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六十六章 谁说阵主必须是帅

三百六十六章 谁说阵主必须是“帅”?

“创造?你们几个区区小辈,仅凭不到百年的时间便想创造?痴人说梦!”

皇甫瑞雪显然不相信谢尘所言!也并不想与谢尘过多废话!她要用事实来证明谢尘的无知!

“刷!”

日轮扬起,月轮压低!陡然间,一道道如擎天巨柱般的火焰轰然从皇甫瑞雪脚下奔涌而出!如怒龙般冲向谢尘!

这是占据天时地利的骄阳烈火之力!在皇甫瑞雪的加持之下,一道若隐若现的冰寒更是不易察觉的加持在其中!她有自信,便是谢尘能够硬接这一招,也必定会被无形的阴寒之气所伤!

面对这滔天的攻势,谢尘面色从容!传承固然不错,但自己的东西却也更加实在!

想到这,谢尘手掌一翻!两枚蕴含着暴虐气息的“天怒星辰”已经浮现在手中!随着两点寒芒射/出,怒啸的火焰猛然一滞!

“轰!轰!”

滚滚灵力巨浪冲天而起,瞬间便淹没了那一条条火焰巨龙!而在这一刻谢尘的身影也在原地消失!化作一道紫色电光,穿越灵力风暴冲向皇甫瑞雪!

与此同时,突破了君级感悟的领域之力也幅散而开!纵然是眼前天地一片狂躁的混沌,但对手的一举一动却全部在谢尘的掌控之中!

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你皇甫瑞雪却根本无法掌控最为关键的“人和”!实力的差距,便是斗灵魔军的命门!

“轰!”

闪耀着金芒的刀锋强横的斩在挥舞起的日轮之上!皇甫瑞雪所处的空间猛然如玻璃般碎裂!而谢尘所在之处却是平静无波!

这便是领域之力的差距!

好快!好强!好诡异!皇甫瑞雪再也无法保持淡定,这雷霆一击中,谢尘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无不令她深深震惊!

虽然她早已做好了谢尘很强的心理准备,但却绝对没有想到谢尘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这小家伙虽然战胜了巅峰圣级的黑甲,但却胜得极为艰难甚至险些陨灭!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象?谢尘真的已经达到了君级修为?!

无数的疑惑与震惊在刹那间涌上皇甫瑞雪的心头,而在下一刻她已经整个人倒飞而出!谢尘的一击。便将自负的她直接轰飞百米!

只不过谢尘的攻击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这一战他势在必得,无论对手是故人还是谁,兄弟盟必须要取得进入混沌之领的资格!

“轰!”

又是一刀劈出!

皇甫瑞雪的白衣上已经溅上点点殷红!连续两刀,谢尘生生的将斗灵魔军的最强者直接震成重伤!

“呼!”

就在谢尘即将劈出第三刀之时,忽然两面火焰大旗从两侧合拢而来!谢尘分神抵抗的刹那间,皇甫瑞雪骤然消失无踪!

逃了?!谢尘眉头一皱,登时一道传音输入帅字棋,“陈词,告诉我方位!”

此刻陈词自然也感觉到了,两座重叠的大阵中出现一丝诡异的波动。当即毫不犹豫的直接伸手按在帅字棋上。向旁一推!

接到陈词牵引之后,谢尘更不迟疑,挥刀劈开数面火焰大旗,直冲入一片火海之中!

“奇怪!皇甫院长明明在阵中所司的是防守之职,却为何要向我所在之处移动?难道说……”

陈词在给予谢尘指引之后,忽然眉头一皱!隐约间已经察觉到了圣旗的用意!

也就在他感觉到不妙之前,圣旗的声音却也忽然在陈词的耳边响起!

“小家伙!布阵之道在于变通,帅字阵的优势便是掌控自如,三军士气如虹。但缺点却更加明显!你研究了帅字阵这么久,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

说话间数面火焰大旗微微一分,圣旗老祖已经来到了陈词的前方!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面色苍白的皇甫瑞雪!

“老祖……”陈词眉头皱得更深。没想到皇甫瑞雪力抗谢尘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真正目的却是要偷袭自己这个阵主!

圣旗捻须一笑,淡淡道:“数十年过去,你这小家伙虽有长进却还太嫩。你将车与炮派出强攻也便罢了。却连士都留不住!难道你当老祖我真的瞎眼了吗?!”

皇甫瑞雪的目光却是没有望向陈词,而是落在了正在对峙的兽祖与蝶儿身上,冷声喝道:“兽祖。你却为何还不动手解决了这个小丫头?”

兽祖与蝶儿僵立在原地已经多时,甚至兽祖第二次举起的拳头距离自己的心口只有一拳的距离,但却迟迟并未砸下!

