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章 飞刀之法

三百六十章 飞刀之法(第二更)

第二更到!第三更稍后!掌声有没有?

————————————————

我自己去告诉她……

飞刀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活了漫长岁月的他,又岂能听不出谢尘的言外之意?!对方既然能够说出“七伤之体”四个字,便说明了一切!

希望之光逐渐取代了眼中的颓意与怅然,谢尘静静的望着飞刀,他喜欢看到别人眼中燃起希望!

“你真的有办法医治七伤之体?”飞刀的脸上再次涌起一抹病态的红晕,他甚至以为这只是一场美好的梦。

谢尘笑了,他知道飞刀城主并不畏惧死亡,但拥有希望之人又岂会甘心赴死?

“我曾经也是七伤之体。”谢尘说着,伸手入怀摸索出一张剑九飞快写出的七伤拳谱。

“所谓七伤,乃是先天缺损,五感七窍乃至神魂尽皆严重受损。这样的人便是修炼,也只能多延续数十年寿命而已。只不过,恰好我有一部七伤拳谱。”

“七伤拳谱……”

飞刀努力保持着镇定,接过谢尘手中的拳谱。为了医治自己的七伤之体,他曾踏遍北混沌,寻访无数顶尖医者。但所得到的答案却都是一声叹息!

七伤之体无法彻底医治!天道在上,七伤乃是天道刻意损减,谁又有力量逆天?!

但谢尘言之凿凿,并且坦言他自己曾经便是七伤之体!难道这世间,真的有如此逆天的功法?!

谢尘望着飞刀城主,忽然开口说道:“飞刀大哥,今日我将这拳谱赠给大哥,但大哥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要求?飞刀城主抬起头,点头道:“兄弟于我之恩,恩同再造。此次天缘大会我飞刀魔军甘愿退出,若是兄弟日后有所差遣。只需一言,千万里必效死命。”

“大哥这么说便言重了,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谢尘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那兄弟的意思是?”飞刀怔了怔,难道谢尘是想以这七伤拳谱招揽自己,让自己加入兄弟盟?我飞刀虽然已如风中之烛,但这种交易却是绝对不会做的!

谢尘感觉到了飞刀的戒备,不禁笑道:“飞刀大哥竖魔旗,荡混沌,我谢尘只尊大哥为前辈,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我只希望大哥能够给我一个承诺。这个承诺也很简单,便是此七伤拳谱除了大哥之外,任何人不得见,不得听,更不得修炼!”

听罢了谢尘的要求,飞刀心中一松,随后竟是当着谢尘的面双手一挫!书写着七伤拳谱的那张纸直接灰飞烟灭!

以飞刀的资质,七伤拳谱早已烂熟于胸。他虽坦荡,却也不想被蒙蔽。就在刚刚他便已经暗暗依照拳谱上的功法运转灵力,果然能够将体内的躁动压制!

“兄弟放心,天下间若是有第三个人得知这七伤拳谱之名,我飞刀必以死谢罪!”飞刀郑重的对谢尘做出了承诺。片刻之后他沉吟了一下,从腰间取出了三柄银色的飞刀。

这三柄飞刀一般大小,皆是长不过两寸宽不过一指,没有丝毫的装饰。甚至连刀柄都不曾拥有。乍一看便如同是三个薄薄的铁片一般。

但谢尘却是注意到,这三柄飞刀的刀身之上都密密麻麻的镌刻着奇异的符文,隐隐间一股动人心魄的力量从刀身上传出。

“说来惭愧。”飞刀笑了笑。说道:“自从百年之前文叔无法助我压制七伤之体后,我便很难再凝聚出本命灵对敌。这些飞刀乃是星辰铁所铸,蕴有星辰之力,无坚不摧。而我又在其上镌刻了我生凭所感悟的精准之力,虽然并非天外灵宝,但以灵力催之却是与我自己所发的飞刀威力相差无几。原本此刀有五柄,百年间我已用其二,剩下的这三柄便赠与兄弟,略表我的感激之情吧。”

原来这便是飞刀城主不愿出战最重要的原因!

在见到这三柄飞刀之后,谢尘心中恍然。不能以原本那般凝聚本命灵的飞刀城主,实际上战力已经大打折扣。再加上这星辰铁所铸的飞刀数量如此稀少,他自然不愿轻易出手。

这一次若非是谢尘被误以为君级强者,恐怕这其中的一柄飞刀便会射/向自己!而那样一来,飞刀城主又怎会得到七伤拳谱彻底医治七伤之体?!

对于飞刀城主的馈赠,谢尘并没有推辞。但就在他伸出手去接那三柄飞刀之时,却是忽然心头一震!当两人的手同时接触到三柄飞刀的刹那,一股浩瀚的气息瞬间涌入谢尘脑海!

“哗——!”

