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三十八章 围剿开始

二百三十八章 围剿开始

狂暴的灵力和璀璨的光芒瞬间将近在咫尺的二人完全笼罩!

光芒还未消失,周围所有的观战者却尽皆相顾骇然!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创造出一个个奇迹的妖刀谢尘,难道会以这种看起来愚蠢无比的方式陨落?!

如此近的距离,正面硬憾一个六级灵圣的攻击,就是不想死都很难吧?!

兄弟盟其余四人中,空空在跺脚、玉长风在皱眉、而凤七则已经捂住了嘴巴!他们的心正在迅速的沉下去,谢尘是兄弟盟的老大,是兄弟盟的旗帜。若是他死了,兄弟盟会变成什么?!

“不对!很奇怪!”一直默然不语的陈词忽然喃喃自语。

“奇怪什么?!”空空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陈词。

“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这次爆炸的威力要比上次大上很多……”

“废话!这么近的距离当然威力会更大!懒鬼!现在老大生死未卜,你说这些干什么!”空空又瞪了陈词一眼,转身便要冲向灵力风暴依旧肆虐之处!

“等等!”玉长风一把拉住了空空,且不说刚刚陈词的话让他心中一动,便是现在冲过去恐怕空空也会受到波及!

“经陈词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老大拿刀的方式有些怪异……”玉长风不顾空空的挣扎,沉声说道。谢尘创造过太多奇迹,在那号称最强的天劫之中都能活过来,玉长风也不相信谢尘会这么容易的死掉!

时间回到爆炸开始之前……

当谢尘展开乾坤般若诀。即将与血斧的一拳相撞之时,他忽然又以极快的速度做出了两个动作!

瞬息之间。谢尘已经将屠龙刀横着举过了头顶,并以刀面迎向那一拳!而且他的身体方位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在这一刹那,谢尘双腿伸直腰身挺起,双手擎着手中的屠龙刀,几乎整个人都已经藏在屠龙刀之后!

而在那之后谢尘所做的另一件事,便是将又一颗天怒星辰扔到了血斧的拳头与屠龙刀之间!

整个动作几乎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即便是近在咫尺的血斧,即便是周围目力刁钻的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谢尘到底是在做什么!

那道璀璨无比的爆炸,并不是血斧所击出,确切的说并不完全是血斧所击出!而是谢尘在另外一颗天怒星辰与血斧的拳头碰撞之前所引爆的力量!这颗天怒星辰,谢尘足足融合了两万灵石!

一切的发生,只在瞬息之间!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血斧那一拳之威,没有人想到这会是妖刀谢尘的一场豪赌!

谢尘赌的是屠龙刀的坚固程度、自己身体的坚固程度和血斧的天外灵宝无法在增幅力量的同时再次展开防御!

爆炸开始!足足两万块灵石的天怒星辰瞬间爆散!

在狂猛的冲击力之下,屠龙刀瞬间便弯曲成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弧度。而谢尘的双手之上也已经灌注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

屠龙刀没有断!但谢尘的双臂臂骨却是在这惊人的压力之下断成了数截!

空间壁障和乾坤般若诀护罩,在这风暴中被全部摧毁!谢尘整个人生生被横着推出了数百米才堪堪停住!全身上下早已伤痕累累,骨断筋折。

但另一侧的血斧却绝不比谢尘好过!正如谢尘所想的一样,血斧的手套无法在攻击的同时展开防御!

当他在见到天怒星辰爆炸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谢尘的意图!但那时已经太晚了!

狂猛的爆炸力瞬间便将血斧刚刚撑起的空间壁障完全摧毁!血斧的本命灵可不是神兵,根本无法完全阻挡这恐怖的冲击!

爆炸之中。血斧的攻击被瞬间抵消,而他整个人也被直接掀飞!血肉、骨骼不断的在灵力冲击之下消散湮灭,甚至那血色巨斧也悄然消失!

这种情况,直到他被轰出数百米之后才逐渐停止。只不过在这时,血斧已经不能再被称为一个“活人”!

光芒消散。空间逐渐恢复平静。所有人心中疑惑的问题,此刻已经出现了答案。

月潭方向。一团幽蓝色的火焰正在猛烈燃烧着。透过火焰,能够看到一道人影正在缓缓的伸展着四肢,触目惊心的伤痕正在飞快的愈合。

日潭方向,天空中死一般的沉寂。血斧原本伟岸的身躯,此刻竟是“消瘦”了许多!

