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四十五章 金弓虚影

二百四十五章 金弓虚影

玉蝶儿自然不会真的吃了剑九,虽然是剑九使得谢尘神魂受损,但毕竟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当时的情况下,若非剑九出手恐怕谢尘和玉长风的性命都要搭在冕城。

在接受白焰疗伤的同时,玉长风简单的说出了冕城一战的经过。

众人听得唏嘘不已,空空更是挠头咂舌道:“难怪追杀我们的人只是稍作追击便即退去,原来竟是全都折返回去围杀你们去了!刚才我听有人议论说黄道盟这次可是死了不少人,难道就是你们两个干的?”

“都是老大一人所为。”玉长风盘坐在地,凝视着谢尘沉声说道。

“一人?!”众人一怔,难以置信的望向玉长风。

“老大一人,斩了对方三十余名灵圣,灵宗、灵王不计其数,甚至还包括黄道盟的一个校座……”玉长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只用了一刀。”

一刀!这一下,所有人都呆住了。众人都知道谢尘的实力很强,但绝对没想到会强到这种地步!

刚才玉长风所报出的数字,光是想想便已经骇人听闻!杀了这么多强者,谢尘便只用了一刀?!

见众人都惊讶的望向自己,谢尘虚弱一笑:“都看我干什么?侥幸而已。”

“不是侥幸。”玉长风面色无比郑重,望着谢尘说道:“老大的那一刀,很强!那种意境,我甚至无法理解。老大,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和你比刀!”

比刀?谢尘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玉长风对刀的执着,更甚于生命!自己可不想和这家伙生死相搏。

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当落日最后一点余晖刚刚消散之时,天王峰的山巅忽然开始**起来。

“金弓虚影出现了!果然是伴月而升,随星而降!”

在一片惊叹声中。兄弟盟众人的目光也同时落到了东方。

西方的天际尚有赤红余晖,而东方却已经显现出了圆月的轮廓。

月有阴晴圆缺,但满月无疑是最为明亮与醒目的。初时看去,金弓大陆的月亮与别处并无不同。但当众人将目光全部聚焦到圆月之上的时候,却不禁同时心中一震!

别处的月光,尽皆是向着四周均匀幅散。而如今在众人眼中的月之光辉,却是呈现出了一种极为古怪的形状。

淡淡的光芒以圆月为中心,如同飞鸟的双翼般向着两侧伸展而开,便如同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拉扯着一般越伸越长。

这时夕阳正在散发着它那最后一点火红色的光芒,光芒由西至东横贯大陆。正与那满月相对。若是身在远空,人们便会发现这红芒正如一支穿云利箭,而它的靶心便是初升的满月!

“金弓现,夕阳流火,穿云射月!”这是见过此景之人对金弓大陆满月奇观的描述。而当夕阳彻底消弭在西方天际之后,那神秘的金弓虚影才会真正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日落,皎洁的月光逐渐代替了夕阳,成为黑色天空中最为醒目的存在。

就在这月朗星稀的时刻,方才谢尘所见到的那“月光双翼”也已经逐渐凝实。展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原本伸展出的“月光双翼”正是那呈现出完美弧度的双侧弓臂。弓臂末端弓耳处微微上翘,两点寒星光芒闪烁,便好似在此系弦口处镶嵌了两颗璀璨的宝石。

弓把为明月,弓耳为繁星。弓上淡淡的金芒流转,几乎横贯半个夜空!

非但是谢尘等人,便是天王峰上曾无数次见过此景的强者们,在这一刻也不禁屏息凝神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金弓大陆以此景闻名天下。大陆上的灵师们更是以弓为傲!无数年来,大陆上宗门家族中惊采绝艳的强者们,经常会在观察夜空金弓之时偶有所得创出一套修炼功法或是招式。到了如今。金弓虚影已经成为了大陆的精神寄托,或者说信仰!

“咦,那根弓弦似乎在动!”在赞叹这造化之神奇的同时,谢尘忽然心中一动,低声发出一声轻咦。

此刻他虽然神魂受损但观察力却并未减退,他敏锐的发现就在这短短的瞬息之间那连接在两侧弓耳寒星之上的弓弦竟好似在缓缓张开!

“呵呵,那并非是弓弦在动,而是满月在升。”

一声轻笑在兄弟盟众人的身后忽然响起,众人愕然回头间,一位满头苍发的耄耋老者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在了身后的巨石之上!

