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五十九章 飞刀的故事

三百五十九章 飞刀的故事

提前预报一下,今天继续三更!这个月出差两次,论道没有断更,临近月底论道多写点,看不完留着五一的时候攒着看!

————————————————————

谢尘的这番话不止是说给文叔听的,也是让莫开清醒一些。莫开有着超凡的潜力,但这种天赋潜力却不可能弥补巨大的实力差距!

若是莫开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八阶圣级,谢尘绝对不会阻止他与文叔一战。战斗,特别是越级战斗往往会让天赋极强者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

只不过现在的莫开的差距还太大,谢尘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认输虽然不甚光彩,但谢尘却更不想让自己的兄弟遭受危险!

烟消云散,战场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莫开虽然不甘,但却不得不承认谢尘的分析没有错。好在他生性豁达,对胜负也并不执着。在谢尘代替自己认输之后,他便无声的回到战场边缘,默默的为谢尘助威。

谢尘对着文叔微微抱拳,沉声道:“多谢阁下方才手下留情,并未伤了我的兄弟。”

文叔也退出妖化状态,微微一笑,“妖刀城主客气了,刚刚阁下的领域之力早已将我们二人笼罩,便是我下杀手,想必你也可以救下他吧?”

除了力量,蚁族的感知能力也十分强悍。就在刚才文叔妖化的同时,通过他头上生出的触角便已经感觉到了谢尘领域之力的波动。在心惊的同时,文叔也颇有深意的直接道破了谢尘打算。

谢尘微微报赫,歉然道:“阁下莫怪,我并无插手比赛之意。”

“妖刀城主何必客气?只不过老夫却是真的没想到,城主竟然是君级强者!看起来倒是老夫狂妄了。以阁下的本事,便是我们飞刀魔军全部出动,怕也不是阁下的对手哦。”

文叔的话说得虽然客气。但隐约间一股嘲讽之意却再明显不过。你谢尘既然是君级强者,又何必惺惺作态?还要比试什么第三场?是想要扮猪吃老虎,还是有意要羞辱我们飞刀魔军?!

对此言外之意,谢尘怎能不懂?显然文叔是误会了自己的实力。

想到这,谢尘正色道:“阁下不要误会,在下确无他意,而且修为也远远不到君级。原本两场已败,在下本不该厚颜再提第三场比试之事。但既然之前规矩已定,在下却还心存一丝侥幸。不知飞刀城主是否愿意给兄弟盟一个机会?”

机会?!文叔眼中精芒一闪!若不是飞刀城主的近况越来越糟,他不想飞刀在战斗中损耗过巨。又岂会提出三局两胜之事?你谢尘明明便是拥有领域的君级强者,却还假惺惺的来说什么机会!我飞刀魔军的机会又在哪里?!若是在这一次无法进入混沌之领,恐怕飞刀城主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文叔目光逐渐变得森寒,战意也陡然升起!不守约定也罢,以卵击石也罢!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奋力一搏!这不仅仅是为了飞刀城主,也是为了他自己当初的承诺!

骤然感觉到文叔的战意,谢尘微微一怔,皱眉道:“文叔。你难道是想要与我一战么?”

“让那个天妖王血脉的也一起上吧!”文叔冷哼一声,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此次无论如何我也要将飞刀城主送入混沌之领!若是不行,我便只有以死谢罪了!左右都是死。那倒不如在死前领教一下妖刀城主的绝技!”

哦?谢尘眼眉挑了挑,他明显感觉到了文叔此话的悲凉之意。活过了漫长的岁月,谁会没有一些曲折的故事?看起来文叔与飞刀城主的身后,也必定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然的话。文叔也绝对不会显得如此决绝!

但就在文叔已经决心一战,而谢尘正在沉吟间,忽然一朵如白云般的毯子缓缓飘到二人附近。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虚弱的声音随之响起:“文叔,你先退下,让我和妖刀城主聊聊,咳咳……”

仅仅一句话之间,剧烈的咳嗽声便再度响起,显然声音的主人已经虚弱到了极为严重的程度。

“可是城主……”文叔闻声急忙回头,关切的望着飞刀城主。

“罢了,万般皆是命。既然话已说出,我又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人?”飞刀城主摇了摇手,随后强压着想要继续咳嗽的冲动望向谢尘,勉强一笑,“更何况妖刀城主为人磊落,想必也不会趁人之危,退下吧……”

“是……”虽然不愿,但文叔却不敢忤逆飞刀城主的命令。只得在充满威胁的看了谢尘一眼之后,转身退到一旁远处。

谢尘皱了皱眉,看向飞刀城主:“飞刀城主,你的身体……”

