个不胜不负的尴尬局面,真不知最后这场比试会如何收场。

场中二人打打停停,虽然轰鸣之声不断,但周围几乎所有观者都已经失去了再看下去的兴致。怎奈擂台上定是要决出一个胜负高低的,在没有超出众人忍耐极限的情况下,还是得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

转眼间,日落月升。这场战斗竟是从晌午一直战到了晚上!就在双方众人百无聊赖耐心渐失之际,却是都没注意到有两个少年已经悄然消失在了擂台边缘。

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之下,谢尘和空空二人已然看不到半点踪影。而剑九的隐匿之术也同时发动,二人更是如同空气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冰原擂之下悄然前行。

“空空,一会儿你看准时机,当陈词那边接到我们的信号之后,立即动手!”隐身雾气之内,谢尘和空空能够相互看到对方,谢尘低声对空空说道。

“明白!”空空点点头,拍了拍肩头上扛着的东西,笑道:“真没想到凤秋水竟然会帮我们,那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谢尘微微一笑,“他是骄傲了些,但还不至于达到没人性的地步。若是你今天救了他之后他还不醒悟,那才真是没救了。”

擂台北侧边缘,凤惊雷忽然若有所思的回过头,沉声问道:“水儿,谢尘和空空他们呢?”

“哦,回禀老祖,他们说看比试无聊,先回去喝酒了。”凤秋水急忙恭声答道。

“喝酒?这两个小家伙……”凤惊雷微微一笑,转过头去。

凤秋水暗暗的擦了擦冷汗,面色隐隐间有些苍白。谁也没注意到他衣袖之上,点点鲜血再次缓缓渗出。

便只刚刚这么一动之下,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再次裂开。凤秋水咬牙挺着,目光明灭不定,“谢尘!让我流了这么多血,你若是还救不出我妹妹,我定然和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