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四十七章 何谓道人创之至理尔

二百四十七章 何谓道?人创之至理尔!

月至中天,长弓满弦!

就在夜空中的金弓虚影达到最为璀璨的时刻,谢尘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

不知在何时,谢尘的脑海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虚幻的身影。

这并非是由神魂在体内所凝聚出的虚影,随着他的不断凝实,甚至给人一种拥有血有肉而且十分饱满的感觉。赫然看去,这便是一个缩小的无数倍的谢尘!

在凝实的过程之中,这“微缩的谢尘”也在缓缓的从脑海中向下方移动。在最终到达丹田之时,“微缩的谢尘”忽然睁开了双眼。

“佛悟生灭轮回,道修自在先天,圣为闻达天下,魔欲霸绝世间,神兽绵泽万世,妖威聚灵成神……”

丹田之内,谢尘面色无波,双目沉凝缓缓轻吟。刹那间六道之声皆静,此刻已经到了谢尘做出最后选择之时。

“所谓大道,唯不灭望、唯不失志。而我谢尘,为人两世躯灭魂存,所得感悟也正为‘希望’二字。既如此,又何谈选择?”

下意识的低吟之间,谢尘的脑海中反复流转着一道道思索。虽他不知天道,但世间大道无论何种,皆是给人以希望。佛渡轮回以因果往复,是希望。道修身以内修飞升,是希望。魔杀伐以血霸天下,是希望……能给人以希望,使感悟者能看到未来,便是道!

大道三千皆为人创,既都难出希望之藩篱,那我便感悟这希望之道。但只一息尚存,便不弃生,便不自弃!

“沧海虽广精卫填之,山川虽巨愚公移之!天穹虽浩瀚,我谢尘以希望之道纵横!”

丹田中,谢尘的眼睛越来越亮。何谓道?人创之至理尔!既然此刻已了然大道之基,那我为何不能也创出一道?!

隐约间,谢尘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创造永远要比继承艰难万倍,谢尘知道这会是一条万分艰难的道路,但他愿意去尝试!只因他的心中希望不灭!

道似无情,却有情。天地万物,须弥芥子之微尘最为渺小,但却凝成大千世界茫茫混沌。那么我谢尘这个道,便从微尘而起,以“情”字开局!

“今我谢尘愿以身证道,唯望六道至理相助!”

丹田中,谢尘忽然发出沉凝的低吼!其心决,其志坚!

谢尘现在还不知道他自己走上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触摸到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若非在这个恢弘的时代,若非是在如此天地逆转的际遇之中。他如今的做法只能将他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在此番感悟之时剑九没有隐匿,恐怕绝不会让谢尘做出这种选择!

茫茫大千世界,英雄、天才、心志坚定者甚至是运气极好的人屡见不鲜。可唯有在对的时刻,做出对的选择,才会使这些人崭露头角。

谢尘体内,六道之力陷入了沉默。虽然它们并无自己的思想与情感,但却也有最为基本的判断能力。

在兄弟盟六人的虔诚祈祷下,六个准天道发现了谢尘这块“璞玉”,而如今这块“璞玉”却要求自己来雕琢自身。

放在平时,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高高在上的准天道在听到这种要求之后立即便会直接退散,天下间“璞玉”难道还少么?何必定要相助谢尘?!而若是这样的话,谢尘这被六道淬炼的躯体,恐怕也会立即随着烟消云散!

但是现在六个准天道却是犹豫了,看似平静的世界其实早已风起云涌。这是一个际遇与危机并存的时代,而谢尘又很可能是改变这一切的契机!

“嗡!”就在谢尘的声音落下,一切归于平静的许久之后,丹田中忽然一个金色的“卍”字缓缓浮现!

金色光芒瞬间笼罩在“微缩版谢尘”的身体之上,继而在片刻之后“卍”字逐渐融入了谢尘的身体之中!

“嗡!”紧接着黑白分明的太极图虚影浮现而出,融入谢尘的身体!

霎时间,谢尘的丹田之内各色光芒不断流转。一道道虚幻的大道之力纷纷涌入谢尘的身体!

在这一刻,六个准天道终于做出了决定。它们愿意相助谢尘去印证自己的道,它们对这个心中拥有希望的男人充满了信心!

这并非完全是因为谢尘的天赋和所作所为被这些准天道认可,更是因为从始至终,谢尘都对所有的大道都充满了敬畏之心。

这种敬畏是谢尘对于大道,对于能够创造出大道的强者的尊敬,而大道只会相助心存敬畏之人!

大道如此,世人更是如此。又有哪个强者愿意去相助一个狂傲而又不可一世的狂徒呢?!

