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四十六章 引动心底的道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引动心底的道

“年轻人就是脾气太暴躁了……”

身处在十几道狂猛的灵力攻击下,老者微微一笑。一只手依旧按在玉蝶儿的头顶,而另一只手却是看似极为随意般在身边左右一圈一划!

“轰隆隆!”

十几道蕴含着空间之力的攻击瞬间不受控制,如同被牵引一般全部直接轰在了虚空之处!

灵力风暴席卷之间,无数空间裂痕迅速的自我修复。整座天王峰山顶微微一颤,山上正在观看金弓虚影的人们纷纷凝神侧目望了过来。

“师父别动手!他、他没有恶意!”就在谢尘等人见一击不中,又惊又怒的欲要再次冲上来的时候,玉蝶儿的声音忽然响起。

听到玉蝶儿的呼声之后,谢尘等人微微一怔,果然见老者的手掌只是按在玉蝶儿的头顶,其上也并没有任何灵力波动。

此刻玉蝶儿的一双大眼正望着老者,任凭对方将手按在自己头上,她的眼中却是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彩。

“二劫魔兽之力么?这压制的手段也太粗糙了些……”老者嘴角撇了撇,露出一种极为不屑的表情。

二劫魔兽?!谢尘闻听此言不禁心中一动!当初在斗灵大陆,兽祖出手为玉蝶儿压制族群传承时的确还没有渡过第三次天劫!这老者到底是什么人?!

“前辈,你是……”谢尘皱眉问道。

“别管我是谁,你小子神魂受损这么严重还想和人拼命,找死么?今天是你们第一次见到这金弓虚影,若是运气好得到了提示之后对神魂也有增益,还不去赶快感悟?!”

老者瞥了一眼谢尘等人,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师父,大家快去吧,我没事。”玉蝶儿望着谢尘等人,忽然一笑说道。

见到玉蝶儿的笑容,众人也安心了许多。但仍旧有些不放心,在重新坐下的时候已经隐隐的分散开,将老者和玉蝶儿二人围在了中央。

这时,夜空中的圆月也已经再次升高许多。

随着月亮的高度不断提升,那张金弓也缓缓升起。只不过这一次众人却已经全都发现,金弓虚影的两侧弓臂已经开始稍稍下沉,而弓弦此刻竟是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扯般,缓缓的张开!

结合老者出现时所说的那句“不是弓弦在动,而是满月在升。”

谢尘已经察觉到,其实弓弦的正中那个位置一直都没有发生变化!与其说,有一只无形大手在缓缓拉开长弓。倒不如说是逐渐升起的满月在扯动弓把,将之向上提起!

好诡异的感觉!谢尘微微眯起了眼睛,无数个问题瞬间在心底升起。

满月为何要拉着弓把向上提起?弓弦方向又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向反方向作用?此时的场景开起来如同弯弓射月,但实际上却更像是两股力量正在争夺这张长弓!

为何要争夺?这只是一个虚影而已,争夺虚影又有什么用处?

“剑九,你觉得呢?剑九?”谢尘习惯性的传音问道,但这一问之下却是骤然发现体内的剑九早已消失无踪!

我记得这种情况好像曾经也发生过……谢尘皱了皱眉,忽然眼睛一亮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正与玉蝶儿相对而坐的老者。难道……

想到这里,谢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下。索性不再思索其它,凝神向着那金弓虚影望去。

渐渐的,谢尘只觉得自己的心忽然沉静了下来。一直萦绕在耳边的山风声与人们的议论声悄然消失,而他的眼中也只剩下了那缓缓升起的明月和光华流转的淡金色长弓……

兄弟盟的其他人也逐渐安静了下来,全都目光一瞬不瞬的仰望着夜空。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身边所处的环境,甚至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

月至中天,随着“弓弦”的不断紧绷,众人的神经似乎也随着紧绷了起来!

最先有所反应的是空空,他凝望着长弓满月,忽然双眼中金芒一闪!胸前衣衫内,一个金色的“卍”字骤然透出光芒,隐约浮现!

与此同时,玉长风却是双眼瞬间变得赤红!便如同是魔神附体了一般,浓重的杀气在他身边半米之处徘徊凝聚!

陈词眯起了眼睛,不自觉的抬手伸向虚空。此刻在他的眼中,整个夜空已经化作了一张纵横交错的巨大棋盘!

一道黑白分明的太极图在萧十三的背后隐约浮现,而在他的身边,凤七的双手间却是忽然腾起了两道炙热的火焰!

