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二十二章 人皇贵胄

三百二十二章 人皇贵胄

恢宏的宫殿之外,兵甲林立。

身穿着明黄色战袍的黄道盟战士如雕塑般一动不动的站着,在他们的脸上分明可以看出浓浓的自信与骄傲。他们的身后头顶,五星黄道旗猎猎生风,这面旗帜便代表了绝对的实力!

“哗啦!哗啦!”

锁链碰撞声响起,一个枯瘦的老者背负着沉重的锁链艰难的走上宫殿前的台阶,身边则是两个表情冷漠的黄道盟战士缓缓跟随。

“罪人尉迟敬,参见玄座大人。”

宫殿中,枯瘦的老者双膝跪地,昔日不可一世手握一方生杀的黄道盟黄座,此刻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沧桑。

“尉迟敬,你为私心擅自出动大军,使我黄道盟蒙受奇耻大辱!你可知罪了么?”

上方的主位上,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身披黄金战甲,面黑如碳不怒自威,正是北混沌黄道盟最高统帅,黄道玄座黑面判官陆震霄。

或许混沌中很少人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包括当初北混沌三大强者在内的巅峰魔军首领,都不敢小觑这个名字的主人!

当黎富贵还在北混沌的时候,陆震霄很少会出手。毕竟作为最高统帅,他不可能如属下一般经常在混沌中巡视。

但三十年前,在毒枭魔军的步步紧逼之下,陆震霄终于出手了,一战击退毒枭魔军!使得当时如日中天的毒枭魔军至今仍不敢踏出自己的老巢半步!

尉迟敬惶恐点头,“回禀玄座大人,五十年来小人痛定思痛,深知自己犯下重罪不敢奢求大人开恩,只祈请大人能够让小人能有一个为黄道盟旗效忠的机会!”

“哼!”陆震霄冷哼了一声,心中却是充满了不屑。看来这家伙也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有人来给他说情了……

沉默片刻,陆震霄淡淡道:“既然如此,现在便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可知兄弟盟重新出现在混沌了么?”

兄弟盟?尉迟敬眼中闪过一抹厉芒!这些让自己身陷囹圄的混蛋,竟然还没有死!

陆震霄对尉迟敬眼中的杀机显然很满意,沉声道:“现在我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若是能够在天缘大会举办之前将兄弟盟彻底消灭,我便考虑赦免你的罪行。”

“多谢玄座大人!”尉迟敬闻言,急忙朗声谢恩。兄弟盟!上次是我尉迟敬小觑你们,这一次我定要亲手将你们的脑袋一个个的拧下来!

尉迟敬被解开混沌锁链离开之后。宫殿的阴影处忽然转出一人。此人面目清秀,但双眼却是没有什么神采,显然酒色过度所致。

“多谢陆玄座通融了哦。”面对北混沌的最高统帅,这人的语气中竟是没有半分的恭敬之意。

陆震霄意外的微微欠身,笑道:“区区分内之事,大人何须言谢?只是有一事在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人微微一笑。寻了张椅子坐下,“陆玄座可是要问我为何要为尉迟敬出头么?”

陆震霄点点头,“还请大人解惑。”

“这个简单!一则嘛,尉迟敬这小子还算很会做人,送了不少好处给我……”那人丝毫不避讳受贿之事,反倒有些洋洋自得。

但下一刻他却是眼中忽然闪出一抹恨意,恨声道:“二则。黎富贵这混蛋也着实可恶,他竟然敢公然对我不敬!对我不敬便是对天不敬!我就是要让他知道,这混沌还是我们人皇贵胄的!”

陆震霄闻言,心中暗暗一叹,果然那个传闻是真的!

黎富贵呀黎富贵,你这家伙在北混沌恃才傲物也就罢了,但混沌之领里却是还有不少人招惹不得的啊!幸亏这次你得罪的只是人皇贵胄中的下层族人,若是真得罪了那些家伙。恐怕危险的就不止是你的外孙了……

“你们烦不烦!刚刚那些家伙明明你们直接就能收拾,干嘛非要我上去对付?要不是小白,我恐怕早就死了!我都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爱打架!”

