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二十七章 有你在我身边

第一卷 二百二十七章 有你在我身边

赤土大陆西南方十万里之外,两座飘扬着赤红色铁拳魔旗的魔城静静的停在混沌气流之上。

近一个月时间,谢尘原本手中五十余万灵石锐减到了不到三十万,但成果也同样显著。在几乎挥霍般的灵石供给之下,兄弟盟七人中除了玉蝶儿因为传承原因无法化圣之外,其余六人都已经达到了灵宗巅峰!

这种近乎于传说般的提升手段看起来简单,但即便是放眼混沌,真正能够适用之人却并不是很多。

等级的提升都要以感悟和神魂为先,正因为兄弟盟众人的感悟都已达到了圣级的层次,他们才得以化圣!否则,便是拥有再多的灵石,也只是浪费而已。

“谁第一个来?”谢尘与剑九交谈完毕之后,微笑着走到雷罚城的广场上,扫了一眼同样兴奋的五人。

在混沌中除了妖武者和魔兽之外,只有实力达到了圣级,才能够凭借空间之力将混沌气流对自身的影响降到最低。虽然依旧不能在混沌之中长时间留驻,但却也不会如宗级强者一般只要接触到混沌气流便气力全失。

一旦成功渡过天劫,拥有了空间之力,便等于在混沌中有了立足的手段!达到了圣级,才真正踏入了混沌强者之列!

“老大,还是你先来吧!”空空摸着光头,笑嘻嘻的望着谢尘。

众人之所以能够提升这么快,谢尘的功劳几乎可以占据九成!无论何时何地,谢尘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谢尘淡淡一笑,目光一扫,忽然瞥见主城墙头上抱膝独坐的白衣少女,不禁微微一笑,对众人说道:“你们先来吧,我和蝶儿在一旁看着。我能掌控苍天之刃若是有什么意外也好帮到你们。”

“蝶儿……”五人闻言不禁恍然,妖武者的族群传承已经被压制,玉蝶儿便是修为达到了宗级巅峰也无法化圣。看小丫头的样子,显然正在郁闷呢!

“那好,我先来!”空空哈哈一笑,上前一步。

其他人见空空跃跃欲试,都笑着退到了一旁。而谢尘却是身子一动,直接飞到玉蝶儿身旁。

“蝶儿,想什么呢?”

就在空空催动全身灵力,天空中的混沌气流忽然开始狂躁之时。谢尘轻轻的坐在了玉蝶儿身边笑着问道。

“没什么……”玉蝶儿撅着小嘴。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蜷缩在怀中的白焰。

“喵呜。”白焰似乎感觉到了玉蝶儿心中的烦躁,不禁睁开眼睛抖了抖耳朵,对着她一声轻叫。这段时间以来,这家伙和玉蝶儿的关系相处得十分融洽,有事没事便赖在玉蝶儿怀里蹭来蹭去。

“轰隆隆!”天空中混沌气流疯狂躁动,隐隐间雷光闪烁,细碎的闪电顷刻间便编织出了一张密集的电网。

而此刻空空早已缓缓闭上双眼,将自己的感悟尽皆回想,将体内的神魂和灵力催发到了极致!

“曾经你可是我们兄弟盟中实力最强的哦。”谢尘眼望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如自语般喃喃说道。但此地只有两人一猫,谁都知道他这话是说给谁的。

小鼻子皱了皱,小嘴却是撅得更高了。玉蝶儿赌气般说道:“连你也说是曾经啦!度完劫之后,你们就都比我厉害啦!哼!”

“轰咔!”就在此时。一道水缸粗细的闪电从空中那巨大的漩涡之中轰然砸下!隆隆的声音将玉蝶儿的哼声完全淹没!

“阿弥陀佛,来吧!看看老子的天劫到底有多强!”空空仰天一声大吼,赤金色的长棍倏然浮现,而他的身体也在下一刻猛然膨胀了起来!

“吼——!”迎着当空而下的闪电。白毛巨猿握着长棍仰天咆哮!在他健硕的胸口之上,金光骤然亮起,金色的“卍”字射出璀璨的光芒!

“苍天之刃!”

谢尘见状。暂时停止了与玉蝶儿的对话,心念一动,一柄半月形的长刃瞬间从主城之内飞出!

在谢尘的控制之下,苍天之刃如流星般冲向半空,横在了闪电与空空之间!

“轰隆隆!”雷罚城微微一震,天劫闪电迅速穿过苍天之刃猛的轰在了空空身上!

这一次天劫的威力,显然要比当初洪氏兄弟的雷劫要强大的多!便是正在赌气的玉蝶儿也不禁轻轻“啊!”了一声,小拳头紧紧攥起,一双大眼中露出了担心之色。

狂暴如瀑般的天雷洗礼之中,空空周身上下雾气升腾!全身毛发“嗞嗞”作响!他咬着牙,瞪着眼舞动手中赤金色长棍,仿佛在这狂躁的天雷之中与人殊死搏斗般怒啸连连!

“放心,空空不会有事的。”谢尘又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微微一笑抬手揉了揉玉蝶儿的秀发。

“哼!谁担心那个臭猴子啦?劈死他才好呢!”玉蝶儿轻哼一声,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小拳头依旧攥得紧紧的丝毫没有松懈。

“你这话要是被空空听到,他会伤心的。”谢尘淡笑道。

“伤心什么?反正我也不过只是曾经罢了。他一会儿就比我厉害了,高兴还来不及呢吧!”

