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二章 杀手与猫

三百六十二章 杀手与猫

论道今天掐指一算,时间应该有些充裕,今天继续三更!呕血奉献,来点掌声吧!兄弟们!

——————————————————

是夜,明月高悬。兄弟盟驻留的客栈之内一片喧嚣。

因为重新杀入四强,并且距离四强赛还有七天的时间。谢尘索性便沽来数十坛好酒,与兄弟们开怀畅饮。

进入了四强,便等于大半个身子已经跨入了混沌之领!现在挡在兄弟盟面前的唯一对手,便只有同样来自斗灵大陆的斗灵魔军。

虽然斗灵魔军的实力也很强,但众人的心情却是十分轻松。因为他们实在是对这些“同乡”太了解了。

曾经的前辈高手,此时已经与兄弟盟众人处在同一水平线之上。胜与败便要看双方谁更加坚定,谁的进步更大!对于这一点,兄弟盟众人充满了信心!

青门和萧十三二人也已经转醒,虽然身上的伤势并不容乐观,但二人却依旧兴高采烈的加入到了众人的畅饮之中。

空荡荡的房间内,便只剩下海一个人。喧嚣声近在咫尺,更是凸显出他心中的孤寂。

现在我该怎么办?海默默的斜靠在软榻之上,从他被玉长风带出,在众人前现身之后,他便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那个雇佣他来到北混沌的尉迟敬肯定已经注意到了自己,恐怕现在正在通过某个渠道向袭杀营的总部问责

!灭杀自己的命令下达了吗?这一次会是哪个人来追杀自己呢?

海的心里很乱,身为杀手,杀人或被杀他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他却不愿因为自己的失败而命丧在自己组织手中!这绝对是身为杀手的耻辱!

但他却无能为力,他知道七杀军,尤其是袭杀营的军规有多么严格,手段有多么血腥!

他所在的“袭杀营”,是一支不允许出现失败的队伍!上自统领,下至每一个杀手,失败就必须面对死亡!

他从小便在袭杀营中接受训练。是袭杀营使他摆脱了成为“催生人”的命运,也使他成为了现在的海!那里是他唯一的归宿,也是他唯一的宿命。

若是我现在杀了兄弟盟所有人的话,袭杀营会重新接受我么?

海的眼中忽然涌出了一片杀机!但片刻之后,目光却又黯淡了下来。

不可能!袭杀营的军规没有半分妥协的余地,功从来都不能抵过!更何况,便是自己不愿意承认,也改变不了兄弟盟救了自己的这个事实。恩将仇报之事,他从未想过,也从未做过。

“喵呜……”

就在海烦躁之时。忽然窗子一动。一颗如棉花团般的小脑袋伸了进来。一双如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四下一扫。最终定格在了海的身上。

小白……

在清醒之后,海也知道了这只被悬赏一万灵石的白猫的名字。他也记得,正是这只白猫所喷出的蓝色火焰,为自己治好了身上的外伤。

“喵!”

白焰在见到海之后。抖了抖耳朵,轻叫了一声,随后一纵身蹿入了房间之内。

直到这时海才发现,白焰的身上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隐隐间一阵酒肉香气从那包裹之中飘出,引得人食指大动。

白焰摇摆着长长的尾巴,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海的软榻之前。看了看海,这家伙十分人性化的将两边嘴角向上翘了翘,随后身子一抖。背上的包裹直接在海的面前展开。

包裹里有酒有肉,酒是经过空空精挑细选的好酒,肉是蝶儿和凤七亲手炙烤的佳肴。修者虽然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但谁又会拒绝送到面前的美味?

海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酒壶。为自己满满斟了一杯。

杀手从来都不会去动来路不明的东西,但是海却似乎忘记了这个行事准则。他甚至都不愿去想起自己是一个杀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失败的杀手,还能算是杀手么?!

烈酒入腹,凛冽的火辣与回味无穷的醇香刺激着海的神经!自从成为杀手之后,他从不沾酒。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酒的醇与醉的美!

“喵呜……”

白焰前腿竖直,蹲坐在地上,仰起头眼巴巴的望着海一杯接着一杯喝酒

。虽然身边的美味它同样喜欢,但它更渴望的却是那杯中之物!

兄弟盟众人都知道白焰“耍酒疯”的厉害,所以一直禁止它沾酒。但越是如此,便越是使得这家伙对酒无比渴望。

“哦?你也喜欢喝酒吗?”海眯起眼睛看着白焰,酒精使得他忽然轻松了许多。

“喵!”白焰扫了窗外一眼,随后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同时还吧嗒着嘴,伸出舌头舔着爪子,表现出强烈的渴望。

“好!那我们便一起喝!我先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医治之恩!”海罕见的笑了,他拿起酒杯满满斟上,放在白焰面前。

“喵!喵!”