听到了皇甫瑞雪的质问,兽祖苦笑了一下却并不敢出声分神。因为就在他那两支触角般的长眉与额头眉心之处,三只似幻似真的彩蝶正在轻轻的挥动着翅膀!

兽祖虽然已经将蝶儿的心转换,但在同时蝶儿也已经将足以毁灭神魂的攻击落在了他的头顶!尤其是他那两道长眉,乃是心兽控制对手的关键所在,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的二人就如同互相用刀剑抵住了对方的咽喉!谁先动,都要有着玉石俱焚的心里准备!

面对着圣旗和皇甫瑞雪两大强者,陈词的眉头缓缓舒展,脸上忽然浮现出慵懒的笑意。一挥手,他面前的棋盘忽然消失,当着二人的面,他竟是十分夸张的伸了一个懒腰。

恩?圣旗老祖见状一怔,难道这小家伙放弃了?!

“老祖,你说的没错,布阵之道在于变通。像我这么懒的人,其实根本不喜欢去掌控什么大阵……”

“小家伙,你是说……”圣旗老祖闻言一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陈词打了一个哈欠,淡淡说道:“我之所以研究帅字阵这么久,并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希望将掌控全局这副担子推出去而已,作为三军之帅的责任太重,而我又太懒。谁说阵主便一定要拿着帅字棋啊?”

说话之间,陈词手掌一翻,他手中的那面棋子之上分明便写着一个“士”字!身为大阵阵主,陈词竟然只是一个负责守御的士!他精研帅字阵多年,竟然只是为了让阵主不再是帅!

刹那间,圣旗的脸色骤然苍白!阵主不是帅,那拿着帅字棋的到底是谁?!

原本想要破除帅字阵十分简单,只要突破层层防御将拿着帅字棋的阵主除掉便可!但现在阵主不是帅,那么其余所有人都有可能是这个掌控全局的帅!

“无论是谁!先废掉一个再说!”

皇甫瑞雪却并没有圣旗所想的那么多!根本不待圣旗说话,她已经如闪电般冲向陈词!

“没用的,帅字阵中,不破主帅其余棋子皆可虚幻!”

圣旗心中一叹,他并没有阻止皇甫瑞雪,但却已经知道了结果!真没想到,陈词竟然真的做到将帅字棋交给阵主以外的人。难道这都是因为懒散所致?!

“呼!”

燃烧着烈焰的日轮轰然从陈词的身体之中贯穿而过!正如圣旗所料一般,陈词此刻早已被那个神秘的帅字掌控者直接移走,不知所踪!

同样被移开的还有蝶儿!兽祖依旧僵立在原地,但蝶儿却已经消失不见!虽然此刻二人依旧相互牵制不敢动弹,可显然兽祖的情况更糟,他根本不知道蝶儿会在什么地方窥伺他,他的拳头也根本不敢离开自己的心口!

与圣旗如今的旗火杀阵不同,旗火杀阵充满攻击性,讲求的是以大阵创造地利,增幅自己阵中人的战力,取得先机。

而陈词的帅字阵则更重掌控,大阵本身没有任何增幅与攻击性,完全靠着帅字棋的拥有着掌控全局。

两座大阵一个主杀,一个诡异!圣旗本以为已经看穿了陈词的布置,所以才直接现身围杀阵主陈词。但却没想到,却落入了陈词的算计之中!

身为阵主的圣旗已经暴露,根本不肯能在这重叠的大阵中再次隐没,此时此刻只有等待着己方的阵将们能够成功战胜对手,前来驰援守护了。

与此同时,侧翼的战局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已经被逼迫到了绝境之后,凤七忽然不再退了!面对着似乎比自己血脉更加纯正的哥哥,她舒展双翼凝身而立!

“小七,放弃吧。”凤秋水见妹妹的全身再次升腾起赤红色的火焰,不禁在凝聚风刃的同时出言劝道。

放弃?凤七的一双凤目一眯,忽然笑道:“哥哥,我为何要放弃?血脉是否更加纯正,并不能代表一切!凤凰只有不断的涅槃重生才会更强,我想这个道理哥哥应该也明白吧?”

“涅槃重生?!”凤秋水微微一愣!但就在此刻,他忽然看到凤七身后竟然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凤凰虚影!而就在下一刻,凤七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两柄由滚滚烈焰所凝聚而成的火焰长刀!

两道火墙之间,玉长风身边的血浪早已尽褪!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数层空间在激烈震荡!这种震荡,甚至将血魔所凝聚出的血浪生生排出在外,漫天血光之中,唯有玉长风周围一片清明!

“以血控血之术十分精妙,但我却不稀罕!就如同我不稀罕什么西魔族群之名一样!我的路,我自己会用手中的刀劈出,后悔二字你还是收回去教训你自己吧!”

说话之间,玉长风缓缓的举起手中弯刀!二人的天空中陡然浮现出一轮血色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