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一十八章 逍遥居的小刀

三百一十八章 逍遥居的小刀

夜,灯火通明。

这是逍遥城乃是整个天缘大陆最为热闹的时候,当赌徒们搏杀了一天之后,便开始给自己找着乐子。有些是为了庆祝,有些则为了发泄。

逍遥居酒坊中,不少粗豪的汉子们大笑着,扯着嗓门吹嘘着自己的经历,炫耀着自己的财富和女人。虽然他们的话早已说过了无数遍,但却从来都不缺乏听众。

还有一些,则是失意的人。他们默默的坐在角落,要上一壶酒简单的小菜,无声的喝着,满脸颓然。或许在今晚之后,他们便将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遇到这种人的时候,光头老板总会吩咐伙计去给他添上一壶酒,道一句“世事无常”。

来过逍遥居的人都知道,老板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老好人。从不多说什么,也从不瞧不起任何人。若是没有酒钱,便到老板那里喝上一杯,回答他一个问题,或许他还会送你一笔不菲的路费。

逍遥居唯一的伙计叫小刀,是一个修为不怎样青年。他整天满脸笑容,忙忙碌碌。老板吩咐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从不多问从不多言。

“伙计!来一桌你们这里最好的菜!十坛最好的酒!”五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风风火火的到来,拍着桌子大呼小叫。

“好咧!”小刀应和着下去准备。

为首的黑衣大汉撇着嘴,毫无顾忌的大声道:“哥几个,上次大家虽然都受了点伤,但好在都活下来了!这次咱们好好合计一下,做一桩大的!”

其余四人纷纷点头附和,此时酒菜已经端上,几人拍开酒坛牛饮了起来。

“大哥,你说那家伙会不会知道咱们……”酒过三巡。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光头汉子端着酒碗,小心翼翼的说道。

“老三!你这人就是胆子太小了!怕他作甚,混沌这么大。他怎么知道我们就在天缘大陆!更何况,要找他也要先到天缘城去找。难道还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我们?”光头汉子对面,一个红发汉子拍着桌子不屑说道。

“嘿嘿,二哥说的是……”光头汉子嘿嘿一笑,五人继续喝酒岔开了话题。

对于逍遥居来说,这般的客人早已司空见惯。但几人接下来的谈话,却使得不少人情不自禁的竖起了耳朵。

每人都喝了一坛酒之后,五个汉子的话逐渐多了起来。一个身穿白袍的汉子说道:“大哥。‘要塞’那帮家伙也太黑了,咱们兄弟盟也算是有些名号他们竟然要五千万灵石!实在不行咱们直接冲过去得了!”

“冲过去?四哥说的也太轻松了吧?那要塞里面可是有黄道盟的玄座坐镇!咱们五个加起来也不可能是君级强者的对手吧?”五人之中身材最为高大,但却一直默然不语的那名汉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忽然觉得四周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左右一看。才发现附近几个桌子上的人都停止了谈笑,偷偷在望着自己五人。

那高大汉子一愣,旋即勃然大怒,吼道:“看什么看?老子就是兄弟盟的大力天妖莫开!想死的就出来比划比划!”

“刷!”

所有目光顿时全部移开,但整个逍遥居却是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更是有人悄悄拿出传讯玉简。兄弟盟?难道五十年前毁灭金弓大陆消灭了黄道盟数百座魔城的兄弟盟还存在吗?!

这可是天大的新闻!为首的那个黑袍汉子是妖刀谢尘吧?红发的是血月刀圣玉长风?不对呀,据说玉长风是独臂来着。也可能是用什么秘法恢复了也说不定!这么说那个光头就是斗战圣猿空空了!白衣服的那个是谁?陈词还是萧十三?看样子想必应该是阵法师陈词……

周围的议论中,为首那黑袍汉子皱了皱眉,“老五,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这逍遥城虽小。但也有些悬赏不菲的强者。”

那“老五”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大哥,你是担心被那家伙知道吗?算兄弟我说错了,要不咱现在就走?”

