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四十九章 幻旗阵

三百四十九章 幻旗阵

“夫君莫不是又生了色心?小心这朵冰山雪莲生有暗刺!”

皇甫瑞雪话音落下之际,身穿紫群的梅夫人忽然轻哼一声,瞥了一眼风雨亭,不无威胁的说道。

虽然梅夫人的样貌美若天仙,但人们却是没有忘记在上一场战斗中,正是此女一人斩杀了对手四名强者!鲜血曾将她粉色衣袍完全染成了刺眼的红色,她这辣手之名也随之传开!

梅夫人说罢,其余三位夫人也同时瞪向风雨亭。堂堂风雨阁主见状急忙摇手解释:“美人如玉,各位夫人切莫见怪,为夫也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呵呵欣赏而已……”

“美人如玉?夫君,你是想抛砖引玉呢?还是想玉石俱焚?”兰夫人忽然一笑,淡淡说道。

“这个,诶呀,我都说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嘛!有你们几个在,我能干什么啊?!”风雨亭一时语塞,顿足捶胸,就差指天戳地以表忠心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天缘大会的生死战场竟是生生的被风雨亭和四位夫人给变成了戏院,而且上演的还是那种最为无聊的后/宫戏码。

场外观众和兄弟盟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从来都没想过,盛名之下的风雨阁主竟然还有如此……“亲民”的一面。

对于对方看似混乱的“内讧”,斗灵魔军五人均是表现出淡漠的神情。只有他们此刻才能够体会到来自于对面那“夫妻五人”的压力!

便是再如何掩饰,谁都不会将一个悬赏一千五百万灵石的强者看轻!说不定对方正在酝酿一场突然而至腥风血雨!

在皇甫瑞雪的示意下,圣旗悄然退到队伍之后,手中大旗一展!

“扑啦啦!”大旗迎风飘舞,下一刻战场周围隐隐间旌旗滚动,大旗阵悄然展开!

左右两侧,凤秋水与血魔同时召出了本命灵!

凤秋水全身被绿色羽毛覆盖。背后生出一双墨绿色的双翼!在他手中,一柄青色三尖刀瞬间浮而出!从这三尖刀的气息上判断,显然是一件不错的天外灵宝。

血魔也已经召唤出了血色长枪。长枪周围点点血光隐隐浮动,仅仅一眼望去。一股血腥之气便扑面而至!

而兽祖和皇甫瑞雪本人并没有动,他们都静静的站在原地提聚全身灵力,便如同已经上了弦的弓箭一般随时准备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风雨亭忽然收起了脸上的讪笑,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对着四位咄咄逼人的夫人说道:“娘子们,该办正事了。回去后。为夫给你们搓背可好?”

“呸!少来!”

四位夫人同时面上一红,啐了一声。但接下来四人的面色都已经严肃了起来,娇躯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战斗毫无征兆的打响!四位夫人步态轻盈,宛若仙子漫步于九天。梅夫人的本命灵是一条紫色的绸带!轻舞之间紫色的绸带飘飘荡荡,凭添了几分飘然神韵。

兰夫人的本命灵是一柄无鞘长剑,剑身湛蓝如水,隐约间水波流淌,一动间激起“叮咚”之声。

竹夫人倒提着一根青色竹棍。一身青色衣裙,英姿飒爽不让须眉!

菊夫人同时妖化,雪白色的绒毛布满全身,头顶生出一双尖尖的耳朵,身后一条白色的尾巴轻轻甩动。分明便是一只白色的灵狐!

四位夫人动作极快,而她们所攻击的目标竟然全都是凝身不动的皇甫瑞雪!都说美女之间本就有天生的敌意,此刻更是将这一句话解释的淋漓尽致!

皇甫瑞雪也早已料到了自己会遭到攻击!眼见着四道妙曼的身影倏然而至,她毫不迟疑的身形暴退!

“呼啦!”一声,一面紫色的大旗瞬间出现在皇甫瑞雪原本所在之处!

“嘭!嘭!嘭!嘭!”

四道攻击几乎同时轰在了大旗之上!大旗瞬间化作齑粉,而皇甫瑞雪却已经消失无踪!

“幻旗阵!”

一直在注意观战的陈词一声赞叹!这“幻旗阵”乃是圣旗的最强阵法,一旦大阵启动,阵中的己方之人可以瞬间在大阵之中变幻方位,而那人原本所在之处便会直接被一面大旗所取代。

在这座大阵之中,若是对手极强,则可立于不败之地,若是与对手实力相当更是可以取得出奇制胜奇效!

如今这座大阵施展开来,不仅仅是皇甫瑞雪,斗灵魔军一方所有人都可以受到大阵的保护从而在理论上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这座大阵,陈词曾潜心精研过一段时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把握将圣旗的这座“幻旗阵”破解!

