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五章 药罐子的计划

三百三十五章 药罐子的计划

万众瞩目之中,作为试药人的“小刀”伸手接过了沉月的荏苒丹!

丹还未入口,青门便已经皱起了眉头。他清晰的感觉到,这颗荏苒丹之内的药力绝对要远远超过之前两颗的总和!看起来沉月此次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谢尘直接毙在药师大会的决赛之上!

“老大,你……”青门皱眉看向谢尘,若是有可能他宁愿输掉这场比赛也不愿让谢尘去冒险。可如今这一切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

“青门小哥放心,药罐子前辈不会诓我的。”小刀对着青门一笑,紧接着毫不犹豫的将手中那颗黑色丹丸吞入口中!

放心……青门心中一叹。虽然在此之前他也已经得到了药罐子的吩咐,但这毕竟是以生命为赌注的冒险!

见小刀已经将荏苒丹服下,青门心中一横!身体之上青色火焰全力燃起,只在刹那便已经包裹了全身黑气蔓延的小刀!

在荏苒毒素的作用下,小刀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忽然开了无数个口子一般,汹涌的灵力与生命力好似决堤的洪水,飞快的向着体外涌去!

正如青门所感觉,沉月这一次将毒素提炼的更为精纯!她知道谢尘在不久前刚刚突破圣级八阶,为了让谢尘的生命在最短的时间内耗尽,她几乎施加了数倍于寻常荏苒丹的毒性!

在如洪水般的腐朽之力的冲击下,小刀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而青门则用自己生凭能够做到的最快速度。开始疯狂的提炼丹药!

青门也不知道药罐子到底想要做什么,自己所提炼的丹药只是起到滋养神魂的效果而已。难道师父以为不需要还魂丹。只需要神魂的滋养丹药便可以抵御荏苒之毒?!

谢尘身体的老化速度虽然比沉月预期的要慢上许多,但仍旧十分惊人。只是在盏茶之间,挺拔的身躯便已经开始萎缩,皮肤开始干瘪!

脑海之中,一股股毒素之力正在疯狂的侵蚀着一个已然陷入昏睡的灵魂,那是小刀的意识!

而在更深处,另一股极为轻微的波动也同样引起了毒素的注意,那里似乎是一道门。一道原本坚固无比的门!

高台下,药罐子手里拎着烟袋锅,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台上正在逐渐老去的谢尘。此时就算是有人在他身后刺他一刀,他都不会有任何感觉!他的所有神魂之力都已经全部凝聚在了谢尘的身体某处!

“嗞嗞!”极为细微的声音在谢尘脑海深处那道“门”外响起,那是荏苒的毒正在疯狂冲击!便是这些毒素,也能够感觉到这道“门”后,有着它们可以畅快侵蚀的“美味”!

快打开吧!没有你们这些毒物的冲击。老夫又怎么能完全破开禁锢呢?快!药罐子心底咆哮着,哪怕是谢尘脑海中一丝一毫的神魂波动都毫不放过!

以荏苒这种特殊的时光毒素破开谢尘被封禁的感悟和记忆,这就是药罐子的计划!机会只有一次,因为他拥有的“人皇精血”便只有一滴!

这是包括银蛇君主在内,以一死七伤的代价换回来的东西!为了这一滴“人皇精血”,银蛇魔军几乎遭到了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损失!

药罐子要确保这滴“人皇精血”的作用完全发挥!哪怕冒着巨大的风险。哪怕可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他都要让这滴精血完美的融合到谢尘的神魂之中!

“嘭!”

似乎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忽然在谢尘的脑海深处响起!两道纠缠在一起互相湮灭吞噬的金光骤然涌出!正在逐渐衰老的谢尘眼中忽然划过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金芒!

就是现在!药罐子眼睛一亮,登时传音给正在不断炼药的青门!

谢尘的神魂被禁锢之事只有少数人知晓,而能够知道要破开这神魂禁锢唯有以生命的衰微为代价的,便只有药罐子一人!

原本药罐子的打算是自己用毒来使谢尘的生命衰微。但他的毒又岂能与沉月的荏苒之毒相比?!

在这种情况下,药罐子果断的改变了计划。让谢尘成为这场比试的试药人!他知道,若是平时,便是许下万金重诺,沉月也绝对不会出手相助。但是现在,沉月却是必须要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

便是沉月也根本没想到,自己竟是被自己的老对手,当初的“手下败将”给摆了一道。现在就算是她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去!”

得到师父的指示之后,青门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已经炼制好的三枚神魂滋养丹药同时射入谢尘口中!

三枚丹药刚一进入谢尘的身体,便迅速融化飞快的涌向正在纠缠的两道金光!

青门拥有灼魄火和炼魂火的融合体,对神魂滋养方面,便是药罐子这个师父也望尘莫及。汹涌的神魂滋养之力转瞬即至,刹那间两道金光中其中一道较暗的陡然光芒大盛!

天外灵宝之灵无法吞吸这种神魂滋养灵气,所以药罐子根本不担心这么做会增强金弓之魂的力量。而此刻也正如同他预料的一般,那陡然提升的金光已然一凝,化作了一个人形!

