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二十章 天座令

四百二十章 天座令

“霸天!你不要太过分!”

连番闪躲之后,陆震霄的怒火几次冲上顶梁又再度压下。但霸天却丝毫没有任何收敛的意图!

听到陆震霄的低吼,霸天狞笑一声,“哼!陆震霄,你不是很强么?老子今天就是要杀你!来!把你的生死判定用在老子身上试试!”

说罢之后,手中的重锤更是如雨点般砸下,要塞城之前一片狼藉!

这二人都是黄道盟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且莫说修为高深无人能阻,便是能阻,谁又愿淌这趟混水?!

一片轰鸣与怒吼声中,谢尘却是悄然来到了银蛇君主身边,欲言又止。

银蛇扫了一眼谢尘,一道传音也随之而出:“有事?”

谢尘愣了愣,目光复杂的望着银蛇,同样传音道:“我……”

“罢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不再隐瞒,你猜的没错。”银蛇的目光忽然不易察觉的柔和起来。

谢尘嘴唇颤了颤,“你真的是母亲?

!”

直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谢尘仍旧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幼自己便一直在父亲谢轩的照顾下成长。他从未开口叫过一声母亲!

当初谢轩说他母亲黎洛儿曾去看过自己,那时候谢尘心中还有些不解,为什么母亲不与自己相认?难道她不愿意接受自己这个儿子吗?!

到了现在,谢尘终于知道,其实母亲一直便在自己身边,她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自己,在用她自己的方式保护、关心着自己!一种莫名的感动陡然涌上心头,素来镇定的自己也不禁乱了方寸。

当“母亲”这两个字从谢尘口中说出之后,银蛇的气息似乎乱了一下!但旋即她却是再次镇定了下来,淡淡传音道:“什么真的假的?难道这种事我还会随便承认么!不过你要记住,我们的关系最好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对你有好处!另外。你也要明白一点,我之所以帮你,并不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这其中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我与其他的母亲不同,你若是个庸才,我会让你平安一生,但你若是有过人的才华,我会让你不断的经历生死!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太多的经历,已经让他不再是那种骤然见到失散的至亲就会失去思考能力的人了。

银蛇的话语虽然平淡。而且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可谢尘却能够在其中感觉到浓浓的亲情!庸才便平安一生。天才便不断经历生死?!显然。母亲对自己有更高的期望!而母亲之所以自己察觉之后才与自己相认,也定是有着不得已的原因。

至于这原因到底是什么?谢尘不在乎!现在母亲不告诉自己,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能力知道。而自己则要更加倍的努力,成为母亲和远在混沌之领的父亲可以依靠的人!

母子间的生平第一次对话。在双方的沉默中结束。谢尘静静的站在银蛇身边,感受着那来自于血脉的温暖,而银蛇也同样,他们双方便好似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一般,难以割舍!

要塞城前那场“莫名其妙”的战斗还在继续,只不过陆震霄已经开始反击!

霸天的修为不在陆震霄之下,若是陆震霄一味退让,恐怕难免会百密一疏。判官笔如风,迅速的在天空中书写出一个个大字!

而霸天的动作也开始迟缓沉重起来。他虽然蛮横,但却还没有到达狂妄的地步!

要塞城前风云再起,黄道盟的两名强者却成为了这场战斗的主角!

要塞的另一端,不断赶来的天网军已经接替了黄道正军,成为了要塞城的实际控制着。天网军统领付慈带着冷笑。虽然他知道霸天无法真的杀了陆震霄,但他却并不急着出手和阻止,他在等!

“回禀统领,北混沌要塞城已经全部被我天网军接管!”

“很好,派人给我把要塞大陆封锁!谁放跑了魔逆,便提头来见!”

“遵命!”

属下退去后,付慈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网布好了,不知那条肥鱼会不会钻进来呢?不过依他的个性和陆震霄与他的交情,想必会来吧?黎富贵

另一侧,魔军阵营。

崔东风急匆匆飞到银蛇君主身边,低声说道:“君主,要塞城好像有异动!大陆周围发现众多九星黄道神城!”

银蛇点点头,“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既然敢反包围,就必定有恃无恐,静观其变!”

谢尘距离银蛇最近,在听到崔东风的禀报之后,不禁眉头一皱,诧异道,“母……前辈,难道天网军去而复返了么?前番我也得到过消息,天网军应该是与黄道正军不睦才选择离开要塞大陆的……”

“不睦?哼哼,放眼整个混沌,天网军又何曾与任何人和睦过?这些窥探他人隐私之辈,早已是过街老鼠!况且,你难道忘了你杀了谁吗?”

我杀了谁?谢尘一怔,随即恍然!难道是因为自己杀了天网军少主,所以才引来众多的混沌天网军?!

