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三十五章 一百一十万

二百三十五章 一百一十万

悬赏一百三十万的劈风刀陆展,陨落!而杀他的,竟是初入混沌,刚刚突破圣级的玉长风!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第三战兄弟盟获胜!

兄弟盟对血斧魔军三战全胜,这无疑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若是说战虎和紫狐二人战败,尚且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血斧麾下第一战将陆展的死,无疑是一个爆炸新闻!

兄弟盟,玉长风。这个独臂红发小子,在斩杀了陆展之后必定名传混沌!

月光之下,血斧的面色已经铁青无比。在他原本的计算之中,自己、陆展和石甲三人的这三场必定是稳操胜券。

悬赏二百万的妖刀谢尘自然由血斧自己收拾。而除此之外兄弟盟中又有哪个人够资格悬赏百万?!

但血斧错了,错得很离谱。陆展的死无疑令他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

败三局,将所有财物奉上!财物血斧可以不要,但面子却不能失!血斧魔军便是毁灭,也要毁灭在如银蛇那般强大的魔军手中,兄弟盟?算什么东西!

想到这,血斧身子一动便要亲自出战!

“城主,让我去吧!”眼见着陆展陨落的石甲忽然躬身拜在血斧身前。

石甲便是当初在斗灵大陆之时,与幽鬼魔军险些发生冲突的那名壮汉。他的外表虽然粗狂,但心中却是谨慎的很。

从那一次石甲与幽鬼并没有真正动手的事情,便可以看出石甲此人外粗内细,颇有城府。也正因为如此,在斗灵大陆那一战中他和麾下的魔城才得以幸存。

“你去?”血斧望着石甲,目光明灭不定。

石甲一笑,说道:“城主若是出战,而对方的谢尘并没有出战,那我们岂不是要败上四阵?不如让属下前去邀战那个光头小子。刚刚紫狐一战中。我看他轻易便被紫狐的媚术所迷惑,显然神魂修为极弱!”

“的确如此……”血斧眉头皱了皱,不禁想起了第二战时空空的表现。虽然现在血斧魔军已经算是败了,但若能杀了妖刀谢尘拿下最后两局,倒是的确能够挽回面子。看来刚才自己的确是冲动了。

可就在这时,双方阵营中央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喝!

“阿弥陀佛。血斧那边还有没有敢出来打的了?天下无敌的斗战圣尊还没出手呢,你们就怕了吗?快出来一个悬赏百万以上的让老子一棍子拍死,要不血斧你出来也行!总之快点!”

空空站在场中望着只剩下血斧和石甲二人的敌阵,表情中充满了不屑和不耐烦。刚才玉长风砍了一个悬赏一百三十万的,空空又岂能落后了?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为了超过玉长风,他甚至不惜直接向血斧发出挑战。

“城主,这小子就交给我吧。”石甲瞥了一眼空空,再次说道。

“哼!狂徒,你去给我撕了他!”血斧怒哼了一声重重的点了点头。

“遵命!”石甲再次躬身领命,转头时眼中杀机隐现!

“你是谁?悬赏多少?”空空见石甲大步走到对面,不禁出言喝问。

石甲哈哈一笑,傲然道:“我乃是血斧魔军麾下第三城城主石甲!悬赏一百一十万灵石!”

“一百一十万?”空空微微一怔。

“怎么?怕了吗?怕的话,就不要来做出头鸟!”石甲昂然大笑。

“差了二十万……算了。血斧手下也没什么强者了,我就将就一下吧。差的二十万回头再补,先拍死再说!”

空空摸着光头,口中不知乱七八糟的不知在嘟囔些什么。就在石甲皱着眉正准备听清楚一些的时候。却没想到这光头小子忽然身子一动竟是消失在了原地!

“嗡!”

石甲正在发愣之际,却是猛然感觉到身前上方的空间猛然一阵剧烈的波动!抬头望去,刚刚消失不见的空空此刻已经化身为一个魁梧至极的白毛巨猿,双手抡起比常人大腿还粗的赤金色长棍当头砸下!

“小子竟然无耻偷袭!”

感觉到那长棍上狂暴的气息。石甲面色一变怒吼一声,身体瞬间“妖化”双手架起向上一挡!

“轰!”

赤金色长棍狠狠的砸在了石甲那布满灰色鳞甲的双臂之上!二者交击之处,空间猛然碎裂。而石甲的身体也如同流星般向着地面坠去!

若是正面交手,石甲的力量不逊于空空。而且等级又足足比空空高出四级,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被轰飞。

但此刻空空诡异的消失,出现的又太过突然。石甲根本来不及做出有效的判断和反应,这才一时不慎被空空直接击落!

