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三十四章 落日一刀

二百三十四章 落日,一刀!

不好!远处的谢尘心中一凛!虽然他也被紫狐的媚术所影响,但此刻却猛的惊醒过来!

眼见着紫狐的手已经堪堪抓到了陈词的心口,而后者却仍旧呆若木鸡,谢尘几乎睚眦欲裂!他没想到妖化之后,紫狐的媚术竟然强大如斯!

“唳——!”就在此时,一声凤鸣忽然冲天而起!凤七却是先于谢尘脱离了媚术的影响,背后双翼一振如飞火流星般冲向场中!

“来不及了哦!”紫狐媚眼如丝,轻声低笑。.

虽然凤七已然冲来,但紫狐的手距离陈词也只有一寸的距离!只消她再轻轻一叹,陈词的心便直接可以被她捏碎!陈词的生命,也就此终结!

“的确,来不及了。”

一片寂静之中,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不大,但紫狐却是整个人微微一颤如遭雷击!

垂眼看了看已经贴到自己衣衫上,却停滞不前的玉手。陈词忽然极为夸张的打了一个哈欠,继而竟还伸了一个懒腰!

“你、你怎么会……”紫狐的声音不再消魂,反而却是在颤抖!

就差那么一点点!差一点便可以把这小家伙的心给挖出来!但是为何,他会忽然脱离了自己的媚术?!为何他能这么快的重新掌控空间?!难道,他的阵法从始至终都没有被破开过?!

“差一点是吗?”陈词懒懒一笑,目光扫过紫狐那诱/人的胴/体,便如同在看着一截腐朽的木桩一般。

“为什么?”紫狐难以置信的低声呢喃着。

“没什么,只是你的运气不好而已。”陈词淡淡一笑:“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噗!”一根尖锐的土刺瞬间从紫狐的后背刺入从丰满的胸前透出!挂着殷红鲜血的刺尖,倏然停在了陈词的面前。

“再如何完美的外表之下,所包裹的也只不过是血肉之躯而已。靠着挑拨他人欲望而取胜的手段,怎么说也只是下乘。”

陈词注视着一滴滴不断在眼前滴下的鲜血,话语中带着一种明悟般的叹息。

“嗬嗬……我知道、知道你的秘密了……”在生命的飞快流逝中,紫狐使出最后的力气,盯着陈词虚弱无比的说道。

“知道便知道,带着你知道的下黄泉吧。”陈词目光闪烁了一下,忽然心念一动!

“轰!”的一声,土刺突然失去了支撑,带着已经逐渐冰冷的躯体坠向地面!

“陈词,你没事吧?!”这时,凤七也已经到了陈词身后。

“我没事。”陈词懒懒一笑,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懒鬼,你小子定力可以啊!”紧接着过来的空空在确定陈词没事之后,不禁啧啧叹道。

陈词白了空空一眼,笑道:“难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了么?”

“媚术!那是她的媚术好吧!”空空老脸一红,梗着脖子嚷嚷。众人哈哈大笑着,回到了自己一方。

“紫狐也失手了……”血斧的眼角跳了跳。第二局了,兄弟盟这些小家伙真是个个都棘手的很!

“陆展,你去!”惊怒交加的血斧直接下了命令。

“好。”面色阴沉的陆展闻言,毫不犹豫的身子一动,就在兄弟盟众人还未回到本阵之时,他便已经到了场中。

“玉长风,出来一战吧。”陆展目光一扫瞬间便锁定了一头红发的玉长风。

从二人一开始相见,便已经都感觉到了对方的战意。不知道因为什么,陆展总觉得这个红发独臂的冷漠男人会是自己的生平大敌!

挑战我么?玉长风身子一顿,缓缓转头看了一眼陆展。此刻的陆展竟然直接招出了本命灵站在半空中,阴沉的与玉长风对望。

陆展的本命灵名叫“劈风刀”,刀身窄而薄,看似没有半分的重量。

据说这柄刀在劈开空间之时别人都看不出半分,只因其锋利。在这柄刀面前,便是风也会被直接劈成碎片,只因其疾速!

用这柄刀杀人,被杀者是没有任何痛苦的。因为当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被切得支离破碎之时,他们的灵魂早已离开了躯壳。被这柄刀杀死的人也是痛苦的,因为他们甚至还没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和觉悟,便已经被杀。

关于劈风刀的传说很多,但每个传说都离不开杀戮。陆展是血斧麾下的最强者,已经败了两阵的血斧魔军,不想再输第三次!

“拔刀,领死。”陆展阴沉说道。他其实并不知道玉长风的本命灵是什么,但本能的他便将眼前这个红发小子的本命灵想象成了刀。

“此刀原名血魔,后经极地赤金灵物炼化改称血月。”玉长风也不废话,抬手间血色弯刀浮现而出,烈阳之下竟是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弯刀如月,赤红若血!红发、红眉、血色弯刀!如今的玉长风俨然修罗再生!

