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一十九章 煞星

逍遥居内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昏暗的光线中嘈杂声倏然消失不见。经常来到逍遥居的人都知道,蝶姑娘来了。

酒香盈鼻的逍遥居中,忽然道道若隐若现的流光飞舞,须臾后流光化作彩蝶在一桌桌客人之间翩然而过,留下一抹似有若无的芬芳。

彩蝶渐渐消失,轻纱缓缓在一座高台周围落下。浮动中,窈窕的身影浮现,便是未观真容,却已使得不少人失魂落魄。

光头掌柜翘起二郎腿,拎着酒壶晃头微笑。而小刀却恪尽职守的站在高台一旁,这是蝶姑娘的要求,她要小刀在离她最近的地方保护她。

“兄弟盟”那五人都已经眯起了眼睛,尤其是光头的三哥,眼珠子更是几乎欲要将那高台帷幔看穿一般,嘴边露出**邪的笑容。

深深的望了一眼帷幔之外那站得笔直的身影,在蝶姑娘眼中那道影子便是她所期盼的整个世界。只是那个世界还没有回忆起,曾经有一只蝶,在这世界内徜徉。

“如是我闻……”

婉转的歌声响起,悠然荡漾,撩拨着逍遥居中每一个人的心弦。

“仰慕比暗恋还苦,

我走你的路,

男儿泪女儿哭……

我是你执迷的信徒,

你是我的坟墓,

入死出生由你做主。

你给我保护,

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可你欠我幸福,

拿什么来弥补?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歌声中,畅快欢笑的男人们渐渐沉寂了下来,或是低头或是转眼,望着身边怀中依偎的女人。女人的眼中泪光莹然,男人的喉间热流涌动。

失意的人们抬起沧桑的双眼,心中涌起无数早已被尘封的往事,如烟如梦。但却无比真实,或许他会想起曾经的欢笑,或许会忘记如今的惆怅,或许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邪的目光渐渐消失,在这涤荡心尘的天籁中,欲望只是多余,人们享受着这顷刻间的宁静。唤起了心底最初的声音。

“兄弟盟”黑袍大哥静静喝着酒,沉默着。他似乎想起了许多,自己难道便永远的活在这面具之下?

光头老三摸着头上刚刚生出的细碎头茬,当初他的头发并没有这么少……

一曲唱罢,所有人都沉默着,他们虽然身份不同境遇不同。但却都是在生死中闯荡之后,达到如今修为的强者!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首歌,一杯酒而想起最初的过往。

混沌中的生死搏杀,天缘大陆的纸醉金迷,早已令他们改变。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被生与死,被罪与杀侵染过的野兽。在混沌的丛林法则之中迷失的自我。却是忽然在这逍遥居中被找回来了。

光线重新亮了起来,但喧嚣却是没有再次响起。

一个坐在角落的失意者站起身,深深的向着蝶姑娘消失之处鞠了一躬,随后微笑着大步走出逍遥居。他忽然想回家看看,回到那个还在将他奉为“老祖”的家族之中去寻找自己当初的记忆。

又有人站了起来,付了灵石之后离开。他们或是带着笑,或是找回了自信,或是饱含深情……

这是只有在逍遥居里才能看到景象。一曲罢,总有人想起了什么,总有人找到了什么。

“几位兄弟盟的英雄,请问这首歌如何?”光头掌柜笑眯眯的望着“兄弟盟”五人。

“兄弟盟”黑袍大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抬头眼中似乎有着一丝怅然,“掌柜,其实我们并非……”

“呼!”

就在这时。忽然一股彻骨寒风顷刻便吹散了黑袍大哥的话!

一袭白衣胜雪,一柄长剑如霜!戴着面具的白衣人如鬼魅般忽然出现在了逍遥居门口,面具后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那“兄弟盟”五人!

“哗!”

沉凝的气氛瞬间被打破!逍遥居内所有人都已经感觉到了那冰寒彻骨杀机!而修为上的差距,更是让这些酒客们惊慌失措。难道竟然有人想要在逍遥居内杀人?!

纷乱之中,“兄弟盟”五人大惊失色!他们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他们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向后退了半步!

扫了一眼逍遥居,面具之下清冷的声音响起:“我只杀他们五人,余者不动便可活命!”

