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零五章 诛孽台

第一卷 二百零五章 诛孽台

“哦?哈哈哈哈……”

油腻腻的大笑声忽然响起,却是黎富贵已经撤去了禁制眼望着谢尘朗声大笑。

听到笑声,厅中众人无不侧目,谢尘与黎富贵二人顿时成为了焦点。

“好!好啊!你果然给了我不少惊喜!”

说罢之后黎富贵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谢轩,继而又是大笑着转身向二层平台主位之上走去。

“诸位!”黎富贵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目光一扫大厅中顿时寂静无声。

“适才我与谢尘小友闲叙,被问及了一个问题。想必,这个问题也是大家一直想问,却没有说出口的吧?”

黎富贵说话之间神情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刹那间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便好似他忽然变了一个人一般,从一个肥头大耳的暴发户突然变成了一个君临天下气度雍容的王者!

“我天宫此来斗灵大陆,另外还有一件要事要办,而此事也正是我此次请诸位前来的目的!冰熊王,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是!”听黎富贵叫到自己,冰熊王急忙放下酒杯,整了整衣衫,躬身应诺。

随后,冰熊王直起身朗声说道:“在北地雪域冰原之上,在下驱百万魔兽,已然搭建了一座百里冰台!此台方圆百里,高数千米,以三十万魔兽与百万生灵精血生魂祭炼,在天宫强者加持之下,可抵挡圣级强者攻击而不毁!”

“哗!”冰熊王此话一出,大厅之中一众强者不禁登时哗然!方圆百里,高数千米,可抵挡圣级强者攻击!这分明便是一座坚固无比的冰雪要塞!

冰熊王显然是在天宫的授意之下而为,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恩,还算不错。”黎富贵微微点头,油腻腻的声音再次响起:“诸位也许会想。我天宫素来以天下正道自居,却为何杀戮百万去建一座冰台?诸位之中也许有的人早已知道此事,但现在我却要让天下皆知!”

说话之间,黎富贵目光一凛,声音忽然提高!

“此台,名为诛孽台!为的,便是诛杀在混沌之中胆敢与天宫对抗的魔孽!此魔孽曾经统帅魔军百万与我天宫为敌,犯下滔天大罪!数千年前,更是划地为王,独占十余大陆妄图抵抗天宫!而这斗灵大陆。便是他叛乱崛起之地,也将成为他的败亡伏诛之所!”

“轰!”大厅之中顿时沸腾了起来!只言片语间,大陆上的强者们已经猜到了黎富贵口中的余孽到底是谁了!修炼了二三百年的强者,又岂会不知千年前“斗灵君王”的传说?!

而且“诛孽台”既然已经建成,那便说明千年前远遁的斗灵君王已经沦为了天宫的阶下囚?!这是真的吗?!那不可一世,与天外天宫分庭抗礼的斗灵君王,会在斗灵大陆之上被公然处决?!

厅中众人的表情不约而同的发生了变化,有的震惊,有的迟疑。有的兴奋,有的却是愤怒!……

黎富贵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一笑:“此次行刑,我天宫已经诏告天外混沌!届时。不少天外豪强与其它大陆的强者或许都会到此观礼。我觉得这乃是斗灵大陆上前所未有的盛事,所以希望诸位能够约束好自己的门人弟子和麾下势力,天宫不想在这大陆上再造杀孽,也不希望再有无辜之人为魔孽殉葬!这世上只有天宫。才是唯一的正统!”

黎富贵的声音不断在大厅之中回荡,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思索着。

谢尘恍然。原来天宫重整大陆,竟是为了将斗灵大陆打造出一副祥和的温驯的表象。并以此来摧垮斗灵君王及其属下的信念,以此来震慑天外豪强们的心!

作为斗灵君王崛起的根本之地,斗灵大陆无疑是斗灵君王最为看重之处。若是连此地的百姓都已经臣服天宫,并祈盼着将他处死,无疑是对斗灵君王最大的打击!

但若是如此,天外天宫却为何独独放过了四圣地和凤池城这些反抗者呢?!

谢尘的疑惑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黎富贵扫了一眼面带怒容的四圣地诸人之后,冷冷说道:“另外,天宫奉天行命,对大陆上那些仍旧对魔孽抱有幻想之人也不愿赶尽杀绝。若这些人能够迷途知返,不再生事,天宫自然既往不咎。但若是有人还心存妄念,我希望大陆上的诸位能够奋起灭之,以正天听!”

说到这里,黎富贵冷笑了一声,“若是尔等以为联络些天外魔军便能阻挡我天宫行刑的话,那便大错特错!不妨告诉尔等,此次我天宫在大陆周围已经布置下了天罗地网,任你有魔军千万,也有来无回!如果不想让自己的祖宗们眼见着他们的子孙尽数惨死而绝望,便乖乖做一个顺民!”

