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七章 百日相守

二百九十七章 百日相守

感谢“书友140309200151329?”所透出的评价票,论道不胜荣幸。

青门再一次被三叶紫罗烟给染成了“更深的紫色”。只不过这一次非但是青门,便是谢尘也笑不出了。

虽然药罐子只是看似随意的控制一种药材的火候,但谢尘却是比任何人都了解其中的难度!

且不说在炼三叶紫罗烟的时候,使得紫烟爆棚到十米开外的青门。就连经常使用“天怒星辰”的谢尘也不禁为这种精妙的控制而叹为观止!

经过一次次战斗,谢尘自认为对“天怒星辰”的掌控已经十分纯熟。但自问,与此时药罐子这驾轻就熟,轻描淡写的运用相比起来,无疑还相差甚远!

这完全是将神魂与空间之力完美融合之后才能出现的情况!可以想象,若是药罐子不去炼药而一直潜心于修炼的话,恐怕至少他现在也能成为巅峰圣级强者!

“师父,我明白了。”青门抬起头,虽然他的脸上现在布满了充满喜感的紫色,但目光却是郑重了起来。

药罐子点了点头,抽着烟袋锅随手又甩出十株三叶紫罗烟,道:“明白了,就快去给我接着炼!”

眼看着这师徒二人似乎想要在这一直教学,银蛇君主忽然望向谢尘道:“看来这几天药罐子是无法离开了,若是妖刀城主方便。可否给我们让出一座魔城暂且居住?”

谢尘一笑,道:“前辈太客气了,前辈数次相助谢尘,莫说是让出一座魔城,便是送与前辈又能如何?”

“哼,你以为我助你,便是贪图你的魔城么?”银蛇的目光忽然一冷,转身道:“药罐子。时候不早了回天港再教。”

“哦!”药罐子诧异的看了看银蛇君主,又看了看有些愕然的谢尘。

路过谢尘身边之时,药罐子对他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小子,又说什么话得罪君主啦?咱们君主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坏哦,好自为之吧。”

我没说啥啊!谢尘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这脾气何止是坏?这是彻底的喜怒无常啊!

众人回到天港之时,莫开已经开始用赤金打造魔城。不得不说。莫开无论天赋还是筑城的造诣都异常惊人。

他那化作磨盘大小的手臂,灵巧无比。寻常筑城工匠需要花费数小时时间才能完成之处,在莫开手中却是片刻即好。难怪当初匠神莫老先生在莫开化圣之后便要直接确定他便是匠神的继承人。这份手段确实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得知了青门无恙并且拜药罐子为师之后。莫开心情大好,筑城的速度更快!按照他所说,这座已经初具雏形的魔城要完全建好,只需数月的时间!

只不过要想让魔城真正的能够纵横混沌,却是还需要混沌兽魂和镇城宝器。再好的魔城,也需要动力与攻击手段才行。

而银蛇君主则是另外独自在附近开辟了一座天港。天港之中除了青门之外,甚至连谢尘都不得进入。

对于这古怪的规矩,谢尘也是满心无奈。

自从踏入混沌之后,谢尘仿佛身边便一直有着银蛇君主的影子,甚至银蛇君主本人也两次出现相助自己。

谢尘并没有问银蛇君主究竟为何会如此。银蛇君主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告诉他。虽然这种感觉有点怪异,但谢尘却知道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帮助自己。银蛇君主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只不过现在还没到揭晓答案的时候而已。

另外,谢尘此刻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就在他与灵宫联系,欲要收购镇城宝器和混沌兽魂之时,灵宫却是送来了另一个消息!

“剑宗山崩塌,倚天剑魂拥有者驾驭寒冰魔城进入混沌!一路行来,剑魂拥有者数战皆胜,修为至少在圣级中阶。此人行踪诡秘,出战皆身穿白袍面带白色面具。不知相貌,只知其名,纪如雪。”

纪如雪?难道这剑魂传人是个女人?谢尘摸着下巴沉吟。

“未必,若是这雪非雪,而是鲜血的‘血’,那便不是女人了。而且,混沌中人多不胜数,是男是女岂可因名而定?”

丹田中,剑九同样摸着下巴淡淡说道。别的事情他可以不去关心,但这剑主踏入混沌之事却是与他息息相关。更何况这剑主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圣级中阶!要知道现在的谢尘还只是一级灵圣!

听剑九如此一说,谢尘便暂且将名字的事放在一旁,沉声问道:“剑九,你估计这个剑主需要多长时间能够找到我们?”

“这个不好说。”剑九摇了摇头,继续道:“世上机缘巧合的事情太多,你们二人的本命灵本就是一体双魂,若是近了势必会有感应。好在,我们现在仍然占得先机。灵宫的人一直在帮我们监视,只希望我们的运气不要太坏……”

说到这,剑九轻叹了一声:“刀主,说这些都没用了。他既然能够进入混沌,便说明他至少已经感悟了剑中的天道,有了天道感悟,他的修炼将是一片坦途。而刀中的龙魂虽然主战斗杀伐,却也受到你修为的限制,你还是赶快提升实力为妙。”

对于剑九的话,谢尘深以为然。他如今的对手是一个修为高过自己,本命灵不逊色于自己的强者。自己平日对敌所用的那些招数想来对对方作用不大,而且还很可能被对方克制。为今之计只有增强自己的实力!

