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九十四章 相聚葬龙谷

一百九十四章 相聚葬龙谷

当谢尘和玉长风对着黄沙边缘的两座新坟拜别之时,已是二十天之后。

谢尘为玉长风治好了身上大部分的伤痕,唯有两处在玉长风的要求下并未治愈。

左臂是玉长风还给魔域的,他以这种方式斩断了与魔域的羁绊,他不想续接。胸前那狰狞的伤痕也没有抚平,他要时刻提醒自己,他不能忘记这刻骨铭心的记忆!

没有了左臂之后,虽然修为整整降低了一个级别。但谢尘知道,玉长风的心将会更加坚定!没了牵绊,有了目标,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走得更高,更远!

巨龙山脉是一条横亘在斗灵大陆之上,将整个大陆一分为二的庞然大物。葬龙谷便在山脉中,一处极为隐秘之地。

显然巨龙山脉的中的魔兽都已经得到了命令,若非一路上不断有魔兽指引,怕是谢尘和玉长风二人便是走遍整条山脉也未必能寻到这如世外桃源般的所在。

千米高的陡峭石壁之上,一条宛若玉带般的飞流从长空直下,半山间水雾缭绕升腾而起,映衬着这瀑布如同云雾中的蛟龙一般。

瀑下深潭,静到极致,一泓幽翠间,万千锦鲤摇尾摆鳞。

一屋、一院、一舟掩映在满目青翠之下,任天地悠悠,独超脱清闲。

就在谢尘和玉长风刚刚穿过水雾,落在潭边之时。小屋门忽然开启,鹤发苍颜的老翁手持着钓竿缓步行出。

“晚辈见过渡船翁,或者说是兽祖?”谢尘微微一笑,微微躬身开口。

老翁正是当初在般若河上摆渡谢尘前去灵山的渡船翁。他见谢尘和玉长风二人到来,不禁呵呵一笑:“什么都好,称呼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老朽活了这么多年,早就不知道有多少种称呼了。”

说话间,渡船翁已经提着鱼竿缓步踏上泊在岸边的小舟。转身笑道:“二位小友可愿意与老夫一起泛舟垂钓?”

谢尘与玉长风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道:“既如此,我们便叨扰了。”

渡船翁呵呵一笑,“不叨扰,上来吧。”

舟船离岸,片刻间便荡到了一泓青翠的中央。

渡船翁轻轻甩下鱼竿,目光在玉长风空空如也的左臂上扫视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断臂明志,挥刀斩情。这位小友的本心尽显,不日必将一飞冲天啊。”

玉长风在诧异于渡船翁仿若洞悉一切的观察力的同时。不禁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冷漠的神情中露出一丝坚定。

谢尘一笑,转过话头:“前辈,空空他们想是已经到了这里?”

渡船翁捋了捋胡子点头笑道:“不错,那几个小家伙都已经到了。你的眼光的确不错,这些小家伙可都是人杰啊!”

不待谢尘发问,渡船翁继续说道:“谢尘,你可知这潭叫什么名字?”

名字?谢尘摇头一笑:“还请前辈指点。”

“呵呵,此地名曰葬龙谷。却并非真的有龙神葬在此处。此潭名曰潜龙潭,却的确是在渊之龙,潜匿待飞之地。”

说话之间,渡船翁手中的钓竿轻轻一转。看似柔软无力的钓线轻轻搅动间,如镜面般的水面竟忽然开始涌动起来!

万千锦鲤如潮水般四散,继而开始随着渡船翁的钓线缓缓旋转,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是盏茶时分,水面上竟已经形成了一个方圆十数米的漩涡!

小舟轻动,随波逐流缓缓的向着旋涡中心处划去。旋涡越转越大。待到小舟来到中心处之时,潭水中竟然已经形成了一条深邃无比的隧道!

也未见渡船翁有何动作,小舟船头一低倏然钻入隧道之中,瞬间快若离弦之箭眨眼间便消失在水面之上!水波渐缓,舟上三人彻底没入水面之后,锦鲤四散,潭水静谧,仿若任何事都不曾发生一般。

鱼儿在身畔悠哉游过,水草轻抚,微波涌动。三人坐在舟上,宛若行进在一片梦幻般的景致中,舟船直奔水下洞天。

须臾,天光大亮。满眼青翠间姹紫嫣红,鸟鸣山幽。几间茅屋的倒影映在水面,虽不甚华丽却十分别致。隔着水幕望去,颇有人间仙境之味。

“哗啦啦!”小舟破水而出,惊得飞鸟离树,游鱼跃水。

茅屋房门纷纷开启,望见舟上二人不禁同时露出欣喜之色。

“老大,红毛!”岸边一光头少年摇手召唤,其余几人也纷纷聚拢而来。

渡船翁轻轻一笑,“潜龙潭下藏潜龙,此地乃是老夫平日清修之所,如今迎来七位人中龙凤,实感欣慰啊。”

谢尘闻言恍然,难怪世间众人寻遍天下也难觅兽祖的踪迹。原来兽祖所在之处竟并非葬龙谷,而是别有洞天。

兄弟再次相会,自是又一番唏嘘。

经过祖兽丹的洗礼,凤七已至灵宗三级境界,更兼兽祖指点之下,兽祖威压与凤凰血脉同时催动下,只需假以时日必将君临天下万兽!

