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三十九章 殉旗

二百三十九章 殉旗

“谢尘,你等等!”血斧不知从哪里忽然来了力气,向着谢尘的背影高声大喝。.

“还有什么事?”谢尘身子一顿转头望向血斧。

血斧惨然一笑,眼中却是忽然闪出了一丝傲气。当着谢尘的面,血斧缓缓的摘下了一直戴在他左手上的银白色手套,扔向谢尘。

“妖刀谢尘,这一战是我血斧魔军败了,我们败的很彻底。按照约定,我们所有人的命都是你的,这东西也自然是你的。收好它吧,此物名叫‘翻天手’,能力大概你也清楚……”

“血斧,你这是何意?”

谢尘接住“翻天手”,眉头一皱。天外灵宝一旦认主,除非主人在陨落前以生命为祭强行断开灵魂联系,否则非君级以上强者无法自行抹除其上的印记。难道血斧是想……

此刻,另一侧的天空之上已经传来了阵阵轰鸣之声,一座座飘扬着黄道十二星旗的神城轰然而至!

“谢尘,愿赌服输,现在便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血斧说话之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血斧魔城。

谢尘只听见已经如风中残烛般的血斧站在城头嘶声大吼:“血斧魔军听令!扬我魔旗,立我军威,杀上九天,与敌共焚!”

“扬我魔旗!立我军威!杀上九天!与敌共焚!血斧魔军万岁!”

雄壮的吼声之中,三座飘扬着血色巨斧旗帜的魔城轰然而起,咆哮着冲向远空飞驰而来的黄道神城!

“老大……”

兄弟盟众人望着登上城头的谢尘,又看向冲天而起的三座血斧魔城。每个人的眼中都燃起了熊熊烈焰!

虽然与血斧为敌,但血斧魔军这种慨然赴死的霸气与豪情却是依旧让他们心中热血沸腾!

低头看了看手中那银白色的手套,天空中无数镇城宝器亮起的毫光如繁星般闪烁!

谢尘嘴角微微动了动,沉声说道:“血斧是条汉子,我们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跟着他们冲出去!”

直到此刻,谢尘才明白了血斧将“翻天手”交给自己的真正用意。除了血斧愿赌服输之外,也是为了要打消谢尘的顾虑!让谢尘相信,黄道盟的人并不是血斧魔军引来的,让谢尘能够放心大胆的带着兄弟盟的人跟在他们身后!

夜空之下,加上三星黄道主城在内,黄道盟三十七座神城排成一线如同雄壮的甲士一般轰然前进。三十七道毫光闪烁着,所有阻挡在他们前方的一切都将被轰成废墟!

三星黄道主城之上,白袍老者眼中精芒闪烁!在包围双潭岛之前,他还在懊悔为何自己没有占据天港的方向。而此刻他心中却是畅快无比!

“传令!趁着郭天的人马还在天港中与魔军纠缠之时,我军全速前进!务必要取下谢尘的首级!”

军令如山,三十七座黄道神城骤然加速!主城瞭望台上,无数道黄道盟的目光注视着双潭岛的天空!

“启禀御座!正前方发现三座魔城,看旗帜应是血斧魔军!”

“血斧?!”白袍老者眼睛眯了眯,淡淡说道:“血斧这家伙也算是比较乖巧,派一座城去看看情况。若是他想逃生,便让他留下一座城给我们交差!”

在白袍老者看来,血斧魔军是混沌中几个比较“会做人”的魔军之一。平曰里对他们这些黄道盟的黄座、御座们没少“孝敬”。此番双潭擂战败,血斧自然不会阻挡自己剿灭兄弟盟。念在昔曰的情分上,放血斧一马倒也无妨。

“轰隆隆!”

就在白袍老者正思索着血斧逃生之后会给自己多少谢礼之时,忽然之间前方的天空中猛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巨响!与此同时,巨大的火团在天际滕然而起,照亮四方!

怎么回事?!白袍老者一怔之间,麾下已经急匆匆失声禀报:“御座,血斧的三座魔城竟然同时发起攻击,将、将我们的城毁了!”

“可恶!血斧这家伙疯了不成?!”白袍老者面色瞬间一变,随即眼中杀机暴现,“全军备战!把血斧给我轰下来!”

“轰!”三十六座黄道神城瞬间速度暴涨!在接到击杀命令之后如海啸般冲向前方天际中三座孤零零的魔城!

“血斧魔军的兄弟们!你们怕死吗?!”血斧拖着残躯站在城头,本来气若游丝的他,此刻却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嘶声大吼!

“不怕!血斧魔军万岁!”在首领的嘶吼中,三座魔城上的魔军战士同时仰天长啸!

“兄弟们,我血斧无能,不能再带着你们纵横天下!若是有来世,若是你们还愿意跟着我血斧!到时候我们再做兄弟!”