想到这,谢尘忽然说道:“剑九,如今我的神魂再次提升,你应该可以给我讲讲那永恒剑意了吧?”

剑九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这倒是未尝不可。只不过这永恒剑意乃是出自于上一任剑主,他当时所用的兵器乃是剑!并且其中剑意大多基于天道所创,龙魂之力只是辅助而已。既然我会,想必那倚天剑中的剑灵也会……”

剑九的话说到这里,谢尘便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样的永恒剑意,自己与倚天剑主一起施展的话,败的只能是自己!对方用的是剑,感悟的是天道。而自己无论感悟还是本命灵都无法与之相比!

“既然如此,你更应该和我说说了。”谢尘沉吟片刻,微微挑了挑眉毛沉声说道。

“刀主的意思是……”

谢尘点点头:“永恒剑意很可能是他的底牌,那我更应该了解对手的底牌,从中找出应对之策!”

时光如梭,转瞬三个月已过。

这段时间里,青门便每日都去银蛇君主之处跟着药罐子学习药师之法,莫开一只在打造着心中的魔城。而谢尘却是独自闭门不出,潜心研究着“永恒剑意”。

“妖刀城主何在?还请出来一见。”

这一日。正当谢尘正在房中思索之时,忽然一个声音传遍了整个天港!

此处天港整整驻扎了兄弟盟连同雇佣军的十四座魔城,便是路过的黄道盟和魔军都不敢轻易招惹。更遑论直接直呼其内的首领了。

是他?谢尘睁开眼。这声音虽然他只听过一次但印象却极为深刻。

传令座下魔城直接驶出天港,谢尘果然在天港之外见到了那艘绿色的画舫,以及画舫上那个绿发绿瞳的消瘦老者。

只不过这一次,老者的身边却是多了一名身穿黑袍面色清冷的女子。

“退下。”谢尘扫了一眼画舫左右严阵以待的两座魔城,随后站在城头向着绿发老者拱手道:“晚辈谢尘,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唤晚辈前来有何吩咐?”

老发老者淡淡点头道:“吩咐谈不上。只不过老夫在这炼魂大陆上玩得腻了。路过此处之时见兄弟盟的人马尚在,所以便来打个招呼。”

“哦?前辈竟一直在炼魂大陆?请恕晚辈着实不知此事,却是怠慢了前辈。”谢尘眼眉一挑,含笑说道。

绿发老者挥了挥手,淡淡道:“你便知道又能如何?你我又有何牵连。我此来只是打个招呼,让那家伙安心而已。”

说着老者竟是不再理会谢尘。兀自转身带着那黑袍女子消失在船头之处。而那绿色画舫也瞬间腾起,须臾便没入了混沌之中!

怪人!谢尘皱了皱眉,半晌无言。对方在天港之外叫的明明是自己,却又为何直接便走?让那家伙安心?那家伙又是谁?!

谢尘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便找到了答案。

就在那绿色画舫消失不久之后,远处忽然又响起“隆隆”之声。这一次,却是银蛇君主带着药罐子和青门驾驭魔城而来。

不待谢尘开口,银蛇君主便直接说道:“谢尘,我在此盘亘已百日有余,此番便是来来告辞的。”

“银蛇君主也要走?!”谢尘诧异的望着银蛇,随后目光又扫向了对方身边同样一脸无奈的药罐子和青门。

“难道你以为我很闲么?”银蛇君主轻哼一声。

谢尘被问得一滞,只得道:“前辈误会了,谢尘并无此意……”

“算了,你怎么想与我无关。药罐子,我们走吧。”

不待谢尘说完,银蛇君主已经腾身而起。而此刻混沌天际之中却是轰鸣声大作,一座银色魔城破开混沌向着天港飞来。

药罐子见银蛇说走就走,不禁叹了口气一把揪住青门的耳朵,说道:“徒弟,该教的我都交给你了,这是师父我写的一本《药典》,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给我好好研读,听到没有!”

青门被药罐子揪得呲牙裂嘴,忙不迭的点头:“听、听到了!诶哟,师父轻点儿!”

药罐子满意的松开手,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丝不舍。他这辈子没什么亲人,已然将青门视作了亲生骨肉。

“记得师父的话!药师大会上,你要是敢给我丢人,我一定再凿你小子满头大包!”

“师父放心!弟子打架怂了点,但炼药还没怕过谁!”青门面色一正,眼中同样露出不舍之情。

“臭小子!走了!”药罐子哈哈一笑,深深吸了一口烟袋锅随着银蛇君主腾空而起。

银蛇魔城轰然而去,近百日的相处留给青门的是怅然和不舍,但留给谢尘的却是一丝疑惑和莫名的心动。

“难道银蛇君主之所以留在此地近百日,不只是为了让药罐子教导青门?”谢尘喃喃自语。

剑九在丹田中微微点头,捻须道:“当然不只如此,难道刀主还没看出来么?以那绿发老者的修为,想要屠灭我等轻而易举。在这炼魂大陆上能与之抗衡的恐怕便只有银蛇了。”

剑九的话也正说道了谢尘心里,谢尘抬眼望向银蛇魔城消失的方向,目光明灭不定。

银蛇在这炼魂大陆逗留百日竟然是为了保护我!那么他到底是谁?那绿发老者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