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200章 兄弟相交用的是心

兄弟盟之主谢尘与魔兽之王兽祖结盟之事传开,无疑加快了南方六国的统一步伐.如今整个斗灵大陆上已经结束了诸侯割据的局面,南北两大帝国横空出世!

北地天罗帝国与雪域冰原魔兽结盟,在天外天宫暗中相助下,谢氏家族独坐王庭,家族嫡子谢轻扬乃是天罗帝国首位大帝。

南方六国,在兄弟盟与魔兽的联手中,摧枯拉朽般终结了所有反抗势力,建立天南帝国。原本大梁国三大家族之一的薛家被推举为天南帝国的皇室。薛家长子薛豹成为天南大帝!

在两大帝国建立之后的半年之中,大陆之上的强者便如同忽然觉醒了一般,几乎不到月余便会传出一件惊天动地之事。

率先震动天下的,是天刃学院。天刃学院久不出世的院长皇甫瑞雪渡过天劫,化身成圣!

接下来,凤池城相继出现两次天劫!却是凤池城老祖凤惊雷与西方魔域之主血魔在半月之内接连立地化圣!

千年以来,斗灵大陆上立地成圣者虽有,但却从未有过如此频繁之时。若是再加上巨龙山中的兽祖和另一头魔兽,在短短半年之间竟然有五名强者渡劫成功!

再加上除了巨龙山中那头魔兽飞升之外,其余四人竟然都没有破天飞升。霎时间,各种传闻纷纷而起,甚至有人笃定猜测,有圣级强者参与的惊天大战恐怕就在旦夕!

天南帝国国都武宁城,这里也是兄弟盟的总部所在。

城头之上,天南帝国的天蓝色王旗与赤红色兄弟盟大旗猎猎生风,守城的士兵们衣甲鲜明,昂首站立。

北城城门之外,一名青袍少年望了高耸巍峨的城楼一眼,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踏入武宁城内。

“萧无痕?”就在青袍少年刚刚踏入武宁城之时,忽然街道上红影一闪,红发少年如瞬移般拦住了去路。

“玉长风。”青袍少年捏了捏拳头,忽然淡淡一笑。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玉长风面无表情,但凛然的杀气却已经将对面之人完全笼罩。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个少年挺身而立,互相凝视半晌无言。

萧无痕吐出一口气,目光扫向周围恍然未觉的百姓,抬了抬下巴:“这应该也不是动手的地方吧?”

“的确不是,但我不介意杀人。”玉长风顿了顿,继续说道:“尤其是杀叛族之人。”

“叛族?呵呵……”萧无痕嘴角扬了扬,“兄弟盟中,除了谢尘之外,哪个不是叛族之人?!便是谢尘,恐怕也是天罗国谢家的分支族人吧?!”

“你这是在找死。”赤红色的眉毛微微皱了皱,玉长风身上的杀意陡然提升!

血刀修罗杀伐天下,对于玉长风来说,周围寻常百姓的生命根本无需顾忌!谁碍事,便杀谁!

“你真的想战?”萧无痕皱了皱眉,气息也随之攀升。他知道玉长风这家伙说打便打,此时此刻便是他不想战,恐怕也不行了。

“红毛住手!”就在这时,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大喝,云雾一散一道身影已经从天而降!

“斗战行者!是斗战行者!啊!还有血刀修罗也在!”

周围的百姓“呼啦”一下向着四周匆忙散开!直到此时他们才注意到,除了从天而降的光头之外,红发独臂的少年也站在街道之上!

武宁城中若说谁最出名,那无疑便是这两个煞星。

红发人虽多,但独臂红发者却只有一个,而他代表的是杀戮!每次血刀修罗出现,都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就连寻常百姓在哄哭闹的小孩子之时,往往都会加上一句,“别哭了!再哭,血刀修罗来了把你带走!”

而光头的到来则预示着混乱!茶坊酒肆中,哪个不知道斗战行者打架不要命,喝酒不给钱?!曾经有一次,这家伙一人赤手空拳毁了一条街,喝了烈酒数百坛。若不是最后被一个小丫头一拳揍飞,便是那些赶来的城卫军恐怕都要全军覆没。

如今这两个煞星竟然同时出现在大街上,这是要毁了武宁城么?!

“红毛,现在不是收拾这家伙的时候,老大要见他!”空空瞪了萧无痕一眼,转头对玉长风说道。

“老大怎么知道他来了?”玉长风微微皱了皱眉,今天正是他负责武宁城的巡防,所以才发现萧无痕,可谢尘却是怎么知道的?

