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二十五章 沉月探营施毒技七星旗下杀手海

三百二十五章 沉月探营施毒技,七星旗下杀手海

兄弟盟众人走了,幽鬼满脸沮丧的坐在角落中,面色苍白气息微弱。

“中和一下……”

幽鬼有些神经质的抽了抽嘴角,这一刻他无比的想要骂娘!那长得跟女人一样的小子竟然连续吃了他二十多条“黑浆鬼虫”,竟然只是为了中和一下药力!

连续招出二十多条“黑浆鬼虫”几乎耗尽了幽鬼全身的灵力!可那小子竟然吃得津津有味,还什么“鸡肉味儿?!”

要知道,这“黑浆鬼虫”不但全身充满了腐蚀性毒液,而且还能损伤对手的神魂啊!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为啥没有黄道盟的悬赏?!难道黄道盟眼瞎了不成!

“小白,你说要是这次我得到了药王称号之后,黄道盟会给我多少悬赏呢?”

月夜,青门剔着牙照例与白焰坐在屋顶,满脸幽怨。在晚上抱怨黄道盟“眼瞎”,已经成为了这两个家伙的习惯。

“喵呜!”白焰蹲坐在一旁,一边用爪子抓挠着耳朵,一边不屑的看了青门一眼。

青门眼睛一瞪,不满道:“咋?你这悬赏一万灵石的家伙也敢小瞧我?!”

一万灵石……,白焰忽然眼睛一眯,眼中闪烁出蓝宝石般的光芒!全身毛发根根竖起,向着青门露出锋利的爪牙!“一万灵石”这个数次可是白焰一辈子的痛!谁敢提,它就跟谁拼命!

“呃……咳咳!这个么……小白你看今天的月亮好亮啊……你看,月亮里面好像有个人……”青门擦着冷汗左右言它,他还真不敢和白焰这家伙拼命。

“喵呜!”白焰的低吼声更加危险!如临大敌般弓起了身子!

“小白,我说你够了啊……你就知道欺负我,我怕了你还不行吗?”青门心虚的软语轻声。

“小鬼,它吼的不是你,而是我。你既然看见月亮里面有个人,却为何根本没察觉到不寻常呢?”

清冷的声音忽然在青门身后响起。月影微微一黯,却是那人已经来到了青门和白焰身边!

“喵呜!”白焰呲着牙,作势就要蹿起!而青门的身子也忽然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望着身后那人。

这是一个妖娆的女子,说其妖娆是指身材。黑色长袍在风的吹动下,将那凹凸有致令人血脉喷张的火爆身材尽显无疑!

但这女子的脸却是冰冷的,虽然很美,可那浓重的戾气却是在这美貌上凭添了一种令人心悸的森冷!尤其是那一双眸子,当她在看人的时候,没人会认为她是在欣赏自己的气质风度。只会觉得她仿佛是一个正在琢磨着如何下刀屠夫。而自己便是砧板上待宰的牲畜!

“你、你是毒师?!”青门本能的躲在白焰身后,失声说道。

女子嘴角一掀,“毒师?算是吧。只不过这么称呼我却是太没有礼貌了,我与你师父药罐子可以算是老朋友了,怎么说你也应该叫一声师伯才对。”

师伯?!青门微微一怔,随后惊呼道:“你是沉月!”

“没规矩!”女子撇了撇嘴,手掌一抬!

白焰的身子猛然凝在原地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就连低吼声也戛然而止!而青门则自然不会被空间所束缚,可就在他正要逃开准备叫人的时候。沉月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小家伙,你若走了,这只猫可就活不成了哦。”

“你……”青门身子一顿,他没想到堂堂毒枭魔军麾下四大护法之一的沉月竟然会挟持人质?而且挟持的还是一只猫!

见青门停下。沉月满意的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小子比泥鳅还滑,不过你放心,我此来只是想看看你的本事。却不是来杀人的。你若想叫便自管去叫,只不过你要想清楚,你们这些人哪一个会是我的对手。”

青门沉默了。正如沉月所说,兄弟盟中现在恐怕没人是她的对手!沉月身为毒枭魔军的四大护法之一,悬赏在千万灵石以上!兄弟盟中除了老大谢尘之外,没人能和她比肩!可是谢尘现在却……

“这才乖嘛!”沉月淡淡的扫了青门一眼,说道:“听说你融合了炼魂火?这么说,药罐子应该教你怎么炼制还魂丹了吧?炼一颗让我看看。”

还魂丹!青门恍然,原来这便是沉月此来的目的!她得知了自己是药罐子的徒弟,并融合了炼魂火,此次便是来探一下虚实的!

想到这青门忽然一笑,说道:“沉月前辈,我这点微末的修为怎么可能炼出还魂丹呢?您应该找我师父才是吧?”

沉月显然已经料到了这小子会耍滑,不禁冷冷一笑,说道:“你不想炼也无妨,什么修为不足或者药材不够的借口就别说了,只能凸显出你的愚蠢而已。我此来的确是想要看一下还魂丹的威力,不然你看这样如何?”

