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三十三章 阵法与神魂

二百三十三章 阵法与神魂

“噗——!”一口鲜血猛然从战虎口中喷出!

虽然情知上当,后悔莫及。但战虎在凤七这全力一击之下已经无法再战!

“轰!”包裹在火焰之中拳头再次狠狠的砸在了战虎的胸口!战虎又再次呕出一口鲜血,身子在半空中不断倒退!

“服不服!”凤七寒声问道,拳头再次举起。

“咳咳……”战虎重重咳嗽两声,目光望向远处的血斧。当他看到血斧那冷漠的眼神之后,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凄然之色!

“不服!”凄然之色瞬间被凛然的彪悍之气所取代,战虎竭力咆哮着挺起染血的胸膛!

“轰!”又是重重的一拳!这一拳下去,战虎的胸口已经深深凹陷了下去!

“服不服?!认不认输?”凤七凤眼含怒,已经露出了杀机!

“不、不服……”

凤七可不是什么好脾气,若不是为了后面的比试考虑,恐怕她早就对战虎下了杀手!但是此刻,她却是再也难以抑制心中杀人的冲动!逞英雄么?那便到黄泉之下去当英雄吧!

“轰!”这一拳,凤七再不留情!暴虐的火焰生生将战虎的胸膛彻底击穿!

没有鲜血,只有如鲜血般殷红、漫天飞舞的烈焰!

战虎的身躯如同破麻袋般直直的向地面坠去,巨大的落地声中,一片浓浓的烟尘溅起!第一战,兄弟盟胜!

谢尘微微的点了点头。凤七的变幻之术是这场战斗最令人意外,也最为精彩的转折。有的时候看似没有攻击力的能力。却足以左右一场战斗的胜败!凤七显然已经成长起来了。

血斧面色冷漠,眼中却是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哀色。他纵然嗜杀无情,但毕竟还没到泯灭人性的地步。

“败即死。”这是崔东风对血斧说的话,也是血斧对麾下所有人说的话。他们已经被逼上了绝路,但直到现在血斧却仍旧不明白,为何银蛇非要让自己与兄弟盟生死一战?!

“紫狐,你去战。”血斧心中叹息一声,冷然说道。

“是!”血斧阵营中唯一的女子躬身领命。紫狐。血斧魔军麾下三级灵圣,悬赏六十万灵石。

细长的眸子眯了眯,眼中闪烁一丝赤/裸/裸杀机!紫色的披风将傲人的身材完全包裹,但在狂风的吹拂之中,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却格外诱人。‘

步履款款,在一道道的火辣辣的目光之中,紫狐一步步的走到两个阵营的中央。细眸一扫。薄唇轻启:“紫狐在此,兄弟盟哪个上来受死。”

谢尘眼睛微微眯了眯,眉头微微一皱。仅仅在这一瞥之间,在场凡是神魂强大者竟都同时在紫狐的身上感觉到一丝剧烈的神魂波动!看来这女人应该极为擅长神魂攻击!

“这一场,应该由小七应战。”玉长风沉声说道。

谢尘也微微点了点头,显然很赞同玉长风的说法。

擅长神魂攻击者分为三种。一种是如玉蝶儿那般直接摧枯拉朽摧毁对方的神魂,第二种是利用媚术或其它方法施展神魂幻术,至于第三种则极为罕见也最为恐怖,便是神魂控制型灵师!

紫狐的修为是三级灵圣,悬赏六十万虽然不低但却并非出类拔萃。所以基本上排除了她是神魂控制系灵师的可能。

根据灵宫的情报。紫狐的本命灵是兽灵,凤七的神兽血脉本就对兽灵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若是紫狐擅长的是媚术方面。其威力更是能够被大幅削弱。

但此刻想到这个也已经晚了,刚刚凤七一战,不但灵力损耗不小而且战法也已经大致被对手摸清楚了。此刻若是再次出战,难免会被针对性克制。

“老大,我去吧。”陈词忽然开口说道。

“也好,小心她的神魂攻击。”谢尘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陈词伸了一个懒腰,笑道:“从她的神魂波动看来,她应该是以幻术和媚术为主。但我的阵法,却不输她。”

说话之间,陈词已经身子一动走向紫狐。

“陈词,一级灵圣。”与紫狐相对而立,陈词目光平静如水。

“小家伙的定力不错,若是那个光头小子到这,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紫狐双眼一眯,忽然露出极为消魂的笑容。所有人都在她这一笑的刹那,不觉间心神一荡!

光头小子?陈词目光一闪,果然见空空的双眼直勾勾的望着紫狐,嘴角上竟然还挂着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水!而在紫狐一笑之间,他竟然也是不自觉的“嘿嘿”一笑,显然在兄弟盟出战的五人中,这家伙是唯一一个中招的。

没出息……陈词暗暗腹诽了一句,忽然一笑:“但阁下的对手是我,不是么?也正因为如此,那家伙才会放松警惕,若是他现在在场上怕是阁下想让他中招也不容易哦。”

“哦?是么?看来你对你和你的同伴很有信心嘛!”紫狐脸上笑容更媚,但眼角眉梢间却隐隐现出杀机。

陈词伸了一个懒腰,淡笑,“信心谈不上,我只知道我们兄弟盟中没有心志不坚的人也就是了。”

“没有心智不坚之人么?我看未必吧,只要是男人,哪个又没有非分之想呢?”