“阿弥陀佛,这家伙进城的时候也没隐匿气息,跟明灯似地。一进来就已经被陈词那懒鬼发现了,哪像我们这么低调?!”空空撇了撇嘴,不屑道。

“哦。”玉长风恍然,宗级强者若是收敛了气息,完全可以在普通人不察觉的情况下从其身边走过。而刚刚玉长风拦住萧无痕之时,并没有被周围的百姓注意,也是这个道理。

萧无痕听到空空的话之后,仰头一笑,“我本就是堂堂而来,又何必遮遮掩掩?带我去见谢尘吧,我来就是找他的。”

“算你走运。”玉长风冷冷的扫了萧无痕一眼,转身而去,几步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空空摸了摸光头,忽然腾身而起,笑道:“跟我来吧,手下败将。”

手下败将?!萧无痕眼中精芒一闪,却立即将心中怒气压了回去。冰原擂上他的确败给了空空,那无疑是自己的生平大辱!

就这么走了?!周围那些惊慌失措,正准备逃亡的百姓们见斗战行者和血刀修罗都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禁相对愕然!斗战行者不捣乱,血刀修罗不杀人?难道……要出大事了?!

坊间传言,往往都是空穴来风距事实甚远。但是这一次,却十分凑巧的被猜中了!

天南帝国皇宫深处禁地,这里是南方最强势力,兄弟盟总部。便是帝国皇帝想要来到这里,都须事先通禀。

一座假山之前,黑袍少年负手而立,似乎在凝望这假山上的奇石,又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忽然少年眼眉微微一挑,缓缓转身。而此时两道身影也从天而降,落在了身后。

“老大,人我带来了。你要是觉得和这小子谈不拢,就叫我们一声。兄弟们都在外面排队等着揍他呢。”空空瞥了萧无痕一眼,朗声说道。

“恩。”谢尘微微一笑,望向萧无痕,“萧兄,许久不见了。”

萧无痕抬起下巴微微拱手算是回礼,傲然道:“不见最好,其实在你们这些人中,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谢尘。”

“哦?这是为何?”

“虽然我曾败在空空和萧十三手中,但那是我学艺不精所至,无怨无悔。你谢尘当众辱我之事,才是我生平最大的耻辱!”萧无痕俊逸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愤然之色。

谢尘眯了眯眼睛,淡笑道:“那你可知,当初我为何辱你?”

萧无痕冷笑道:“当初我是除了你和玉蝶儿之外,兄弟盟里最强的!玉蝶儿毫无心机,我却不同。你害怕无法掌控我,所以才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当众羞辱,将我赶离兄弟盟。”

“看来,你还是不懂。”谢尘微微一叹,摇了摇头,说道:“说说你来此的目的吧,此事我不想多谈。”

“不想多谈?哼哼,我看你是无话可说了吧!”

“你真的想知道?”谢尘眯着眼睛,讥嘲的望着萧无痕。

萧无痕一滞,随即挺胸道:“我想听你如何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谢尘嘴角掀了掀,说道:“想想当初你如何对萧十三的吧,辱人者人恒辱之,你瞧不起自己的兄弟,便休怪别人瞧不起你。”

辱人者人恒辱之……萧无痕怔了怔,忽然沉默了起来。

半晌之后,萧无痕缓缓抬头,眼中已然没了傲然之色,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怪异,“谢尘,若是我能改,还有机会与你们做兄弟么?”

“哦?!”这次倒是谢尘微微一愣,他眉头微微皱起,诧异的望着萧无痕。

“我在学院中悬赏杀你,在你们执行任务的路上设计伏击你们……甚至到后来,我回到玄谷与萧十三交手、投靠天外天宫。完全都是因为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嫉妒你们,嫉妒你们肝胆相照,嫉妒你们兄弟情深!”

萧无痕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神情黯然,面色凄苦。在骄傲的伪装之下,他其实也承受着孤独的煎熬,他渴望拥有真正的朋友!

每个人都会有心结,而萧无痕的心结便是当初在天刃学院之时,自己这个天子骄子竟然被无情的排斥!如今谢尘当着他的面将多年前的心结解开,他更是无法遏制的说出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这些年,我一直在暗暗努力。努力想超越你们,让你为当初所做的决定而后悔。但是……”萧无痕苦笑了一下,“我迎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见到的却是你们一天天的强大!我也想要兄弟!真正能够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兄弟!”

“谢尘,我还有机会吗?”萧无痕望着谢尘,目光中带着一丝恳求之色。

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萧兄,你想多了。兄弟相交用的是心,而不是那种期待着别人付出,自己也付出的欲望。得与失不重要,名和分同样如草芥。你若真的能明白,你定会结交到令人羡慕的朋友的。”

“用的是心……”萧无痕怅然若失,细细的咀嚼着谢尘话中的深意。

谢尘点点头,“便是曰后你我会成为死敌,但就凭你今天这番话,我也要告诉你,放下你心中的骄傲,忘记你自己的天赋。你会发现,这普天之下可以结交的朋友其实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