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二十章 和你谈谈

三百二十章 和你谈谈

小刀出现在门口之时,五个人的全身已经鲜血淋漓哀号不止。那白衣人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将他们五个瞬间便折磨成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你不能这么对他们!”小刀显然有些紧张,但仍旧大声说道。

“是你?!”白衣人在注意到小刀的时候,忽然身子一僵!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紧接着他立即放弃了折磨那五人,抬起长剑一指小刀,冷声道:“我就知道你没死!来与我决一死战吧,谢尘!”

这一次,愣住的却是小刀。

小刀环顾了左右之后,有些茫然道:“你、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谢尘,我叫小刀。”

“小刀?到了现在还和我装蒜!”白衣人眼中寒芒一闪,手中长剑一动一股凛冽的剑气倏然刺向小刀!

骤然遭到攻击,小刀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啊!”了一声之后,手中浮现出一柄金色的短小匕首欲要抵挡。

但那锋锐的剑气却是忽然消失了,白衣人眼中充满了疑惑。本命灵不对,剑灵也根本没感觉到刀灵的存在,难道他真的不是谢尘?!

感觉到那无法抵挡的攻击消失之后,小刀松了一口气,忽然笑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你刚才只是吓吓我对吧?”

吓吓你?白衣人苦笑了一下,若不是逍遥居里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家伙随时准备出手,自己便杀了你这个傻乎乎的灵宗又能如何?只不过这小小的逍遥居里竟然还有如此高手,却还挺有意思的。

想到这,白衣人淡淡问道:“你是来求我,不让我杀了他们吗?”

“不是……”小刀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刚才的事情我也都看到了,你一直在追杀他们,想必应该是有你的理由。如果他们真该死,你当然可以杀了他们。只不过杀人可以。却不要这么残忍的折磨,毕竟死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哦?那你知道他们都做过什么吗?”白衣人饶有兴趣的问道。

小刀摇头道:“不知道。”

“那好,那我便来告诉你。”

说着白衣人的剑指向那黑袍大哥:“这人曾经拜过一百零三个师父和义父,但每次都是在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之后,杀死对方夺取财物。该不该杀?”

“欺师灭祖,该杀!”小刀点点头。

剑又指向老二那红发男人,“这人外表豪放。满口道义,却是专门在朋友的背后下刀子。死在他手中的‘朋友’不计其数,而且都只是为了蝇头小利而被出卖的。该不该杀?”

“背叛兄弟,该杀!”小刀眼中忽然浮现出愤怒之色。

“这个光头好色无度,糟蹋了无数女人,被黄道盟和所有魔军所不齿!该不该杀?”

“该杀!必须要杀!”这一次说话的却不是小刀。而是从逍遥居中蹦出来的光头掌柜。

光头掌柜显然已经听不下去了,拉着小刀就往回走,边走边说道:“真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这么可恶,本来老子还想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却没想到都是这种杂碎!死一万遍都活该,给这种人求什么情!”

这时小刀也不说话了,他被掌柜拖着向逍遥居里走去。皱着眉有些茫然。

白衣人显然没想到那个笑嘻嘻的光头掌柜会有如此反应,但是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忽然他眼中再次寒芒一闪!难道……

“站住!”

感觉到背后忽然涌出一股寒意,光头掌柜身子一顿,回头道:“我说,这事儿我们都不管了,你还想干啥?”

白衣人长剑不动,遥指着二人,随后另一只手倏然一抖!那五人立时惨叫了一声软倒在原地。死的不能再死。

“若是我没猜错,令你你生气的不是这五个家伙的恶行,而是和我一样,恨他们冒用了兄弟盟的名号!是不是啊,斗战圣猿空空!”

白衣人的声音清冷如霜,剑上的寒气也同时提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虽然他现在还不确定小刀的身份,但却已经猜出了这光头掌柜是谁!

“空空?”光头掌柜怔了怔。忽然笑了,“阁下说什么?我没听明白。难道那个智慧与美貌并存,英雄与侠义化身的斗战圣猿也在这里?”

“装什么算!在金弓大陆我便见过你出手,现在我就让你现出原形!”白衣人目光一冷。长剑如闪电般刺出!

只不过这一次,这一剑可绝非是试探!从刚才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光头就是兄弟盟的空空!

“轰!”

万千道剑气同时飙射而出!每一道都令周围的空间微微震颤!在这种攻击之下对方若是不出手抵挡,便是整个逍遥居和那个傻乎乎的小刀,都将同时化为齑粉!

