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五十章 银蛇的用意

三百五十章 银蛇的用意

认输?风雨亭此话一出,不仅是斗灵魔军众人,所有观战者无一例外尽皆一片哗然!

几乎处在整个北混沌巅峰的风雨阁主,竟然亲口向一支小魔军认输?!没听错吧!

旗海深处忽然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白影一闪,皇甫瑞雪缓缓的走了出来,她的眼中同样闪过一丝诧异。

“此话当真?”

风雨亭笑了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风雨亭还不至于吃屎。”

“为什么?”

“你放心,我可不是因为你,我只是觉得这种比赛实在是无趣而已。更何况,在北混沌我多逍遥?若是到了混沌之领,有人来和我抢老婆怎么办?”

风雨亭十分有些自嘲的撇撇嘴,淡淡说道。

抢老婆?皇甫瑞雪怔了怔,忽然目光一冷,说道:“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否则我不会就此罢手!”

“你这女人真是……”风雨亭摇头苦笑了一下,忽然看似随手一挥!

“轰!”的一声,一片旗海猛然炸开,无数面大旗轰然而倒!灵力光芒消散之后,圣旗十分狼狈的从那里走了出来。

一招!风雨亭便直接破开了圣旗精心布置的幻旗阵!

风雨亭望着惊愕的圣旗,淡淡一笑说道:“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是阵法师。早在前年之前陈飞扬便用过和你类似的阵法,想要用这种阵法困住我,太难!”

陈飞扬……

圣旗微微一愣,随即嘴唇微微抖了抖欲言又止。他的本名便是陈放,又岂会不知道陈飞扬是谁?!

“多谢阁下手下留……”

“不必谢我,要谢便谢银蛇和傲雷吧。谁让我欠他们的人情呢?一百年的时间还两个人情,算起来我还是划算的。”

说着风雨亭又再次对皇甫瑞雪笑了笑,带着四位夫人向禁制外飞去。

就在风雨亭与四位夫人即将飞出禁制之时,他的声音隐隐约约再次传来,“刚才一战。你们的表现都不错,假以时日应该可以帮到傲雷。见到傲雷之后,可别忘了让他再等我一百年!我可是注定要打败他的男人哦……”

五道身影随着那轻笑声一起消失在了天际,风雨阁主风雨亭直接带着众位夫人和麾下强者离开天缘大陆,退出天缘大会!

此战,斗灵魔军胜!

一场万众期待的大战有了结果。只不过这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众人的意料!斗灵魔军竟然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四强?!也就是说他们距离前三便只有一步之遥而已!

若斗灵魔军真的能够顺利成为三甲,进入混沌之领。那他们将创造一个奇迹,那便是踏足混沌的魔军,以最短的时间进入混沌之领的奇迹!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奇迹”会由兄弟盟来创造。但是现在,兄弟盟却要面临一个几乎难以撼动的对手,银蛇!

“刚刚那个老色鬼说。他欠银蛇和傲雷的人情。对皇甫姐姐他们放水明显只是给傲雷君主面子而已,关银蛇什么事?”空空挠着头皮,有些不解。

谢尘微微一笑,淡淡道:“难道你忘记败者组的事情了么?若是风雨阁直接离开天缘大会,那么他们将会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现在败者组。而我们若是敌不过银蛇魔军,则也会出现在败者组与风雨阁争夺唯一的挑战名额。银蛇君主一直对我们十分友善,想必他也不愿意我们提前遇到风雨阁这等强敌吧。”

“哦……”空空恍然点了点头。随后似乎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禁问道:“老大,你的意思是,我们与银蛇魔军这一战是输定了?”

“你觉得呢?”谢尘并没有正面回答空空这个问题,而是笑着反问。

兄弟盟其余众人也同样笑望着空空,兄弟盟虽然狂傲,众人也皆有一颗强者之心,但却都还有自知之明!君级强者掌控一方领域,领域之内他便是主宰!

兄弟盟虽强,还却还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而且便是真的有一拼之力。谁又愿意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硬憾银蛇魔军?大家的目的是进入混沌之领,争夺前三即可,又何必去自找麻烦?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又说错了?”空空抓着头皮,有些不解。打架嘛,分个输赢有错吗?

“你说的没错。能赢我们自然要赢。”谢尘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但我想,我们还是将主要目标放在击败飞刀和斗灵这两支魔军身上吧。”

在斗灵魔军第一个进入最终的四强之后,乙组的飞刀魔军也展现出了超凡的实力第二个取得了最终决赛的资格。

很快,万众期待的丙组第三场决赛也已经到来,兄弟盟对战银蛇魔军!

