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九十九章 魔兽朝贺

第一卷 一百九十九章 魔兽朝贺

在碎岩王与洪氏兄弟之后,兽祖的第三次天劫也随之开始。

这一次天劫的雷霆之力,竟然比前六次的总和还要强大!若非苍天之刃的相助,恐怕便是修为已至圣级的兽祖也无法抵挡!

待到兽祖在生死一瞬艰难的渡过天劫之时,东方已然破晓。雷罚城外,葬龙谷早已不复存在。原本世外桃源般的所在,如今已是满目苍夷。

周围方圆千里,当驻守的魔兽们得知兽祖渡劫成功之后。忽然开始耸动起来,惊天的欢呼大吼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收起雷罚城吧,朝贺之人恐怕就快要到了。”万兽欢呼之中,兽祖抖了抖长眉,兽祖威压四面幅散而开,兽吼声渐渐平息。劫后余生的兽祖虽然带着几分疲倦,但精神却是不减。

谢尘点头将雷罚城摄入刀主空间,此次渡劫这么大的动静,大陆上的强者们不可能不知道。如今恐怕早已在远处观望许久了。

“回禀兽祖,四方兽王已至,恭贺兽祖渡过天劫!”

“列仪仗,宣!”

兽祖对谢尘等人微微一笑,忽然面色一整,手掌挥动间周围碎石林木轰然而起,瞬间便已经筑起一座百米高的恢弘王座!

“谢尘,来与我同坐。此次老夫渡劫成功,你功不可没,你我一同接受四方朝拜!”

“荣幸之至。”谢尘也不推辞,腾身来到王座之侧,与兽祖一左一右坐在巨大的王座两侧。

与此同时,洪氏五兄弟也纷纷肃容整装列在谢尘身侧。兽祖麾下接到命令的宗级魔兽纷纷前来列出魔兽之王的仪仗!兽祖虽然待人随和,但王者之威却仍需威仪天下!

刹那间,一片狼藉的葬龙谷忽然内扫过道道狂风!数百面黑色魔兽大旗纷纷立起,猎猎生风!由王级与宗级魔兽所组成的仪仗队伍,如雁翅般向着左右迅速展开。萧索的葬龙谷。转瞬间已成威严的殿堂!

“吼!”数百头扛着黑色大旗的王级魔兽同声大吼!兽祖开始接受四方朝拜!

“十万大山,炎兽恭贺兽祖渡过天劫,福泽天下万兽!”

粗狂的声音响起,身材魁梧的炎兽王凌空而至,落在潜龙潭对岸遥遥向着兽祖王座单膝跪地,虔诚跪拜!

“魔海青龟,恭贺兽祖渡过天劫!”继炎兽王之后,青袍秃顶的青龟王随之而来,同样单膝跪地,朗声高呼!

“万里黄沙。沙驼恭祝兽祖承天应命,功成渡劫!”沙驼王弓腰驼背,嘶哑的声音响起。

“雪域冰原,银狼代表冰熊王来贺!”三名兽王身后,一名白袍男子双膝跪地,拜伏之时声音微颤。

“银狼?”王座之上,兽祖目光一凛,目光转向身边站立的一名宗级魔兽。

那宗级魔兽会意,怒声喝道:“兽祖渡劫。乃天下魔兽之盛事!冰熊王因何不来朝贺?!”

“吼!”周围魔兽同声怒吼,吓得几乎已经五体投地的银狼再次一颤!

在没有得到兽祖命令之前,炎兽王、青龟王和沙驼王都不敢擅自起身,但三人却同时用眼角余光怒视着身后的银狼!魔兽之中尊卑分明。这银狼虽然修为已到了宗级七阶,但毕竟没有被封王。以他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朝拜兽祖!

“回、回禀兽祖,冰熊王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我看他分明是不敢来吧!”炎兽王怒喝一声,向着兽祖王座俯身再拜。朗声道:“兽祖,冰熊王忤逆犯上。请允许我引十万大山子民,踏平雪域冰原以正兽祖之威!”

“恩……”兽祖微微点了点头。忽然转目望向谢尘,淡淡道:“谢尘兄弟,你看呢?”

谢尘兄弟?!兽祖的声音不大,但却正好足够让在场的所有魔兽尽皆听得真真切切!

炎兽王、青龟王和沙驼王同时微微一怔,在兽祖面前他们不敢抬头。虽然也感觉到王座上并非一人,但皆以为是大陆上那个成名的强者。却没想到竟然是谢尘!真的是那个曾经与他们三人都有过渊源的人类谢尘吗?!

谢尘知是兽祖有意抬高自己,不禁微微一笑,说道:“兽祖,此乃是贵族之事,小弟局外之人好像不太方便……”

“哈哈哈哈,你我乃是至交,今日我兄弟二人同坐这兽祖王座,自然便不将你当做外人。”兽祖哈哈一笑,声音传遍四野。

随后,兽祖扫了一眼周围惊愕万分的一众魔兽,朗声道:“我魔兽一族不与人谋,是因为人类之中多有阴险狡诈之徒!谢尘小友乃是我的至交,更是坦荡君子真英雄!他率兄弟盟横扫南方大陆,建下赫赫功业,又助老夫渡过天劫得以继续庇佑尔等子民。从今后,兄弟盟之事,便是我魔兽一族之事,谢尘所致,如我亲临!”

