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二十六章 宁为傲雷刀下鬼莫惹小楼东风吹

二百二十六章 宁为傲雷刀下鬼,莫惹小楼东风吹!

三万灵石?谢尘不置可否,刀疤却是双眼放光。.

对于庇护的费用,刀疤再清楚不过。赤土这种规模的大陆,便是黄道盟每年也不过只收到三万灵石。如今谢尘一来便直接得到了与黄道盟相等的待遇?!

一座大陆寻找庇护者可绝非是随随便便就能决定的。他们不但要看一支魔军的实力,也要考虑他们大陆的利益。

原本赤土大陆所在的区域,一直都是在傲雷魔军的庇护之下。如今斗灵大陆一战之后,傲雷魔军几乎全灭,傲雷君主更是扬言离开北混沌进入混沌之领。赤土大陆等无数大陆已经失去了魔军一方的庇护者。

诚然,在傲雷君主的鼓动下,已经有不少魔军向着混沌之领进发。但混沌之领岂是那么好进的?如今混沌中仍有不少魔军选择了留下。而留下的魔军,自然个个都盯着傲雷魔军所留下的地盘!

从刀疤的表情中,谢尘便已经猜到了周通所给出的价格很高。他心中也如明镜一般,其实赤土大陆真正想要的庇护者并非是自己这个初入混沌的兄弟盟,而是神秘无比的银蛇魔军!

“城主……”刀疤不敢擅自决定,只是不断的向谢尘使着眼色。

谢尘淡淡一笑,望着周通说道:“周护法,此事你可要想好了。我兄弟盟的魔旗,只代表我们兄弟盟而已。”

周通怔了怔,随即会意一笑,说道:“妖刀城主说的哪里话?此事我们自然知晓,我们赤土大陆寻求的,便是贵军的庇护。”

“那好!空空,将我们兄弟盟的大旗拿来!”谢尘点点头,一挥手接过空空手中的赤红色大旗。

“从此后,凡是想要侵扰赤土大陆的魔军,便找我们兄弟盟来挑战吧!”

将赤红色的铁拳大旗交到周通手上之时,谢尘心中忽然燃起了一团烈焰!混沌中,拼的是谁的拳头更硬,实力更强!只有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兄弟盟才能愈发强大!

茫茫混沌,天地之间灰蒙蒙一片望不到尽头。

起伏不定的混沌气流之上,一座青色巨城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城头之上白色的大旗迎风展开,一柄血色巨斧分外醒目!

提起血斧魔军的首领血斧,所有人都不禁同时会想起一个词,“杀戮”!

靠着血腥的杀戮与极为残忍的手段,在斗灵大陆一战之后,血斧的悬赏已经提高到了三百万灵石!不仅如此,他麾下在那一战中生还的两名城主的悬赏也都超过了百万!

在斗灵大陆损失了两座魔城之后,血斧更加疯狂。他们疯狂的劫掠着一支支悬赏在五十万以上的魔军,凡是抵抗者尽皆诛杀!如今在混沌中只要有人一望见血斧魔旗,都禁不住不寒而栗!

血斧一度很享受这种人人畏惧的感觉,但是现在,他却忽然有些坐立不安了。

令血斧感到不安的,并不是黄道盟的大军,也不是某支强大的魔城队伍。而是一辆在混沌中缓缓前行的银色马车。

“城主,另外两座城都已经传来了讯息,他们随时都可以展开攻击。”

“好。”血斧站在城头缓缓点头,面色却是更加凝重。

他麾下三座魔城全都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只要他一声令下,三柄镇城宝器将会同时发起攻击,将那辆不起眼的银色马车轰成碎渣!

但血斧却仍旧感到不安,银色马车虽然微不足道,但它所代表的却是整个北混沌中最为神秘的银蛇!

“奉银蛇君主之命,请贵军首领血斧一见。”银色马车缓缓停在血斧魔城正对面的半空之中,清朗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轻蔑。

“我便是血斧,不知银蛇君主找我何事?”血斧站在城头,挺了挺胸膛。

“阁下便是血斧么?不知我等可有荣幸入城一见?”马车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入城……血斧皱了皱眉,若是让对方入城的话,自己三座魔城的镇城宝器便失去了威慑作用。但若不让对方入城,岂不是公然表现出了自己的敌意?!

罢了,进来便进来吧!若是银蛇真的在这车里,我便是不让他进来,恐怕也难逃一死!若不是银蛇,难道我血斧还怕别人么?!