坐在老者对面的玉蝶儿此刻也正望着满月与长弓,不觉间她背后的一双透明的蝶翅悄然浮现。隐隐间,一股她从未感觉过的充盈无比的力量正在蝶翅之上不断流转!

“还好,总算没让这丫头错过这场机缘……”

玉蝶儿的变化被老者尽皆看在眼中,布满沟壑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意。但随即,一丝几乎微不可查的杀机也从他的眼中闪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敢断我蝶族传承者都要死!

想到这,老者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瞳孔一扫,瞬间锁定了一处山石之后正在探头探脑的几人。

“老夫不管你们黄道盟有何目的,但若有打扰感悟者,我定教他城毁人亡!滚!”

也不见老者有什么动作,但这声音却如同炸雷般在那几个人的耳边轰然响起!修为稍弱者顿时身子一晃委顿在地,便是为首的那四级灵圣也不禁面色瞬间一白,勉强忍住心中骤然卷起的惊涛骇浪!

“传命所有人,退!”

感觉到这根本无法抗衡的神魂震慑之后,那四级灵圣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悄然传令!而数百道身影在接到命令之后,顿时从天王峰各处如潮水般悄然而退!

这些人正是韩匡麾下第六队的强者,在谢尘一刀击杀了马森以及第五队的强者之后,他们便暗暗派人沿途远远跟随。

谢尘那一刀的实力委实太过恐怖,他们本想等到谢尘进入感悟状态之后再出手击杀。却是没想到竟是被一名突然出现,修为更加恐怖的老者喝退!

老者所用的乃是神魂震慑之术,除了被攻击者之外,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半分异样。此刻,兄弟盟众人几乎已经全部都进入了感悟状态,除了谢尘!

此时的谢尘虽然已经心如止水神魂空明,但却并没有半分新的感悟出现在脑海之中。甚至在进入空明状态不久之后,谢尘忽然感觉到心头莫名的升起一丝烦乱。便仿佛有数个声音都在呼喊着自己,让自己分神一般!

“佛之道,因果轮回,以金刚力铸不灭身……”

“玄门之道,自在随心,渡己飞升天寿无量……”

“神兽道,开山立脉,万古流传!”

“妖之道,聚天地之力,渡天下万劫!”

“圣之道,仁爱天下,福泽苍生唯贤永恒……”

“魔之道,杀伐天下,傲笑苍穹!”

不同的声音在谢尘的耳边萦绕挥之不去,欲要让谢尘选择自己作为悟道之本。如何选择,该选择哪一个道?哪一个道更加适合自己的感悟?!难道现在我的感悟已经达到了可以悟道之时?!

寻常灵师若是能够得到一种大道的垂青,便已经算是十分幸运。当初的四圣地,本就代表着各自不同的道,空空等人更是自幼便接受大道的熏陶。

这种熏陶是潜移默化的,一旦他们的修为达到了能够悟道的标准,便可以直接将自己原本所感悟的道加以升华。所谓信仰,便是道。感悟和创造大道者将自己的感悟流传下去便是教义信仰。

在这个时候,谢尘心中对于金弓虚影也隐隐有了猜测。这件天外灵宝之所以被如此重视的原因,恐怕便是能够让人感悟到存在于心底的道!

天道至高无上,其下大道三千!这些被创造被感悟的道,很可能会在某种契机之下代替天道。它们在寻找这个契机,或者说载体。

谢尘又想起了天劫雷霆之中的那个声音“欲撼天道,先入归墟!”

这说明在某种情况下,天道是可以改变的。但如何改变,在何种情况下才能改变,却并非如今的谢尘能够知晓。

联想起那老者所说的“提示”,谢尘已经明白了个中原委。心中有道且被引动者,才能得到金弓虚影的“提示”。而绝大多数人心中本无道,金弓虚影自然不会予以提示。

如今金弓虚影已经将开始引动谢尘心底的道,虽然谢尘现在还未达到悟道的标准,但他也必须做出选择!

“这几个小家伙,都不简单啊……”

老者喝退了黄道盟伏兵之后,目光扫视着周围已经开始引动心中大道的兄弟盟众人,眼中露出了些许赞许之色。他知道一旦明确了心中的大道之后,这些小家伙们通往君级之路将是一片坦途。

“这小子……”但当老者的目光落在谢尘身上之时,却是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外表看来,谢尘现在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在老者的眼中,如今谢尘的身边却是环绕着六道近乎于虚无的灵光!

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有六种大道的感悟?他到底是什么人?!老者浑浊的目光中闪烁出罕见的诧异之色。

“不对,是七道!只不过这第七个感悟的道,似乎还太弱小了一些,希望这小子不要选择它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