“刀主,你这是在玩命啊!”隐匿在谢尘体内的剑九暗暗擦了一把冷汗,直到现在他仍心有余悸。

方才的一切剑九都看在眼里,却不敢传音说出只言片语。如今见到六个准天道纷纷融入谢尘的身体,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暗自惊疑不定。

而那坐在玉蝶儿身前一直在注视着谢尘的老者,此刻却是更加惊异!六个大道竟然齐齐消失了?难道这个小子真的选择了那个最为弱小的道?!但为何在我的感知之中,六道之力仍旧如同存在一般?真是匪夷所思……

“嘭!”轻微的爆裂声在谢尘的丹田之内响起!

就在六个准天道的光华消散之后,丹田内那个血肉俱全的“微缩版谢尘”却是忽然轻轻的晃动了一下,全身各处开始爆散!

团团血雾瞬间如同鲜花绽放般在丹田之内扩散,刹那间血色便已经充斥整个丹田!

只不过在这种肉体爆散之中,谢尘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苦。反而,他那本已经严重受损的神魂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而且在神魂的损伤几乎彻底恢复之后,谢尘忽然感觉到神魂之力竟然在不断攀升!便好似那爆散的血肉就是对神魂最好的补品一般,直到丹田之中血雾完全退去,谢尘的神魂才终于停止了继续凝固!

此刻,时间已经到了凌晨。随着满月向着西方坠去,金弓虚影的弓弦也正在逐渐收回。苍莽大地仿若在沉睡,地上万物沉浸在一片深沉的静谧之中。唯有那夜空中的满月与弓影静静的注视着下方芸芸众生,缓缓移动着沉重的脚步。

“呼——!”绵长的吐气声在谢尘的身旁响起,兄弟盟其余几人也纷纷脱离了冥想状态仰望长空。

谢尘微微一笑,在他的感知之中,兄弟们此刻的神魂都已经比冥想之前更加凝实。

天王峰寂静无声,在满月与金弓西沉的这几个小时之中,所有人都静静的望着天空,回想着自己的感悟。

渐渐的,金弓虚影逐渐朦胧了起来,深邃的夜空仿佛罩上了一层薄薄的光雾。

天将破晓!

就在东方天际一抹耀眼的金光刚刚破开黑暗洒向大地的瞬间,天空中的金弓虚影忽然消散得无影无踪!

而与此同时,谢尘的脑海之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

这声音转瞬即至,但却仿佛嵌入了谢尘的灵魂深处一般,使得谢尘的身体忽然轻轻一震!

此刻,兄弟盟其余六人也同样的微微一震!七人愕然间对视了半晌,面上都现出了惊喜交加之色!

“你们几个,退下!”

就在这时,坐在玉蝶儿面前的白髯老者忽然扫了一眼刀疤和洪氏兄弟,冷冷说道。

六人微微一怔,正要开口却是被谢尘抬手止住,淡淡道:“前辈说的不错,你们先退下吧。”

在刀疤等六人退下之后,白髯老者心念一动,已经将谢尘等人的周围空间尽皆封锁。

“若是我猜的不错,你们七个小家伙应该都得到了提示。是你们自己说呢?还是我亲自动手来取?”

白髯老者的话音落下,谢尘等人同时一怔!难道这白髯老者一开始便打算等众人得到了提示之后再来翻脸逼问?!若是这样的话,那这老家伙也太阴险了吧?!

“老祖,都什么时候你还开这种玩笑!”玉蝶儿忽然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拦在白髯老者身前,噘嘴说道。

老祖?!全神戒备的谢尘等人一愣,刚刚妖化成巨猿的空空愕然问道:“蝶儿,你叫他啥?”

“老祖呀!”玉蝶儿笑道:“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他是我们蝶族的一位老祖。”

“呵呵,小丫头!什么‘他、他’的,对老祖就不能尊重一些吗?”白髯老者呵呵一笑,揉了揉玉蝶儿的头。

“哼!你要真敢和我师父他们动手,我才不管你是谁呢!”玉蝶儿一歪头,佯怒的轻哼一声。

“好啦!老祖我又怎么会和蝶族的朋友动手呢?”白髯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望向谢尘等人说道:“都坐下吧,你们的事我刚才也从蝶儿这里大致了解了。若不是你们几个对我族的后辈还算不错,今天说不得老夫可真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们几个了。”

其实白髯老者的身份谢尘早已隐隐有了猜测,此刻见对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敌意,便收起了屠龙刀,笑道:“在下谢尘,见过蝶族前辈。”

“恩,这些俗礼便免了吧。跟我说说,你们得到的提示都是什么。”

白髯老者挥了挥手,见众人目光仍旧有些犹豫,不禁笑道:“怎么?难道还怕我会抢着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成么?老夫在金弓大陆上待了百年,虽然与这灵宝无缘但给你们稍稍指点一下倒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