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零四章 邪

三百零四章 邪

“想战,我随时奉陪。但我想,你应该也不愿在杀了我之后陨灭在这金弓大陆之上吧?”谢尘静静的望着眼前那崭新的白色面具,声音低沉。

纪如雪终于还是依约来到了裂谷之中,她在寒冰魔城被毁之前选择了接受现实。凭她自己现在的力量,无法冲出黄道盟的包围。

“你想让我帮你救她?”纪如雪望着包裹在烈焰之中的凤七。到了这里之后,她便已经猜出了谢尘的用意。

谢尘毫不掩饰的点点头,“帮我,也是帮你自己。我可以承诺,便是我死也会让我的手下保证你能活着离开金弓大陆。”

“即便你死?”纪如雪咬了咬银牙,发出冷笑:“她不是你的女人,你甘愿为她而死?”

听到这话之后,谢尘笑了,“不是我的女人,为什么我就不能为她而死?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除了爱情之外,还有很多种情感可以让人抛却生命?比如亲情,比如友情。”

纪如雪怔了怔,目光中闪出了一丝不屑:“谢尘,我本以为你只是修为差劲而已,却没想到你的心境也如此差劲。有了这些牵绊,你永远只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就足够了。至于你,只需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谢尘淡然的望着纪如雪,口舌之争毫无意义,胜与败也和这些无关!

纪如雪点点头,淡淡道:“其实原本我是想让你以命换命,看看在你自己的命和朋友的命之间该如何选择。但是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你应该死在我的手上,我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杀你。你记着,正邪不两立,我帮你只是为了杀你而已。”

“这么说,你答应了?”谢尘眼眉挑了挑,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激动问道。

“废话少说。从这里先给我开掘出一个万米隧道,直通地火边缘!”纪如雪手中长剑指着一处地面,直接说道。

纪如雪就连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正如她所说,她原本至少也要让谢尘跪下来卑微的恳求自己才对!

但当她望见谢尘那双眼睛的时候,忽然所有的刁难都瞬间化作了虚无。仿佛在她的眼中,卑微的哀求与屈辱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男人身上!

为什么?明明这个男人是自己不死不休的死敌。明明他刚刚才逼得自己无比羞愤!自己不杀他便罢了,为什么自己不去趁机好好整治他?

在谢尘开始动手挖掘之时。纪如雪心中反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最后她得出了一个满意的答案,我是神兵的掌控者,他也是!他只配死在自己的剑下,但神兵的威严却是不可亵渎!

得到答案的纪如雪显然轻松了许多,而此刻谢尘也满头大汗全身泥污的从隧道之中钻出。地火的温度炙热无比,虽然他并没有直接接触地火,但那温度却足以令现在的谢尘感到灼痛。

好脏!似乎嫌弃般瞪了谢尘一眼,纪如雪终于开始了动作。

只见她将手一挥,一道闪烁着冰晶的寒气瞬间将凤七连同体外的火焰直接包裹。纪如雪对自己的本源属性控制极为纯熟,在她的包裹之下。凤七身边的火焰竟然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下一刻,纪如雪忽然用脚尖轻轻点了一下地面。

“刷!”

一层薄冰瞬间凝结,继而竟是奇异的蔓延开来直奔谢尘所掘出的那个隧道。

一袭白衣的纪如雪自然不会如同谢尘这般满身泥污,她小心的将隧道的内壁全部覆上薄薄的冰墙之后,这才摄着凤七的身体小心翼翼的顺着隧道滑下。

“她的本源属性真的能够对抗地火的温度?”谢尘见纪如雪的身影消失在隧道之中。这才轻吁了一口气,有些不确定的传音问道。

“以她的修为,自然做不到。”剑九捻着胡须淡淡说道:“但她却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天道感悟!地火与天雷皆是天道之力所凝,而她因只掌控了半个神兵,所以拥有的是最为纯粹的天道感悟。在这种纯粹的天道感悟之力下,别的中阶圣级强者无法做到之事她却是可是做到。”

原来如此,谢尘点点头,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剑九!据我所知,这世上并非只有一柄神兵!听你方才所说,难道其余神兵拥有着所感悟的并非纯粹的天道?”

“这个么……”剑九的声音一滞,谢尘的问题显然让他一时难以回答。

果然有蹊跷!

见剑九如此,谢尘知道剑九定是还有事情在隐瞒自己!这家伙就是这样,很多事情他虽然知道但却刻意隐瞒,除非到了必要的时候或者他认为该说的才会去说!

谢尘不喜欢这种感觉,别的事他不管,但现在他既然已经感觉到了问题,就必须要问个清楚!

