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二十一章 咬人的狗不露牙

四百二十一章 咬人的狗不露牙

天座令!黄道盟三军统帅亲执之令!

无论黄道盟正军还是贪狼、破军、七杀等军皆在黄道三军元帅统领之下!而这天座令便是黄道盟天座赋予麾下的最高权力,就如同大陆帝国之中的尚方宝剑!

付慈虽是天网军统领,但陆震霄也算是一方掌军诸侯,二人原本的地位不相上下。只不过天座令一出,陆震霄登时便矮上一头不敢妄动。

在付慈的命令下,要塞城中顿时蹿出了数到身影,这些人手中尽皆提着混沌锁链,气势汹汹的向着陆震霄冲来。

“付慈,你……”

“放肆!天座令在此,你竟敢直呼本座名讳?这是大不敬!来人,在拘他之前,先掌嘴一百!”

“交给我了!”

听到付慈的命令之后,霸天发出一阵狞笑,当即大步走向陆震霄!

掌嘴?!陆震霄双眼冒火,士可杀不可辱!自己扪心自问从无对黄道盟有半分不忠不敬,此刻却要当着麾下与无数魔军的面受到如此侮辱?!这口气,他咽不下!

“霸天,你敢?!”陆震霄强压着怒火,握着判官笔的手都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付慈冷笑一声,阴**:“霸天,若是他敢反抗活着闪躲,便是抗命拒捕,公然谋逆!他和他麾下党羽尽皆可诛!”

“哈哈!大哥放心,这个我晓得!”霸天哈哈大笑,他素来蛮横,本就不将黄道盟的规矩放在眼里。此刻有付慈在身后撑腰,他更是肆无忌惮!

“付慈!你不要逼我!”陆震霄钢牙咬碎,他又岂能不知这是付慈有意而为,便是摆明了要名正言顺的杀了自己!可难道自己就真的甘心被折辱么?!

付慈冷冷的注视着陆震霄的一举一动,暗暗凝聚灵力!陆震霄身为玄座,即便犯下重罪也需至少三名以上的黄道盟天座决定其生死。纵然是他手中持有天座令也没有权利杀之。但若是抗命不遵或是拒捕,那便要另说了。

陆震霄虽然不在混沌之领,但其影响力却着实不小。若是能够拔除北混沌这个“黑面判官”,定会大挫政敌的气势!付慈要的就是以势压人,要的就是陆震霄死!

霸天已经狞笑着来到陆震霄身前,蒲扇般的大手高高举起!隐隐间手掌中风雷涌动,若是这一掌真的拍实了,便是陆震霄也定难以忍受!

“可恶!”远处的谢尘早已义愤填膺,此刻见状更是眼中喷火,手中精芒一闪一颗天怒星辰便要抛出!

“谢尘!你要干什么!”银蛇一直在观察这谢尘的动作。伸手挡住的谢尘!

“陆前辈虽与我们为敌,但却也不应受这等折辱!”谢尘沉声低吼,声如怒狮!

“要动手也轮不到你!退下!”

感觉到谢尘怒意,银蛇低喝一声,旋即挥出一股领域之力竟是将谢尘牢牢束缚!

“可是……”

“别急,自有人忍不住的!”

就在银蛇说话之间,霸天的大手已经挥下,而陆震霄睚眦欲裂喉间发出了愤怒的低吼!他不甘!但效忠黄道盟的誓言就在耳边,他无法违背自己的誓言!他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无法放下自己数千年的坚持!

“砰!”

一声闷响随着霸天的这一掌挥下而响起!陆震霄的吼声还未发出,但霸天却是接连倒退了数步,雄壮的身躯险些从半空中跌落!

付慈的速度极快,身子一动便已经冲出。“陆震霄,你竟敢拒捕谋逆!受死!”

“受你妈个头!给我滚!”

油腻腻的声音响起,付慈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硕大的肉球如同风车般在他身前旋转而出!浩瀚的领域之力轰然压下!

“轰!”

半空之中。两股强大无匹的领域之力轰然碰撞!道道灵力风暴席卷而出,甚至就连身在远处的谢尘等人都能够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劲风!

风暴散去,众人这才看清了站在付慈与陆震霄中间之人!此人身材矮胖。如同一个生着短粗四肢的巨大肉球!肉呼呼的脸上双眼只余一条缝隙,两道精芒在“缝隙”之中一闪而逝!

“外公!”谢尘险些惊呼出声,他万万没想到外公黎富贵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原来银蛇所说的忍不住之人,竟然是他!

见到黎富贵出现,付慈戒备着倒退了半步,阴声道:“黎富贵!你竟擅离职守来到北混沌,难道你要与陆震霄一起谋反么?”

“谋反你妈个头!付慈,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却不能乱说!你丫哪只眼睛看到我谋反了?屁/眼吗?”

黎富贵拍拍手,腆胸叠肚一副流氓口气。就连谢尘和银蛇听了都不禁暗暗摇头叹气,许久不见,这家伙的嘴巴更臭了,真不知和谁学的……

这个答案很快就被解开,在黎富贵话音落下之际,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在要塞城上响起,“老爷子,您就别夸他了。这家伙从祖上就不积德,怎么可能有屁/眼那么高端的东西?都给我滚!你们这帮家伙也和你们主子一样满嘴喷粉吗?怎么这么臭?!那个谁,谁让你把这破玩意插这的?拔下来,扔了!”