若论爆发的速度,兄弟盟众人之中没人比得过空空!

“斗战云!”空空见已经抢得了先机,不禁心中一声低喝!、

“呼!”的一声,他的双脚之下云雾瞬间升腾,而他自己的速度也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老子偷袭?难道你以为老子是到战场上和你聊天的吗?!给我去死!”

瞬间追上了下落的石甲之后,不待石甲提聚灵力上升,空空又是一记爆锤!

“轰!”

再次硬生生接了空空一棍之后,石甲刚刚减缓的身体再次猛的一沉,向下坠去!

“可恶!气死我……”

“气死?应该是被老子轰死才会!接招!”

“轰!轰!轰!……”

空空得理不饶人,手中长棍如同雨点般疯狂砸下!半空之中轰鸣之声早已连成一片!

石甲虽然城府极深,但最擅长的却是力量!在空空不讲理般的狂轰之下,他只能抬起双臂硬抗!

便是石甲自己也根本没想到,这光头小子不但丝毫不讲规矩,而且力气还大得出奇!虽然自己的灵力要比对方深厚,但对方自上而下这一顿狂轰,自己根本就占不到半分便宜。

要是早知道这样,石甲岂能给空空抢得先手的机会?!报名再战?他还报个屁的名?直接冲上了大杀一气也就是了!

周围的众人早已被这场狂风暴雨般的战斗惊得目瞪口呆,还没从玉长风和陆展那“落日一刀”的意境中脱离出来,这二人便已经乒乒砰砰了?!

而且看起来,名噪一时的石甲竟然还直接被逼入了下风?!

一顿狂轰乱炸之中,石甲和空空二人已经快要落到了地面之上!

石甲心中一动,不禁眼中浮现出一抹笑意!老子的本命灵是碎石兽,若是到了地下,便是老子的地盘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光头混蛋!

想到这,石甲不禁放弃了重新升空的打算,反而身子猛然开始急速下坠!

“嘿嘿,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这么急着下地狱?我看,我还是先带施主到天上转一圈吧!”忽然之间,一声佛号竟是在石甲的下方响起!

“恩?怎么可能?!”石甲面色一变,抬头望去哪里还有空空的影子?自己的头顶,便只有早已“习惯”了抵挡的双臂横在那里!

“很吃惊是吧?忘了告诉你,本人可是速度与力量并存,智慧与勇气的化身,斗战圣尊空空!你给我上去吧!”

“轰!”

狂猛的一棍自下而上猛然轰在了石甲的双脚之上!石甲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着刚刚落下来的天空飞去!

这小子什么时候?!石甲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这不是被空空轰的,而是被空空气的!自己的打算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看穿,而且自己却还沾沾自喜,以为得计?!这一仗打得太过憋屈了!

事实上,就在空空出战之前,谢尘便已经悄然将石甲的弱点和优势全都告诉了空空。

空空并非无脑,在将对手了解透彻之后,战术制定起来便更为有了针对性!这一次,石甲的所有行动都已经在空空算计之中!

只不过光是这样,空空仍旧无法彻底击败石甲,最多只是让对方狼狈一些而已。他现在所欠缺,便是那决定胜负的致命一击!

“老大!我准备好了!”就在空空再一次将石甲轰出百米之后,却是忽然仰天发出一声极为怪异的大吼!

空空的老大,自然便是谢尘。但现在谢尘距离二人极为遥远,怎么可能左右战场的局势?

石甲在听到这声大吼之后也不禁心中一动,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远处的谢尘。

“看我干什么?看脚下。”谢尘的目光与石甲遥遥相对,忽然邪邪一笑。

“啊!不好!”石甲怔愕之间忽然感觉到脚下微微一紧,不知何时,自己的脚踝处竟是被无数根细如发丝的草叶牢牢缚住!

天外灵宝?!石甲瞬间便感觉到了这些草叶的来路,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嘿嘿,老大的这玩意还真管用!一百一十万,你可去死了!”

这时空空已经出现在了石甲的身前,在他的腰间化作腰带的魔灵草瞬间便将石甲的双手双脚完全缚住。其坚韧程度,便是石甲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

但空空手中的长棍却已经猛然抡起!

“轰!”

一棍砸下,空间破碎!石甲那防御最为薄弱的头颅忽然如血色烟花般爆散!

舔了舔溅在嘴边的黏稠鲜血,空空横棍长天,一声长啸:“记住了,老子是斗战圣尊空空!发悬赏的时候别写错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