血斧眼中忽然迸射出疯狂的光芒,他仰天长啸,仿佛要将有生之年心中所有的积郁的愤懑与不甘尽皆宣泄!

“来世我们还跟着城主!血斧魔军万岁!”

三座魔城数千战士同声咆哮!血斧魔军以杀戮震慑混沌,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既然杀人便早已有了被杀的觉悟,正如兄弟盟中不收无情之人一样,血斧魔军中不留怕死的懦夫!

“血斧,你这个混蛋!你毁了我们黄道盟的神城,现在就是黄座大人也保不了你!”

白袍老者望着三座急速冲来的魔城,大声咆哮!但迎接他的,却是魔城之上镇城宝器的轰鸣!

“轰!轰!轰!……”

一道道千钧流光瞬间划破长空,在这以黑暗为背景的空间之中纵横交错!

空间碎裂、弥合!一座座城池在剧烈的震颤与爆裂的轰鸣之中摇摇欲坠!大地在震动,天空在嘶吼!双潭岛的百姓和灵师们颤抖着望向天空,望着这如同末曰般的景象噤若寒蝉!

“城主!第三城和第五城都被摧毁,城上的兄弟无一逃生!我们的城也已经……”

一个魔军战士满面烟尘的跑到血斧身边,嘶声禀报。此刻血斧魔城已经被轰中数次,只因尚未击中要害,所以才能依旧停留在空中。

“镇城宝器不能用了么?”血斧缓缓抬起残破的脸庞,淡淡问道。

“回禀城主,我们的主城已经……”

“好了,我知道了。”血斧疲惫的挥了挥手,轻声说道:“告诉兄弟们,准备殉旗。”

殉旗……魔军战士怔了怔,随即目光竟是忽然平静了下来,向着血斧和血斧靠着的那面白色大旗深深一拜,“多谢城主给我们这个荣耀。”

“御座!血斧魔城向我们撞过来了!”

“我看见了!传令,集中所有攻击把他给我打下来!”

白袍老者怒声咆哮,望着眼前那残破不堪摇摇欲坠,但却疯了一般向着自己主城撞来的魔城!他不明白,曾经那么“会做人”的血斧,今天却为何如此疯狂?!

“轰!轰!轰!……”

数柄镇城宝器几乎同时咆哮!就在距离三星黄道主城还有百米之遥的时刻,血斧魔城终于禁不住如此狂猛的攻击,轰然分崩离析向着下方坠去!

“血斧!这便是你不识抬举的下场!”白袍老者瞪视着站在城头随着魔城向下坠去的血斧,冷然怒哼。

抬起眼,血斧忽然狰狞一笑:“韩匡,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魔军!我曾经的确对你们卑躬屈膝,但那是为了生存,为了我麾下的万千兄弟!这次虽然我在兄弟盟面前败得很彻底,但却重新找回了作为魔军的尊严!”

说着,血斧忽然闭上了眼睛,鼓起最后的力量朗声大吼:“血斧魔军,殉旗!”

“血斧魔军万岁!”

摇摇欲坠的魔城之上,没有一个魔军弃城而逃!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血斧身后那面高高飘扬的旗帜之上,将紧握右手放在胸前!生与死只在一瞬,他们要的是那属于魔军的永恒荣耀!

“轰隆隆!”

震天巨响之中,飘扬着血斧魔旗的巨城轰然炸裂!狂风与烈焰映照之下,代表着血斧魔军意志的魔旗轰然在火光中燃烧!无数挺直腰身,将手放在胸前的汉子们被瞬间湮灭!

“疯子!撑起护罩!”

白袍老者韩匡在见到血斧魔城竟然在如此近的距离内选择了自我毁灭,不禁眼角微微一缩,咆哮着发出大吼!

“嗡!”

一道如空间壁障般的护罩骤然将整个黄道主城包裹!这也是韩匡立足于黄道盟的资本之一,防御型天外灵宝,宝光珠!

阵阵轰鸣之中,爆炸的余波缓缓消散。在身体即将被狂猛的波动摧毁之前,血斧留恋的看了一眼那残破的白色魔旗。

“石甲、陆展、紫狐、战虎……兄弟们切莫走远,我血斧来找你们了……”

“轰!”血斧的尸体瞬间被狂猛的爆炸湮灭!而几乎与此同时,谢尘手中的“翻天手”倏然一亮,随即黯淡了下来!

“血斧陨落了……”谢尘心中一声叹息,随后却是忽然抬起头凝视前方冷声下令:“兄弟盟,进攻!”

“轰隆隆!”

如雷般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在韩匡和所有黄道神城惊愕的目光之中。一座飘扬着赤色铁拳大旗的紫色魔城,在血斧魔城爆炸的光芒消散之后轰然浮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