妖刀城上,谢尘抱着怀中的白猫满腹委屈。刚刚的遭遇战,面前这些个人竟然直接把他推到最前线对对付一个圣级强者!那可是圣级啊!自己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要不是关键时刻白焰一巴掌把对方拍飞,恐怕现在他已经被切成饺子馅了。

玉长风皱起了眉。兄弟盟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露出无奈的苦笑。

刚刚那一幕他们都看得清楚,若是放在以前。那种一级灵圣谢尘恐怕连想都不会想,直接一刀两断。但是现在却……

玉蝶儿心中叹息了一声,来到谢尘身边,“小刀,刚才大家也不是故意的。你看最后小白不也去救你了么?你就别生气啦。”

谢尘摸着白焰那柔顺的毛发,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蝶姑娘,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让我提升一下实力。但我真的不喜欢打架,你们都那么厉害,有你们保护我就行了。要是你们嫌我太弱,把我随便扔到哪里就好了,我不会怪你们的,真的。”

随便扔到哪里……

兄弟盟众人一阵沉默,曾几何时,老大便是战死也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每次战斗他都是冲在最前面,每一次他都挺身而出保护兄弟们。可现在,却以为他成了兄弟们的累赘?!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谢尘如沙包一般被一股巨力直接抽飞,重重的撞在城墙的垛口之上!

白焰“喵!”的一声从谢尘怀中蹿起,弓着腰全身毛发竖直,向着大步走过来的空空发出低吼!

“小白,你他妈给我让开!”

空空红着眼睛低吼着,一脚便将白焰踢到一旁!而玉蝶儿却是在白焰翻身欲要再次扑上去的时候,死死的抱住了它。

谢尘显然是被空空如今的气势给吓到了,他瑟缩着坐在墙角,惊恐的望着空空。

“掌柜的,我……”

“别他妈叫我掌柜的!我不是什么掌柜!”

“空空大哥……”

“大哥你妈个头!你我大哥!你是我们的老大!”空空低吼着再次抬起巴掌,“说!你是谁!”

“我、我是小刀……”

“啪!”

“重说!”

谢尘被这一巴掌扇得七荤八素。半晌之后才颤抖着低声道:“我是、我是谢尘……”

“对!你是谢尘!兄弟盟的老大!连小孩子听到你的名字都不敢再哭的魔军首领,连黄道盟都要害怕的妖刀谢尘!”

空空揪着谢尘的领子,抬手一指身后惊愕的众人!

“我、还有他们!都是你的兄弟!你是我们的大哥!老子这条命就是你给的,从那时候起,老子就认定了当你一辈子的兄弟!你说杀谁我就杀谁,你让我现在死,我绝不拖到下一刻!你现在让我扔下你?你他妈还是人吗!”

空空咆哮着。声音嘶哑!他的双眼通红,仿佛随时都能飙出泪来!五十年的压抑一朝爆发,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谢尘被彻底吓懵了,他愣愣的望着空空,那刺耳的声音,那狰狞的表情。使得他的心在剧烈颤抖!他根本没听见空空到底在吼些什么,他甚至无法思考,他只是不断的,呆呆的点着头……

激动的空空被兄弟盟众人拉开,满腔愤怒无从发泄的他怒吼着跳上刚刚被打得半残的魔城上,挥起长棍生生将整座魔城轰得支离破碎!将城上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

谢尘呆呆的望着暴怒的空空,眼见着一朵朵殷红如鲜花绽放。他不明白空空今天为什么会如此生气?难道是因为自己?自己真的是他们口中的“老大”吗?为什么自己从未感觉到?或者这根本就是身边这些人在有意逗他?

“我是谢尘。妖刀谢尘……”谢尘喃喃的说着,声如蚊蝇,几乎微不可查。

什么?!众人眼睛一亮,同时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玉蝶儿更是直接抓住谢尘的手臂,满眼期待的望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妖刀谢尘,我是兄弟盟的老大,你们的老大……”

谢尘忽然转过身,向着众人露出微笑:“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既然你们不喜欢叫我小刀,那我就叫谢尘吧,你们想让我当老大也可以,可是我真的不会当……”

再次沉默,兴奋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谢尘还是没有回想起来自己是谁。众人默默的散开,回到自己该去的位置。就快要到药王大陆了,希望到了那里能有办法让他恢复吧。

药王大陆边缘的混沌之中,一座银色魔城隐约可见。

“君主,人皇贵胄真的出现在北混沌?!”药罐子点燃烟袋锅。深深的吸了一口,一点炭火的红芒在他眼中映照而出。

“灵宫的消息想必不会有错,只不过这次来的只不过是下层族人而已,血脉之力够么?”披着银色战甲的银蛇君主点点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能见到一双晶亮的眸子闪烁着寒芒!

药罐子吐出一口烟雾,“若是精心提炼的话,打开被禁锢的道应该是够了。只不过,劫持人皇贵胄的风险……”

“根据消息,他这次是私自前来,身边并没有嫡系高手守护。四个巅峰圣级和一个君级初阶,我应该能对付的了!”

药罐子皱了皱眉,迟疑道:“君主,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若是消息一旦有丝毫走漏,恐怕我们会……”

“彻底覆灭么?”银蛇君主说出了药罐子担心的答案,但随后他却是轻轻的笑了,“没办法,谁让那个小家伙这么不让我省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