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一章 但只不死一切皆有可能

第三百三十章 你的心已乱

因为纪如雪的到来,一场大战消弭于无形。伏于暗中的黄道盟强者们松了一口气,但却也有不少人暗暗感到惋惜。谢尘突破之时的声势实在太强,谁不想看看兄弟盟与毒枭魔军的正面碰撞?

可纵然惋惜,谁又敢去打这两方煞星的主意?很快众人的注意力便再次被药师大会所吸引,在一阵喧哗和极为隆重的排场之中,药师大会的比试正式开始。

首先进行的便是甲组比试,参加的药师水平良莠不齐,有的很快便已经分出了胜负,而有的却是陷入苦战。

药师之间的比试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也没有绚丽的技巧,看起来枯燥,唯有懂行之人才能乐在其中。

就如同兄弟盟众人,青门看得摇头晃脑津津有味,但其余几人却是看得哈欠连天,空空和陈词更是直接找了一个安静的所在呼呼大睡。

他们实在是搞不明白两个人对着一个被当做实验品的囚徒下药,到底有什么可看的?难道看着那个囚徒大声惨叫哀嚎的样子很有趣么?!就算是有趣,也只能是一些内心阴暗之人龌龊的恶趣味而已。这药师大会倒不如说是“杀戮大会”更为贴切!

与众人心中同一种想法的人也比比皆是,被用来试药的囚徒有大部分也曾是魔军,在两名药师的折磨之下他们几乎生不如死!

对于黄道盟来说,这无疑也是用来震慑混沌魔军的一种手段!他们就是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敢于反抗黄道盟者就是这个下场!

大会进行了半个月,那凄厉的惨嚎声便持续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四个组别之中也都分别决出了四名强者。青门以其精湛的医者之术,顺利进入乙组四强下一个对手便是白眉!

身为医者,青门往往是救死扶伤的角色。对于这一点。“小刀”颇感欣慰。每当青门将被试药的囚徒医好之时,小刀的脸上都会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从心底里,小刀便厌恶战斗和杀戮。而这一点却是曾经的谢尘从未表现出来过的。

晴日,烈阳。乙组四强赛。青门对白眉!

大会进行到现在,这个名叫青门的白发小子已经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兄弟盟成员,却在混沌中没有任何悬赏,甚至以前几乎没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青门无疑是此次药师大会之上最大的黑马!

而青门的对手白眉,却是毒枭魔军麾下悬赏四百五十万的强者,手中拥有四座魔城!在上一次药师大会中虽然并没有进入最终的四强,但却也取得了小组第二的成绩。这一次在上届药王和银蛇麾下的药罐子没有参赛的情况下。更是扬言要杀入决赛以正蛊师在药师之中的地位!

到底是青门这匹“黑马”继续一黑到底,还是白眉能够为蛊师再度正名?这一场比试无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同样,兄弟盟众人今天也破例的全员出席观战

。不仅仅是因为对青门来说这是极为关键的一战,更是因为白眉曾对玉长风下蛊!

“留他一命。让我亲手来杀!”玉长风沉声低喝。

“青门,让毒枭知道知道我们兄弟盟的厉害!”空空挥起了拳头。

“青门小哥加油!不要让那个中毒的人死啊!”小刀有些不忍的望向高台上已经被押上来的那名囚徒。他喜欢看青门的比试,便是因为青门总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解除那些“实验品”的痛苦。

青门笑了笑,今天他特意穿了一件干净的青袍,将满头已经变成银白色的头发束成一束随意的放在背后。再配上他那张俊逸的面孔。看起来潇洒无比,分明一个浊世佳公子。

再加上他那圣级三阶的修为,便只一登场便立即吸引了无数女性灵石的目光。这样一个几近于完美的男人,不知又一次引动多少芳心暗许。甚至这些天下来,还有不少女性灵师悄悄打听。到底如何才能加入兄弟盟……

高台另一侧,白眉今天穿了一身白袍,黑发之下白色眼眉无比鲜明。若不是他的目光相对阴翳许多,也可算得上魅力十足。但此时与青门相对,显然是被比了下去,场边的欢呼与叫好之声几乎全都倒向了青门一边。

“药师大会又不是选美,庸俗!”白眉冷哼一声,目光更加阴翳。

青门嘻嘻一笑:“嫉妒了吗?还是说你也在我这一身浩然正气之下自惭形秽了呢?”

