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二章 沉月的问题

三百三十二章 沉月的问题

实在抱歉,今天有些事情耽误,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

试药人高顺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压抑,但充满了求生的渴望。便是台边的观者都能够感觉到那浓浓的求生之欲!

我想活着!这是多少人面对生死一瞬所发出的呐喊!仅仅一句话,便描绘了生与死之间的挣扎!死不是解脱,生才有希望!

高顺的声音很快便被痛苦的呻吟所取代,白眉的蛊虫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肆虐。他皮肤上隆起了恐怖的青筋,一处处骇人的凸起在身体表面飞快流窜!

混沌锁链被褪去,骤然出现的黄道盟强者们冷漠的注视着高顺,任其摔倒在高台上打滚嘶吼,发疯一般抓挠着自己的身体发肤!

望着这一切的玉长风瞳孔缩了缩,只有他才能最深切的体会到这种彻骨的痛苦!白眉的蛊虫特性是控制,一旦这蛊虫控制了对手的脑海,那么这人便会成为一个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这蛊虫所吞噬的并不是人的血肉灵力,而是灵魂!那种源自于灵魂的痛苦与挣扎,绝非肉体上的创伤所能比拟!

青门已经开始行动,青火盘上迅速的腾起青色火焰,一株株奇异的药草与不知名的生物被接连扔进火焰之中灼烧。而与此同时,青门也分出了一道火焰席卷住高顺的身体,竭力控制那蛊虫的流窜速度!

白眉静静的站在一旁,看起来他是在冷眼旁观,但暗中却是全力催动自己的蛊虫!在青门的火焰之中,他分明的感觉到一股天生克制自己蛊虫的力量,此时此刻他只有以超过青门两阶的修为使得蛊虫尽量抵消那种克制!

药师之间的比斗,比的不仅仅是谁的术更加精妙,还有双方的心里和实力!但只有一点偏差,便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在蛊虫的冲击之下。青门的面色逐渐严肃起来。他能感觉到在高顺体内的蛊虫正在疯狂的冲击着自己的青焰!而在青焰之外,高顺的四肢躯干已经完全不受大脑只配,蛊的力量正在控制着高顺的手缓缓抬起,恶狠狠的抓向他自己的咽喉!

好霸道的蛊术!青门一边用心观察着火焰中的药物,一边暗暗惊叹!白眉的蛊术乃是天赋,他天生便能够用这种蛊术来控制敌人的身体!莫说是四肢,便只是一只手,便能生生的葬送了被控制者的性命!真不知道,当初被施术的玉长风是以何等的毅力挺过来的!

如鹰爪般的手掌一寸寸接近高顺的咽喉,留给青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青门的药乃是克制蛊术。为了加快炼药速度并没有加入医治外伤之药。若是咽喉被破,那么青门根本来不及再炼药挽回高顺的生命!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小刀”更是捏紧了拳头,嘴角紧紧抿着

。他不相信青门会败!

“小子,胜负已分。你的火候还差些!”

白眉冷笑着,此时高顺的手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咽喉上,但只一用力,不需一息时间便会抓碎自己的喉咙!

可恶!青门眉头一皱,火焰中的药物只差一点便能炼成。可时间却没有了!只有用那个办法再争取一点时间了!

忽然!青门手腕一抖,青火盘凭空而起!而就在这时,他的双眼猛的绿光闪现,两道绿芒如同闪电一般射入高顺的眼中!

就在绿光消失的刹那。高顺的身子猛的一颤!那已经抓在咽喉上的手竟是奇迹般的停止了移动!而就是这毫厘之差间,青火盘中突然“噼啪!”作响,一颗淡青色的丹药“咕噜噜”滚出,落在了青门手上!

“去!”

淡青色的丹药如闪电般射向高顺张开的嘴巴。而此时高顺身上的火焰也同时暴涨起来!

“呼!”

顷刻之间高顺已经彻底被青色火焰所包裹!他的身体剧烈颤抖着,面色变得铁青无比,身体皮肤之上更是一条条凸起飞快移动。便好似有两股力量在他的皮肤表层之下争夺着什么一般!

片刻之后,高顺的脸上逐渐出现了血色,随着药力在体内的发挥作用,蛊虫的行动越来越迟缓。再过一会儿,皮肤的凸起也开始渐渐消失。

“白眉,你刚才说什么?”直到这时,青门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抬起头调侃着望向白眉。

白眉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无比,但这却并不是因失败而沮丧,而是因为恐惧!他似乎见到了什么极为骇人的事情一般,惊恐的望着青门,便如同望着九幽恶鬼一般!