鲜血不断的流淌而出,如雨点般向着地面落下。断裂的骨骼就那么狰狞的突出在皮肤之外,原本坚硬如铁的肌肉此刻已经荡然无存!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部分都是惊讶所致,而兄弟盟几人却是真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呼出,他们知道包裹在蓝色火焰中的谢尘此刻正处在恢复的最关键之时,生恐他们的呼吸会将那灼灼燃烧的火焰吹熄!

火焰中的身影一边缓缓伸展着,一边向着血斧的方向靠近。

所有人都凝神注视着,虽然这一战可以说已经有了结果,但终是要有个了断。

“嗬嗬……谢尘,你赢了。”血斧抬起已经被毁掉了半边头颅,艰难的发出声音。他此刻全身上下唯一还完好之处,便只有那戴着手套的左手。

“你输的,可甘心?”谢尘的声音也不大,显然他现在也异常虚弱。

但在南冥离火的修复之下,谢尘的生命力正在逐渐增强,而血斧的生命力却是在流逝。

“……甘心?”血斧呢喃般的苦涩一笑,笑容牵动了脸上破碎的皮肉,显得分外狰狞。

“原本我不甘,但是现在……我衷心佩服。”血斧轻叹一声。

“你可以不必死。”谢尘似乎犹豫了一下,缓缓催动着一朵蓝色火苗飘向血斧。

血斧的身子动了动,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活着的血斧只是个失败者,而死了还有可能成为英雄……”

谢尘也沉默了下来,对于血斧这个对手,他其实并没有任何好感,也并不怎么厌恶。他一直都知道血斧是被人利用的,但到底这个幕后之人是谁?谢尘没有问,他知道血斧也一定不会说。

与此同时,双潭岛外的混沌之中。足足七十多座飘扬着黄道十二星旗的神城已经将整个双潭岛包围的水泄不通!

一座三星黄道主城之上,白袍老者捻须皱眉,再一次望向身边的属下。

“郭天那边怎么还不进攻?!”

“回禀御座,郭御座刚刚传来消息,说麾下大军正在整顿。只待我军发动进攻之后,他们立即进攻!”

“整顿?!这个郭鬼子!”白袍老者眼睛一瞪,对方明明比自己早到了一个钟头,却一直都在以“整顿”的借口迟迟不发动进攻!看来这家伙是铁了心让自己先出这个头了!

可是自己敢出这个头么?一旦若是打起来,妖刀那小子要是与自己硬拼怎么办?自己虽然有意放他们一条生路,但那小子要是不识抬举呢?

就算是自己先冲进去了,郭鬼子那边也肯定不会冲杀,只会是筑起防线在那虚张声势!到时候兄弟盟肯定会选择自己这一边突围啊!

而且听说双潭岛上的擂台已经有了结果,竟然是兄弟盟一边胜了!要是他们败了多好?最好是谢尘那小子战死了,然后自己冲进去杀了血斧那帮人不就完美了?血斧也是个废物!

就在白袍老者胡乱思索之间,忽然心中一动,翻手取出一枚传讯玉简!

以最快的速度读罢了玉简上的讯息,白袍老者目光闪了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黎富贵奉调前往混沌之领了?!哈哈哈哈,没了黎富贵那我还顾忌什么?!来人,传我军令,全军突击双潭岛,但有反抗的魔逆全都格杀勿论!”

“御座,那兄弟盟……”

“兄弟盟?”白袍老者眼中寒芒一闪冷哼道:“尤其是兄弟盟!就算是拼掉两座神城也要把他们给我拿下!告诉所有的城主,谁杀了妖刀谢尘,我就在黄座面前为谁请功!”

“轰隆隆!”

双潭岛的四面八方忽然传来战鼓般的滚雷之声!除了白袍老者之外,显然另一支黄道盟的大军也在同时发起了攻击!

“不好!黄道盟杀来了!快回城!”

周围观战的一众魔军纷纷翻出传讯玉简,阵阵惊呼之中飞快的向着天港方向飞驰而去!

“黄道盟?!”谢尘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大半,闻听众人的议论不禁眼眉微微一挑怒视着血斧!

“不是我叫他们来的……”血斧摇了摇头,他自然明白谢尘的意思。只是这一次黄道盟的行动的确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此刻,日潭与月潭的方向也同时传来了轰然巨响。这一次却是血斧魔军和兄弟盟的魔城闻讯之后冲了过来!

天外,镇城宝器的轰鸣声已经响起!天港周围自然是战斗最为激烈之处,那些刚刚驶出天港的魔城瞬间便成为了黄道盟所打击的目标!

“师父,快上城!”雷罚城头,玉蝶儿大声疾呼,空空等人也都焦急的望向谢尘。

“希望你说的是实话,否则无论天涯海角我必让血斧魔军寸草不留!”谢尘冷哼了一声,转身便向雷罚城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