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一章 飞刀神话的破灭海的失败

三百六十一章 飞刀神话的破灭,海的失败(第三更)

第三更到了!

————————————————————

“呼!”

一口浊气吐出,谢尘周围再次变回了原本的战场。一层细密的冷汗瞬间湿透了他的衣衫,而眼前也重新浮现出飞刀城主那虚弱的笑容。

“多谢飞刀大哥!”

谢尘从对方手中接过三柄飞刀,由衷说道。他此刻不仅仅是感谢,也隐隐间有着一丝庆幸!若是自己真的与飞刀交手的话,恐怕刚才那一幕便不再是虚幻!

飞刀轻咳了一声,笑了笑,“你我之间何必言谢?再过百年之后,我便会进入混沌之领去寻找兄弟,我们来日方长。”

说着,飞刀忽然站起身,挥手解开周围的空间屏蔽,飘然而退。

一直在焦急等待的文叔见状,立即飞身上前扶住了飞刀城主。二人轻声交谈了一句之后,文叔忽然面现狂喜之色,充满感激的深深看了谢尘一眼。

谢尘也对文叔报以一笑,离开了白云般的飞毯。飞毯飘动,重新回到了飞刀城主脚下,而飞刀城主那虚弱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我与妖刀城主以幻境交手,我之飞刀无法伤及妖刀城主,飞刀魔军甘拜下风。”

话音落,天地间骤然一静!但随即在场的所有观众便掀起了山呼海啸!

例无虚发的飞刀竟然连出三刀都没有伤到妖刀谢尘?!虽然谁也没有见到双方的幻境交手,但既然此话乃是飞刀城主亲口所说,想必是错不了的!

妖刀谢尘到底强到了何种地步?他竟然能够破灭了数千年不变的飞刀神话!

谢尘的嘴唇动了动,飞刀会主动认输,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却没有想到飞刀会亲手破灭了自己的神话!

但就在谢尘欲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却是传来了飞刀的声音,“谢尘兄弟不要多想,任何传奇与神话都终将有他破灭的一天,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我顶着这个例无虚发的光环千年。已经太累了。如今破灭在你的手中,也算是让我终于能松了一口气。世上之事,无非看不开与看得开两种,你所要做的,只是接受天下人的欢呼即可。”

声罢,飞刀与文叔已经悄然离开战场。谢尘站在原地,静静的品味着飞刀的话。

看得开。看不开……

谁都会有执著,但这种执着如果太重,便成为了负担。能拿得起,也要能放得下,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活得不会太累。

谢尘不动,天缘城中的欢呼声却是一浪高过一浪!今天所有人都见证了飞刀神话的破灭。兄弟盟在败给了银蛇魔军之后,以惊天的逆转战胜了飞刀魔军重新杀入四强!

欢呼完全是出于对兄弟盟的肯定,出于所有拥有强者之心的人们,对真正强者的崇敬!

“老大!恭喜你!”

莫开来到谢尘身边,眼中充满了兴奋!他原本担心谢尘会因与飞刀一战出现危险,却没想到,谢尘竟是在不动刀兵之下折服了飞刀!

谢尘缓过神来。对莫开笑了笑,“看似胜了,实则却是败了……不过总之我们得偿所愿进入了四强!是该好好庆贺一下!走,去看看空空他们怎么样了。”

欢呼声中,谢尘和莫开并肩走出战场。而下方的兄弟盟众人早已笑着等待他们归来。

“竟然真的胜了……”独自躺在软榻上,海静静的看着正在与兄弟们笑逐颜开的谢尘。这个男人看起来那么简单,却又好像拥有无穷的力量。

同时他也发现,兄弟盟这些人在观战之时。从未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担心与忧虑。仿佛在他们心中,谢尘不可能失败!

“那、那还用说……他是我们的老大……老大又怎么会输?”

就在海喃喃自语,悄悄观察着谢尘的时候,躺在他身边不远处的空空也已经幽幽转醒。

空空是被青门的绿妖瞳给震昏的,以青门的分寸拿捏,他自然是醒来的最快的一个。正好听到还的自言自语,他便忍不住强撑着发出声音。

海瞥了一眼仍旧有些勉强的空空。他惊愕在空空眼中看到了兴奋。便好似获胜的不是谢尘,而是他自己一般。

轻轻的冷哼了一声,海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你只是一个失败者,你们兄弟盟胜了或许你会好过一些。但你以后在军中的地位却必定会一落千丈,你还是为自己想想吧。”

失败者?空空诧异的转过头,其实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和自己说话的到底是谁。

当与海的目光相对之后,空空笑了,他好像在嘲笑海的无知。

“小子,若你是兄弟盟的人,敢说这种话的话,我肯定一棍子把你揍飞。但你是个外人也就算了,你不了解兄弟盟。”

外人……

海骤然一滞,似乎这个字眼儿刺痛了他心中的某处!是的,他是个外人,而且无论到哪里他都只是一个外人!他不会,也不可能融入任何一个团队!他是一个只会杀人的杀手!

