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三章 荏苒之毒

三百三十三章 荏苒之毒

二人说话之时空间已经封锁,沉月的话便只青门一人能够听到,显然此事事关重大。

可青门却是不以为然,哂笑一声道:“我是不是瞳族关你屁事?你把毒枭和瞳族看得跟神一样,但在我眼里却连屁都算!这就是我的答案,你若想比便比,不想比赶快滚!”

毒枭魔军几次三番与兄弟盟为难,先是在祁山大陆勒令猎魂截杀,然后屡次用蛊和毒加害玉长风和谢尘。双方早已势同水火,面对沉月的提问青门又怎会客气?

而沉月显然也已经料想到了青门会这么说,她微微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你不说也罢,以后我自然会让你乖乖的说!”

青门一笑,昂首道:“那便要看看你的本事了。”

“这个好说!”

沉月不再冷哼一声,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却已经瞬间出现在了那“试药人”身边!她根本不打算给青门机会去唤起那个试药人求生的欲望,直接抬手一划,一枚早已准备好的黑色丹丸便直飞入试药人的口中!

“你!”

青门微微一愣,他本与沉月的修为差距极大,更是没想到这女人丝毫没有高手的风度,一上来便直接出手下毒!如此一来自己已经失了先机!

沉月施毒之后倏然后退,冷冷道:“药师比试也是战场,既然你视我为敌我又岂能与你方便?能不能救活他,便看你自己的实力了!”

就在沉月开口之际。青门已然来到了那试药人身边。一望之下,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看试药人如今的反应。竟与当初的谢尘一模一样,显然是同一种毒素!

只不过“试药人”并非谢尘,他非但没有谢尘体内的金弓之魂,更没有谢尘的求生欲望!眼见着他的全身在变得漆黑之后,生命气息飞快流逝,死亡只在刹那之间!

可恶!你不能死!

青门心中低吼,双手疾动之下全身青色火焰瞬间将试药人完全笼罩。与此同时,他又从怀中取出数颗续命丹丸倒豆子一般扔进对方口中!

沉月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青门的动作,青门的动作虽急但却有条不紊,次序井然,俨然一副大家风范。

只是这些被沉月看在眼里,却只轻蔑一笑。自己的毒她自己最清楚,若是用这种寻常的应急手段能够救治,那么她也不配称为毒枭之下的“第一毒师”了!

“轰!”

青火盘上火焰暴涨!青门连看都没看。直接将一株株药草扔进火中。虽然他已经有了一次解毒的经验,但却根本还无法炼制出真正的还魂丹!为今之计只有以当初给谢尘解毒的方法作为参照了。

试药人的生命气息如冰雪消融般飞速的流逝,情况要比当初的谢尘糟糕许多。当初沉月有意控制毒素的蔓延,可这一次却是毫不留情。

短短片刻之间,试药人的双手双脚已经开始溃烂腐朽!在这种毒素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在以瞬息百年的速度消弭!

“看来他真的不是瞳族……”沉月眼见着青门竭尽全力。但却依旧无法挽回试药人的生命流逝,不禁心中暗暗想到。

在她的印象中,毒枭施毒之时往往会以瞳力为引,在那霸道的瞳力之下,只要中毒之人便会直接立毙!若青门真的是瞳族。想来在施展医术之时也应该辅助以瞳力。那样的话,便是无法解开自己的毒素。也能够暂缓试药人生命流逝。

就在沉月思索之间,高台上已经出现了结果。在青色火焰之中,试药人逐渐的“矮”了下去,他的身体就如同被风吹过的沙堆般,飞快的消散,而生命气息也早已经荡然无存!

虽然青门仍旧在不断的努力,发狂一般的炼制药物催动火焰,但没有人能够将一个已经彻底失去生命气息之人救活!生命轮回不可逆转!

“混蛋!再坚持一下我的药就好了!再坚持一下啊!”

青门无力的咆哮着,青火盘上的火焰缓缓消失,虽不甘但他却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杀人,远比救人要容易的多。人本该死,不让他死便是逆天!你如此,你师父药罐子也是如此。你们都没有领悟到这个道理,所以你们只能是失败者。”

沉月望着青门,她忽然发现这个白发小子与药罐子很像。当初的药罐子,也是如此的表情,如此的不甘,也如此的执着……

“救人不易,但却是医者的执着,既然你说医者救人是逆天,那我便逆天给你看!”青门抬起头,眼中已经没有了不甘,只有浓浓的斗志!

果然很像!沉月心中微微一动,就连这眼神都与药罐子十分相似!难道这便是医者的执着么?!

“第一场我输了,我要与你生死斗!”

