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六章 青门拜师

二百九十六章 青门拜师

感谢“晏杰”的打赏,一定加油不负众望!

燃烧着火焰的山巅,药罐子双手扶在膝盖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并不是他真的被累成这幅摸样,而是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他现在的心情。

“臭小子,你敢学我!”

药罐子一抬头,却是发现青门也正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甚至还极为夸张的伸长了舌头。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对着药罐子眨上两下,露出笑意。

正如银蛇君主所说,青门现在的战斗力或许依旧不怎么样,但逃跑的功夫却是出类拔萃。药罐子怎么说也是高阶圣级,但无论如何追却都都追不上这个比泥鳅还滑的小子。

“药罐子,现在你还想杀他吗?”银蛇君主飘然而至,淡淡问道。

“杀他?我要先把这小子的腿砍了,然后再把他扔到丹炉里慢慢收拾!”药罐子咬牙切齿。

银蛇君主点点头,“好,那我满足你。小子,过来让药罐子杀。”

“啥?!”青门一愣,诧异的看了看银蛇君主,又看了看被银蛇君主卷着的谢尘。这家伙没病吧?说得好像我有多傻似地?伸脖子过去让人杀?!

“过来吧,药罐子也好久没杀人了,让他过过瘾。”银蛇君主若无其事的挥了挥手。

“开什么……哎呀!”

青门刚想说上两句,却是忽然感觉到身上忽然一紧!一只无形的大手忽然将他直接拎起扔向了药罐子!

“我擦!不要啊!”青门心中一凛。惊声大呼。在银蛇君主的领域之下,他的虎威铠竟然没有发挥作用?!

“什么不要?受死吧小子!”药罐子狞笑着死死的抓住青门,这次他可不能再让这小子跑了!

“前辈,你……”谢尘见状眉头一皱,暗暗凝聚灵力望向银蛇君主。倘若药罐子真的要对青门不利的话,便是不敌,他也要出手了!

“怎么?难道你忘了我的话了么?”银蛇根本连看都没看谢尘,饶有兴致的望着药罐子和青门。

你的话?谢尘一愣。随即忽然回想起银蛇君主之前所说的话。难道药罐子真的没想要杀青门?只不过看这架势,却又不像啊!

此时,药罐子早已骑在青门身上,恶狠狠抡起手中的烟袋锅!

“啪!”不知是什么材质所铸的烟袋锅狠狠的砸在青门的头上,疼得青门呲牙裂嘴毫无风度的大呼小叫!

“臭小子!知道疼了吗?知道老头儿的厉害了吗?!”

“啪!”

又是狠狠一记!药罐子满眼得意,心中大呼过瘾。

“啪!啪!啪!……”

药罐子似乎揍得兴起,不由分说一顿烟袋锅下去,青门头上已经浮现出了大大小小无数大包。

“臭小子,你不是很能跑吗?现在服不服?嘶——呼!”

药罐子点燃烟袋锅。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得意的笑道。

“不服!又不是你抓住的我,我凭什么服你!”青门咧着嘴,口中却是颇为倔强。

“啪!”

“服不服?”

“我擦好烫!不服!死也不服!”

“啪!”

“服不服?”

“服了……”

“……”药罐子刚刚再次举起的烟袋锅顿时泄气。这小子变的也太快了吧?刚刚还宁死不屈。咋转脸就怂了?

“要不您老给我个痛快吧,我服了还不行?”青门哭丧着脸,顶着满头大包。士可杀,不可辱啊!就算辱,也没这么折腾的……

痛快?药罐子眼珠转动,手中的烟袋锅晃动了一下却没砸下去。仿佛他心中在思索着什么一般。

忽然药罐子好像终于想通了,手腕一动,烟袋锅猛的落下!

“啪!”

“你小子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青门咧着嘴,都这样了还咋跑?

“啪!”

“还敢不敢和我嚣张了?”

“不敢啦——!”青门几乎快哭了出来,那烟袋锅可是点着的啊!在药罐子手里的烟袋锅。其温度绝对可以灼伤圣级强者!

“啪!”

“想不想做我徒弟?”

“不想……呃啊?!不是不是,你刚才问我啥?诶呀别打!”

“啪!”

又是一记烟袋锅。青门直接一阵晕眩,难道是自己刚才听错了?!徒弟?

一旁的谢尘听得真切,直到这时他才真的松了一口气,眼中也是露出了笑意。原来银蛇君主所说的没错,药罐子应该的确没有要杀青门的意思。

只不过,银蛇君主却是轻哼一声,说道:“药罐子,你是说要杀人我才帮你抓住他的。怎么?现在又不杀了?”

“嘿嘿,杀!当然杀!”药罐子尴尬一笑,“这小子说不想做我徒弟,这么不识抬举的家伙我当然要杀。现在就杀!”

“诶哟,您老慢着!”眼见着药罐子再次举起烟袋锅,青门急忙大声讨饶。

“怎么?想明白了?”药罐子作势要打。

青门急忙道:“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师父手下留情啊!”

