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零四章 效忠黄道盟

二百零四章 效忠黄道盟?

在黎富贵的这个开场白之下,大厅中的气氛顿时活络起来。所有来参加千宗大会的强者们都是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想象之中威严无比的仪式,与杀人立威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却真的如黎富贵所说的一般,众人把酒言欢,畅谈闲叙。

在此之前,大陆上之人早已纷纷猜测,天宫此次降临必将君临天下,重整江山。若是不臣服,便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可此刻,黎富贵在喝了几杯酒之后,便公然允诺,天宫只是来斗灵大陆办事而已,至于大陆之上的势力纠葛与天宫无关,天宫绝不干涉。

这种表态,无疑令许多在位当权者心中大慰,便是那些忧国忧民者也放下心来。

众人中,只有四圣地和凤池城的一干强者,在见到这种情况之后,不禁纷纷皱起眉头相顾忧心忡忡,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谢尘坐在贵宾席上,只是偶尔与谢拓闲聊两句,便不再多言。从如今的情势看来,天宫的手段无疑更加高明一些。

首先打消了大陆上强者的顾虑,从根本上瓦解了四圣地等反抗者利用“斗灵大陆之事斗灵大陆自己做主”的同仇敌忾之心。继而又以极为亲和的姿态,承诺天宫的公正与严明,甚至可以帮助解决一些私人纠纷。

杯酒之间,黎富贵便使得大陆强者的疑虑尽褪,将天宫与大陆溶为一体。

事情往往便是如此,当一个强者肯对一群弱者露出笑容,并极近亲和之时。这群弱者所感觉到的,除了受宠若惊之外。剩下的便只存感激涕零了吧?!

至于那些说强者是在“惺惺作态”的,大多都是一些没有被“垂怜”或者别有用心之人。这些活了数百年的大陆灵宗自然都懂得这个道理,而天外天宫恰恰便是在不经意间,将四圣地和凤池城这些反抗者们,摆在了这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之上。

酒过三巡。黎富贵忽然来了兴致,晃着肉球般的身躯走下二层平台。

“我黎富贵去过的大陆无数,但却鲜少遇到走妖武者之路的强者。兽祖阁下,你不是第一个,但却是我所见之中走的最远的一个。就凭这个,我敬你一杯!”

兽祖抖了抖长眉。笑呵呵的起身道:“御座过奖了,老朽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侥幸渡过天劫罢了。”

黎富贵面色微红,晃了晃大脑袋,笑道:“三次天劫都是侥幸吗?那阁下的运气也太好了一些吧?不妨这样,我再给阁下添些好运如何?”

“哦?”兽祖眼中微微一亮。

周围众人在饮酒间。也不禁都是悄然侧目。谢尘更是心中一动,终于开始了么?天宫或者说黄道盟终于准备大肆招揽大陆强者了?!

黎富贵哈哈笑道:“虽然我不敢说必定能助兽祖阁下成为妖武者,但我脚下这座神城,却足以抵挡第七次天劫之威!若是阁下不嫌弃的话,渡劫之前不妨传讯给我,无论千里万里,我必驾驭神城来助你渡劫!”

“哗!”整个大厅中所有人都瞬间一滞。随即哗然起来。

虽然“第七次天劫”的事情并非在场所有人都了解,但以神城助强者渡劫能够大大提升渡劫成功几率这件事,却是谁都知道!

寻常灵师渡劫的成功几率,几乎是九死一生。但若在神城之中渡劫,有神城的抵挡和辅助,却无疑凭添了至少五成的成功率!

在场的至少都是宗级强者,黎富贵一开口便将这重利抛出,岂能不让人心动?!

好大的手笔,好精的算计!谢尘面上声色不动,心中却是不禁冷笑一声。自己的雷罚城在助兽祖渡过第三次天劫之时。已然隐隐有了不堪重负之象。那便说明,若是天劫威力再继续加大的话,很可能会使雷罚城直接被毁!

但此刻黎富贵却说脚下这座黄道主城能够承受妖武者的第七次天劫,除了使兽祖感到震撼之外,也是在另一个侧面旁敲侧击。显示出自己的强大!至于这种显示到底是给谁看,谁又能看得懂,便只有各人心中有数了。

“呵呵……”兽祖捻须一笑,他并没有立即向黎富贵道谢或是推辞,而是目光不经意间扫向了谢尘。

谢尘心如明镜,登时会意,遥遥笑道:“谢尘恭喜兽祖老哥了,如此天大的好事,可绝非常人所能企及,便是兄弟我,也羡煞了老哥的齐天洪福啊。”

兽祖闻言,哈哈一笑,转向黎富贵举杯敬道:“承蒙御座大人青眼,老朽便先谢过大人了。”

“哈哈,好说好说!”黎富贵小眼睛微微一动,不易察觉的扫了谢尘一眼,随后对着厅中挥手道:“我黎某人在此向各位豪杰承诺,只要我天宫在大陆上,而各位又愿意与我天宫为友的话,各位渡劫之事我天宫义不容辞!”

