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零五章 还记得雨柔么

三百零五章 还记得雨柔么?

在黄道盟御座的眼中,一座大陆上的山脉只是如敝履一般随意可弃。.甚至山中的百姓和生灵也是一样,死便死了有何惜哉。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没有发现,就在地毯式的扫荡开始之时。一条双眼呆滞的身影,恍惚着走进了天王山脉的丛林。

在这山中所有人都在向着拼命逃走的当口,有人竟然还傻乎乎的进入天王山,这本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当隐匿在山石之中的人们见到了这个人之后,却都理解了。

呆滞的目光,恍惚的神情,脏兮兮破烂不堪的衣衫。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人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唯一能够让人多看一眼的,便只是此人那早已沾满了泥污,但却依稀能看出是赤红色的长发,与那空荡荡的左臂。

这个“白痴”步履蹒跚,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方,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但是他却不停的走着,他赤着脚,目光一直怔怔的望着前方。原本在那里,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天王峰!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他是谁,他从何而来,他来做什么也不清楚。他的心中仿佛只有一个声音在前方呼唤着他,他觉得只要到了那里,就会知道一切了!

这一路,他走了不知有多久,依稀间他记得有一个约定在等着他。他坚持不懈的走着,没有灵力的保护,脚底早已生出了一层厚厚如甲胄般的老茧,身体也被风霜不断摧残。他终于快到了,就快到了!

他傻傻的笑着,却根本没发现天空中有一座魔城已经向着他所在的方向亮起了一点毫光!

“谢尘!你到底要去哪?”纪如雪如一道白虹般在密林中穿行,紧紧的跟着前方那如青烟般的身影。

她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要跟着这个家伙,最终她为自己找到的答案是,这家伙说保证让自己平安离开金弓大陆,为了让他履行这个承诺,所以她才要跟着他!

可是高傲冷漠的倚天剑主,真的需要一个修为不及自己的人来保护吗?

对于纪如雪的喝问,谢尘充耳不闻。

凤七那里他已经再无能为力,一切只能看凤七的造化!但是就在刚刚,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心悸,这种心悸是来自于南冥离火!

众兄弟之中,唯一能够让谢尘产生这种感觉的便只有一人!那个人曾将一点南冥离火藏在了心里,用来保护他此生的最爱!而那个人也在金弓大陆!

虽然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谢尘却笃定他还活着!此刻谢尘心中充满了兴奋,一个熟悉的名字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荡,玉长风!

“长风!”谢尘已经望见了前方那个木讷的身形,纵然泥垢满身,但却他却仍旧一眼认出了对方!

玉长风的身子一顿,呆呆的转过头向谢尘的方向看了过来。他忽然傻傻的笑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只是觉得那个大喊的男人十分亲切。

笑?谢尘心中一沉!玉长风什么时候这么笑过?难道自己认错了?!

“轰隆隆!”

而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天空中雷霆爆响!一道恐怖的威压瞬间轰向大地,轰向玉长风所在之处!

“不要!”谢尘拔刀而起,睚眦欲裂!

“你不能过去!”忽然间,一柄剑拦在了谢尘身前,阻挡他冲向那恐怖的攻击!

“让开!”谢尘低吼一声身子不停!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倒不如死在我的手里!”纪如雪双目清冷,手中长剑指天划地!

“轰!”“轰!”

刀剑相撞的声音,与镇城宝器的攻击砸在地面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霎时间地覆天翻,周围的大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翻卷起来向着四面八方漫延汹涌!

“不可能!长风不会死!那不是长风!”

谢尘被剑气和那巨大的气浪裹挟着倒飞而出,但他的目光却死死的锁在玉长风原本所站之处!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明明又看到了自己的生死兄弟,但却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纪如雪恨恨的收回几乎刺到谢尘咽喉的长剑,她没有趁着这个机会杀他,她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

谢尘似乎根本就没看到那一剑,他的身子猛然一顿,紧接着翻身再次顶着汹涌的气浪向前直冲!他要确定那到底是不是玉长风,他必须无时无刻的提醒着自己即将面对的一切!

“为了独臂的白痴女人,竟然也这么拼命!无药可救!”纪如雪冷冷的注视着谢尘冲入烟尘之中,冷笑不止。但笑罢之后,她却是紧随着谢尘没入尘烟之中。

“长风!”谢尘在隆隆的轰鸣与弥漫的烟尘中大吼着,仔细的搜寻着自己不愿见到的残肢碎体。

“嘿嘿,你在找什么?”一个声音忽然在谢尘的身边响起,但那语气却充满了好奇。

谢尘身体猛的一颤,难以置信的回过头,“长风?你、你没死?!”