循声望去,一个几乎与黎富贵一模一样的小胖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要塞城城头,这家伙大喇喇的一边嘟囔着,一边伸手便拔下了插在城头的九星黄道旗,看也不看直接“咔吧”一声折断,扔下城头!

谢拓!谢尘眼睛一亮,他又岂能不认识这个从小便与自己一起长大,说话万分不着调的小胖子?!

只不过谢尘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谢拓在混沌之领内可是大大的有名!若说斗嘴,放眼整个混沌,谁又是他与黎富贵这两个“损人二人组”的对手?!今天这番奚落,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黎富贵!你!你们……在天座令的面前你们竟然敢……”付慈被这二人一唱一和气得眼前一黑,气急败坏的举起手中的天座令!

“天座令吗?恰巧我也有一个,你拿这破玩意唬谁?!”

黎富贵撇了撇嘴,竟然取出一块与付慈手中极为相似的令牌。只不过他这块令牌的边缘却是镶着一圈金线!

“睁开你的那什么眼儿看好了!老子这个可是元帅的令牌,你那副元帅的令牌算个鸟!别他娘的在老子面前丢人现眼!”

元帅令牌?!付慈脸上的皮肉抽了抽,深吸了一口气。黄道盟正军一共有六位元帅,但其中五个皆是副帅,正军元帅只有一人!

按照黄道盟的规矩,想要改变元帅的决定,必须四名副元帅以上同时发出弹劾才行!虽然只差半级,但真正的权利却是天差地别!

见黎富贵竟然拿出了正军元帅的天座令,陆震霄不禁一怔,诧异道:“老黎。你怎么?”

“这你别管,刚才谁要打你来着?”黎富贵对自己的老朋友笑了笑,若有深意的问道。

陆震霄脸一黑,听这话便好似大哥在为受委屈的小弟出头一般。但旋即他便释然,他与黎富贵相交多年,又岂会不知道这家伙的脾气?这家伙平时没理都能狡出三分,更遑论现在占了上风?!

想到这,陆震霄顺着黎富贵的意思冷笑道:“那还用说?有天网军的付统领在此,谁还敢下这种命令呢?”

“哦!果然是付慈吗?”黎富贵特意拉长了语气。两只小眼中闪烁着精芒不断在付慈身上扫动。

“你、你要干什么?!”付慈虽然不惧黎富贵,但也不禁被对方那灼灼的眼神看得变毛变色。这次可是他真的失算了,他万万没想到黎富贵会来得这么快,而且竟然还带着元帅的天座令牌!

“付统领别紧张嘛!你是高高在上的天网军统领。我只是区区一个地座将军,我又能拿你怎么样呢?但是!”

黎富贵话锋一转,忽然咧嘴一笑:“但是谁让元帅大人如此看重我,让我肩负重任巡察盟内诸军呢?我倒要问问付统领。临战夺权,污蔑黄道盟重臣谋反,动用私行又该当何罪?别说我没证据啊。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你要是抵赖可就没意思了哦。”

“我……”付慈一时语塞,他久在黄道盟又岂能不知道黎富贵这家伙难缠?自己若是辩驳,定然会被扣上更大的帽子。若是不辨,那对方口中这些罪可就落实了!

“你什么你?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那好,说不得今天黎某人就要做一次黑脸,对付统领小小的惩戒一下了!北混沌玄座陆震霄听令!”

黎富贵忽然胖脸一板,沉声喝道:“念在付慈和霸天两位统领多年为公的份上,各自掌嘴一百略作惩戒!但有反抗,就地革职,逐出黄道盟!”

“好!”陆震霄精神一振,大步向前!

“等等!”付慈咬着牙,一把拉住身边早已暴跳如雷的霸天,恨恨说道:“黎富贵!你滥用职权,胆敢妄动黄道盟重臣,我定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他娘的,老子从小就没学过这俩字!给我打!”

“啪!”

重重的一记耳光挥落,虽然陆震霄并没有如霸天那样催动灵力,但却也结结实实清脆无比,付慈的脸上登时便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大手印!

恶汉霸天在付慈的严令下不敢动手,只是恶狠狠的盯着陆震霄和黎富贵二人。刹那间“啪!啪!”之声不绝于耳,他们两个竟然都足足受了这一百个耳光!

在“掌嘴”的过程之中,谢尘始终提聚着灵力。生恐在此期间,付慈二人不堪其辱暴起反击伤了外公和陆震霄。

银蛇看了一眼谢尘,淡淡笑道:“不用紧张,你外公虽然神经大条,但却不傻。所谓性格决定命运,陆震霄性格刚烈受不得半点折辱,可付慈却不同。他生性阴沉,不会轻易冒险,这点屈辱对于他来说,尚且还在忍受的范围之内,他只会去想日后如何报复罢了。你可知道,咬人的狗是从来不露牙的!”