“谨遵兽祖之命!”兽祖威严的声音之中,王座下一众魔兽尽皆俯首,恭声应诺。

谢尘眼眉挑了挑,随即欣然一笑。他知道,兽祖能够在所有魔兽面前如此对待自己,这其中虽然有很大的因素是对自己认可。另外恐怕兽祖也预见到了大陆上即将发生翻天巨变,有着将自己和魔兽一族绑在同一战车之上的意思。

毕竟现在的谢尘早已今非昔比,有了雷罚城和五名圣级城奴坐镇,再加上席卷整个南方的强势崛起。谢尘已经足以与当今天下任何一个势力分庭抗礼!

“银狼,你过来。”此事交待完毕之后,兽祖忽然面色一沉,遥遥的对着潜龙潭另一侧的银狼挥了挥手。

“嗡!”一股浩瀚的灵力轰然而出,银狼身子一颤,竟然便那么跪着被凭空拘起,便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缓缓的提到王座之前!

“兽祖饶命!我雪域魔兽尽皆效忠兽祖,但冰熊王勾结天外天宫,以杀戮震慑我等,我等不敢违抗啊!”

在兽祖的威压之下。银狼不敢有丝毫的反抗,颤声求饶。魔兽虽大多都悍不畏死,但若是被兽祖所杀,却是巨大的耻辱!

“冰熊王已拜天宫为主了么?”兽祖面色沉凝,冷冷问道。

银狼如丧考妣,重重点头道:“回禀兽祖,早在半年之前,冰熊王便已经投靠了天外天宫。他还威逼着我等向他宣誓效忠,我雪域同族之中,但有不愿效忠者。尽皆都被他杀了!”

“恩。”兽祖微微点头,这些事情他自然早就知道。但那时他还未渡过第三次天劫,大陆上的局势也不甚明朗,所以便任冰熊王和已经死去的魔鲸王、天蝎王为所欲为。

其实说到底,在兽祖的眼中。魔兽与谁合作都是一样的,只要魔兽能够继续繁衍生息,便任凭人类杀个你死我活。而他相助谢尘,也只是做出两手准备而已。

但此时情况却已经不同,兽祖既然已经选择了谢尘。那么就必须要有个态度!

“冰熊王叛逆,罪不容诛!而你等胁从么……”说话间,兽祖的声音中已露杀机!

“兽祖,可否听谢尘一言?”就在兽祖开始引动空间之力。欲将银狼当场处决之时,忽然谢尘却是笑着开口。

“哦?兄弟想说什么?”

谢尘看了银狼一眼,淡笑道:“我想问银狼阁下一个问题,阁下可知冰熊王与天宫的约定是什么?!”

陡然在生死之间游走了一遭。银狼已是面色惨白,急忙点头道:“回禀大人,小的虽伺候在冰熊王身边。但对此事却也只是仅听到只言片语。小的只知道冰熊王命令我雪域魔兽在冰原之上大兴土木构筑千里高台,好像在准备着什么仪式。而天宫方面则承诺,让冰熊王提升修为,待到平定大陆之时,让他……让他成为兽祖……”

“千里高台,仪式?”谢尘眯了眯眼睛,继续问道:“可是还有别的什么?有没有提到神兵?”

“神兵……”银狼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片刻后忽然眼睛一亮,点头道:“的确是提到过神兵,但好似此事已经无疾而终。小的无意间听天宫许统领说过,神兵之事让冰熊王暂且放下,他会另外着人去做,只需冰熊王将高台建好便可。”

这样……谢尘点头间,心念电转。天外天宫建高台做什么?!难道为了要举办千宗大会?!有这个可能!这么说千宗大会的地点便在雪域冰原了?为何天外天宫对这千宗大会如此重视?!对他们来说,大陆上的宗级强者不是都很容易对付么?!大费周章的做出这么多动作,对天外天宫或者说黄道盟又有什么好处?!

思索间,谢尘忽然手腕一翻,随手取出一枚红色丹丸,说道:“银狼阁下,你方才说你仍心向兽祖,此话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银狼点头如鸡啄碎米,不敢有半分犹豫!

“那好。”谢尘微微一笑,转向兽祖说道:“不知兽祖可否给小弟一个面子,让这银狼戴罪立功?!”

兽祖点头一笑,说道:“兄弟若有此意,那这银狼便交给兄弟处置。”

“多谢。”谢尘目光一转,望着银狼说道:“银狼,既然此次冰熊王能派你前来,便已经将你当做一颗必死的弃子。你若不想死呢,便服下这颗天火丹,我自会给你一条生路。”

“多谢大人!我愿为大人和兽祖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银狼忙不迭的接过“天火丹”直接吞入腹中。左右都是死,便谢尘明告诉他这是毒药,他也敢吃!

谢尘见银狼吞下天火丹,不禁微微一笑,忽然眼中蓝芒一闪!

“灭!”

“轰!”在众目睽睽之下,银狼一声惨呼,却是整条手臂忽然燃起熊熊火焰,片刻后手臂便化作焦炭!

与此同时,兽祖的声音也缓缓从王座之上响起:“雪域冰熊不臣,此番废去银狼一条手臂,令其回归雪域告诉冰熊王,不日魔兽大军定会诛不臣,平雪域!让他洗净脖子,引颈待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