玉长风傻傻的笑着,满脸硝烟衣衫更加破碎!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血色如月般的弯刀。

“长风是什么东西?好吃吗?嘿嘿……”

“兄弟……”谢尘怔了怔,忽然视线有些模糊。无论气息还是相貌,这都是玉长风无疑!但是他为何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兄弟?兄弟是啥?你个白痴……没事我走了。”

玉长风见谢尘呆呆的样子,又是嘿嘿一笑,提着血色弯刀继续向前,走向那已经荡然无存的天王峰。

“不是女人?他……是谁?”这一切纪如雪都看在眼里,莫名的心中松了一口气,却又不自觉的问道。

女人?她体内的剑灵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忘了么?兄弟盟中的第一战将,血月刀圣玉长风。曾经,他也是我们要排查的目标之一。”

“原来是他……他怎么会是一个白痴?”

“白痴?他怎么会是白痴?看到他额头上那道伤疤了吗?想必那便是他如今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剑灵淡淡说道。

而此时,显然谢尘也注意到了玉长风额头上的那道狰狞的伤疤!一眼望去,那伤疤几乎横贯了玉长风的整个额头,明显便是利刃所伤!

谢尘身子一动再次来到玉长风身前,“长风,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谢尘!”

“你这人好无聊,不要挡着我走路好不好?”

玉长风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中的血色弯刀,对谢尘嚷道:“杀猪刀见过没有?告诉你,我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杀猪刀……谢尘望着那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血月弯刀,苦笑着后退了半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玉长风却是根本没听到谢尘的问话,忽然眼睛一亮盯着谢尘手中的屠龙刀,“你也用刀?咱俩比比?”

比刀?谢尘心中一动,或许这也是一个办法!

想到这,谢尘手中龙纹长刀一扬,沉声道:“好,那我们便来为石林谷那一战做个了结!”

乱石山石林谷,陈词的大阵之中谢尘与玉长风第一次交手!那一战因红巾阻击者的加入无疾而终,也是玉长风一直以来耿耿于怀之事。

“石林谷……”玉长风愣了愣,呆滞的目光中似乎闪过了些什么。

谢尘心中一喜,正待要再说些其它事情。但忽然之间玉长风身后剑光一闪!一柄长剑无声无息之间已经扫到了玉长风后颈!

“噗通!”

正在恍惚中的玉长风直接软倒在地,谢尘眼眉一竖怒视着突然出现的纪如雪,“你干什么?!”

出剑的正是纪如雪,她冷漠的看了谢尘一眼,淡淡道:“玉长风死不了,我只是将他击晕了而已。你认为现在是你和一个白痴叙旧的时候么?”

“我做什么无需你管!”谢尘瞪了纪如雪一眼,若是实力足够,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杀掉!

“我也懒得管你!只不过你不要忘了,现在你还欠我一个承诺,我现在还在金弓大陆!另外,难道你的刀灵没告诉你,要想让这家伙恢复记忆,便要从他最痛之处下手么?”

“最痛之处下手?”谢尘一怔,不禁望向昏迷在地的玉长风。

剑九点点头,道:“她说的不错,记忆丧失乃是神魂被封所致。从他最痛处下手,往往会事半功倍。”

“那你为何刚才不说?”谢尘含怒道。

剑九耸了耸肩,“你也没问啊!我以为你已经有办法了呢……”

谢尘不再理会剑九,附身蹲在玉长风身边。最痛之处……

忽然谢尘眼睛一亮,目光落在了玉长风胸口处那狰狞的伤疤之上!

“谢尘,你要干什么!”纪如雪目光一凛,正望见谢尘五指并拢,猛然插向玉长风的心脏!

“噗!”“轰!”

殷红的鲜血与幽蓝色的火苗同时出现!就在谢尘的手伸入玉长风的胸腔之后,蓝色火焰已经将整个区域完全覆盖!

“呃……疼!”

剧烈的疼痛使得玉长风猛然转醒,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正看到谢尘鲜血淋漓的手正在自己胸腔中抽出!

“长风,还记得雨柔么?你的妻子。”

谢尘抬起头,摊开手掌,一枚已经被鲜血浸染得生出丝丝血线的玉佩呈现在玉长风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