在这刹那间,谢尘忽然感觉周围的景色骤然一变!四周的碧空骄阳,下方的宏伟城池和无数观众倏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茫茫云海,以及云海之上那孤独的白衣身影。

此刻,谢尘正凝身立在云端与那白衣身影遥遥而对,云烟飘渺间,对方的面容依稀可见。

“飞刀大哥?”谢尘眼眉挑了挑,已然认出了对方。只不过此时的飞刀丰神俊朗,玉树临风,身体更如同标枪般笔直,哪里还有半分的病态?

见谢尘认出了自己,飞刀城主微微一笑,衣袂飘动间飘然若仙。

“谢尘兄弟,我即送你飞刀,自然也要赠你飞刀之法。只是天道所至,万事不得贪多,我只出三刀,具体能领悟多少,便看你的造化了。当然,你也可以试着闪躲。”

飞刀说话之间,自然垂下的右手掌心忽然亮起一道寒芒!一股锋锐的气息向着谢尘涌来,谢尘只觉得自己忽然变成了无尽黑暗之中的一盏明灯,便那么突兀的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

“飞刀之法其一,以暗击明!眼中除对手外,再无它物!”

飞刀的声音在周围空间之中不断回荡,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也闪电般抬起!

“嗖!”

轻微的破空之声瞬间成为了这片天地间的唯一!一点寒芒自黑暗处暴现,如流星般射/向谢尘!

明明是很简单的一招远攻手段,若是在平时谢尘完全可以凭借领域之力提前做出预判闪躲。但在此时,谢尘却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那点寒芒在闪现之后。便已经彻底的融入了黑暗之中!而自己则是这黑暗中的唯一一点光明!

自己便仿佛已经陷入了飞刀城主眼中的“视界”,飞刀城主的眼中唯有谢尘一个对手,而他的刀便是这无尽的黑暗!

“噗!”

一声极为细小,却是震颤心神的轻响忽然响起!

谢尘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中一穿而过!待到他低头望去,骇然的发现自己心口处已经破开了一个狰狞的血洞!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虚幻,谢尘并没有真的被飞刀刺中。而飞刀城主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飞刀之法其二,敌为天地!天地之大,随处可及,我于细微处攻之。无可闪避!”

忽然之间,谢尘对面的飞刀城主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片刻后,谢尘才发觉并不是飞刀城主消失,而是自己忽然变得无比巨大!而飞刀城主已经化作微尘一般的渺小!自己与飞刀城主之间,便仿佛是一座大陆面对一只蝼蚁!

大陆虽恢弘,但目标同样巨大!蝼蚁便是闭着眼睛发出攻击,恐怕也不会偏离目标!

这同样也是飞刀城主眼中的“视界”!他便是要让谢尘知道,自己在发出飞刀之时,所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柄飞刀再次贯穿了谢尘的身体!没有多余的伤痕。同样是在心脏!甚至这一次的飞刀都没有让谢尘有所察觉,这柄飞刀便如一缕阳光般,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穿过了谢尘的身体!

“飞刀之法其三,我心便我刀!”

飞刀城主的身影再次浮现而出。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忽然轻轻闭上双眼!

“天下没有什么绝对之事,例无虚发,只是还没有遇到能够闪避它之人而已。心如水。刀如心,不起波澜,不思成败。才能真正的做到物我两忘发出惊鸿一刀。遇阻能击则击。不能击则绕之,遇快能追则追,不能追则待之。进退都可对敌,一时胜败不足评一世得失。谢尘兄弟,你若是能做到这一点,便比我强了。”

飞刀城主的面上忽然浮现出了笑容,他的双眼依旧闭着,闪烁着寒芒的手却已经抬起!

“嗖!”

寒芒再现!

这一次谢尘并没有坐以待毙!他瞬间召出屠龙刀挡在胸前,同时催动起本源雷电之力,身体如闪电般在四周闪出道道残影!

纵然是虚幻,纵然是教学,谢尘也绝对不希望自己被第三次洞穿!

但谢尘没有想到的是,那柄飞刀忽然消失了!在自己的神魂锁定下,在屠龙刀的防御下,在自己以极快的速度闪避下,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既然你不攻,那便换我来攻!”谢尘眼眉挑了挑,他已经将此地当做了战场,他闪电般的冲向前方的飞刀城主!

刀锋凛冽,金芒浮动!飞刀城主微笑着后退,也不反击,只是不断闪躲着谢尘那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谢尘杀得兴起,身形化作一道紫色电芒,屠龙刀闪出道道金光!在近战之中,飞刀城主已然不能再施展那诡异的飞刀,谢尘的胜利,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噗!”

可就在谢尘攻得酣畅淋漓之时,忽然那声令人心悸的轻响再次响起!谢尘心中一凛,随即面色大变!

不知何时,那柄已经消失许久的飞刀再一次的穿过了自己的心脏!甚至,就连方位都没有任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