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二十四章 七杀军

三百二十四章 七杀军

出门快一个礼拜了,一直是定时更新,拜谢朋友们的支持!感谢两位版主帮忙打理!现在回来了,不过事情还是比较多,接着弄晚上那章……

“擦的!竟敢动我们斗灵大陆的人!活腻了是不是?”

空空听罢跳起来便是一拳!“嘭!”的一声,这一拳直接将幽鬼揍得飞撞到墙上,半天爬不起来。

“说!斗灵魔军都有谁?!一个个都给我说清楚!他们有没有伤亡的情况?!”空空身形如电,直接冲过去一脚踏在幽鬼的肩头,同时手中一根赤金色的长棍指向了那些欲要冲过来的幽鬼魔军!

在悬赏七百万的斗战圣猿面前,幽鬼魔军瞬间气势一馁,幽鬼也是连连摇头示意手下切莫动手!这种情况下,不动手或许还有活路,一旦动手便只这个猴子就足够让他们幽鬼魔军全灭的了!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幽鬼双手撑在地上,艰难的说道:“其实这一战我们也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而且并未短兵相接。大人放心,斗灵魔军基本没有什么伤亡。魔城上都有什么人我没看清楚,只是记得除了皇甫瑞雪之外,还有一个不怕混沌气流的老头……”

“老头?兽祖?!”空空与众人对视了一眼,不怕混沌气流的圣级强者,定是那走妖武者之路的兽祖了!

“还有谁?!”

“还有……”幽鬼拼命回忆着,“皇甫瑞雪和那老头是最强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红发老者也很厉害,他的本命灵是一杆长枪!哦对了,还有一些修为不到圣级,但也很强悍的,我记得有一个本命灵是大旗的老头和一个本命灵是黑幡的女人,还有一个好像拥有神兽血脉的小家伙,他的本命灵好像是一只孔雀……”

血魔、圣旗、鬼幡……凤秋水!兄弟盟众人静静的听着。除了莫开、青门和丧失了记忆的谢尘之外,一张张鲜活的脸孔尽皆浮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没想到时隔五十多年,那些曾经在斗灵大陆上叱咤风云的前辈们竟然也都踏入了混沌!在当初,这些可都是众人仰望,足以称为老祖级的人物啊!

在幽鬼的叙述中,斗灵魔军的大部分成员都已经浮出了水面。

天刃学院中一直跟在皇甫瑞雪左右的副院长苏斗辰、法王燕南飞、导师冷霜,东方圣坛的圣旗和鬼幡、南方灵山的无相、无念、无心。西方魔域的血魔,凤池城的血脉继承者凤秋水,以及众人都以为在大战中陨落的仙琴和无尘二人。都在斗灵魔军之中!

少年时的记忆涌上心头,众人心中不禁百味杂陈。若是幽鬼所说的确是真的,这些人果真没有伤亡的话,兄弟盟诸人也颇感欣慰。

空空目光闪动了一下。脚上忽然用力,冷喝道:“你若是有半点虚言,可知道后果么?”

幽鬼急忙点头:“不敢,不敢!小人所说句句属实,绝无隐瞒!斗灵魔军有神兽血脉相护,我们又怎么能伤了他们啊?”

“那你可知他们现在在哪?或者说要去往何方?!”

“回禀大人,此时小人的确打听过。据说他们首先要去铸石大陆修复魔城。随后便要赶往天缘大陆,去参加明年举行的天缘大会……哦,对了。他们是想借着天缘大会的机会进入混沌之领,去寻傲雷……傲雷君主。”

天缘大会……

众人沉吟了一下,心中了然。天缘大会乃是黄道盟所主办,凡是在百年一次的天缘大会中夺得三甲者,都可得到黄道盟的特许直接进入混沌之领。皇甫瑞雪等人本就是傲雷魔军的后裔,若是说他们要进入混沌之领寻找傲雷。也的确说得过去。

思索间,空空没控制好脚下的力道,不觉间微微重了些。幽鬼以为对方在问完之后便要杀人泄愤,急忙大呼道:“大人饶命!小人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

重要消息?空空一愣,冷喝道:“说!”

“不知各位可听说过七杀军?”

七杀军?兄弟盟众人愕然相对,若是谢尘此时清醒或是剑九仍在,自然一下子便会想起这个名字的来历。但其余众人却是没有谢尘的消息来源渠道。都是有些不知所云。

唯有莫开依稀间有些印象,迟疑道:“你所说的七杀军,可是隶属于黄道盟的七星旗?”

“正是,正是!”幽鬼连连点头。说道:“这件事小人也是偶然听说,据说上次因与贵军大战失利而被贬职羁押的黄座尉迟敬已经被赦免。他现在虽然不能指挥黄道盟的大军,但是却通过某种途径联络到了混沌之领里的七杀军,并花费重金在七杀军中请来高手欲要对各位不利!”

尉迟敬?七杀军!就在众人有些迷惑间,莫开暗暗将自己所知的七杀军信息,都传音告知了众人。

七杀军,黄道盟之中的一支极为神秘的精锐部队。其黄道旗上有七颗星为黑色,传说直属于黄道盟正军元帅,除非发生重大事件否则从不轻易出手!

