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四章 过往种种

三百六十四章 过往种种(第三更!)

第三更到了,明天周日同学结婚,三更不可能了,但两更论道一定保证!

——————————————

听到两支魔军首领所达成的协议,天缘城中的观众顿时一阵**。

这其中大部分人直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兄弟盟和斗灵魔军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早在踏出大陆之前双方便已经熟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战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直接终止,进而与上一场的银蛇与毒枭一般达成和解?!若真如此,这一次的天缘大会便可谓是最无趣的一届了。

在一片喧哗之中,战场中的双方已经逐渐接近。魔军本就大多是我行我素之人,又岂会在乎观众的评说?

兄弟盟一方,凤七、陈词和蝶儿走出阵列。而斗灵魔军一方,凤秋水、圣旗和兽祖同样笑着迎出。

至于谢尘,虽然与这些人也是熟识,但身为主将却不易轻动。玉长风和血魔二人更是分外别扭,又岂会叙旧?!

“哥哥,爷爷他真的……”凤七迟疑的望着凤秋水,目光中带着一丝期盼。站在对面的是她亲生兄长,而她所问的则是二人共同的亲人,凤池城的老祖凤惊雷。

提起凤惊雷,凤秋水目光一黯,默默的点了点头。

“当初斗灵大陆那一战,他老人家为了保护我,而独自抵挡镇城宝器的攻击。那时虽然他已经成为圣级强者,但……”

凤七嘴唇轻轻颤了一下,离开斗灵大陆之时她亲眼见到了那一幕。此刻她见到斗灵魔军众人,心中又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可随着凤秋水的话,她的希望再次破灭。幼年时的种种情景浮上心头,凤七的眼眶骤然湿润了起来。

“小七,别哭……若是爷爷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这些年。你还好吗?”

凤秋水拍了拍妹妹的肩头,这些年过去,他的确成熟了许多。曾经那个有些纨绔的骄傲少年早已不复存在,至少在凤七面前,他是一个合格的兄长。

另一侧,陈词远远的便向着圣旗躬身下拜,“弟子陈词,参见圣旗老祖。”

圣旗挺直了腰板,微微点头:“免礼吧!”

“多谢老祖。”

二人如此客套之后,忽然相视一笑。刚刚那些。只不过是感悟圣贤之道的东方圣坛的旧日规矩。如今在混沌之中,二人本就不必如此。

“小家伙,最近好像混得不错啊?”圣旗拍了拍陈词的肩头,欣慰的笑道:“在出战之前,那老太婆还特意叮嘱我,要我千万不能伤了你。但看你的修为,怕是我想伤也不容易了啊!很好,你没给我们陈家丢人!”

陈词知道圣旗口中的“老太婆”就是鬼幡婆婆,想起在东圣岛上二人对自己的照顾。他温和笑道:“婆婆现在也还好吗?此战之后,若有机会我定会去拜见。”

“你不去她才会不好!”圣旗哈哈一笑,忽然环视了一下左右,低声问道:“小家伙。你的秘密……”

陈词打断了圣旗的话,笑道:“老祖放心,我自有分寸。”

圣旗点点头,轻叹了一声。“唉,当初是我们两个老家伙的错,一时兴起。可苦了你了。若是你真的……”

陈词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我也早已习惯了,些许小事,还请老祖无需挂怀……”

二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圣旗或是叹息,或是大笑。而陈词却是始终保持着笑容,时不时说上两句,习惯性的打两个哈欠。

虽然他与蝶儿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走的是妖武者之路,而且又曾帮助蝶儿压制住了传承。所以此次再见到蝶儿,兽祖却是十分开心。

“小丫头长大了哦!也愈发漂亮了,老头我几乎不敢认了。”兽祖甩着两道长眉,笑呵呵的由衷说道。

蝶儿微微皱起了小鼻子,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活泼任性的少女,但在兽祖面前却是找到了久违的亲切感。

“您老又开我的玩笑了,许久不见,没想到您已经渡过了第七劫了。”蝶儿一眼便已经看出了兽祖的修为。

兽祖呵呵一笑,点头道:“是啊,其实这还要多亏了黄道盟的那个黎御座。若不是他当初对我有过承诺,老头我便是死上百次也无法顺利渡劫啊……”

“黎富贵?”蝶儿立即便想到了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她记得那个胖子还是谢尘的外公。

“恩,就是他。在斗灵大陆那场大战之前,他在他的主城中对我说过,会用黄道神城助我渡劫。只不过就在你们进入混沌不久之后,他便接到了黄道盟的命令进入混沌之领……”

说到这,兽祖叹息了一声,笑了笑:“说起来,他还真是一个言而有信之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这个承诺。在他离开北混沌之后,一个叫陆震霄的黑脸强者曾亲自来斗灵大陆找我,他不但给我留下了大量的灵石,而且还承诺,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找他相助渡劫。”

陆震霄!蝶儿瞪大了眼睛,兽祖口中的陆震霄,难道就是如今北混沌黄道盟的那个最高统帅,玄座黑面判官陆震霄?!