此人正是谢尘!再次被封禁的谢尘之神魂,本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但此时此刻,在巨大的外力涌入后,他的神魂无比凝实!

但此刻,无论是谢尘的神魂还是金弓之魂,都已经没有继续交手下去的意思了。大股的荏苒之毒正在铺天盖地的向着他们淹没而来!

“哈哈哈哈……人类,你没想到吧?到了最后,你依旧还是免不了被湮灭的命运!看来你一直所信任的,所谓的兄弟。也只不过如此而已!他们保不住你!”

金弓虚影忽然张狂的大笑。它不畏惧死亡,漫长岁月之后它可以再生!但谢尘不能!最后的胜者仍旧还是它!

谢尘刚刚脱离禁锢。根本无心去与这家伙斗嘴!对于此次再次冲出禁锢,他已经有所准备,只不过没想到却是迎面便遇到如此恐怖的毒素!

风险经历多了,谢尘早已变得处变不惊!这一次也是如此,还没有到绝路!

“我的兄弟如何,无需你来多言!未到最后谁敢轻言生死!”

说话之间,谢尘身形暴退!一面竭力抵消着那禁锢之内巨大无比的吸扯之力,一边飞快的闪躲着铺面而至的荏苒之毒!

这一切。药罐子尽皆有所感知。就在谢尘开始行动的同时,他也猛的一拍自己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从药罐子的口中喷出!只不过鲜血并没有散落,而是被他立即利用空间之力瞬间凝聚成了一枚鸡蛋大小的血珠!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老夫竟然真的用上了这以血控血的邪术!”药罐子眼中闪过一丝自嘲之意后,双手如穿花蝴蝶般迅速的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结!待到印结形成,那悬浮在他身前的血珠忽然开始蠕动起来!

“以我精血,引彼之力!化为我用。随我心转!敕!”

低声沉喝之间,药罐子的双眼瞬间变得赤红如血!一股极为诡异的力量从那蠕动血珠之内倏然而出!

“恩?”兄弟盟众人之中,玉长风忽然眉头一皱!他猛的感觉到一股极为熟悉的力量从自己的身边不远处传来!凝目一看,却正是药罐子双目赤红的祭出印结!

这力量,难道是……

玉长风深深吸了一口气,蓦然间心念电转!

而此时药罐子早已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谢尘身上。在让“小刀”上台试药之前,他早已令“小刀”服下了一颗药丸。而那药丸自从进入体内之后便如顽石一般直沉入腹,动也不动。

此刻在药罐子的“以血控血”之术下,那药丸忽然轻轻的动了一下!随着操控之力的不断攀升,药丸的表皮突然“喀吧”一声裂开!一滴金色的**倏然从破裂之处冲出。一冲而上!

谢尘!这可是我们银蛇魔军拼了老命才弄到的人皇精血!能起到多少作用,便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药罐子心中叨念着。但手中的印结却已经再次开始舞动!随着印结的不断变化,那滴金色的血液竟是越来越亮,在谢尘体内便如同升起了一轮璀璨的太阳一般!甚至就连谢尘已经变得干瘪漆黑的躯体之外,也笼罩上了一层朦朦的金光!

“这怎么可能?!”就在刚刚,沉月便已经察觉到了谢尘体内的变化。到了现在,她更是大惊失色,青门那小子明明用的只是滋养神魂之药,却为何会在谢尘体内传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

金光出现的一刹那,谢尘和金弓之魂便同时有了感应!在感觉到那股充满着天地浩气的气息之后,双方心中都是不禁一动!

“是我的!”金弓虚影陡然一亮,如闪电般冲向那金光的源头,行动之间竟是丝毫不去顾及周围荏苒之毒的侵蚀!

“你没那个资格!”谢尘岂会落后?!他在冲向那金光的同时已经向着金弓虚影接连发出数道神魂攻击!他知道,这想必便是兄弟们给自己创造的机会!我谢尘从不会放弃任何机会,这次也一样!

只不过,谢尘的速度照比天外灵宝之魂的金弓依旧是稍微慢了半分!在谢尘的视线之中,金弓虚影已经率先冲到了那滴金色血液之前!

“哈哈哈哈!竟然人皇精血!这一次,我赚大了!”狂笑之间,金弓虚影猛然将神魂之力摄向那滴精血!这是它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人皇精血在手,它还会怕谁!

可恶!谢尘见到那滴金色的血液即将被金弓虚影收入囊中,奈何虽然他现在神魂虽然受到了滋养,但感悟、龙魂、本命灵等一切辅助都还在禁锢之中!难道,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重新获得自由的机会被直接抢走么?!

到了这一刻,便是一直在控制人皇精血的药罐子也已经无能为力。毕竟他的“以血控血”之术并不纯熟,他根本无法阻止金弓虚影捷足先登!若真的被金弓虚影成功取得人皇精血,那无疑便是最坏的情况发生!

“咦?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体里的?”

但就在金弓虚影的神魂之力已经触碰到了人皇精血边缘的时候。忽然另一个几乎透明的神魂竟然一下子将那精血裹挟了起来!

虽然这神魂已经虚弱得近乎透明,却依稀可以看出面貌。他的面目与谢尘一般无二,分明便是另一个谢尘!只是他现在的名字,叫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