没有人知道其具体的编制与人员,甚至七杀军也从来不会出现在混沌之领以外的任何地方!在北混沌中,七杀军的名号更是被当做一种闲聊的谈资,是一种极为虚无的存在。

如今幽鬼说出了“七杀军”这个名字,兄弟盟众人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这东西距离他们实在是太过遥远。但如果剑九能够听到的话,恐怕却是会立即跳起来大吼!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七杀军有多么恐怖!上一任的神兵之主,便是陨落在七杀军的手中!

“尉迟敬那老家伙到了现在还不死心么?他不来找我们,我们还要找他呢!若不是他,老大也……”空空抬起脚,忽然闭口不言。谢尘的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是兄弟盟内部的秘密。

幽鬼松了一口气,讪笑道:“大人说的是,小人也是担心众位大人的安危啊!以小人估计,尉迟敬应该是想要等待七杀军的人来到之后才会动手,时间大概应在药师大会前后吧……”

“这都不是事儿!”空空哂笑一声。忽然硕大:“对了幽鬼,你不是想要让我们这位兄弟领教一下你的蛊术么?正好也让我们这个兄弟在大赛之前练练手,让我们兄弟也提前见识一下药师之间的斗法。”

说话间,空空笑望着青门。青门会意,上前一步对幽鬼笑道:“幽鬼城主请了,我叫青门,正是兄弟盟中的药师。”

“呵呵。好说好说……”幽鬼站起身,在听到青门的名字之后,脑海中不禁迅速回想起兄弟盟众人的悬赏。他似乎不记得兄弟盟中,有个叫青门的家伙。

反复确定了自己记忆没错之后,幽鬼已经笃定了青门必定是一个无名的后辈。为了讨好兄弟盟众人,他刻意摆出了一副慈祥的长者样貌。笑道:“青门小兄弟应该是医者吧?医者与毒师或蛊师比斗,一般有两种方法。”

气氛逐渐缓和了下来,众人也纷纷坐下饶有兴致听着幽鬼的介绍。幽鬼的修为虽然不及兄弟盟众人,但毕竟也是悬赏二百万的魔军首领,而且这药师大会也不是第一次参加了。

在幽鬼的介绍下,众人才知道药师大会的比试中竟然还有如此玄机。

历届药师大会,都是为了选拔出类拔萃的药师举行。这种大会不比修为。只比药术。看似无甚风险,但比试却也分为“文斗”与“生死斗”两种。

所谓“文斗”,便是由主办方黄道盟派出一个身犯重罪的囚徒作为试验品。比斗双方在囚徒身上试药比试。

而“生死斗”则是双方互相试药,率先破药者胜,先死者败。

医者与医者比试,比的是解开同一种毒或蛊。

医者与毒师比试,比的是毒性更猛还是医术更高。

医者与蛊师比试,比的是蛊术和解蛊之术。其余比试也与之同一道理。

一般来说。药师大会都是以“文斗”为主。若是在“文斗”中失败,败的一方可选择提出“生死斗”再斗一回合。若反败为胜,则须再加赛一场“文斗”,一决胜败。

据幽鬼所说,上次在争夺决赛资格之时,银蛇魔军的药罐子和毒枭魔军的沉月,便是连比三场。

先是药罐子在文斗中败给了沉月。然后药罐子虽然提出生死斗扳回了一城,但最终却是输在了最后一场文斗之上。

沉月是毒师,她的毒异常猛烈,便是药罐子医术通神也无法救活那中毒之人。所以药罐子在上一次的药师大会上只能名列第三。含恨而归。

说到这里,幽鬼笑呵呵的望着青门道:“青门兄弟,老夫的蛊术虽然不等大雅之堂,但却也有些独到之处,咱们不妨随便从街上抓一个人用来试药如何?”

说着幽鬼手掌一翻,一条巴掌长短全身冒着黑色黏液的虫子出现在手掌之上。这虫子看起来极为恶心,仅仅一层薄薄的皮包裹在外,仿佛那黑色黏液随时都会爆出来一般。玉蝶儿和凤七见状都不禁皱了皱眉转头不去看它。

幽鬼却是颇为得意道:“此虫名为黑浆鬼虫,乃是……”

“恩,味道不错,入口即化!还有点……鸡肉味儿!”

不待幽鬼说完,青门却是一把将那黑浆鬼虫抓了过来,想也不想直接扔进口气,大口咀嚼了起来!黑色的黏液瞬间便喷溅在青门的嘴边,将玉蝶儿和凤七看得几欲作呕。

“小兄弟!你……你可知道,我这蛊虫极为霸道,便是我也……”幽鬼瞠目结舌的看着青门,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你死了倒是没啥,可你身边这些煞星却肯定要杀了老子给你陪葬啊!

“恩?你说啥?”青门忽然一笑,手中托起青火盘。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毫不思索的向着青火盘中扔进了数颗药草。

“轰!”

青色火焰滕然而起,片刻之后药草消失无踪,青火盘中却多出了一颗如珍珠般的白色药丸。

当着幽鬼的面,青门将药丸一口吞入。随后吧嗒吧嗒嘴,嘻嘻笑道:“幽鬼城主,你这蛊虫味道不错,但威力却是太小。不知你还有没有?我的药力好像有点大,需要再吃几条黑浆鬼虫中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