玉蝶儿的传承经过兽祖的压制,已经暂且无虞。但兽祖有言,这也只是权益之计。兽祖毕竟不是妖武者,无法为玉蝶儿做出妖武者洗礼。只待此间事情一了,必须要重回族群接受洗礼。

冰原擂上,空空击败南宫恪之后,险胜了萧无痕,却意外的败于谢拓手下。

据陈词回忆,就在空空与萧无痕激战之时,一架长车从天而降。谢拓出了长车之后,实力竟陡增至灵宗七级!又兼空空与萧无痕大战之后,元气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仅在百余招内便败给了谢拓。而那黄金枪,自然也归谢拓所有。

空空意外苦笑了一下:“老大,这绝非是我让着谢拓。我与他交过手,便是我的实力丝毫不损之时,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战,我输得心服口服!”

待到谢尘说起玉长风之事的时候,其余四人也不禁同时嗟叹。断臂斩断与魔域牵绊,开膛溶血保雨柔一丝残魂不失。两个女孩听得双眼朦胧,其余之人也是不禁心中火热。

叙谈之时,鱼香飘来。却是兽祖不知何时已经架起篝火,抓了数条硕大的鲤鱼炙烤。

直到此刻七人才发现红日早已落下,天空繁星点点。

时隔三年,兄弟盟众人终于齐聚。虽时过境迁,心态或多或少都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兄弟之情却一如既往。

空空取出美酒,凤七和玉蝶儿接过鲜鱼炙烤。七人与兽祖围拢在篝火旁边,促膝而坐,对酒当歌。

“这一杯,我们兄弟盟同敬兽祖前辈!”谢尘举起酒杯,对兽祖笑道:“若非前辈援手,我们兄弟不会如此顺利相聚。蝶儿和小七更是深受前辈恩泽,请前辈满饮此杯!”

兽祖呵呵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淡淡道:“老夫只是年岁大了,好管些闲事而已。更何况老夫也只是了却了一段段因果而已。”

说到这里,兽祖捋了捋胡子,“两千年前,老夫幸得斗灵君王败而不杀,始归隐山林立下魔兽不争天下,不与人谋之誓。在斗灵帝国败亡之后,老夫为了谋求凤凰血脉与凤池城主凤霄大战十天十夜,继而又畅谈十天十夜,相互约定,若是老夫寿终之日魔兽无主,则凤池城以血脉之力相助我族。”

“接下来这千年之中,老夫在魔域之外耕田百年,玄谷之外扫雪百年,圣坛海中垂钓百年,般若河上渡船数十年。感悟杀戮、自在、贤学与佛法,为的便只是接下来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天劫。”

谢尘等人静静的听着,兽祖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众人却都知道,两千年的沧桑与感悟,岂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为了这第三次天劫,兽祖可谓是费尽了心机。

兽祖淡笑了一下,望向玉蝶儿和凤七两个女孩,“这一次,与其说老夫帮了你们,倒不如说是你们两个小姑娘帮了老夫一个大忙。你们一个给了我妖武者的感悟,另一个却是让我最后的羁绊得以解脱。有了你们的相助,再经天劫之时我已再无牵挂。”

众人都是一笑,兽祖此言极为实在。双方虽都有好感,但究其真正的原因,无外乎互利而已。能将此事说得如此直白,兽祖也不愧是豁达之人。

兽祖望向谢尘,“谢尘,此后你可是有何打算?倘需老夫相助,老夫定不推诿。”

谢尘沉吟了一下,微微一笑:“若是能得前辈相助,谢尘自是求之不得。此次虽然冰原擂战败,没有得到黄金枪,但却并非是一件坏事。四圣地此败,在圣级强者的威慑下,定然会遵守约定不再干预中原之事。但中原之上,却是需要一股能够与天宫势力抗衡的力量!”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们魔兽一族……”

谢尘摇了摇头,笑道:“不是魔兽,而是兄弟盟!”

说着,谢尘扫了一眼身边其余六人,昂然道:“如今中原,天宫几乎已经定鼎北方。但南方六国却没有一个足以称雄的势力出现。我们兄弟盟,便是这称雄南方的力量!”

兽祖闻言微微皱眉,说道:“谢尘,你们虽然个个天赋不俗,但实力却终归弱了一些。想要让天刃学院俯首的话……”

谢尘哈哈一笑,说道:“无需天刃学院俯首,只需他们不插手即可!而且前辈也要助我一臂之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