白焰眼中闪过一丝垂涎,如获至宝般两只爪子护住酒杯,伸出舌头“吧嗒吧嗒”,顷刻便将一杯酒喝干。那酒杯甚至比细心清洗过数次还要干净许多!

见到这猫如此贪酒,海不禁也是来了兴致。他又给白焰倒上了一杯,说道:“我再敬你一杯,感谢你特意为我送酒!”

“喵……”

又是一杯喝干!

就这样,在院中兄弟盟众人的喧哗畅饮声中,僻静的房间内,一人一猫,你一杯我一杯,开怀畅饮!

海几乎没有喝过酒,白焰更是有酒胆无酒量。再加上双方都没有用灵力刻意压制酒意,两壶酒喝干之后便都已经醉倒。

海的全身软软的躺在软榻之上,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含糊不清的呓语,不大一会儿便已经微微发出鼾声。

而白焰则是迈着七扭八歪的“猫步”在房中转了几圈之后,“喵!喵!”的叫了两声,便一头栽在海的脸上,四仰八叉的呼呼大睡!甚至尾巴还十分不老实的直接卷进了海的嘴里,使得海的梦呓更加模糊。

“刀主,你真的打算留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我总觉得他有些……”

远处,剑九在谢尘体内沉吟低语。刚刚正是谢尘让白焰将酒菜送到海那里。而在这两个家伙睡着之后,谢尘还悄然前去探视过。

谢尘微微一笑,淡淡道:“我知道他是有故事的人,但我也知道他不是奸诈之人。剑九,你还记得他身上的伤吗?难道你不觉得有些眼熟?”

伤……

剑九捋着胡子思索了一下,忽然抬头道:“剑伤!而且还是异常锋利的剑!刀主的意思是……”

谢尘点点头,“若是我估计的不错,将他伤到如此地步之后又送到我们这里的人,定是纪如雪!除了倚天剑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哪个用剑高手会有理由这么做。”

“既然此人是倚天剑主送来的。那便更不能留了!说不定。会是她的……”

“诡计么?”谢尘摇头一笑。“纪如雪不是那样的人,她要真的想杀我早就杀了,只是她现在还不想动手而已

。我想她这么做,应该是另有原因。”

当然是另有原因!剑九颇有深意的笑了笑。这原因甚至就连蝶儿都知道。就只有你这个当事人不知道而已!

但剑九却也不能明说,那样只能让谢尘在下次面对纪如雪之时束手束脚而已。

“刀主,那你准备留此人到什么时候?难道你还想让他加入兄弟盟?”剑九腹诽之后,出言问道。

“为什么不呢?只要愿意与我等肝胆相照,并且有实力之人,都可以加入兄弟盟。我兄弟盟数十年未收手下,只是因为那些前来加入之人的实力并不足以与我们一起冒险。但此人却是圣级六阶修为,隐约间的杀气更是豪不逊色于长风。这样的人才,我们当然愿意接受。”

谢尘也终于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想法。他并不忌惮什么阴谋诡计。他也与其它魔军首领一样求贤若渴。

当他第一眼见到海的时候,便已经有一种感觉,这个人此后必将与自己有很深的瓜葛!

“老大!青门和十三都被我喝趴下了,我们来拼酒!”

就在这时,空空摸着泛起红光的光头醉眼微醺的走到谢尘身边。

“找我拼酒?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去找长风么?”谢尘笑道。

空空撇了撇嘴。“别提那个红毛了,这家伙提着酒正在和莫开那个大块头拼呢,根本不理我!懒鬼老早就去睡觉了,蝶儿和小七两个小丫头还不够我拼一轮的,现在就只剩下你了。来吧,你一杯,我一坛,别说我欺负你啊!”

我一杯,你一坛?

谢尘不禁失笑,“你这家伙……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吧?!”

一夜喧嚣,转瞬已是东方微明。

房中宿醉的海第一个醒来,多年的生死游走,早已使得他对光线极为敏感!

我竟然睡着了?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过了……

海轻轻的睁开眼,却是陡然见到毛茸茸的一大片,几乎遮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什么声音!隐约间,如风箱般的呼噜声更是让海心中一凛!

紧接着,海便已经感觉到嘴里似乎有着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动!他下意识的急忙合拢嘴巴,用力一咬!

“喵呜——!”

凄惨的猫叫声瞬间震碎了宁静的清晨!

正在熟睡的空空猛然坐起!“咚!”的一声,光头正撞在一个酒坛之上!只不过直到此时他还未醒酒,兀自将酒坛当做自己的光头使劲揉搓,一边揉还一边嘟囔着:“小白,你又淘气了……”

ps:

论道今天掐指一算,时间应该有些充裕,今天继续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