“那好吧,我便说说。”在谢尘逼问之下,剑九摇了摇头无奈道:“天下神兵的确如你所想一般,除了天道之外都会蕴含一些别的东西。正如凡事都皆有两面一般,比如你的龙魂便是其中一种。这种东西,被称之为变数,抑或者可被称之为邪。”

邪?谢尘眼中精芒一闪,没有打断剑九的话。但他心中却是忽然明白了纪如雪方才所说“正邪不两立”的意思。

剑九沉吟着说道:“天道是无上大道,自然便是正。与之相对的,那就是这邪了。神兵与神兽等虽在天道之下,但却并非完全由天道所掌控!天道只能将大道之力融入其中,限制其撼动无上大道。神兵正是如此,一为天道一为邪,正因如此才能得到天道的力量从而发挥其强大的威力。”

“每一个神兵拥有者,因个性经历不同,所以选择的道路也不同。若是他们敬畏天道,则天道便会助之,若倾向于邪则被弃之!上一任剑主也正因为此,才会被追杀以致陨落,只不过未曾想神兵竟然流入异界被一分为二,这可是从来都不曾发生过之事。”

谢尘心念电转。仔细咀嚼着剑九的每一句话。当剑九说罢之后,他忽然问道:“如此说来,我便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只掌控邪的神兵了?”

“的确如此。”剑九点点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急急道:“刀主,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神兵只有合一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且这也是宿命!便是你不愿。那天道神兵也会追杀你到死……”

“急什么,我不是还没有决定呢么?”谢尘打断了剑九的话。眼中精芒闪动。

原来这便是所谓的邪!我说为何在我渡劫之时天劫雷霆如此狂暴?若是我在渡劫中陨落,岂不是省却了天道追杀邪的功夫?!只不过我活过来了!六大准天道协力助我,想必也是因为我这神兵中没有天道吧!

谢尘并没有将心中所想与剑九说,但此刻他却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轻松。正邪不两立?难道掌控者便是正,反抗者就是邪么?成王败寇,不到最后一刻谁敢说谁正谁邪!

就在谢尘思索间,脚下的大地忽然轻颤了起来!虽然这颤动十分轻微,但谢尘却是极为敏锐的察觉到这轻颤中所隐含的巨大力量!

“好了,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能否活着便看她自己的造化。”白衣闪现。纪如雪已经站在了谢尘的身前。

谢尘微微点头,他虽然不知纪如雪到底是如何做的,但却相信对方绝对不会欺骗自己。

此刻,金弓大陆的天空中激战正酣!

十六对二十四,面对几乎一倍于己的敌人。莫开展现出了超凡的指挥天赋!

在莫开的指挥之下,兄弟盟的魔城阵型变幻不定,却又犀利无比!恐怖的镇城宝器轰鸣中,七座黄道神城或是直接碎裂,或是轰然坠毁!而兄弟盟一方直到现在才被击毁两座魔城!

眼看着自己麾下的神城越来越少,韩匡眼皮跳了跳终于忍不住大骂出声!

“废物!一群废物!都给我集中火力打那座红色魔城!难道你们现在还没看出来,那是他们的指挥城吗!”

在韩匡的咆哮之下,带队出战的四名校座早已苦了脸。他们自然能够看出那座红色魔城是指挥城,但这红色魔城的速度极快,反应灵敏,而且城墙异常坚固!刚才便是有两座神城试图追上拦截而被直接干掉,要是那么轻易便能拿下,何必付出这么多伤亡?!

“呵呵,韩御座稍安勿躁,你的手下不是已经打掉了两个敌城了吗?区区兄弟盟魔逆,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韩匡咆哮之际,一座同样飘着三星黄道旗的神城缓缓飞至。城头上一名小鼻子小眼的矮小男子嘿嘿轻笑,不咸不淡的说道。

“郭天!你给我闭嘴!”韩匡瞥了一眼难小个子,忿忿喝道。

“不足挂齿”这句话原本是他韩匡所说,没想到郭天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连续说了两次!这分明是明显的挖苦!

不过愤怒之后,韩匡心中一动,冷笑道:“郭天,咱们可是早已有言在先,这些魔城先灭,首功便归我。你先抓住谢尘,那么首功归你。你现在找到谢尘了吗?”

郭天嘿嘿一笑,淡淡道:“急什么?现在不是正在找吗?”

说话之间,“轰隆隆”的巨响已经从天王山脉的一侧滚滚传来。韩匡望去,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郭天,你疯了!”

“疯了?妖刀魔逆祸乱混沌,我为天下苍生计,扫平区区天王山脉又能如何?”

郭天笑得很是阴险,就在不久之前,他已经传令十二座神城展开最强攻击力对整个天王山脉开始地毯式攻击!

神城所过之处,山川直接崩碎,大地如海浪般翻滚!便如同犁翻过的土地一般,彻底的将天王山翻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