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二十一章 蠢女人

三百二十一章 蠢女人

“你不怕我现在就下去杀了他?”纪如雪静静的望着玉蝶儿。

“你不会的。”玉蝶儿若有深意的一笑:“其实我也一直在找你,因为剑九说只有你才能唤醒他的记忆。”

“你在找我?”纪如雪不得不再一次重新审视面前这个美貌的女子了,看来对方知道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换个地方说话吧,想必兄弟盟的身份很快就会传开,这逍遥居也开不下去了。”玉蝶儿说着,身子一动向远方掠去。她丝毫不担心纪如雪会不会跟来,她有把握。

天缘双子峰,天缘大陆最著名的名胜之一。两座山峰高耸入云,其间常年云海盘绕,景色美不胜收。

孤月在天边高悬,月光之下玉蝶儿和纪如雪相继落在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巅之上。

“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我听剑九说,你很美。”轻踏在白雪上,玉蝶儿转头望向纪如雪。

纪如雪沉默了一下,缓缓摘下那冰冷的面具。清冷的月光挥洒在这绝美的容颜上,便是一直自负美貌的玉蝶儿也不禁微微心动。

“你果然很美……”玉蝶儿展颜一笑,如白雪上的莲花盛开。此刻若是有哪个心志不坚之人恰巧路过此处,恐怕登时便会被这两个落入凡间仙子惊得掉落云端。

“我与你们不一样,容貌对我来说只是一层可有可无的皮肤,仅此而已。”纪如雪的脸上宛若有着万年不化的寒霜,对于玉蝶儿的赞美无动于衷。

“说说你的目的吧,我没有时间和你欣赏风花雪月。”

玉蝶儿并没有介意纪如雪的冷淡,她轻轻挪动脚步,望着云海对面的另一座山峰,淡淡道:“纪姐姐。你知道这双子峰的传说么?”

不待纪如雪说话,玉蝶儿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传说在很久之前,混沌中有两个同样强大的家族。他们彼此对立,甚至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在双方连年征战中。两个家族中几乎在同时出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人物……”

纪如雪微微蹙了蹙眉,冷冷道:“这二人一男一女,因机缘巧合而相恋,并生死相许。只是因两个家族的世仇所牵绊,不得不拔刀相向,最后一同陨落在混沌之中是吗?这故事很无聊。”

玉蝶儿笑了,她微微点头。望着远处的那座山峰,“的确,前半段故事很无聊。但后来,在他们二人死后。苍天却震怒了。苍天不忍见到有情人终难相守,所以才在这里使得两座山峰拔地而起在云端相望。据说原本的双子峰上并无白雪,只是因二人彼此相守心心相映,这才共度白头。”

说到这里,玉蝶儿轻轻吐出一口气。“其实说起来,后半段故事也很无聊。但却很完美,不是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纪如雪假装没有注意到玉蝶儿那怅然的表情,冷冷的说道。

“纪姐姐,我从剑九的话中。能感觉到的你的心思。你和他,原本是无须不死不休的。”

纪如雪嘴唇微微动了动,声音依旧冰冷,“剑九?你说那个刀灵么?他又懂得什么!更何况,你所说的那个传说也很可笑,我是倚天剑主,难道你比我更了解天?”

玉蝶儿摇了摇头,“我不懂天,但我懂情。我不希望他一直如此浑浑噩噩下去,他是雄鹰,理当翱翔天际。但现在却自己缚住了翅膀,已经忘记了天空海阔。我知道,刀与剑也未必非要……”

“别再说了,我帮不了你,我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可笑的感情。我是天道他是邪,正邪不两立!”纪如雪打断了玉蝶儿话,声音低沉、决绝。

“邪?”玉蝶儿嘴角抽了抽,似乎在苦笑,“何为天道,何为邪?难道天下神兵皆为天道所掌控?”

“不为天道所掌控者,都将被天诛灭!这是定数,也是我要杀他的原因!”纪如雪已经不再看向玉蝶儿,她不敢去看!

“定数?大衍之期就快到了,难道你不相信他是变数?”玉蝶儿望着纪如雪背影静静说道。

是的,剑九自知即将陷入沉睡,将许多连谢尘都不知道的秘密都告诉了她,此时玉蝶儿所了解的,无疑是这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纪如雪沉默了下来,她体内的剑灵正在焦急的将这件事告诉剑主。当她明白了玉蝶儿所说的意思之后,她的目光忽然森寒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已经触犯了天道!”

