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九十三章 将她留在身边

一百九十三章 将她留在身边

“孙儿?!”血魔宗主听到这声大呼之后,猛的一怔!随后却是牙关一咬,再次轰出一道灵力!

“住手!”人化弯刀,弯刀如血色残月!一道血色刀芒风快斩向血魔宗主的灵力攻击!

“轰隆隆!”黄沙之上血红色光芒刹那间遮天蔽日,狂风怒啸,鬼哭神嚎!

“噗通、噗通!……”

四道身影无力的跌在黄沙之上,血色渐退间,白焰“喵呜!”一声咆哮,冲向已经重新化作人形落在地面的血魔宗主!

“小白!回来……”虚弱的声音在猫爪即将挥落的刹那间响起,谢尘面色苍白如纸,勉力坐起。

“喵呜……”白焰怔了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颓然坐在黄沙中的血魔宗主之后,飞奔到谢尘身边。

谢尘不能杀血魔,因为他同样也是玉长风的家人。

“雨柔!老爹!”另一侧,血色弯刀也化作了一个红发少年,他第一时间冲到地面,一左一右抱起两人,大声呼唤!

“咳咳,没用的,他们都死了……”血魔宗主咳出两口鲜血,冷冷说道。他的攻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死了……”玉长风双目充血,全身一震!怀中的两个身躯已经开始逐渐冰冷,生命正在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离他们而去!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我杀了你!”红发无风自动,血色弯刀缓缓在手中浮现!玉长风如同疯了一般冲向血魔宗主,眼中充满了愤怒到了极致的杀机!

“呵呵,哈哈哈哈!”面对疯狂冲来的玉长风,血魔宗主仰天大笑!他受到白焰数次攻击。如今已是强弩之末,面对玉长风的攻击他凛然待死!

“杀吧!用愤怒和仇恨,用我的鲜血铺就你成为强者的道路!我血魔,对得起列祖列宗!来啊!”

“噗!”刀芒一闪,血染黄沙!

血魔宗主的头还在颈上。但玉长风的左臂却已经无力的落在地面!

“长风……”

“断臂还你西魔血,从此你我是路人!”玉长风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与心中的煎熬,恨恨咆哮!

“我与你血魔,与整个魔域,从此再无半点瓜葛!他日若遇。不死不休!”玉长风面色逐渐冰冷,甚至连看都不看血魔宗主一眼,大步转身走向谢尘。

“老大,我们走吧!”玉长风伸手扶起谢尘,原本俊逸的面容已经被极端的痛苦扭曲得狰狞可怖。他的心在滴血,他的神魂在疯狂咆哮!

但他是男人。一个不愿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软弱一面的铮铮硬汉!他不能哭,不能歇斯底里!他心中充满了复杂无比的仇恨!他咬碎牙关,不让自己彻底崩溃!

深深吸了一口气,谢尘被玉长风的表现震撼了!这是多么大的打击?刚刚出关,踌躇满志。但一抬眼,便是爱人离散,亲人背叛!若是玉长风真的冷血无情也便罢了。但他有情,而且用情至深!

“长风,对不起……”谢尘站起身,神情凝重。他没有提出要给玉长风治伤,或许现在玉长风需要的就是肉体上的伤痛。

“别说了老大,生死有命,我知道你尽力了。”玉长风面无表情的转身,默默的走到两具冰冷的尸体前方垂下头,眼中浮现出一丝爱怜之色。

“她……是个好女孩,无论她是生。是死,她都是我玉长风今生唯一的妻子。”

谢尘默然,在这一刻他想不出任何话语来开解玉长风。

玉长风本无情,他心中原本只有武道,只有战斗。但越是这样的人。一旦用情便是一生!现在他不到二十岁,在今后漫长的生命中,恐怕不会再有情。

“刀主,我记得你好像给那个女孩输入过神魂之力?”一直不语的剑九忽然轻叹一声,悠悠开口。

谢尘眼眉微微一动,问道:“不错,我输入的神魂之力是为了给雨柔姑娘安神。难道有什么关系么?!”

“若是安神的话,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剑九沉吟了一下,说道。

“转机?!”谢尘心中砰然!人都已经死了,真的会有转机么?!