这老者的穿着极为邋遢。沾满了油腻和灰尘的灰色布袍上,颜色各异的补丁随处可见。乍一看去,便仿佛是一件色彩斑斓的女子衣裙一般。

往面上看,如刀斧刻画的皱纹层层叠叠数之不清,就连一双浑浊的眼睛都已经深陷在皱纹堆里,若不是时不时的光芒闪过,恐怕都无法发觉。

唯一与这身乞丐打扮格格不入的,是老者的胡子。早已白得没有半点杂色的胡子,被梳理得极为整洁。每一根都那么饱满光滑,在轻风吹动中飘来荡去飘逸无比。

高手!这是兄弟盟中所有人心中所想到的第一个词!

在此之前,陈词早已在巨石的范围内布下了阵法。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众人身后之人,其修为定是极为恐怖!

只是不知此人到底是敌是友?刚刚经过黄道盟追杀的众人眼中尽皆闪出了一丝戒备之色。

而这老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众人眼中的戒备,只是笑呵呵的望着夜空中那皎洁的明月和金弓虚影,淡淡说道:“老夫在此感悟金弓已逾百年,此弓影极为玄妙,仁者见之能悟仁,智者见之能悟智。不知诸位可看出了什么?”

谢尘轻轻吐出一口气,既然对方能这么问,便说明暂时还没有敌意。

想到这,谢尘淡淡一笑,说道:“前辈见谅,我等初到金弓大陆此番也是第一次能见这造化奇观,尚且还未有感悟。”

“哦?原来竟是第一次……”老者微微点头,“即是第一次,那诸位却是一定要用心来感悟,说不定收获不小哦,老夫便不打搅了。”

说着老者轻轻捋了一下颌下白髯,深深的看了谢尘和玉蝶儿一眼,便要转身离去。

“前辈此话何意?”谢尘眼眉挑了挑,问道。

老者似乎早猜到谢尘会有此一问,不禁呵呵笑道:“难道小友没听说过此事?”

“愿闻其详。”

“那好吧。”老者一笑,索性坐了下来遥望着月光之中的金弓虚影说道:“初到金弓大陆见到金弓虚影者,都会有所感悟。就如老夫方才所说,每个人的感悟都不相同。而在得到感悟之后,有些人也会得到一些提示。”

“提示?”兄弟盟众人闻言,都诧异的望向老者,金弓虚影竟然能给观者提示?

“不错,便是提示。据老夫所知,这提示也因人而异,据说其中都会有这件天外灵宝的线索或讯息。不然的话,你们以为当初黄道盟为何要冒天下大不韪封锁金弓大陆千年?”

老者此言一出,谢尘等人尽皆恍然。以黄道盟的实力要搜索一座大陆,便是翻个底朝天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但黄道盟却是整整将金弓大陆封锁了千年之久。看起来在金弓虚影出现之后,黄道盟应该早已搜索过整个大陆但却并无任何收获。

也正是因为这初次见到虚影会得到提示的原因,想必黄道盟才封锁了金弓大陆让麾下强者们轮番来到这里取得提示,以找到那传说中的天外灵宝。

老者见众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继续说道:“这提示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得到者也不会乱说。就算是老夫,也是杀了千余人并逐一搜索了他们的记忆之后才知道了些端倪。”

千余人?搜索记忆?!谢尘等人不禁同时一怔。

看这老者虽然邋遢,但全身上下却并无半分杀气。根据方才所说,能够得到提示之人即便不是圣级强者,也必定是天赋了得之人。这老者竟然杀了千余强者?而且搜索记忆这句话更是耸人听闻,混沌中真的有这种手段?

只不过虽然听起来难以置信,老者说的也云淡风轻,但此刻却是没有一个人去怀疑此话的真实性。这种莫名其妙的信任,便是众人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辈既然得到了这么多提示,难道就没有这天外灵宝的丝毫线索么?”谢尘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若是有的话,老夫还会留在这里么?”

“哼!我就说嘛!说的那么玄,其实说到底你自己还不是啥都不知道?”玉蝶儿皱着小鼻子轻哼了一声。

说来也奇怪,就在众人都对老者深信不疑的时候,却只有玉蝶儿对老者的话不屑一顾。

“呵呵,小丫头说的对,老夫这百年光阴的确是空渡了……”

老者呵呵一笑,看起来并没有因玉蝶儿的口气而生气。但就在他的话还没说完之时,他的手却是忽然抬起,如同闪电般拍向玉蝶儿!

老者的速度奇快,再加上事出突然没有半点征兆。当兄弟盟众人刚刚反应过来,甚至还来不及惊呼和出手相助的时候,老者的手掌已经按在了玉蝶儿的头顶!

“蝶儿!”

包括谢尘在内,兄弟盟众人同时暴起!数道灵力同时轰向那白髯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