“御座大人高义!”

“多谢御座大人!”……

霎时间,厅中众人尽皆喜形于色,纷纷举杯高呼赞叹。就连兽祖麾下的一众魔兽强者也不禁纷纷拜谢称颂。

只有四圣地一方鬼幡婆婆等二十余名强者的面色却是越来越难看!黎富贵看似不经意的一句“与天宫为友”分明便已经将魔兽一族和众多大陆上的强者拉到了天宫一方!

黎富贵笑着点了点头,在众人的称颂声中,忽然身子一转,走向了谢尘:“小兄弟可是如今名噪天下的兄弟盟之主,谢尘?”

“谢尘拜见御座大人。”谢尘闻言点头一笑,看来兽祖与自己的眼神交流并未逃过黎富贵的眼睛。

“呵呵,果然是少年英才,年少有为啊!不愧是……”黎富贵呵呵一笑,扫了一眼跟在身后不动声色的谢轩。

谢轩素来云淡风轻的面色忽然变了变,而黎富贵的话也微微一顿。目光闪烁了一下,话锋一转,“不愧是人中龙凤,兵中神器啊!”

兵中神器?!谢尘眼眉微微动了动,谦恭笑道:“御座大人过奖了。在下只是一介凡夫,怎敢自比龙凤?”

黎富贵淡淡一笑,也不再提及此事,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小兄弟现在恐怕还没得到龙魂的消息吧?”

“龙魂?!”谢尘身子一震,果然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便是神兵的拥有者!而且对方知道的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出许多!黎富贵既然能说出“龙魂”二字,便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拥有的是什么神兵!

“小兄弟莫慌。此间之话,便只有你我二人能听到而已。”黎富贵油腻腻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外人便只能看到他嘴唇轻动,却根本听不到他到底在与谢尘说什么。

谢尘知道黎富贵这么做是为了给外人造成一种二人“密谈”的假象,但龙魂的消息委实也太过的惊人,他便是不想听也不行!

“数万年前……”黎富贵笑着举杯。悠悠开口:“拥神兵而不臣者,被我黄道强者追杀陨落,而神兵也随之消失无踪。经我黄道中强者推算,那件神兵已一分为二重新临世。一剑蕴天道,一刀纳龙魂!”

谢尘不发一言,虽然知道此刻在旁人看来,黎富贵好似正在对自己面授机宜一般。但却根本无计可施。

黎富贵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只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两部分神兵却都有折损。以至于天道不存,龙魂残缺。天道者尚可自悟,而龙魂却须斩真龙夺之!小兄弟,若是没有龙魂,这神兵也顶多只是一件锋利些的凡灵吧?纵是黄金枪那等天外灵宝,也与之相去不远了。难道你便甘心,在未来神兵融合之战中陨灭不成么?”

谢尘面色不断变幻,黎富贵所说的事。尽皆都是自己极为隐秘之事,甚至已经十分接近事实!对方掌握了一切,切中了自己的软肋,开出的条件自己也很难拒绝!

“御座大人想要谢尘做什么?”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很简单。效忠我黄道盟。”黎富贵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语气不容置疑!

从始至终,黎富贵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过“黄道盟”的称谓。但他却在谢尘面前,一直以“黄道”而不是以“天宫”自称。显然,他现在已经不将谢尘看做是一个大陆上的强者。

效忠黄道盟?谢尘心念电转,忽然淡淡一笑,话锋一转:“御座大人如今已知道了那另外一半神兵的消息?”

黎富贵深深的看了一眼谢尘,摇头道:“有线索,但却不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若是你在飞升混沌之前仍未对黄道盟效忠的话,那天道剑灵恐怕便会捷足先登。到时候,后悔的恐怕便是你了。”

“后悔?呵呵……”谢尘轻笑一声,目光忽然平静如水,“御座大人多虑了,谢尘从不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也从不会因为任何外物而动摇自己的选择。”

“这么说,你是拒绝了?”黎富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谢尘微微一笑:“谈不上拒绝,我是一个随性之人,心中也没有所谓的正或邪。我只会用我眼睛和心去判断应该怎么去做,在我还不知道天宫的真正目的之前,我是不会轻易做出抉择的。”

“你不怕这么说会激怒我?”黎富贵眼中忽然迸射出浓浓的杀机!

“要杀我谢尘,对御座来说简直便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显然我这个神兵拥有者不能被杀,最多也只是被囚禁而已……”

说到这里,谢尘顿了一顿忽然狡黠一笑,“而囚禁我,却并非是御座大人心中所愿。我说的对吗?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