说话之间,沉月忽然手掌一动!一道身影瞬间便被他直接摄在了手中!

“啊!老……”青门险些直接惊呼出声,此刻沉月手中的抓的那人正是谢尘!

沉月显然并没有认出谢尘,虽然她也觉得这小子有些眼熟,但分明便只是一个灵宗而已。当初在金弓大陆大展神威的妖刀谢尘又怎么能是一个灵宗呢?

只不过青门的表情却是让沉月十分满意,只要这个人对兄弟盟来说足够重要便行!

“他是你们兄弟盟的人吧?我便用他来试试药,若是你能炼出还魂丹便可救他,炼不出,那就是他自己短命了。”说着,沉月直接取出一枚黑色丹丸塞进了昏迷的谢尘口中!霎时间,一股浓重黑气瞬间涌上谢尘的脸庞,谢尘的脸上也瞬间浮现出狰狞的痛苦之色!

“你……”青门睚眦欲裂。

“你不要担心,他现在身上的毒只是表象而已,并没有透入灵魂。但若是你在药师大会开始之前无法炼出还魂丹的话,他便将直接毒发身死!到了那时候,就算是你师父药罐子也没办法救他了!”

说着沉月抛下谢尘,腾身而起。在她身形消失之际,忽然冷笑道:“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据我所知,药罐子正在被一件极为棘手的事情牵扯,根本不可能在药师大会开始之前赶回来!而我也会一直看着你,若是你妄图请别人为他续命的话,我会立即引动他体内的毒素!”

沉月的身影倏然消散,青门呆呆的站在屋顶,望着全身紫黑表情痛苦无比的谢尘。而白焰在恢复了自由之后,一下子便扑到了谢尘身边,拼命的催动起南冥离火,欲要将谢尘唤醒。

青门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没用的小白,老大中的剧毒南冥离火根本没有办法救治。可是我、我直到现在还没炼成过还魂丹啊……”

要塞大陆,这里是北混沌通往混沌之领的要塞重地。一座绵延近万里的巨大要塞横亘在无尽的混沌风暴之前,这便是把守着混沌之领入口的重地,要塞城!

一身黄袍的尉迟敬紧张的站在要塞城那巍峨的巨门之外,十几名气息极为强悍之人在他的身后静静的站着。这些人都是尉迟敬这些年来费尽心机所拉拢来的死党,其中大部分人的修为都是中阶圣级,甚至还有高阶圣级强者。

“轰隆!”

要塞城正门边缘处,一处较小的城门轰然开启。一个身穿着蓝布衣袍的男子缓缓走出巨城。

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上的衣衫尽皆是粗布所至并不华美。但他的身材极为匀称,没有肌肉凸起的过分壮硕,也丝毫没有书生文士那种弱不禁风之感。

往面上看。此人相貌普通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根本就不会被看上第二眼的那种。目光平淡,看不出半分的杀气,也看不出半点的修为。

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一张黑色长弓。这张弓通体黝黑。没有任何修饰,但便是这种朴素却给人一种可靠而值得信赖的感觉。

尉迟敬见到此人之后眼睛一亮!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会认为从要塞城中走出的会是寻常角色!

“敢为阁下。可是七星旗下的人?”尉迟敬上前一步,恭敬问道。

那男子看了一眼尉迟敬和随之而来的一众强者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将背后那张黑色长弓摘了下来。心念一动,长弓消失化作一只黑镯套在手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男子才微微点头道:“我的确来自于七星旗,你可以叫我海。”

海?尉迟敬眼眉抖了抖,他知道七杀军中大部分人的名字都只有一个字,或者说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于是笑着自我介绍道:“在下尉迟敬,这厢有礼了。”

“尉迟大人不必客气,我们还是先说说要对付的人吧。”

海十分谦逊的点了点头,还了一礼。对于他们这些杀手来说,任何情绪的表露都可能会犯下致命的错误,当然骄傲也算其中一种。

尉迟敬见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居高临下之态,不禁也十分欣慰的笑了,“此次劳烦阁下前来杀的,正是五十年前在我们北混沌兴风作浪的一支魔军贼首。他叫谢尘,人称妖刀,五十年前的修为应该是中阶圣级左右。”

“中阶圣级么?和我的修为一样……”海摸了摸下巴,微微点头。

什么?这家伙只是中阶圣级?!尉迟敬身后众人诧异的望向海,甚至有的人已经露出了鄙夷不忿之色。花费那么灵石竟然只请来了一个中阶圣级的杀手?!这七杀军也未免太瞧不起北混沌了吧?

海自然能够看出这些人的心思,他忽然微微一笑,身子瞬间已经在原地消失!

没有华丽与花哨,但动作却简单、迅速、有效!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黝黑的长弓已经拉满,森寒的箭尖距离一个高阶圣级强者的额头只有数寸之遥!

“你,有问题么?”海的表情依旧那么平淡,丝毫看不出半分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