兽祖很快便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也是直到不久之前,才知道这个陆震霄竟然是黄道盟的玄座。真没想到,一个堂堂的玄座大人竟然会帮我。看来,那个黎御座的影响力着实不小啊!”

岂止是不小!在当时,黎富贵只不过是一个御座而已,可陆震霄却已经是玄座!双方的等级差距堪比天壤!谁能够想到,堂堂玄座会帮一个御座去兑现一个随口的承诺?!

眼见着六人久别重逢,真情流露,谢尘不禁转头望向身边沉默不语的玉长风。

“长风,血魔前辈似乎有话想要对你说。”

“我与他没什么可说的。”玉长风垂着头,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心口。

谢尘知道,玉长风正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去看血魔的眼睛。因为从一开始,血魔便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心中轻轻一叹。谢尘能够理解现在玉长风的心情,他也是当初那一幕的见证者!他不会勉强玉长风做什么,但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想到这,谢尘身子一动,缓缓来到血魔对面,“血魔前辈一向可好?”

“谢尘?你来做什么?”血魔将目光从玉长风身上移开,落在谢尘身上。

谢尘微微一笑,淡淡说道:“长风的左臂仍旧没有续接,血魔前辈难道还不明白他的心思么?”

“哼!我何须明白一个忤逆之徒的心思?!”血魔冷哼一声,佯怒低喝。

谢尘并没有介意血魔的冷淡。自顾自的轻声说道:“前辈可知雨柔姑娘并没有死么?”

“你说什么?!”

这句话终于切到了血魔的命门!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谢尘,眼中闪烁出极为复杂的光芒!那女子没有死?怎么可能!她明明只是一个凡人,在那种程度的攻击下,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确切的说,雨柔还有一丝神魂尚存,她如今就在长风的身体里。谢尘只能言尽于此,这便先行告退了。”

谢尘颇有深意的对着血魔再次一笑,转身缓缓离去。

“那女子还没有死……这么说,我和长风还有机会……”

血魔怔在原地。低声自语。他们西魔虽然修炼杀伐魔道,但却并不泯灭亲情。

玉长风乃是西魔最优秀的传人,也取得了最为耀眼的成就。当初血魔冒着被玉长风暴怒击杀的风险杀了雨柔,便是为了让玉长风更好的成长。其实他的心中。一直都将玉长风视作整个西魔的希望!

现在谢尘的话重新将血魔心底的希望点燃,他怎能不激动?如何与玉长风弥合早已断裂的关系,一直是压在他心头的一座大山!

“旧日之事也聊得差不多了,还有未完之言。便待此战之后,能活着再见时再说吧。”

时至正午之时,皇甫瑞雪忽然开口说道。

谢尘与众人闻言同时点点头。此地乃是战场,毕竟双方来到这里的目的并非是叙旧,而是争夺最后一个进入混沌之领的名额!

“不应该啊……”就在双方各自作别,回归本阵之时,谢尘体内的剑九忽然有些疑惑的说道。

“哦?有什么问题么?”谢尘知道剑九从不轻易开口,此时开口定是事有蹊跷。

剑九沉吟道:“正午之时阳气最盛,而皇甫瑞雪的本源属性为冰。我本以为她至少会将时间拖到阳气衰竭之时再提出交手,却没想到她偏偏选择了对自己最为不利的时间。”

“是你自己想多了吧?”谢尘微微一笑,难道皇甫瑞雪真的算计得这么精明么?

剑九摇了摇头,“这女子处处透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她的一言一行中都有蕴含着深意。我觉得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太小瞧她了……”

此时兄弟盟众人已经回到谢尘身边蓄势待发,谢尘对剑九传音笑道:“便是你没有想多又如何?她便是有千般算计,难道我们还能怯战么?!”

谢尘说罢,手中屠龙刀浮现而出!就在他即将传令众人准备攻击之时,斗灵魔军一方却已经率先列开了阵势!

“呼啦啦!”

在圣旗的催动之下,一面面大旗顿时在斗灵魔军一方竖起!旌旗飘动之间,隐隐风雷涌动,浩瀚如海般的气息奔涌而出!

旗海刚刚浮现,皇甫瑞雪忽然嘴角微微一掀,沉声下达了一个令谢尘等人异常惊异的命令!

“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