玉蝶儿移开目光,望向皎洁明月,似乎在自语,“我的世界便是他,我是他的信徒,他是我的坟墓,无论出生入死皆由他来做主。莫说是虚无的天道,便是立即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说得好听,但你知道我救他的办法么?”纪如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玉蝶儿的眼睛。

“我知道。”玉蝶儿似乎轻颤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这么美,想必他不会……”

“这与美丑无关!你简直是无药可救!”纪如雪忽然激动了起来!一直心如止水的她,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因为这种事而感到气急败坏!

玉蝶儿咬了咬嘴唇,“你放心,我可以……”

“我不可以!他是你的世界,但不是我的!我感悟天道,我不需要任何牵绊!你要当一个蠢女人,可别把我看得和你一样蠢!我给你们十年时间,十年之后无论他恢复了还是和现在一样白痴,我都会再来取他的性命!”

大吼之后,纪如雪恨恨的将面具扣在脸上,身子一动化作一道白光飞走!在经过双子峰的另一座山峰之时,她发泄一般挥剑横扫!“轰隆”一声,山巅处拦腰截断,激荡起千层云海!

玉蝶儿咬着嘴唇,面色忽然苍白了起来。山巅的寒风吹动她的衣袂,她忽然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五十年了,她学会了不再任性,学会等待。但此刻她却莫名的想要大喊,想要找个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

“轰隆隆!”

另一座山峰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之下瞬间崩塌!白雪烟尘飞溅,云海如波涛翻涌!

这一夜,天缘大陆传出了消失五十年之久的兄弟盟重新出现的消息!这一夜,天缘大陆的双子峰分别被一剑一拳轰塌!

天缘大陆之北,无名小镇。

大雪纷飞,一个头戴斗笠的旅者径直的走到一座茅屋之前,犹豫了一下之后直接推门而入。

“红毛!你终于到了!就等你了。”

火炉旁,空空提着一个酒壶一边喝酒一边和进屋之人打着招呼。进屋的人默默的摘下斗笠,露出一头血红色的长发。

“怎么回事?倚天剑主来了?”当见到屋中众人都在,也没有任何人受伤之后,玉长风才放心的坐下。

兄弟盟自从逃出金弓大陆之后,便一直在混沌中漂泊。谢尘催动金弓轰开一条生路后便一直昏迷不醒,玉蝶儿在与剑九聊过之后,便决定暂时收起魔旗,又让莫开将魔城的外观改造了一下。

他们一直在寻找救醒谢尘的办法,直到到了天缘大陆找到青门的师父药罐子,这才让谢尘清醒了过来。只不过,谢尘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便是药罐子也束手无策。

因为天缘大陆极为繁华,消息也很灵通。所以众人才决定留在这里守着谢尘,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而魔城则一直停在天港之中,因为担心出现意外,所以众人才轮番去天港中守护。

这一次因为纪如雪追杀五个冒充兄弟盟的恶棍,误打误撞的遭遇兄弟盟众人。众人见身份败露,便连夜离开逍遥城,来到了北方这个小镇。玉长风便是通过传讯玉简知道这一切,才找到这里的。

听罢玉蝶儿的简单叙述之后,玉长风皱眉道:“这么说,倚天剑主不愿帮老大恢复记忆?而且还约定十年之约?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要战,现在来战便是!”

其余众人都与玉长风一般心思,纷纷点头附和。唯有玉蝶儿轻轻抿着嘴,不发一言。她没有将自己与纪如雪所说的话都告诉众人,众人只知道倚天剑主有办法帮谢尘恢复,但却都不知道这办法到底是什么。

此时众人越说越是愤怒,五十年的等待,为了谢尘他们无怨无悔。但对于纪如雪的约定,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的!

“小刀”站在一旁,脸上带着几乎永恒不变的微笑。他有些奇怪的望着激愤的众人,不知道“掌柜的”他们到底在生什么气?

生意不做了就不做了嘛,反正一直以来也不赚什么钱。他们口中说的那个“可恶的倚天剑主”是谁?“老大”又是谁?这两个人很重要么?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说到最后,众人一致认为既然身份已经暴露,那么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重新竖起兄弟盟大旗!便是黄道盟再来绞杀又能如何?说不定谢尘能够在战斗中恢复记忆!

玉蝶儿也同意大家的想法,她了解谢尘,在战斗之中谢尘往往能够爆发出惊人的潜力。说不定通过战斗,真的能让谢尘想起什么。

紧接着众人便开始决定兄弟盟下一步的行动方向。当初在天刃学院之时,玉长风便代替过谢尘成为兄弟盟首领,此次依旧由他代替。

而兄弟盟的下一个目标,便直接定在了药王大陆!再过不久,北混沌药师大会就将要举行,青门则早已答应师父药罐子,此次要在药师大会上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