但是现在,海的心里忽然涌起一阵不甘!他忍不住对空空反唇相讥:“哼哼,我不了解兄弟盟?我看是你不了解吧?你看看,这场内有给你的欢呼吗?你口中的那些所谓的兄弟,现在都在围着你们老大,而你们的老大也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你这个失败者!”

正如海所说的一般,如今谢尘等人暂时聚集的屋顶周围早已是人山人海!无数观众振臂高呼,“兄弟盟万岁!”“妖刀谢尘万岁!”的呼声如巨浪翻涌!

而谢尘等人也微笑着面对所有人,他们虽然从不张扬,但这胜利的喜悦却是他们应得的!

孤零零的四张软榻被放在屋顶后方。

四个人,两个昏迷,另外两个却在斗嘴。

在被海质问之后,空空并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轻叹了一声,依旧对海扬起了那种“你很无知”的笑容。

“你还不明白吗?你,还有另外的两个。都只是失败者!你们没资格被重视,更没资格接受欢呼!……”

海见到空空仍旧没有“警醒”,不禁心中更气,极尽讥讽。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多话想说。

但海的话还没有说完,三道身影却已经来到了四张软榻的旁边!

谢尘对着海微笑致意了下,附身弯腰扶起了空空。“猴子,你醒的倒是快。这种场面你最喜欢,恐怕你早就睡不着了吧?”

空空瞥了一眼海,随后嘿嘿一笑:“老大,你当我是陈词那个懒鬼吗?这场面怎么少得了我?嘿嘿……要是再有点酒就好了……”

谢尘笑骂一声,却是变戏法般提出了一个酒壶塞到空空怀里!

“早给你准备好了!悠着点喝。不要还没到庆功的时候,你小子就先醉了!”

“嘿嘿,我的酒量老大还不放心吗?啊——!真是……好酒!痛快!”

空空仰头大灌一口,眼睛一亮,大声赞叹之际已经被谢尘扶到欢呼的人群面前,一起享受胜利的荣耀!

另一侧,凤七和莫开同样扶起了仍旧在昏迷之中的萧十三和青门。这是属于整个兄弟盟的荣耀一刻。兄弟盟的任何一人都不能缺席!

欢呼声仍在继续,当空空他们三人出现在面前之后,众人的气氛更加热烈!他们自然不会忘记,三人在不久前为所有观众所展现出的那精彩一战!虽然败了,失败却根本无法掩盖那炫目之极的华丽!

屋顶上,只剩下海一个人在躺着。没有人和他斗嘴之后,他并没有感到轻松。相反,他忽然感觉心里很堵!

堵得使他几乎想要仰天大吼。想要砸碎点什么东西来发泄!他再次孤独一人,他没有也不需要朋友!若是能站起来,他很想立即大步离开!

欢呼算个屁!荣耀是什么东西!我不稀罕!不知不觉间,海已经将身边的棉被抓出了一个窟窿!

“你想离开吗?我可以帮你。”

淡漠的声音忽然在海的身边响起。不知何时,玉长风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说完之后,玉长风冷漠的盯着海。他能够看出此刻这个男人内心中的不甘于狂怒,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

“好!让我远离这里。”海心中一滞。但随后却是点了点头。或许只有被冷漠对待,只有远离那些讨厌的温情,他能够舒服一些。

“可惜,我很讨厌你。我不想让你如愿。”

玉长风的嘴角扯了扯,忽然十分粗鲁的抬手将海从软榻上直接拎起!

“你做什么?!”海心中一惊,但虚弱的身体却根本无法反抗!

玉长风没有说话,只是拎着海大步走到人群面前,随后将海放在一边用空间之力将其牢牢束缚!

“我能看出你对我们兄弟盟有敌意!但我劝你最好不要打我们任何一个人的主意!今天让你见证一下我们兄弟盟荣耀,若是你仍旧执迷不悟,我会亲手把你切成碎肉!”

玉长风冰冷的传音传入了海的脑海之中!海想要怒骂,想要反击,但奈何他整个人都已经被空间束缚,不能说也不能动,只能闭着眼与兄弟盟众人一起接受欢呼!

他知道,就在他出现在人前的这一刻,他已经在真正意义上的失败了!无论是七杀军的情报眼线,还是雇佣自己的那个尉迟敬,都会发现自己出现在兄弟盟的阵营之中!

七杀军“袭杀营”军规第一条,与目标为友或是受目标恩惠者,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