“不嫌弃的话,就叫我飞刀吧,飞刀大哥也行……咳咳……将死之人,已经不在乎什么虚名了……”飞刀城主摇了摇头,深陷的眼窝中浮现出一抹怅然。

见谢尘默然不语,飞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指了指面前白云般的毯子,笑道:“谢尘兄弟,过来坐吧。其实胜负与否,我早已看淡,能够败在小兄弟这种后起之秀手中,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谢尘不敢轻言胜负,还请飞刀大哥也切莫妄自菲薄。”谢尘迟疑了一下,抬脚踏上飞毯与飞刀相对而坐。他已然听出对方话语之中尽是苍凉之意,不禁心中疑窦丛生。

“兄弟见笑了,便是百年之前,我飞刀也从不会在人前示弱。但有些事,却是根本无法逆转,生死有命,百年之间我也悟透了。”

在谢尘坐下之后,飞刀笑呵呵的侃侃而谈,不经意间一挥手,周围的空间已经尽皆锁闭。显然这些话,飞刀并不愿让其他任何人听到。

见到对方如此,谢尘更是疑惑。自己明明是与飞刀第一次相见,对方却为何要在战场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与自己说这些?!

飞刀却对此并不在意。他依旧一边咳嗽,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小兄弟定是在疑惑为何我会忽然想要在这战场上倾谈吧?呵呵,其实我本以为能和我谈话的会是银蛇或者毒枭,却也没想到会是小兄弟你。时间不多之人,自然会想要多说一些,但若是对那些凡夫俗子说了,又有几人能够明白呢?”

谢尘并没有打断飞刀城主的话,而飞刀也如同一个老太太一般,缓缓展开了一段故事。

整个混沌中,没有几个人知道蚁族的强者文叔为何会甘心在飞刀麾下服侍。但只有飞刀知道。文叔是奉蚁族的命令而来,所以在平时对文叔也十分尊敬。

蚁族之中等级森严,与等级相对的便是血脉。蚁后的血脉十分稀少,却是整个蚁族最顶层的存在。但任何拥有蚁后血脉的蚁族族人,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于是乎,一段看似有些悬殊的因果便随之发生。

与幼年的谢尘一样,飞刀城主原本只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少年。无意之间,他救了一个年纪相差无几的小女孩。自然,那个女孩便是蚁后血脉的传承者之一。

二人年岁相若。青梅竹马,一起成长。少年之前的诸多不顺,在小女孩的出现之后,也奇怪的荡然无存。

若干年后。二人都已经成年,也到了婚嫁之龄。这原本是一桩十分美好的姻缘,但却因为小女孩忽然的再次觉醒而被直接斩断!

蚁族的强者来了,他的名字叫文叔。他说出了小女孩的身世。要求她立即回到族群!

情根已种却要分离,世间之苦莫过于此。但无奈文叔的实力太强,无论是少年还是少年的家族都根本无法抗衡!

女孩离开之后。少年的身体忽然开始变得很糟糕。这时他才知道,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小女孩偷偷的在用蚁后血脉的特殊力量来帮着自己维持身体!

少年开始一病不起,精神也随着一蹶不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文叔的归来!

是女孩回到族群之后,强行命令文叔回到少年身边,替她保护他、照顾他,直到他成长,直到他进入混沌之领见到自己。

少年再次看到了希望,在文叔的帮助下,他比任何人都要加倍努力!他征服了大陆,凭借着一柄精准的飞刀踏入混沌,成为了例无虚发的飞刀城主!

他已经看到了踏入混沌之领的希望,他要变得更强!变得足以配得上那个女孩!

只不过,这一切在他九十多年之前将修为提升到超过文叔之时,再次被泼上了一盆冷水!

文叔已经无法再控制飞刀的病情,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病,它会随着飞刀的成长而不断加剧。飞刀的修为超过了文叔,那病的力量便也随着冲破了文叔的控制!

凭借着惊人的毅力和深厚的修为,飞刀城主挺过了九十多年。但他也知道,他根本没办法再坚持一百年!

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冲击要塞城。这一次的天缘大会便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飞刀微笑着叹息,缓缓抬起了他全身上下唯一还能够保持稳定的右手,“谢尘,我之所以与你说这些,便是想要让你在进入混沌之领后,能够帮我找到她。告诉她这些年我都在做什么,让她知道我已经死了,让她不要再牵挂我,她应该拥有另外的幸福,而不是我。她说过会等我一辈子,但一辈子太长,我真的无法等她了。”

“那文叔……”谢尘唏嘘一声,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文叔。

“我死了,文叔绝对不会独活。他得到的命令是守护我,蚁族的规矩你想必也听说过,完不成任务,便只有死。”飞刀笑了笑,眼中充满无奈。

谢尘沉吟着微微摇了摇头,“飞刀大哥,若是我猜的不错,你的体质应该叫做七伤之体吧?”

“你怎么知道?!”飞刀的手罕见的轻颤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

谢尘放松一笑,淡淡道:“这些肉麻的话,还是你自己去告诉她吧。我这人只会报喜,却不愿报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