战场上,见到皇甫瑞雪消失之后,四位夫人微微一怔,但紧接着身形不停,直奔尚未动作的兽祖、血魔和凤秋水三人杀去!

实力的差距使得兽祖三人并未强行接招,而同时身子一退用一面大旗隐去了各自的身形!

四女再次扑空之后,不禁被气得娇喝连连,同时转头望向了正在主持大阵的圣旗!圣旗是大阵的发动者,击溃他自然便可破开大阵!

想到这,四位夫人不再迟疑,又一次联手出击!

只不过圣旗既然连队友都能够保护,却又如何不能保护自己?!早在四女气愤的扑来之时,他便已经招出数面大旗将自己隐没在了一片旗海之中!

四位夫人的连续攻击全部落在了空处,不禁一时气结!只不过观战的陈词却是知道,幻旗阵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刻,应该便是斗灵魔军开始反击的时候了!

正如陈词所料的一般,就在四女眼前的敌人全部消失,正在气急败坏的寻找对手之时。忽然之间,周围一面面旌旗如海一般凭空竖起!

这些大旗尽皆迎风招展,远远望去便如同一片由旗帜组成的海洋一般无边无际!无数道强悍的气息不停的在一面面大旗之间流转,便仿佛在旗海深处隐匿着一个个伺机而动的猎食者一般!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从梅夫人的左前方响起!青芒隐现间,一杆青色三尖刀如迅雷般破空而至!

“偷袭无耻!”梅夫人一声轻哼!手中丝带瞬间如流云般漫卷而开!她的本命灵最大的特点便是缠绕,一旦被这丝带缠上,便极难脱身!

只不过那青色的三尖刀来得快,去得更快!梅夫人的丝带还未展开,那三尖刀便已经开始退却!而就在同时,另一杆血色长矛却是斜斜的自上而下当头向着梅夫人刺来!

此刻正是梅夫人丝带已经挥出,周身防御并未展开之际!在这血色长枪的偷袭之下便是躲开也势必万分狼狈!

“姐姐莫慌!我来!”

竹夫人见状手中绿色长棍一扫,飞快的迎向那血色长枪!而那血色长枪也同样不与竹夫人一起硬碰,微微一转便消失在旗海之中!

斗灵魔军的攻击神出鬼没,虽然他们的整体实力不及风雨阁的四位夫人,但一时间却是将四位夫人逼迫的手忙脚乱!

那三尖刀和血色长枪倒还好说,可另外的两道攻击却是异常难缠!尤其一股冰寒的气息,更是时刻的盘旋在四位夫人的周身要害,但只她们稍一分神,便会遭到致命的打击!

令人奇怪的是,战场之中四位夫人与斗灵魔军斗得热火朝天,可那风雨阁主风雨亭却是忽然不见了踪影。便仿佛这场战斗与他风雨亭毫无关系一般。

天缘城中的观众看得目眩神驰,在为斗灵魔军这诡异的阵法叫好同时,也不禁微微疑惑,风雨亭到底去哪了?

“不应该啊!”陈词双眼盯着战场,微微皱起了眉头。

空空笑道:“懒鬼,你说啥不应该?”

陈词淡淡道:“有两处不应该,第一,圣旗老祖的大阵我也研究过,按说此刻便是那四个女子配合得再如何精妙,也应该会出现伤亡!而如今她们却是毫发无损。第二,情报说风雨亭乃是巅峰圣级强者,而且感悟极高。若是他此刻出现在在阵中,即便是大阵不破,也不应落入如此下风。这其中定有什么蹊跷!”

谢尘闻言,眼眉挑了挑,说道:“若是说不应该,我倒是觉得这场比试之中少了些东西。”

“杀气!”玉长风没有给谢尘“卖关子”的机会,直接说道。

谢尘点点头,“不错,就是杀气!两军交战,便只有斗灵魔军一方有杀气,而风雨阁一方却是杀气全无!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战场,而是风雨阁在与斗灵魔军切磋一般。”

没有杀气?!其余众人尽皆恍然,他们也注意到风雨亭的四位夫人虽然出手如风,娇喝连连,但却果真没有那种两军对垒的萧杀之气。而作为一方最强战力的风雨亭更是压根就没有出手!

如此战斗,又怎么能不令人心中疑惑?!

就在兄弟盟众人的疑惑开始逐渐蔓延,甚至其余观众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的时候。忽然茫茫旗海中传出一声大喝!

“好啦好啦!夫人们住手吧,差不多意思意思就行了,再打下去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人影晃动间,风雨亭笑呵呵的走出旗海来到四位夫人身边。因为他的出现,大阵的攻击微微一顿,渐渐的放缓了下来。

风雨亭极为夸张的伸了一个懒腰,转头望向一方的旗海深处,忽然笑道:“雪莲……哦不,皇甫阁下。我看这次比试就这么算了吧,我们风雨阁认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