“你、你是瞳族!”白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尖锐起来,此时此刻他的身体都在禁不住开始颤抖!便只说出刚刚那一句话,就仿佛用尽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瞳族!白眉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仍旧有不少人听到。在下一刻,场外的议论声和惊呼声如潮水般的蔓延开来!这个叫青门的小子竟然是瞳族!

如今已经没有人再去关心高顺的死活与比试的胜负了,但只在混沌中闯荡超过百年的,谁没有听说过瞳族之名?!那可是混沌之领中的传说,拥有超强瞳力的妖武者一族!便是黄道盟都对其礼让三分!

青门皱了皱眉,他自然知道瞳族是什么,却没想到竟这么快被人认出。看来自己刚才施展绿妖瞳,确实是有些冒失了。

不过青门也并未多想,反正此事迟早都会被知道,又何必刻意遮遮掩掩?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所引起的轩然大波,将会把整个北混沌的格局彻底搅乱!甚至险些将整个兄弟盟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白眉,现在是在比试,你问这些无关之事作甚?你到底想说什么?”此时高顺已经逐渐苏醒,青门心中大定,淡淡喝道。

我想说什么?

!许久之后,白眉才缓缓平复了过来,面色也忽然变得恭敬起来,“此战是阁下胜了,我白眉输得无话可说。”

说罢,白眉竟是不待最后结果出现,直接倒退着退下高台钻入人群不知所踪!

这时高顺也已经勉强站起身,跪在地上一阵狂呕,当五条已经干瘪的透明蛊虫被生生的呕出来之后,他这才长吁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便是没有混沌锁链他也已提不起半分的灵力。

此战青门胜!当高顺被押走,比赛结果宣布之后,周围的观众们沉寂了片刻才发出了欢呼声。只不过这声音却不似以往如山呼海啸般热烈,却仿佛其中多了些什么……

这场比试之后,青门的每一次出场都会引来更多围观,只不过随着围观之人的增加,气氛却是越来越诡异。青门的一次次胜利已经不再能够给观众带来惊喜,反倒被人觉得很是正常一般。

就这样,青门一路坦途终于杀到了最终争夺药王之名的决赛。不出意料,他决赛的对手,正是毒师沉月!

到了现在,药王殿之前的广场上便只剩下了一座高台。今天便是决定本届药王归属之战,青门与沉月二人已然出现在了高台之上!

“小家伙,没想到你竟是瞳族之人。”沉月一袭黑袍目光有些复杂的盯着青门。

这些天来,“瞳族”这两个字已经被青门听得不胜其烦,此时再次听到沉月提起,他不禁有些不耐道:“怎么?你难道也怕了?你不会也和那些家伙一样随便比划两下就认输滚蛋吧?要是那样的话,我还真为我师父曾经败给你这样的货色感到不值!”

沉月出人意料的并没有介意青门的恶言相向,反而罕见的淡淡一笑,“小家伙,难道你真的不知道瞳族的事情么?”

“你知道?”青门皱了皱眉,他已经听出沉月话里有话。

“我当然知道,因为在你之前,这北混沌中便只有一个瞳族之人,那便是我主毒枭!”提到毒枭,沉月的面色忽然变得恭敬起来,她顿了顿之后才继续说道:“我主被世人称为毒枭,自然便是毒师。而且,你可知这药师大会上唯一一个连续夺得三次魁首,并且被黄道盟勒令不得再参加药师大会之人又是谁?”

“难道是毒枭?”青门很轻易的便猜到了答案。

沉月点点头,“不错,正是我主!我主之所以能够以毒术称霸北混沌药师大会,便是因为他是瞳族!在他的瞳力面前,任何医术与蛊术都只是儿戏,没有人能医好我主之毒,没有谁的毒比我主杀人更快!”

青门眯了眯眼睛,忽然笑了,“沉月,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想拍你们首领的马屁么?怕是你找错对象了吧?”

沉月摇了摇头,说道:“你误会了,我主之能无需任何人颂扬。我只是在将你的事情禀报我主之后,代我主问你一个问题而已。问完之后,我们便继续比试。”

“我主有言,瞳族之人的双眼便是本命灵,而你却还拥有一个青色的盘子。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瞳族?另外,你知不知道冒充瞳族下场?任何胆敢亵渎瞳族者,混沌虽大却绝对没有半点立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