这一次,谢尘并没有排出与黑甲魔军一战的阵容。在对战银蛇魔军的出战人选之中,除了上一场出战的谢尘和空空之外,其余三人换成了莫开、萧十三和青门。

而银蛇君主一方,则同样是以五人满员的阵容出场。最为令人兴奋的是,这一次银蛇君主竟然亲自出战!显然是银蛇魔军对兄弟盟这个后起之秀极为重视!

除了全身包裹在银色战甲之中的银蛇外,银蛇魔军的其余四人是一女三男。

女子温婉如水,正是岳小楼。既然她在,与她形影不离的崔东风也是在场。

除了他们夫妻二人之外,一个身材魁梧身披棕色兽皮的彪形大汉紧跟在银蛇君主的身边,如同一个站殿将军般,威武雄壮。

另外一人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此人身材匀称,一身紫色劲装将其身上的肌肉凸显而出,远远看去他便如同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充满着巨大的爆发力。

“他叫暴熊,巅峰圣级,本命灵为开山熊,愤怒之时可徒手碾碎一片山岳。毒枭麾下的惊天与他是宿敌,二人至今未分胜负。”

双方刚一见面,银蛇君主便自顾自的淡淡开口。他先是指着身边那披着兽皮的彪形大汉,淡淡说道。

谢尘眼眉挑了挑,并没有打断银蛇君主的话。而是静静的听着,琢磨着对方话语中的深意。

“他叫紫风。”介绍完暴熊之后,银蛇君主又望向那个紫衣男人,“他的本命灵为一支弩,实力也是巅峰圣级。另外,他还拥有一件天外灵宝,名叫流星矢。通过他的弩机发射,流星矢可变化为漫天流星箭雨,威力无穷精准无比。”

说罢之后,银蛇君主又指了指小楼东风二人,“小楼东风你们都已经见过了,他们单人的实力虽然不及暴熊和紫风,但他们二人联手之后,却能够发出一种组合之技。一旦他们二人一起出手,实力丝毫不逊色于巅峰圣级强者。”

银蛇君主说到这里,禁制周围的黄道盟强者和下方的观众们都已经开始**了起来。哪有这样的比斗?一上来便将自己一方的战力与底牌全都说出,难道是银蛇君主是在有意放水?还是说他根本就没将眼前的兄弟盟放在眼里?!

这一场比赛,因为银蛇君主的出站,黄道盟特意加强了禁制的力量。非但是加持禁制的黄道盟强者极多,玄座陆震霄和御史侯成更是暗中隐匿在左右。

听到银蛇君主这些话之后,北混沌黄道盟的两大君级强者不禁对视了一眼。显然便是他们,也没搞清楚银蛇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见银蛇君主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谢尘微微一笑,拱手道:“前辈说这些,难道是想要我们兄弟盟知难而退么?”

“知难而退?便是我真的这么想,怕是你们也不会这么做吧。”银蛇若有深意的盯着谢尘。

谢尘哑然一笑,显然是默认了银蛇的话。主动认输之事兄弟盟不会做,就算对手是银蛇,也要战过再说。

银蛇扫了一眼谢尘身后的出战的四人,淡淡说道:“你可知,我因何要带他们出战么?”

“愿闻其详。”

“飞刀虽然还未达到君级,但却也已经相去不远。无论是感悟还是修为,都十分接近君级。他的飞刀更是以精准和诡异著称,号称例无虚发!而这与我麾下的紫风很像。飞刀麾下,有一本命灵为巨象的巅峰圣级强者,也是飞刀麾下的第一战将,他与暴熊的特点相同,都是以力量见长。至于另外三人,虽然本身实力并不强,但却因本命灵相通,而能够施展融合技,实力不容小觑……”

话说到这里,谢尘便是再笨,也明白银蛇君主的意思了!银蛇这分明便是在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飞刀魔军!

“前辈,您怎么知道我们会选择飞刀魔军作为对手,而不是斗灵魔军?”谢尘面带微笑的望着银蛇,直到现在他仍旧想不通,为何银蛇会频频相助自己。而这一次,自己显然又要承银蛇一个人情了。

“难道不是么?你如今布置出的阵容,分明便是以力量与防御为主,那个猴子和药罐子的徒弟虽然不擅长防御,但却都有出色的闪避能力。若是说这样的阵容不是为了对付飞刀,难道是想去破斗灵魔军的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