转瞬之间血斧主意已定,点头道:“银蛇魔军大驾光临,敝城蓬荜生辉啊!快快请进。”

“呵呵,好胆识。”车内之人轻笑了一声,银色车马轻轻一动,从容的从血斧魔城城头飞入。

车马落地,车门随即开启。在严阵以待的血斧魔军注视之下,一个身穿白色锦袍,温文尔雅的书生当先走下马车。

白袍书生在下马之后,微微一笑,随后向车内伸出手。

云秀轻舒,一只柔若无骨的素手轻轻的搭在白袍书生的手上,一名青衫女子莲步轻移,缓缓下车,与那书生相视一笑。

二人一出现在血斧魔城之上,整座魔城骤然一亮!男的玉树临风俊逸潇洒,女子更是闭月羞花我见犹怜。这样一对璧人,很难会让人与那混沌强者们闻风丧胆的银蛇魔军联系到一起。

“小生崔东风,携妻岳小楼见过血斧城主。”白袍书生双拳一包,面带和煦的微笑。他身旁的女子也是微微颔首,算作对血斧的见礼。

小楼东风!二人的声音虽轻,但听在血斧魔军众人耳中却无异于炸雷般响亮!

崔东风,银蛇魔军麾下悬赏五百万灵石的强者!岳小楼,悬赏四百万!

因二人为夫妻,几乎形影不离。黄道盟更是追加悬赏,凡将二人一并击杀或擒获者,赏金一千万灵石!

混沌中,没人知道二人的修为到底如何。便只听说过,曾经有一支首领被悬赏三百万灵石的魔军。只是因在大陆上喝酒时对银蛇魔军有些微词,又恰巧被这二人听到,那支魔军便被瞬间团灭。

杀了首领和随从之后,二人又杀到天港之中。当着大陆强者和黄道盟二星神城的面,将这支魔军的四座魔城全部摧毁,城中所有魔军无一生还!其手段之残忍,便是当时在场的黄道盟校座也不禁噤若寒蝉!

从那以后,混沌中便流传出这样一句话,“宁为傲雷刀下鬼,莫惹小楼东风吹!”其凶名之盛,可见一斑!

没想到,今天来到血斧魔城的,竟然是这样两个绝世煞星!便是原本抱着拼死一搏的血斧,此刻也不禁心中微微发颤,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半步。

“二位……此来不知何事?”血斧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剧烈跳动,声音竟然不由自主的沙哑起来。原本伟岸的身躯,不知为何却忽然显得有些委顿。

“无它,只是近来听说阁下欲要对一支新出道的魔军下手,特来问问情况而已。哦,对了!那支魔军的名字好像叫兄弟盟?”崔东风微微一笑,声音平淡。

血斧的眼角抽了抽,却不敢有丝毫隐瞒:“确有此事,只是此事却并非在下的初衷,若是……”

“不必解释这么多,该知道的我们城主已然知晓。我们夫妻只是奉城主之命,给血斧城主传一句话而已……”崔东风牵着妻子的手,淡淡说道。

赤土大陆,天港。

这天是兄弟盟扬旗离港之曰,在帝国护法周通的亲自护送下,修缮一新的两座兄弟盟魔城飞离天港重入混沌。

萧十三定好了方向之后,两座魔城之上赤红色大旗翻卷而开,直奔西南前行。

而也就在这时,谢尘心中一动翻手取出一枚传讯玉简。

一道信息也在同时悄无声息的传入谢尘脑海之中。

“关于妖刀城主前番所询的银蛇魔军之事,我灵宫之中确有记载。但此消息已被银蛇君主买走,因灵宫规矩所限恕无法奉告。为表歉意,我灵宫特免费奉送城主另一条消息,就在曰前,血斧魔军已经成功取得了双潭岛的庇护权,并意图在岛上对阁下不利。至于剑宗大陆方面,神兵剑主依旧未出剑宗山,如有消息灵宫必定第一时间通知阁下。”

“是灵宫的消息么?”待到谢尘将玉简收起,剑九忽然问道。

谢尘点点头,说道:“不错,但却没有干货……”

剑九呵呵一笑,说道:“做生意自然是有赔有赚,你让灵宫当你的眼睛,便要做出充分的心里准备,灵宫的每一条消息可都是价格不菲哦。”

谢尘翻手取出灵石卡,果然见灵石卡上已经减少了一千灵石。不禁微微苦笑了一下,当初自己灵光一现,让灵宫帮助自己监视神兵剑主,却没想到随便一句“未出剑宗山”便扣去了一千灵石!这钱花的也着实冤枉了一些。

得知了谢尘的想法,剑九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刀主,其实你这钱花的也不算冤枉。据我所知,这剑宗大陆上的剑宗山可绝不简单。剑宗大陆上以剑为尊,只有修为达到了宗级,并且本命灵为剑的灵师才有资格进入。”

“那又如何?”谢尘挑了挑眉毛。

“寻常剑系灵师在剑宗山内最多只能呆上一年!而且只要能活着离开剑宗山,最少也能达到宗级巅峰修为!但根据情报,这剑主自三年前进山至今未出,想必一旦出山修为定会更加恐怖!他的修炼速度本就比你要快,你不得不防啊!”

谢尘微微一笑,说道:“此事倒是有趣,只不过现在我还没心思去理会他,有灵宫帮我看着他就可以了。一会儿陈词他们就要渡劫了,此番渡劫之后我也正好检验一下咱们兄弟盟的战力!”

“检验战力?”剑九微微一怔。

谢尘嘴角一掀,淡笑道:“我们必经之路的双潭岛上,血斧已经摆开阵势等着了,我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