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五章 继承与创造

三百六十五章 继承与创造

“轰!”

冲天的烈焰瞬间在一面面旌旗之上滕然而起!霎时间,凛冽的旗海已经变成了一片火焰的海洋!滚滚热流铺面而来,甚至人们的视线都已经在这一刻产生了扭曲!

“旗火杀阵!”

谢尘身后忽然传来陈词的惊呼!显然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大阵的来历!

不待谢尘发问,陈词便已经传音给众人,“此阵名曰旗火杀阵,乃是靠着至刚至阳的火焰之力攻击对手!圣旗老祖的本源属性为风,风可助火势,再加上现在乃是正午之时,杀阵的威力只会更强!”

果然又被皇甫瑞雪算计了!谢尘闻言心中一凛,没想到事情竟真的如剑九所说一般,这又是皇甫瑞雪的计划!

但在这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烈焰飞腾之间,圣旗已经催动着旗火杀阵的两翼,如同两条奔腾的火龙一般轰然包夹向兄弟盟五人!

“陈词负责布阵破阵,其余人保护陈词和自己!皇甫瑞雪便交给我了!”

谢尘迅速下达命令,随后他更是身子一动化作一道紫芒直奔皇甫瑞雪冲去!在他的计划中,皇甫瑞雪的本源属性已经受到了大阵和时间的克制,若是自己能够速战速决的话,很可能在大阵完全发动之前先废了对方的最强战力

出乎谢尘意料的是,皇甫瑞雪并没有如想象中一般立即隐入大阵,反而却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谢尘来杀!

既然你如此托大,那便休怪我了!谢尘见皇甫瑞雪并无退避之意,当即手中长刀一翻,一道金芒飞驰而出!

这一刀虽然只是谢尘的试探,但他也足足催动了七成的灵力!八阶圣级强者的攻击岂容小觑?再加上屠龙刀的神兵之力,便是皇甫瑞雪与谢尘修为相仿也绝对不敢直缨其锋!

但皇甫瑞雪却出人意料的没有闪躲!她忽然双掌一翻,左右双手之上陡然浮现出两柄武器!

左手上之物淡金色光芒流转。形如车轮但却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右手之物,如同弯月,锋芒毕现!

这正是皇甫瑞雪的本命灵,日月双轮!

月华流转,寒意如水!烈日生辉,炽炎犹胜骄阳!双轮挥出之处,日与月相互纠缠,浩瀚的灵力飞快迎向谢尘的刀锋!

“轰!”

两股力量当空相撞!一圈圈灵力涟漪如同水波般向着四面荡开!

谢尘只觉得一股阴柔中暗蕴阳刚的力量从刀身上传来,下一刻自己竟是被生生震出十余米的距离!

而皇甫瑞雪也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不过她身后便是汹涌的旗火杀阵!借着这一击的反击之力。她已经飘然隐没在熊熊烈焰之中!

“难怪她会选择在烈日当空之时动手,她的本原属性竟然是火!”剑九恍然间一拍手!

火?!谢尘眼眉一挑!皇甫瑞雪的气息冰寒,却又怎么会是火?!

剑九解释道:“天地万物皆有变数,至刚的金可以至柔,那为何至热的火不能至寒呢?!我想,她之所以能够将本源属性的气息改变,应该都归功于她的本命灵!日与月,冰与火本都是两种极端,她以月轮的力量将火属性冰寒化。实则她却真正的杀招却是日轮的炽炎!”

“这似乎也可以解释成,越是外表冰冷的女人,其内心却越是热情如火吧?”谢尘摸了摸鼻子,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纪如雪。

“呃……也可以这么说吧。”剑九怔了怔,对谢尘这有些不伦不类的“比喻”虽不敢苟同,但却也相去不多。

二人的谈论只在刹那,而此刻斗灵魔军一方的旗火杀阵已经完全展开!

此时此刻。谢尘也终于明白了皇甫瑞雪等人的用意,除了她要以大阵之力限制兄弟盟的实力之外,也要借由天时地利。增幅自己的力量,来正面击溃谢尘!

只不过谢尘却又岂是惧战之人?!他本就欲要与皇甫瑞雪一决高低,便是对手施展增幅战力的手段他又怎会惧怕!

“老大!接着!”

就在此刻,一点光华已经飞快/射/到谢尘身边

!谢尘接过一看,这正是陈词的棋子,棋子之上,一个醒目的“帅”字映在眼中!

帅字阵!谢尘心中一动,望向陈词。他记得当初陈词在天刃学院中给自己的,便是这枚帅字棋!当时陈词还不能施展帅字棋阵,而现在终于可以了吗?!

陈词的身前早已浮现出一张巨大的棋盘!棋盘如战场,此刻道道沟壑之中已是火焰密布!只不过,在陈词眼中这只不过也是一场棋盘上的博弈而已,双手轻弹之下五枚棋子已经在火焰沟壑之间飞快移动!

“一炮轰天!”