说罢,白衣人竟是丝毫不看周围,提着长剑向五人缓步走去。

“白衣煞星!我们已经逃到了这里,你为何还要对我们兄弟盟赶尽杀绝?!”黑袍大哥嘶吼着,愤怒中带着一丝恐惧。

“兄弟盟?看来你还没有悔改的意思。”白衣人一步步向前,冰冷的杀气使得周围桌上的酒菜都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寒冰!

话音落,长剑出!一剑如蛟龙,闪电般刺向黑袍老大的咽喉!面对着这一剑,黑袍老大根本不可能闪躲,他只有召唤出一柄长刀硬接!

“铛!”

清脆的声音响起!就在黑袍老大的长刀还未举起来招架之时,一根赤金色的长棍已经荡开了这如闪电般的一剑!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他们既然已经知错了,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更何况,小店小本经营,可禁不起施主如此折腾啊。”

光头掌柜将那碗口粗细的赤金长棍背在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白衣人。便仿佛刚刚那令人炫目的一棍并非出自他手一般。

“你的修为不错,但却不是我的对手,不想死,便让开。”白衣人长剑微微一动,挽出一道剑花,淡淡说道。

而那劫后余生的黑袍大哥和其余四人显然并没有料到这种结果,见到有人出头忙不迭的躲在了光头掌柜的身后。

“掌柜的,这人是个疯子!你帮我们打发了他,我们给你灵石……哦,不!我们兄弟盟甘愿为你做牛做马当伙计……”

“滚!”一直笑容可掬的光头掌柜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不禁眼睛一瞪低吼道:“你们也配提兄弟盟这几个字?兄弟盟里各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岂是尔等这般贪生怕死之辈!若是再说一句,不用他动手,我便先废了你们!”

五人一愣,想生气却又不敢。只得苦着脸陪笑道:“是是是,您说得对!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我们兄……哦不,我们五个断断不敢忘记掌柜的大恩大德!”

五人的表现,顿时令逍遥居中其余的客人目瞪口呆。这五人竟然是冒牌货?那这个白衣人又是谁?

白衣人看着五人的表演,冷哼道:“你们几个到了现在还想活命么?既然敢冒充,那就应该有死的觉悟。限你们十息之内出来受死,否则别怪我到时候让你们想死也死不成!”

说话间白衣人又深深看了一眼光头掌柜,飘然退出逍遥居。这么做,显然是他已经给足了逍遥居掌柜的面子。

“你们,出去吧。”待到白衣人退出之后,光头掌柜摇了摇头收起长棍,对那冒充兄弟盟的五人说道。

“掌柜,英雄!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五人闻言顿时满脸惶恐失声哀求,上一次他们险而又险的逃出了白衣人的追杀,但这一次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们才刚刚幡然醒悟,可不想现在就死。

光头掌柜的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笑道:“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我根本救不了你们。你们难道还没看出来我打不过他么?虽然我也不愿承认这一点,但这也是事实,你们走吧。”

说罢,光头掌柜摇着头甩开了五人走向一旁。就连他自己也奇怪,曾几何时,自己的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好了?若是在以前……

想到这,光头掌柜下意识的望了一眼一直在角落里默然不语的小刀,心中微微一叹。以那白衣人的实力,除非再找一个出来和自己联手。否则就只能期待奇迹的发生了……

“时间已到,你们可以去死了。”

就在这时,忽然逍遥居之外再次响起那冰冷的声音!

而声音响起的刹那,五道银色的细丝也同时从门外飞来!这一次,五人甚至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便直接被那细丝射中额头!

紧接着,杀猪般的哀号声瞬间响起!五人抱着头翻滚在地,一道无形的力量如同拖死狗一般将他们拖出逍遥居的大门!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这诡异而又恐怖的场面!那五人的修为都是圣级,却是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这么直接被抓了出去。门外凄厉的哀嚎声不断响起,地面上来可以看见五人被拖拽过后的痕迹与鲜血!所有的一切都无不令人毛骨悚然!

“等等!你不能这样对他们!”

就在人们连大气都敢多出一口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逍遥居的伙计小刀,令人意外的大步跑向门外,一边跑一边还大声嚷嚷着。

这小子白痴么?!食客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惊讶莫名。连你们掌柜都不敢惹的煞星,你一个伙计凑什么热闹?

“小……”

光头掌柜显然也是一愣,正要张口叫住小刀。但忽然一个红衣女子来到了他的身边,摇头道:“让他去试试也无妨,蝶儿说她从那白衣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而且我以前也见过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