紫狐笑得娇躯微颤,紫色披风下傲人的身材已经诱/惑到了极致!而也就在这时,她的眼中忽然精芒一闪,一道无形无质的神魂之力陡然射出!

虽然一直在与紫狐说话,但陈词却一直在注意着对方的气息波动。此刻他更是神魂一凝守住一丝清明,而身体却是忽然一幻,整个人如同风吹残沙一般缓缓消散!

“刷!”当紫狐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力击在了空处之后。她的身子也瞬间从原地消失!

“轰隆!”一声,一道土刺猛的在紫狐原先所在之处刺出!周围的空间隐隐震颤起来!

“呵呵。阁下的反应倒是不慢。”虚空之中,陈词懒懒的声音忽然响起,但放眼望去却并没有半点影子。

“彼此彼此!”紫狐细眼一眯,神魂之力瞬间幅散而出,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阁下在找我么?怕是不易吧?”陈词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仍旧没有人但虚空之中却忽然一道道光芒亮起!

光芒纵横交错,互相衔接,片刻之后竟然瞬间在空中勾勒出一张巨大无比的棋盘!

阵法?!这小子竟然是阵主?紫狐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拥有阵主天赋之人一旦达到了圣级。绝对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她依稀的记得,在傲雷魔军之中便有一个阵主!那人据说也姓陈,此人布下的阵法出神入化。若是他愿意,便是困住一座魔城都没有任何问题!

紫狐心中惊疑不定之间,陈词的大阵已然发动!

“轰隆隆!”巨响之下,一颗颗如磨盘大小的巨石猛然从天而降,如雨点般砸向紫狐!

“阵法再妙。也不能缩小你我的实力差距!给我破!”

一声低呼间,紫色披风微微一抖,一只洁白光滑的手臂倏然伸出瞬间在紫狐的身前撑起一道淡紫色的空间壁障!

“轰!轰!轰!……”

巨石如雨点般砸在了空间壁障之上,空间壁障微微震颤之间,巨石轰然碎裂!

“既已入阵,还谈什么实力?在大阵中与阵主比拼空间之力。阁下是在说笑么?”

碎石挥洒间,陈词的身影忽然在紫狐的对面浮现而出!微微一笑后,陈词双手同时一动!

巨大的棋盘一阵轻颤,紧接着巨大的轰鸣声在长空上响起!一颗颗巨石从天而降,而紫狐脚下的空间处却是道道尖锐的土刺如刀山剑海般涌出!

“长空为棋。巨石为兵!这片天地,我便是主宰!”

陈词的声音平淡中蕴含着丝丝霸道!而如今的情况也正如他所说一般。紫狐的空间壁障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痕。不但是周围的巨石,便是周围的空间都已经在陈词的控制之下,猛然向着她压迫而来!

拥有阵主天赋之人,本就是空间的宠儿!在自己的大阵之中,宗级强者便能够巧妙的控制空间,而到了圣级这种天赋更是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此刻紫狐不是没有后悔,但后悔却已经无用!她如今自然知道,在交手之前陈词之所以与自己对话,无非便是趁着这个机会悄然布阵!可笑自己还不察觉,若是早知道陈词是阵主,她绝不会贸然进入对方的大阵!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紫狐银牙一咬,眼中猛然射出决绝的光芒!既然在阵中我无法抗衡你的空间之力,那么我们便拼一下神魂之力吧!

想到这,紫狐忽然眼中紫芒一闪,身体之外竟是浮现出了一只紫色狐狸的虚影!

就在紫色虚影消失的瞬间,紫狐的表情也随着开始了变化!

两朵酡红映上双颊,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轻启,一声宛若梦幻般的轻吟声中,紫狐整个人便如同瞬间化作了一汪春水般,媚眼如丝娇态百生!

“呼啦啦!”一直罩在娇躯之外的紫色披风随风飘去,谁都没有想到,在那披风之下竟然浮现出一副完美到了极致,除了几处若隐若现之外,如白玉羊脂般的肌肤上竟一/丝/不/挂!

“嗯……哈……”令人迷乱的轻哼声在紫狐的喉间发出,一条毛茸茸的紫色尾巴有节奏的在娇躯之后不断摆动,撩拨着众人的心弦。

媚到了极致,销魂蚀骨!在圣级强者强大的神魂之下,在这诱/人无比的完美胴/体之前,紫狐已经将媚术发挥到了极致!

便是包括谢尘在内周围所有的观战之人都不禁为之一荡!更遑论距离紫狐最近的陈词!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除非堪破世间一切的强者,谁又能完全消除心底深处那最为原始的欲/望?!

巨石和空间的轰鸣声逐渐停止,陈词站在虚空之中双眼发直,宛如木雕泥塑!在这噬骨般的媚术之下,他显然也很难把持!

“嗯……小弟弟,你说姐姐美吗?”

似幻似真,似娇似嗔!紫色的尾巴微微摆动,紫狐媚笑着扭动腰身。而与此同时,她的一只手也已经悄然探出,缓缓抓向了陈词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