“刷!”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部转向四圣地一方的强者,此时此刻大厅中四圣地和凤池城的强者们忽然被周围孤立了起来。

二十余人都是咬着牙,捏着拳头向着黎富贵怒目而视!这赤/裸/裸的威胁与挑衅,无异于当着大陆上所有宗级强者的面狠狠的抽了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鬼幡婆婆薄唇死死的抿着,若不是仙琴和无尘两位宗主一左一右将她死死扯住,恐怕她早已冲上去与黎富贵等人拼个你死我活。谁都知道,这里是天宫的地盘,不出声或许没事,但只要稍微有所动作,必定会形神俱灭!

谢尘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与面上的平静截然相反,他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四圣地、凤池城之所以到现在还没什么事情,并非是因为他们太强,也不是因为天宫无能。

恰恰相反,天外天宫只是将他们当做待宰的猪羊般圈养着。无论他们是反抗,还是不反抗,都无疑是天外天宫打击摧残斗灵君王等人的一把利器。

甚至恐怕天宫一方还期待着这些反抗者们去联络更多的强者来此营救斗灵君王,那样天宫便可以将这些“魔孽”一网打尽!

“看来此次黄道盟的动作不小啊,而且这个斗灵君王的影响力也绝非寻常。”剑九捻须淡笑。轻声说道。

谢尘眼眉挑了挑,暗暗传音道:“这么说,这一斗灵大陆上有热闹看了?”

剑九一笑,“热闹?算是吧。此次黄道盟准备极为充分,要是那些魔军的实力不够,就不是热闹,而是屠杀了。这一次,应该是一场规模不小的正面交锋。虽然无关大局,但却也能助助兴了。”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一直默然不语的仙琴宗主终于打破了沉默。对着黎富贵挺身抱拳说道:“御座大人,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不知我等是否可以回去了?”

“当然可以。”黎富贵微微一笑,点头道:“千宗大会来去自由,列位若是想走,随时都可以。只是我的话,还请不要忘记。”

“如此,告辞。”仙琴宗主再次抱拳,直接转身带着四圣地与凤池城的一干人大步离去。

四圣地众人离开之后。整个大厅顿时又热闹起来。没了顾忌,立即便有数名灵宗站出来向黎富贵表示效忠。

在这些人的带领之下,厅中那些摇摆不定的强者们都开始向黎富贵一方示好。

黎富贵又恢复了暴发户的模样,眯着两眼笑吟吟的不断点头举杯。目光也只是不经意间扫了谢尘几眼,不再多言。

而一直坐在黎富贵身旁的谢轩却是在又过了一会之后站起身,不声不响的向着厅外行去。在经过谢尘身边之时,一道传音也是随之而至“尘儿。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谢尘心中微微一动,当数年之后再次听到父亲叫自己“尘儿”之时。忽然一股暖流瞬间涌上心头。

在谢轩走出大厅盏茶时分之后,谢尘这才放下手中酒杯,慢慢站起恍若无事般向着厅外行去。

主城大厅外,宽阔的广场尽头,飘扬着黄道十二星旗的城墙依稀可见。原本城墙上的守卫已被遣走,青袍玉带丰神俊朗的男子背对着谢尘负手而立。

“爹……”

“罢了,跟我来吧。”谢尘挥手打断了谢尘的话,头也不回的向着一侧行去。

直到父子二人行到城角的一座敌楼下,谢轩这才停住脚步,转身时已是满面慈祥。

“尘儿,这些年你受苦了。”

“爹!”谢尘“噗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心中一切纠结于烦恼,尽皆化作父子亲情不断涌上!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与父亲相聚的场面,心中早已积攒了千言万语。只不过在此时此刻,真正能从喉咙中发出的,却只有一个字!

“好孩子,快起来!”谢轩颤抖着双手将谢尘扶起,眼圈已是微红,父子二人都是重情之人,更何况这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

“你的事为父都已经知道了,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也长大了,为父心里高兴啊!”

谢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爹,你只道孩儿吃苦,其实你也一样吧?娘还好吗?我怎么一直没有见到她?”

“你娘还好,早在半年前她就已经偷偷的去见过你了。当时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和你相认,而最近你外公又派她去办些事,现在还没回来。不过她一直都挂着你,还要我把这个给你当做礼物。”

说着,谢轩从怀中取出一颗婴儿拳头大小,宛若鹅卵石般的青色玉石交给谢尘。

“这是娘给我的……”谢尘接过这颗圆润无比的玉石,望着上面一道道细微的痕迹。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却仍旧无比珍惜的放入怀中。

谢尘不知道,但剑九却认得此物。见到这颗青色玉石之后,剑九忽然兴奋的大笑起来,“混沌图!哈哈太好了,只要有了这个,混沌之中任你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