“那倒不……”

“诶哟!原来几位便是传说中兄弟盟的英雄啊!几位今日来到小店,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要不这样,几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小店全部免单,算是孝敬各位英雄的。”

就在那黑袍大哥迟疑的时候,他们旁边却似笑呵呵走来了一个光头青年,正是逍遥居的掌柜。

“兄弟盟”五人对视了一眼,老五更是面有得意之色。天下还有这等好事?仅仅报出一个名号,便有人主动上来免单。

“掌柜的,我看你这发型,该不会是想要模仿我空空三哥吧?”老五嘿嘿的笑着,望向五人中那光头汉子。

掌柜的急忙笑着摇头,说道:“我哪敢模仿名震混沌的斗战圣猿啊?我这秃头是天生的……不过能与斗战圣猿同一发型,也算是小的的荣幸了。”

“恩,天生秃头却也不错!哪像老子,天天都要剃头……”那三哥嘿嘿一笑,不过还未等他说完,却是被大哥狠狠一眼给瞪了回去。

黑袍大哥瞪完老三之后,向着掌柜笑道:“掌柜的,你很会做人!放心,我们兄弟盟忘不了你的好处!以后你这家店,就是我们兄弟盟罩着的了!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妞儿,歌唱的不错?是老板娘吧?出来让哥几个见见啊?”

光头掌柜闻言陪笑道:“几位英雄见谅,那并非内子,只是来到这天缘大陆之后无所依靠,所以才在小店中靠卖唱以充食宿房资。我可没那个福分……”

“哈哈哈!你小子怕是早就硬上了吧?还遮遮掩掩个屁!哪有这一卖唱就唱几十年的道理!要不就是你小子原本就有妻室,你又是个惧内的货,不敢纳妾就是了!我说的对也不对?”

白衣汉子摆出一副一切了然于心状,说罢之后还十分刻意的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便好像有意要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一般。

光头掌柜闻言也着恼,便只是低头“嘿嘿”笑着。笑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转身对那伙计喊道:“小刀,快去请蝶姑娘出来,就说店里来了兄弟盟的贵客要听她唱歌,让她好好准备一下!”

“哦,哦!”

叫做“小刀”的伙计哦了一声,抹着鼻子奔后院走去。隐隐间,依稀可以听到小刀的喃喃自语“兄弟盟?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逍遥居的后院很大,放眼望去至少有十余座庭院,每一座庭院都是相对独立。

小刀轻车熟路的来到一个僻静的庭院之内,伸手叩门,“蝶姑娘,掌柜的说该去唱歌了。”

“恩,知道了。”

房门轻轻开启,月光照出房内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女子不施粉黛,却美得没有半分瑕疵,宛若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她便是逍遥居的“蝶姑娘”。

不知为何,小刀每次见到蝶姑娘的时候都会感到一丝局促,就连他自己都很是奇怪。明明“凤姑娘”也很美,却为什么自己没有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蝶姑娘望着小刀那张几乎永远都带着笑容的脸,目光中似乎有些幽怨,但更多的却好像是心酸。

“掌柜的还说什么了吗?”蝶姑娘在望着小刀的时候总是很专注,看得小刀更加局促只是傻傻的笑着。

“没、没……哦,对了!掌柜的说,是兄弟盟的英雄要听你唱歌。蝶姑娘,这个兄弟盟是不是你们平常经常说的那个兄弟盟?”小刀别开目光,下意识的摸着鼻子。这个习惯就算过了五十年,他都没有改。

兄弟盟……

蝶姑娘的眼中精芒一闪!旋即微微一笑,平静了下来:“小刀……你觉得他们是兄弟盟么?”

我?小刀微微一愣,摸着鼻子的手也停了下来。片刻后,他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

“觉得什么?!”蝶姑娘急忙追问。

“觉得他们不像是好人……蝶姑娘,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我、我现在就和掌柜的去说!”小刀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蝶姑娘仿佛苦笑了一下,叫住小刀,“等等,谁说我不去了?去告诉掌柜,我一会就去。”

“哦……哦!”小刀身子一顿,眼中露出有些失望之色。不过他只是一个伙计,无奈之下只能磨蹭着脚步向院外走去。

“五十年了……”幽幽的叹息从屋顶传来,红影一闪,身穿红衣的美貌女子轻轻的飘落在蝶姑娘的身边。

“蝶儿,你打算便这么一直守下去吗?老大他……”

“小七别说了。”蝶姑娘轻轻叹了一口气,勉强笑了笑,“虽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至少他还活着……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会想起来的。你们不也是一样这么想么?”

红衣女子点点头,望着小刀消失的方向,“老大是为了救我们才变成这个样子的,陈词说老大感悟的是希望之道,而他放弃了自己生的希望,把希望留给了我们,所以才会自己将自己的道禁锢在神魂之中。他为了我们而违背了自己的道,我们又怎么能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