“普通人不修灵力,不炼神魂。虽然他们根本无法拥有漫长的生命和超凡的力量,但同样,他们也有神魂。只不过他们神魂十分松散,无法凝实而已。”

剑九慢慢的说着,谢尘的眼睛越来越亮。

“灵师的神魂一旦破灭,基本上便无可救。可在你的神魂作用下,这女孩的身体内却应该还留有残留的神魂。虽然她现在与彻底死亡没有任何区别,但你体内有南冥离火,若是能将一丝神魂拘起,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这么说,沙老爹和雨柔姑娘还有救?!”谢尘急急问道。

剑九摇了摇头,“有救的只有那女孩而已,只有她的体内有你的神魂之力,那老人却是谁也无力回天了。而且这种机会也不是很大,大概不到半成而已……”

血魔宗主默默的捡起玉长风的断臂大步离去,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认错,但他身上被白焰攻击所造成的伤势却不能让他再留在这里。

玉长风已经在黄沙之中挖出两个深坑,他要让两个与他牵绊至深的人入土为安。

“长风,等等。”就在玉长风再次爱怜的看着雨柔的面庞,准备将她放入深坑之时,谢尘缓步走了过来。

抬起头,玉长风眼神空洞,默然的望向谢尘。

“或许……”谢尘的心揪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或许还有办法。”

什么?!玉长风的身子猛的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

虽然谢尘并没有说什么事情,但玉长风的身体却是瞬间颤抖起来!

“你说什么?!”有些沙哑的声音由低转高,到了最后几乎是嘶吼出来:“真的有办法能救雨柔吗?!什么办法?老大你快说啊!要是以命换命的话,我这条命,拿去!”

拍了拍玉长风的肩头,谢尘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别急,给我点时间,我尽力试试。”

说罢,谢尘盘膝坐在雨柔的尸体旁边,缓缓的闭上的眼睛。而此刻的玉长风就好像一个无助的小孩子一般,呆呆的坐在一旁,眼中充满了期待和担心的复杂神情。

按照剑九所说的方法,谢尘全力提聚自己的神魂之力开始仔细搜索。此时雨柔的身体已经完全冰冷,生命力消逝之后,绝大部分神魂已经飘散。谢尘要找的,是他曾经注入雨柔体内那丝神魂之力的残余和上面附着的雨柔的神魂。

红日西斜,足足四个小时谢尘一动未动。玉长风也如同雕塑般站在一旁,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找到了!几乎要放弃的谢尘忽然心中一动,敏锐的抓住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已然十分微弱,便如同狂风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谢尘毫不犹豫的立即心念一动,一道蓝色的火苗瞬间在手中滕然而起!

蓝色火苗迅速的包裹住那随时都会消散的神魂,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将其拘到谢尘的掌心!

“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谢尘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

“老大!怎么样了?!”玉长风见到谢尘的表情,心中忽然升起狂喜之意!

谢尘微微点点头,凝目望着手中跳动的蓝色火苗,正色说道:“这是雨柔姑娘的残魂。”

“残魂……”玉长风盯着蓝色火苗中一点似有若无的淡青色,忽然屏住了呼吸,生恐自己的呼吸会将这微弱到了极致的火苗吹熄。

“我现在只能做到了保住她的残魂,但却没有能力令她复生。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用你的鲜血和神魂把雨柔姑娘留在身边吧,留住她重新活过来的希望。”

“好!”玉长风毫不犹豫的重重点头!

沉吟片刻,玉长风从身上摸出一块血色玉佩。灵力一动,玉佩上的“魔域”二字顷刻被抹除。按照谢尘的吩咐,他将那一缕神魂融入玉佩之中,以自己的神魂之力将其包裹。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玉长风的神情无比专注,无比小心。他的眼中,充满着浓浓的怜惜与温情。

紧接着,玉长风做出了一个令谢尘也十分惊讶的举动。他召唤出血色弯刀,撕开胸前衣衫。刀锋微动间,竟是在自己的左侧胸膛之上缓缓的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

“噗!”鲜血如注般涌出,瞬间便染红了玉长风半边身体。

“长风,你……”谢尘皱了皱眉。

玉长风微微一笑,额头上早已冷汗涔涔,“雨柔是我的女人,在她活过来之前除非杀了我,否则谁也无法将她从我身边夺走!她最喜欢在我怀中倾听我的心跳,她说这样会让她安心……她现在一定很无助,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咬紧牙,生生的撕开自己胸前的皮肉,血色玉佩被玉长风缓缓的,紧贴着自己跳动的心脏放好!做完这一切之时,他的面色早已惨白如纸!

“开始祭炼吧,用你的血将她溶成身体的一部分……”谢尘心中一叹,缓缓说道。

玉长风开始用鲜血祭炼血色玉佩,谢尘便静静的守在一旁。日升月落,黄沙萧索,两个人默默对坐,如木雕泥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