想到这,谢尘摸了摸鼻子,愧疚道:“是我鲁莽了……”

“杀便杀了,鲁莽什么?!在那种情况下,便是我遇到他也一样杀了!敢做便要敢当!”银蛇打断了谢尘的话,随后语气放缓说道:“况且,天网军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报仇,他们真的想对付的是你外公。”

外公?!谢尘眼眉挑了挑,有些不解。外公黎富贵与天网军都是黄道盟之人,难道天网军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

“有些事你还不清楚,其实黄道盟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天网军和你外公为首的一群黄道盟将领,便是死对头。有的时候,同一阵营内部的互相倾轧,甚至要比敌对战争更加残酷!”

原来如此!谢尘恍然,没想到黄道盟内部之间的关系还如此复杂,难怪就连外公和陆震霄这等强者,都要偏安一隅。想来他们不是被敌对势力压制,便是不愿参与这种内部的勾心斗角!

谢尘忽然想起一事,问道:“那这一次。外公也会来吗?”

银蛇眯了眯眼睛,微微摇头,“他的事,我怎么知道?只不过他若不来,恐怕这一次便是陆震霄也保不了我们。你看到要塞城上竖起的那面大旗了吗?那是黄道天网军的统领大旗!也就是说,除了这个霸天之外,天网军的统领付慈也已经到了!若是付慈想杀人,便是陆世叔也挡不住!”

付慈!谢尘心中一动,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付慈这个名字,但他体内的剑九却是眼睛一瞪。眼中射出两道寒芒!

“刀主!这付慈极为难缠!当年他还只是天网军副统领的时候。便有着‘阴沉杀星’的恶名!前一任神兵之主的陨落。也与这个阴沉的家伙有极大的关系!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极为接近君级巅峰甚至已经是君级巅峰强者了吧!”

君级巅峰!谢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般来讲,君级强者便已经可以成为混沌之领的中流砥柱。而且君级强者的提升极为困难,到了中阶也就是四级以上的君级强者,每提升一个层次都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并且辅以更深的感悟!

陆震霄是君级高阶强者。他在有意“放水”之下,也能够将银蛇、毒枭这些君级中阶强者逼退

。若是君级巅峰强者出手,那么自己这里便是有再多的魔军,恐怕也会瞬间灰飞烟灭!

如此强者竟然亲自到了北混沌之中,纵然谢尘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从不后悔,但却也不禁暗暗有些咂舌。

就在谢尘思索之间,陆震霄与霸天的战斗却已经停止。

二人实力只在伯仲之间,陆震霄自然不会轻易对其施展“生死判定”。生死判定并非是毫无限制的施展,一旦判定对方是生。那么作为施术者的陆震霄也会遭到一定的反噬!

对手的实力越强,反噬便越大!对于等级低于自己者,陆震霄自然能够承受这种反噬。但若是对手实力与自己相当,甚至高出自己,那么这生死判定便是一柄双刃剑!除非万不得已到了生死相拼的时候。他不会施展!

而同样不希望现在便发生生死相拼的,除了陆震霄之外,还有付慈!霸天是他的一柄杀人刀,他也不愿霸天现在便损毁。

就在双方都已经打出了火气,战斗逐渐升级的时候,付慈出现在了二人中间!

“大哥!你让开,让我杀了他!”霸天对着付慈大声嚷嚷。

“兄弟,接下来的事交给大哥,大哥不会让你失望的。”

付慈对着霸天阴沉一笑,转而望向陆震霄:“陆玄座,别来无恙啊。”

“付统领。”陆震霄望着付慈,面色沉凝。他知道,这家伙可是比霸天难对付多了!

付慈点点头,说道:“按说陆玄座与我同在黄道旗下共事,理当多亲多近。但是,陆玄座的所作所为,在下却是令在下为难啊……”

“付统领此话何意?我陆震霄自从宣誓效忠黄道旗那一天起,便从无二心!我所做之事,上对得起黄道盟旗,下对得起良心!”

“啧啧,陆玄座还真是忠心啊……”付慈森然一笑,阴测测道:“那我倒要问问陆玄座了,在你的辖区内人皇贵胄失踪,该当何罪?药王大陆,你陆玄座公然不听人皇贵胄号令,令人皇贵胄身陷险地,该当何罪?死囚岛危机之时,陆玄座拥兵自重不去救援,致使死囚岛风眼被毁,该当何罪?!而方才,你亲手解开了一众魔逆的生死判定,又该当何罪?!这难道便是陆玄座对黄道盟旗的忠心吗?!”

在付慈的质问之下,陆震霄沉脸冷哼一声,说道:“哼!付统领,你所说的这些事,他日我自会给统帅大人亲自交待,若是统帅大人治我的罪,我自然无话可说。但我黄道正军的事,却还轮不到天网军来管。付统领今日带领天网军私入北混沌,却又是什么理由?!”

“理由么?好,那我便让你看看理由!”付慈阴阴一笑,忽然翻手取出一枚镌刻着醒目“天”字的白色玉牌!

“陆震霄,你可认得这是什么?!”

“天座令牌?!”陆震霄面色一变!他没想到付慈竟然拥有这东西!

付慈冷笑道:“天座令出,如天座亲临!天网军奉天座之命巡察四方,但有不臣,先斩后奏!来人,给我将逆臣陆震霄拿下!敢反抗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