青门的声音低沉,但却不容置疑!观看的众人一片哗然,生死斗!那便是说青门要以自己的身体来试药!沉月的毒独步天下,难道这个青门与上一次的药罐子一样,有信心解开么?!要知道,当初的药罐子可是高阶圣级强者!但现在的青门恐怕还未达到中阶圣级!

但有的人却并不这么想,他们相信青门能够赢下生死斗!因为青门是瞳族!

兄弟盟众人沉默着,没有人出言去阻止青门。这是青门自己的选择,也是他的执着。让青门现在就放弃,对他无疑更加残忍!

生死斗,开始!

片刻的休息恢复之后,沉月再次取出了一枚同样的丹药托在掌心。

“小子,既然你有勇气提出与我生死斗,那我便让你死个明白。此丹名曰荏苒丹。毒源便是我自己的本命灵荏苒草,中毒者几乎感觉不到光阴流逝便即腐朽。荏苒之下少年须臾白头!”

说着沉月心念一动,身体忽然开始诡异的扭曲起来,眨眼间她的身上头上尽皆覆盖了一层墨绿色的草叶,草叶随风而动传出阵阵清香,道道光华在草叶之上流转恍惚间便仿佛四季交替。

植物本命灵,乃是兽灵之中极为特殊的一种存在。草木本无灵性,但却有生命,凡是拥有植物本命灵者都会有一些奇异的能力。而沉月的能力。便是时光腐朽之毒!

作为毒师若是被对手知道了自己的毒源显然便处于被动。

沉月这么做,一方面是对青门的选择与勇气予以了肯定。另一方面则是她对自己的“任冉丹”无比自信!青门不是药罐子,无论修为还是经验,都无法与那个几乎已经成了精的医者相比!

见到沉月当着自己的面前妖化之后,青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难怪老大体内的金弓之魂会觉醒,原来竟是腐朽之毒!

无论是金弓之魂还是谢尘的神魂,都已经处于被禁锢状态。想必便是这荏苒之毒偶然加速了那禁锢的速度。才使得金弓之魂在极为虚弱的情况下复苏,然后再拼命提升谢尘的实力。

原本青门以为是自己那改进了之后的“延寿丹”之效,却没想到自己“延寿丹”只是起了一个药引子的作用。其实真正让谢尘提升突破的是荏苒之毒,而解毒的却是金弓那吸收日月之辉的力量!

看来自己从一开始便走错了路……

青门心中苦笑了一下,原本他虽然发现了谢尘的身体正在腐朽,但却一味追求延长寿命。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便是再长的时间也经不起流逝,便是数万数十万年,也不过是时间长河之中的沧海一粟而已!

正如药罐子当初所说,能够对抗荏苒之毒的,只有重生!

想到这。青门轻叹了一声伸出手掌,这表示他已经准备好开始生死斗。欲要以身试毒了。

黑色的丹丸滚入喉间,便只刹那,青门就已经感觉到自己舌头、喉咙、胃肠都开始异乎寻常的蠕动起来!

这是腐朽!

呼吸之间,青门忽然感觉自己变得十分虚弱,便好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般的力不从心。七十余年,对于一个圣级强者的漫长生命来说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可现在的青门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随着周身黑气的不断蔓延,他的腰身逐渐弯了下去,随着水分的逐渐蒸发,皮肤也开始干瘪起来。

怎么办?我会死么?到底什么样的东西能够抵挡住这岁月的腐朽?!我的灵魂也会随之湮灭吗?

无数的问题在青门脑海中盘旋,他并没有催动自己的青色火焰,虽然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那毒素正在侵蚀着自己的灵魂!

他在不断的回想着药罐子所教自己的一切,当初师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解开身上的荏苒之毒的?他能解开自己身上的毒,却为何后来却解不开试药人身上的毒?为什么师父断定还魂丹可以解开荏苒之毒?!

放弃了么?沉月冷冷的望着全身黑气正在逐渐变老的青门,若非青门的修为与年纪极为不相符,此刻怕是身体已经开始腐朽了!但即便如此,青门恐怕也无法挽回自己的命运了!

手脚已经开始麻木,青门恍若不觉般思索着。师父药罐子的话,谢尘奇迹般的解开毒素,一幕幕场景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盘旋、回放。

不一样,两者绝对不是同一种的解毒方法!但这其中又有什么共通之处呢?!青门有些迷茫了,他抓不住半分痕迹!

“小子,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大道的感悟,别人的方法对你未必管用。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

就在青门陷入了迷茫,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呈现腐败之状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苍老声音清晰的传入他的脑海之中!

师父!青门心中一动,他知道这不是错觉,师父药罐子到了!

只有我自己才能救我自己……

青门轻轻的叨念着这句话,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隐隐间双眸中绿芒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