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四章 试药人

三百三十四章 试药人

绿芒!妖瞳!瞳族!

骤然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在青门的体内升起,沉月轻轻一震,难以置信的望向眼前这个正在不断腐朽的白发少年!

就在绿芒从瞳孔中亮起之后,青门身体的腐朽速度忽然减缓了!一股莫名的新生力量正在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起!

感觉到这一点的并非只有沉月,高台之下兄弟盟众人也同时察觉到了青门的变化!

“药罐子前辈,青门找到解毒之法了?!”莫开向着身边正在笑吟吟喷云吐雾的白发老者低声询问。

“那是当然,我药罐子的徒弟又怎么能解不开那女人的毒呢?”药罐子吧嗒了一大口,得意的笑道。

虽然他现在说得云淡风轻,其实在青门服下荏苒之毒的时候,药罐子却是比任何人都要紧张。要知道青门可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徒弟啊,要是就这么直接给毒死了,他还不得心疼死!

好在青门的感悟与天赋都不差,只需他稍加提醒便已经悟到了个中关键。

暗暗擦了一把冷汗之后,药罐子转头笑眯眯的望向“小刀”,“小家伙,看来这场比试应该会有第三场,你有没有胆量去帮帮我那不成器的徒弟呢?”

小刀疑惑的转头,“前辈,我怎么帮青门小哥?打架我真的不行啊……”

“你放心,药师大会怎么可能去舞刀弄枪的?我要你做的,只是一会儿上台去当试药人而已。”

试药人?!药罐子说罢之后,不只是小刀,便是其他兄弟盟众人也同时一愣!让谢尘去做试药人?沉月的毒何等厉害,难道药罐子是要谢尘去送死么?!还是说……

“药罐子前辈,你的意思是老大曾经中过沉月的毒,已经对她的毒素产生了抗性么?”陈词皱眉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虽然依旧有些冒险。但却也说得过去。

药罐子摇了摇头,淡淡道:“你见过有对时光腐朽产生抗性的人么?时间本就是一种慢性毒素,它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你们的身体,难道你们活了上千年就会对时间有抗性了吗?”。

“那是为何?”陈词更是不解。

“不为什么,只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而已,天机不可泄露。”药罐子显然没有继续说下去耐心,直接望向小刀道:“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或许会死,但对青门那小子却有莫大的好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我去!”这一次小刀出人意料的没有犹豫,而是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一直以来,各位哥哥姐姐都很照顾我。难得我有机会能够帮上他们,我为什么不去?”

“老大……”兄弟盟众人同时微微一震,因为他们发现,已经决意为青门出头的小刀,像极了原本的谢尘!

虽然小刀的脸上没有谢尘那股天生的霸气,但却同样有着异乎于常人的坚定与决心。当初的谢尘便是这样,只要是为了兄弟,那么他眼中便没有所谓的危险!

药罐子欣然点了点头。“很好!你跟我来,我要交待你一些事情……恩,在此之前,你便先跟你的哥哥姐姐们告别吧……”

告别……小刀听到这个字眼之后。身子不禁颤了颤。但随后他却是笑了,笑得很开心。

“空空掌柜,长风大哥,陈词大哥。……蝶儿姑娘……”小刀一个个的念出了这五十年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这些“哥哥姐姐”的名字,语气中似乎有万般的不舍。

“我知道你们对我的期望一直都很高,但小刀没用。一次次让你们失望……这一次不会了,这一次小刀要帮着青门小哥打败那个女人!你们……你们珍重!”

说到最后,小刀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些哽咽,他自己甚至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千言万语,便只化作了深深的一躬和一句“珍重”!这便是他与这些相濡以沫的哥哥姐姐们最后的告别方式。

“小刀……”玉蝶儿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不去抬起拉住小刀,兄弟盟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不忍去看那熟悉的身影。

就在刚刚,药罐子已经分别传音给众人。这一次,小刀恐怕不会再回来了!因为药罐子要还给兄弟盟一个真正的妖刀谢尘!

但兄弟盟之中尽皆是重情之人,五十多年来,与善良而怯懦的小刀相处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虽然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盼着谢尘苏醒,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心中却又万分的不舍。

小刀走了,被药罐子拉到远处,低声密语。那一句“珍重”,却依旧萦绕在众人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五十年镜花水月一场梦,梦里的那个人真的要回来了吗?

高台上,青门的腰逐渐挺直,便仿佛在所有人的面前上演着一场“返老还童”的奇迹!已经开始腐朽的干瘪皮肤缓缓的有了光泽和弹性,生命的气息正在逐步提升!