“我了擦的!这小子改口竟然也这么快?”药罐子又是一愣,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了。

谢尘笑了,此时此刻他已经明白了药罐子的心思。想必青门此次所得到的火焰,也正是药罐子想要的。虽然药罐子说杀了青门之后可以将火焰重新收服,但这灵物却不比灵宝,灵物的灵主死后自己便会直接消散。茫茫混沌却让药罐子哪里去寻?

更何况青门的药师天赋就连小楼东风都能看出来,药罐子又岂能不知?既然收不到炼魂火。那么收一个拥有炼魂火的徒弟也算是补偿吧!

只不过这种收徒的方式……

谢尘摇了摇头,自己却实在是不敢苟同。

虽然觉得有些泄气,但既然青门答应拜自己为师,药罐子就不能再揍了。他有些悻悻的站起身,放开青门。

“小子,你别以为自己吃了多大的亏!告诉你,老头儿我从未收徒,混沌中不知有多少后生想拜入我的门下。我都懒得搭理呢!”

“是,是,师父说的是……”青门苦着脸,一边揉着满头大包一边爬起来,有银蛇君主在旁他自然不敢造次。虽然心中对药罐子仍有怨气,但他却也知道药罐子此话应该也并非吹嘘。银蛇君主手下的药师,岂能是泛泛之辈?

“把你的本命灵和那融合后的火焰祭出来让我看看。”药罐子满意的点点头,俨然一副严师模样。

青门不敢怠慢,急忙依言将青火盘与那此刻已经变成淡青色的火焰祭出。呈现在药罐子面前。

“本命灵中规中矩,还算不错……”

药罐子看着青火盘,点了点头。随后仔细的望向那青色火焰。

这青色火焰乃是灼魄火与炼魂火融合而成。只因青色的灼魄火原本就是青门所有。所以炼魂火也随着化成了青色。

感觉到那几乎能够燃烧灵魂,并充满着净化气息的火焰,药罐子眼角抽了抽!这东西要是给了我,药师大会上哪里还有那两个家伙嚣张的份儿?!这小子的狗屎运真的是逆天了!

充满嫉妒和不甘的看了一会之后,药罐子这才直起腰,从怀中摸索出一株紫红色的三叶草。说道:“把它给我炼了,让我看看你的火候!”

“哦。”青门接过这株三叶草,撇了撇嘴,直接扔到青色火焰之中。

“轰!”

当青色的火焰与紫红色的三叶草刚刚碰在一起的刹那,忽然之间青焰暴涨!就如同一点火星被扔入炸药桶一般。青门周围方圆十几米瞬间陷入了一片火海!

而此时,药罐子却好似早有预料一般轻飘飘退出了数十米之外。

“我擦!这什么玩意儿?!”

青焰之中。传出了青门气急败坏的声音。身处烈焰之中,他手忙脚乱了开始收拢周围的火焰,待到火焰渐渐消散之后,青门全身上下却已经被紫红色染得斑斑驳驳,如同刚刚从染缸中爬出来一般。

“十米左右?刚刚算是及格吧!”药罐子再次飘身上前,似笑非笑的盯着青门,淡淡说道:“小子,你可知道你刚刚炼的是什么?”

“什么?”青门狼狈不堪的白了药罐子一眼,心中却已经把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全都给问候了一遍。

“此草名为三叶紫罗烟,一遇火焰便化为紫色烟雾,其内若是再配上剧毒之物。现在你却是已经全身溃烂而死了!你这小子,连自己炼的东西是什么都不问便用火焰灼烧,给你染上点颜色,就算是教训了!”

我擦!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青门心中腹诽了一句,但接下来药罐子的动作却是让他瞪大了眼睛。

药罐子又从怀中掏出一株三叶紫罗烟,看也不看直接扔进了自己那已经点燃的烟袋锅之中。与此同时,烟袋锅中也是忽然一道红色的火焰腾起瞬间便将三叶紫罗烟包裹!

还来?!青门倒吸了一口冷气,匆忙闪身!

但令人讶异的事情发生了,在那红色火焰的包裹之中,三叶紫罗烟非但没有如同刚刚那样直接爆散,而且就好像寻常草叶般缓缓在火焰中萎缩继而化为灰烬。

“接着!”就当那灰烬在红色火焰中逐渐飘散,一点晶莹的紫色渐渐凝聚之时,药罐子忽然一声轻喝!红色火焰随着轻喝瞬间飘荡而出,如流星般飞向青门!

“哦!”青门下意识的催动青火盘迎上去接,但就在青火盘尚未与之接触的刹那,那紫罗烟精华竟是忽然一闪!

“轰!”

紫色的烟雾再次弥散而开,再次将青门整个包裹在了其中!

青门大惊之下匆忙闪身之际,药罐子的声音也淡淡响起:“徒弟,你给我记住。想做一个药师,对火候的掌握极为重要。无论什么药材,无论多少药材,它们都要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你让它炼到什么程度,它便必须是什么程度,你要它去做什么,它就一定要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