“浩你个头!小娃娃,不要以为你是药罐子的徒弟就有嚣张的资本!想必你们兄弟盟的人已经告诉过你,老夫蛊术的威力了吧!”白眉冷哼一声,欲要在口舌上压制青门。

只不过青门却并不接招,淡淡道:“你做的孽自然会有人找你去还,现在可以开始了吧?我可不是来和你斗嘴的。”

“你!好好好!我今日便让你领教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蛊术!”白眉一时气结,大步便向着擂台上被混沌锁链捆绑的囚徒走去。

这一次被用来试药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的修为本是不弱,在被黄道盟抓住之前已然是圣级二阶。奈何在无数年的囚禁之中早已被磨去了锐气,现在被用来试药,一心只求速死。

没有求生欲望之人,显然是医者最不愿见到的。医术高低和中毒之人是否愿意燃起生的希望,都是能否成功救治的重要条件。

在药罐子的指点下,青门自是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在白眉走向试药人之时,他却是先一步来到了老者身边。

“老先生,在下青门乃是医者,还未请教老先生大名?”青门微笑拱手,笑容中透出浓浓的自信。他今日之所以要先声夺人,便是要在潜意识中使试药人对自己产生信心。

老者抬了抬眼皮,淡淡道:“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大名?不提也罢。”

青门并没有气馁,依旧笑道:“老先生何出此言?阁下器宇轩昂,显然并非凡夫。如今虽然蒙尘,却怎知以后没有重见天日之时?”

“重见天日?呵呵……”老者抬起眼,看了看天空的烈阳,苦笑道:“败军之人,本早该殉旗成仁,还有什么脸面重见天日?小子,你没到过死囚岛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老夫宁愿死在这里,也绝不愿再回去了。”

死囚岛……青门暗暗皱了皱眉,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来此试药之人大多都来自于“死囚岛”,对于试药人来说那里甚至比死亡还要恐怖!

只不过青门并没有放弃,今天他的对手是白眉,他不能输也输不起。他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试药人升起求生之念!

“老先生,在下也同样身为魔军一员。难道您忘记了我们加入魔军的初衷了吗?若是贪图安逸,失去斗志,那您当初为何不选择黄道盟呢?”

“加入魔军的初衷……”听到这句话之后,老者的嘴唇忽然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当年他意气风发天赋异禀,于故乡的大陆上杀伐决断又在无数人艳羡的目光中渡劫化圣!

当初自己为何选择加入魔军?因为魔军中没有束缚,纵意杀伐笑谈渴饮,不似黄道盟那般等级森严禁锢重重!

他忽然想起了他宣誓效忠的那面魔旗!虽然在战火中魔旗燃尽化为飞灰,但他的心中却从未磨灭过那大旗的影子!他本该随着魔旗一起去的,但却终究没有死而成为了阶下之囚……

成王败寇,弹指千年,难道自己还有希望么?老者迟疑了。

“小子,我的耐心有限,你到底说完了没有!”一旁的白眉似乎有些不耐,他自然明白这是医者的心理攻势,也并不想让青门说的太多。

“还有一句话而已,急什么!”青门白了白眉一眼,心中似乎已经有了把握。

“老先生,但只不死,一切皆有可能!这句话是我们兄弟盟的信条,我以我师药罐子和我们兄弟盟的魔旗向你保证,只要你希望不灭,便会有重获自由的那一天!”

青门说罢,转身退开。但他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老者的双眼!

但只不死,一切皆有可能……

老者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这少年是药罐子的徒弟!他是兄弟盟的一员?!那个初出茅庐便敢于黄道盟硬憾的魔军?!若是他们,或许真的能够做到!

白眉撇了撇嘴,这老者虽然很可能被挑起了生的欲望,但在他眼中很快便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他走到老者面前,手掌一翻五条白色透明的小虫浮现而出!

“张嘴!我会很快送你上路的!”

被混沌锁链束缚,老者根本无力反抗。在白眉近乎于蛮横的控制下,老者张开了嘴,五条透明的小虫被送入口中!

瞬息之间,那小虫迅速的钻入老者的四肢百骸甚至侵袭至头颅!老者禁不住呻吟起来,面上浮现出无比的痛苦之色。

但在忍受着这莫大痛苦的同时,老者忽然发出压抑的咆哮!

他目光灼灼的望着青门嘶吼道:“小兄弟!我的名字叫高顺!我想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