“擅于用自己的力量,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虽然时间的流逝无法逆转,但它带走的只是一个甘于腐朽的灵魂和躯壳而已。只有自己觉醒,用自己的心去领悟,去发现生命的真谛,那便是重生!”

青门的声音低沉,仿佛一瞬间变得成熟无比。他终于明白了为何师父说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才能领悟什么叫轮回,什么叫本心!

荏苒之毒,看似在加速时光流转,但本质却是一种心理暗示。当一个人到了暮年,难免心会跟着一起衰老,因为他看到了死亡近在咫尺,他没有了希望。只是他不知道,死亡看似结束,却也是开始。

日月交替,是一天的轮回,生命生灭是一生的轮回。有死便有生,有腐朽便有新生!正如道家的飞升,佛门的轮回,神兽的涅槃一样。新生不但可以对抗腐朽,也可以使人得到升华!

只要能够感悟到这一点,甚至无需任何灵丹妙药都可以对抗这种腐朽!或许还魂丹真的能够强制新生对抗荏苒之毒,但却绝对没有自己的领悟与新生那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正如青门,他虽然已经腐朽,但却重新获得另一种升华。此时此刻,他忽然已经无法感觉到自己所掌控的天外灵宝“绿妖瞳”,他欣喜的发现,那绿妖瞳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在荏苒丹和自己感悟的双重作用之下。他竟是奇迹般的升华成为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拥有绿妖瞳和青火盘之人!

可沉月却并不知道这一点,她怔怔的望着逐渐恢复了原貌的青门,失声说道:“你、你竟然真的是瞳族?!”

青门笑了笑,“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这场生死斗,你输了。”

我输了……沉月呆了一呆,多少年了,她的脸上终于再次出现了这种表情。她依稀的记得。上一次让自己惊呆的那个人,同样也拥有一双绿色的眸子!

第二场生死斗,青门胜!

所有人沸腾了!青门竟然真的在生死斗中扳回了一城,战胜了夺魁呼声最高的沉月!这场胜利。无疑也更加确定了青门身为瞳族的身份,神秘而强大的瞳族果然名不虚传!

一片欢呼声中,药罐子抬起头,眼中喜忧参半。徒弟获胜。他这个师父无疑脸上有光,但他却也陷入深深的忧虑之中。

就在他来到此地之前,银蛇君主曾特意吩咐过。一旦青门展现出“绿妖瞳”的力量,那么在药师大会之后,他必须消失,或者直接进入混沌之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就连药罐子也不明白,连人皇贵胄都敢截杀的银蛇君主为何会这么说?但他知道银蛇君主的话不会错!因为,他是整个北混沌中少数几个知道银蛇真正身份之人!银蛇所知道的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上太多。

沉月和青门各胜一场,最终的第三场比试接踵而至。

可就在万众瞩目的第三场比试即将开始之前,一个身影却忽然突兀的出现在了高台上。

“妖刀谢尘!这是药师大会,不是你来撒野的地方!”黄道盟强者的身影接连出现,警惕的围住了那个胆敢闯上擂台的狂徒。

“我……不是来撒野的,我只是想当这第三场比试的试药人而已。”小刀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局促。

“试药人?兄弟盟的首领妖刀谢尘竟然要当这第三决战的试药人?!”

所有观众再次哗然起来!要知道,试药人的生死已经不再受自己掌控,更何况青门在此之前已经输了一场文斗!医者虽然能够依照自己身体的状况来准确判断毒性,但往往却无法医治除了自己之外其它人的毒!上一届的药罐子就是个例子,妖刀谢尘这是疯了么?!

谢尘要当试药人?沉月微微怔愕之后忽然笑了,笑得杀意十足。既然你自己来找死,那我便直接送你上路!

青门迟疑着望向小刀,而此时小刀也同样在对青门微笑。

黄道盟的强者们也犹豫了起来,主动要求来试药的情况以前从未有过,更何况此次来试药的还是黄道盟悬赏通缉的重犯!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般,直接将谢尘驱逐或是围攻。在经过黄道盟的反复磋商之后,结果竟然是同意让谢尘担任此次的试药人!

这个决定虽然有悖常理,但却也在意料之中。谢尘来做试药人,无论生死都会引起兄弟盟与毒枭魔军的对抗。若是他直接被沉月毒死,则更是可为黄道盟除掉一个心腹大患。

显然药罐子在此之前早已算定了黄道盟会做出如此决定,在听到黄道盟宣布之后,他更是冷笑了一声,“算盘虽精,难道老夫便傻么?有些人,是不能让他随便乱吃药的,一旦吃了,恐怕连天都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