“吼!”

低吼声响起,一道狂风荡起地面烟尘向着四方扩散而出!光头掌柜瞬间妖化成了白毛巨猿,粗壮的手臂一动赤金色的长棍横扫而出!

“轰隆隆!”

剑气与长棍在二人的中间碰撞!在白毛巨猿的巨力下,狂猛的冲击力瞬间冲天而起划破夜空!

逍遥城的大地微微震颤,城中无数人立即离开冲到大街和天空观望动静,喧嚣的城市一片哗然!

“阿——弥陀佛!老子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是软柿子吗?!”已经妖化之后,空空索性不再隐藏身份,瞪目低吼。

但事实上他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一击虽然看起来势均力敌,可对方纹丝未动,自己却险些被直接撞入逍遥居的墙壁之中!这样一来高下立判,自己的修为与这白衣人还有不少差距!

只可惜红毛他们今天恰好不在,如今的逍遥居中只有自己、凤七和蝶儿三人!若是对方还有帮手,恐怕就要陷入苦战了!

白衣人一剑刺出之后并未追击,事实上他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一旁的“小刀”身上。

此刻见到小刀一脸茫然惊慌失措,白衣人不禁暗暗皱了皱眉,难道这家伙并不是装的?

就在这时,逍遥居之内红影一闪,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女已经来到空空身边。

“轰!”的一声火焰从少女身上腾起,一双火红色的双翼瞬间在背后展开!紧接着那腾起的火焰瞬间幻化成一根根火红羽毛将少女的全身尽皆覆盖!

“原来你也在,兄弟盟真的已经改行开酒馆了么?”白衣人看了一眼妖化为红色火鸟的少女,冷冷笑道。

少女自然便是凤七!背后双翼一扇,凤七缓缓升空而起冷冷的注视着白衣人,她又怎么会认不出这白衣人就是纪如雪?!

“天王峰让你占了先机,敢不敢再来一战?!”

纪如雪冷笑一声,长剑指地,淡淡道:“何须废话,你们两个一起上吧。上次,不也是两个一起来送死的么?这次你的情郎不在,那便让这只猴子给你陪葬了!”

说话间,纪如雪的身体缓缓腾空而起,似乎要将战场移到半空之中,不愿伤及地面的建筑。

空空与凤七自然不会示弱,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随着直接升空!

而就在此刻,另一道白衣身影也从逍遥居的后院飞出!隐隐间,竟是与空空和凤七二人一起,将纪如雪围在当中!

“哦?原来是三个,有趣!”纪如雪在望见玉蝶儿出现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眯,语气更加森寒!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只要动手第一个要杀的,便是玉蝶儿!

玉蝶儿静静的看了一眼纪如雪,随后望向空空和凤七,“猴子、小七,你们先回去照顾小刀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蝶儿,这家伙的实力……”

玉蝶儿摇头打断了空空的话,微微一笑:“无妨,我想她并无敌意,这也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可是……”凤七心中一急,这家伙怎么可能没有敌意?自己和萧十三在天王峰,可是差点就死在这家伙的手里!

“相信我。”美眸流转,玉蝶儿深深的望着凤七,顿了顿后才继续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小刀,不是么?”

小刀……

凤七和空空同时望向在地面上茫然无措的青年,心中一声叹息,默默点了点头,向着下方落去。

夜空中,便只剩下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与一个冰冷的白衣面具人相对而立。

“你不怕我杀了你?”纪如雪望着玉蝶儿冷冷问道。

“怕?当然怕。”玉蝶儿轻笑着点了点头,“正因为怕,所以我才会想要和你谈谈,倚天剑主或者说……纪如雪姐姐。”

“你知道我的身份?”纪如雪吃了一惊,她这次是第一次与玉蝶儿相见,难道是谢尘告诉她自己的事情的?

“他没有告诉我,是我逼着他体内的刀灵说的。只不过那个刀灵当时也受创严重沉睡过去了,无论是你还是你体内的剑灵,都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玉蝶儿的声音轻柔,五十年的等待与守望,早已让一个刁蛮的小丫头拥有了处事波澜不惊的成熟。

纪如雪深深吸了一口气,望向空空和凤七正在守护的那个小刀,“这么说,他的确是……”

玉蝶儿点点头,同样望着小刀,眼中充满了温柔,“不错,他就是你一直在找的妖刀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