与兽灵师化圣之后的“妖化”不同,器灵师化圣之后本命灵只是更加坚实!除了如陈词那般的阵主之外,器灵师一般都返璞归真直接召唤出本命灵当做武器交手!

一旦器灵在手人器合一,器灵师便会与兽灵师“妖化”一样,发挥出最强战力!

果然是刀!陆展眼中精芒闪烁,望着玉长风手中的血色弯刀微微吸了一口气。

“好刀!好强的杀气!”

“杀了你,杀气还会更重。”玉长风嘴角微微一掀,手中的血月动了动,却并没有挥出。

而陆展也不再多言,手中的劈风也同样动了动。

谢尘的本命灵也是刀,他很了解刀客之间的战斗。特别是如玉长风和陆展这种,将自己的全部身心,甚至生命精华都已经融入了刀中的人,一旦交手必须能同活!

陆展的刀胜在快!而玉长风的刀胜在杀!

快刀追求的是一击致命,而杀刀的制胜之道却是摧枯拉朽、一往无前!

在外人眼中,二人的等级或许相差悬殊。陆展四级灵圣,而玉长风才刚刚进阶到一级。

但陆展却丝毫不敢小觑对面的这个实力不及自己,年龄更是相差无比悬殊的红发小子!只有在面对玉长风之时,才会感觉到从他的身体内,从他手中的弯刀中所散发出的强烈压迫感!

玉长风对刀的感悟,不逊于陆展!

陆展深切的了解这一点,他并不吃惊,更不害怕。反而他的心,正处在一种极度的亢/奋之中!身为刀客,生平能够遇到这样的对手,纵死无憾!

陆展如此,玉长风亦然!

二人的刀不断颤动,但却始终没有挥出。在观战者看来,二人似乎根本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默默对视而已。

但在高手和谢尘这种本命灵为刀的强者眼中,二人此时却已经展开了激烈无比的剧斗!

这战斗并非灵力,也非神魂。而是两个人之间对刀感悟的比拼!他们手中的刀每一次颤动,都是一招蕴含着无穷后招的刀法!他们凭借着对刀的感悟,在目光的对视和刀锋的颤动中,疯狂厮杀!

不知何时,风已停止。夕阳的余晖之中,二人依旧相对而立。

时间在缓缓流逝,不觉间两个圣级强者的额角都已微微浮现出细密的汗珠。

“落曰,一刀。”陆展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说道。

“好。”玉长风点点头,此刻无需多言,二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远处的谢尘眯了眯眼睛,他感觉到了决战时刻的到来!曾经他与玉长风交过手,只有他最明白玉长风对刀的感悟和执着。

落曰,一刀!两个刀客的决战!

风又轻轻吹起,吹动了玉长风的红发与空荡荡的袖管。而就在此时,夕阳也正在拼命的将自己最后的光和热洒向大地。

陆展的身体忽然放松了下来,薄薄的刀锋轻轻的随着风的节奏律动,便仿佛是这轻风将“劈风”吹动了一般。

与之相反,玉长风的全身却是骤然紧绷!全身上下所有的肌肉在同一时间全部纠结,全身的骨骼“噼啪”作响!“血月”忽然变得凝重无比,仿若千钧!

红曰西沉,黑暗突兀的降临!

陆展的身体忽然变得很轻,轻得竟直接被风吹动,轻飘飘的飘向玉长风!

玉长风没有动,只是颇为费力一点点抬起手中的血月,迟滞的动作中,隐隐风雷激荡!

“顺风,我赢了!”陆展面色阴沉,手中青芒暴起!悄无声息间,空间撕裂,长空无痕!

“哼!”而此时玉长风的刀也刚好平举到胸前,一声冷哼红芒暴现!

此刻,人们看到的已经不是两个人,也并非是两柄刀!

而是一弯血色的新月在半空中浮现,青色的风暴从新月之中横穿而过!

风驰,电掣!那虚幻的残像在风中缓缓消散,直到此时半空中才传出金铁交击的铿锵和空间碎裂的轰鸣!

两个人,两柄刀,此刻已经相背而立。

陆展阴沉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意,缓缓抬起手中滴血的“披风”。

玉长风没有动,他的“血月”上并没有滴下一滴鲜血!

“玉长风,在顺风之时我的刀速是圣级中最快的……”

陆展的笑容逐渐在脸上凝固,他目光迅速的黯淡。“噗!”在初生的明月映照下,一腔鲜血从他的胸前如喷泉般射出!继而高挑的身躯,无力的坠向地面。

“风可以加快你的刀速,但却暴露了你出刀的方向。”

玉长风缓缓转身,胸口一处深可见骨的伤痕中,鲜血汩汩流出。鲜血滴在血月之上,瞬间便融入了一片殷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