“呵呵?”谢尘轻笑了一声,随即叹了口气:“蝶儿,何必那么在乎曾经?其实要是换个角度想来,现在又何尝不是未来的曾经呢?”

“现在又何尝不是未来的曾经?”玉蝶儿歪着脑袋,仿佛在思索着谢尘这句话。

如今天雷的威力已经趋于稳定,空空度过了最初的狂躁阶段,盘起双腿坐在接连不断的雷霆之中,将长棍横在膝头全力抵抗雷霆之威。

“傻丫头!你是妖武者,天赋要比我们这些人强上许多。特别是在混沌中,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干什么非要计较现在的级别差距呢?”谢尘长出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那倒是!”玉蝶儿忽然一笑,心里似乎畅快了许多。

“师父……”沉默了一会儿,玉蝶儿忽然转眼望着谢尘说道。

“恩?”

“其实你知道让我重新高兴起来的事情是什么吗?”小鼻子一皱,玉蝶儿的笑颜如花。

谢尘摸了摸鼻子。止住正在加速的心跳,问道:“是什么?”

“其实让我心中释然的,并不是你给我讲的那些道理。对我来说,任何道理都比不上师父你能在蝶儿心里难受的时候陪在蝶儿身边安慰我,陪我说话。”

“是么……”谢尘望着玉蝶儿无暇的小脸上认真的表情,心中不禁再次砰然。

“恩!”玉蝶儿重重的点了点头,皱了皱小鼻子说道:“师父能注意到我不高兴,能在这个时候过来安慰我,我的心里就觉得暖洋洋的。就算你们都比我强,我都不介意。因为我有师父在身边,你越厉害,就越能好好的保护蝶儿呀!”

望着如花般的笑颜在眼前绽放,谢尘半晌无言。事实上,现在也无需任何言语,二人都已在对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想要知道的东西。

电闪雷鸣,天昏地暗,狂风肆虐!在这如末世般的景象之中,两个人。两双眼,两颗心中同时升起一丝如春风般的暖意。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比雷霆还要响亮的咆哮声惊醒了失神的二人!

“吼!”遍体鳞伤的巨猿仰天长啸!细碎无比的闪电不断在他残破的毛发和皮肤之中流窜!

“嗡!”巨猿猛的一抬手!周围的空间一阵剧烈震荡!

“轰!”如砂锅般大小的拳头全力一挥!身边的空间轰然碎裂!

“哈哈哈哈!痛快!”空空忽然捶着胸口仰天大笑!

笑罢之后,一双如灯笼般的猴眼一扫。手指指向站在远处的玉长风!

“红毛!快点渡劫,陪老子好好大战一场!”

玉长风嘴角向上挑了挑,缓步走向广场中央,赤红色的长发无风自动!

“想打架?那就赶快滚开给我让地方。我早就等不及要修理你了。”

“呼!”狂风再起!刚刚停止了躁动混沌气流忽然又如同沸水般升腾起来!

电闪雷鸣之中,玉长风独臂弯刀仰望长天,双眸忽然变得赤红无比仿佛欲要杀伐天地的绝世杀神!

一直在雷罚城周围担任护卫的刀疤魔城早已被这副壮观的景象所惊呆了。城内大部分灵师都是第一次观看强者渡劫。所以只是惊叹于这天地之威。

但刀疤却是不同!身为三级灵圣的他自然能够感觉到兄弟盟众人的天劫威力,若是比较起来,自己曾经所经历过的天劫简直就是和风细雨!一支魔军中,有一两个天赋极强的变态倒是可以理解,但却不能个个都是变态吧?!兄弟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隆隆雷声之中,所有人静静的看着一道道雷劫从天而降,落在雷罚城之上。

空空的天劫充满战意,而紧接着的另一道天劫却是蕴含着无尽萧杀!

到了第三人之时,萧杀荡然无存,但一张巨大的棋盘却是忽然浮现!诡异的阵法变幻之中,陈词安然度过了自己的天劫!

第四次天劫更加诡异,在一面镜子的反射之下,竟然有部分天雷四处肆虐!若不是刀疤见机极快迅速操控魔城闪躲,恐怕刚刚修复的刀疤魔城又要被轰得狼狈不堪。

第五天劫的威力忽然变得奇大无比!尤其是一声凤鸣和冲天的火光暴起之后,险些让刀疤魔城直接跌入混沌!这是神兽之威!

渡劫的五人之中,凤七无疑是最为凶险的一个。神兽本就是逆天而生,天劫的威力要比其他几人强大的太多!若非在危机关头谢尘全力操控苍天之刃,并且让白焰冲出去以灵体之身和南冥离火保护凤七,恐怕此次凤七早已湮灭在了暴怒的雷霆之中。

五次天劫结束,兄弟盟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谢尘的身上。谢尘身负神兵,天劫的威力至少不会小于凤七!刚刚凤七尚且九死一生,那谢尘岂不是更加危险?!

“师父……”

“老大……”

兄弟盟众人都面带忧色望着谢尘,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这是干什么?”谢尘目光扫过众人,忽然咧嘴一笑:“天劫而已,多少生死都走过来了,我还会过不了这一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