在陈词的牵引下,妖化之后的凤七背后双翼一展,如同一只火红色的大鸟一般冲天而起!在她的催动之下,两道火红的流光飞快的击向身侧那片赤炎火海!

“唳!”

清厉的鸟鸣声瞬间响起!狂风暴起之中,墨绿色的双翼自火海中展开!凤秋水毫不迟疑的挥出道道风刃迎向凤七的火焰!

“**!”

陈词并没有理会凤七与凤秋水的交锋,手掌一动,身怀“车”字棋的玉长风已经化作一道红芒冲出!

挡在玉长风身前的,是两道炙热火墙!在撞击到火墙的刹那,陈词忽然目光一凝!

“嗡!”的一声,玉长风周身忽然泛起一阵清冷的光芒!而他本人则如同驾驭着战车直冲敌阵的将军一般,踏破鹿角荆棘直贯连营!

“铛!铛!铛!”

火焰升腾之间红芒爆闪!金铁交鸣之声后,手持血色长枪的血魔正在第二道火墙之前与玉长风相互对峙!

弯刀如血,长枪如虹!这二人本出一源,同样的杀伐,同样的狠历!根本不必陈词如何吩咐,二人刹那间已经在两道火墙之间荡起层层血浪!

“呼!”

忽然之间,陈词身后不远处的火焰大旗一分!长眉老者不知何时已然绕到了陈词的身后!欲破阵,先击阵主!无论是圣旗还是陈词。都深谙此道!

陈词派出冲阵的是玉长风,而圣旗派出的却是兽祖!

对于兽祖的到来陈词自然也早有准备,他声色不动,双手一划!自己竟是诡异的与身前不远处的蝶儿瞬间换位!

蝶儿所持的棋字乃是“士”!她便是阵主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

“嘭!嘭!嘭!……”

只在眨眼之间,蝶儿便与兽祖对攻了数十招!双方倏然聚散,顷刻间便再次相距数十米!

“刷!”一双流光溢彩的蝶翅陡然在蝶儿身后展开,一只只虚幻的彩蝶光影漫天飞舞!

而兽祖此刻也终于现出了自己的真身!他的一双长眉忽然如触角般竖起游动,而面上身上也浮现出了片片斑驳的鳞甲

两颗锋利的牙齿从上唇之内露出,兽祖忽然对蝶儿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的一根纤细秀发!

“小丫头。你的心!现在已经在我手中了!”

心……

蝶儿微微一怔!神魂无比强悍的她,此刻忽然有了一种异常奇异的感觉,便仿佛自己已经不是自己,而对面现出了真身的兽祖才是自己的本尊一般!

兽祖呵呵一笑,忽然抬起拳头用力的敲击在自己的胸口!

“咚!”

这一拳的力量很重!蝶儿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如遭重锤轰击一般,几乎直接窒息!

“现在你明白了吧?只要我拥有对手身体的任何东西,便都可以直接将我的心转化成对手的心脏!这便是心兽之力,夺心之术!”

说到这里,兽祖忽然再次抖动长眉笑道:“虽然老头我现在还只是半个妖武者。但你却已经输了。小丫头,认输退场吧。”

此时可此,不止是蝶儿,凤七和玉长风同样也已经陷入了被动!

在侧翼。凤秋水的风刃有如神助!顷刻间竟是将凤七的火焰完全压制,双方交战的圈子之中,淡青色的风刃已经占据了十之八九的范围!

“妹妹!可惜你离开斗灵大陆太早,当初先祖凤霄所留下的血脉之秘你并没有来得及去领悟!现在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一轮急攻之下。凤秋水已然将凤七逼到了一个极为狭窄的范围!虽然同样是源自于凤凰的神兽血脉,显然现在凤秋水更强!

两道火墙之间,玉长风陡然察觉到周围的道道血浪似乎正在脱离自己的控制!这些血浪便如同被血魔以一种奇怪的力量牵引一般。隐隐间有着反噬向自己的趋势!

血魔舞出漫天枪影,长枪便如血浪之中的蛟龙般凶狠!

“小子!你叛离西魔,却并未曾想到过,我魔杀之道中还有异常强大的以血控血之术吧?!这便是你忤逆的代价!”

谢尘并未察觉到兄弟们的困境,此时他已经追着皇甫瑞雪来到一处漫天火海之处!

“皇甫院长,你终于不逃了么?”谢尘眼望着站在火海之中的皇甫瑞雪,面上露出一丝冷笑。

“逃?”皇甫瑞雪古井无波,手中日月双轮一分,淡淡说道:“我为什么要逃避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小家伙?若是面对其他对手,或许我们还会忌惮三分,但你们这些连祖宗留下的东西都没有学全的小家伙,却不可能胜得了我们斗灵魔军!”

祖宗留下的东西?谢尘眼眉挑了挑,似有所悟。但随即,他却是忽然扬了扬嘴角!

“若是在继承与创造之间选择的话,我谢尘倒是情愿选择后者!我相信我的兄弟们,他们这些年在生死间所感悟的东西,恐怕就连祖宗也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